有傷口易感染 忌接觸野山水源

行山澗近年成為城中熱門活動,而大自然生態多樣性,正是吸引生態旅遊愛好者的原因,但也為山澗旅行者埋下隱藏性風險,就算經驗豐富的郊遊專家,也沒想到用溪水洗臉會引發嚴重後果,均表示以後提醒隊友小心事項上,要加入留意溪水狀況始使用。

  港大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黃世賢稱,山澗除可藏有水蛭外,也可存在血吸蟲,如患者本身帶有傷口,亦可感染弧菌,引致傷口出現發炎徵狀,呼籲行山者如非必要,最好不要接觸野山水源。

  香港單車旅遊會負責人周敏倫說,單車旅遊人士最高興發現溪流,「踩到身水身汗時一見到溪水都會衝埋去,因為可以洗車和洗臉。」

宜備水樽 留意溪水狀況

  有近20年單車旅遊經驗的周敏倫則表示,從未見過流動的溪水內有水蛭,故一般只會提醒隊友要用水質清澈和沒有蚊蟲的溪水,未有提及要注意水蛭。他表示,以後會特別提醒隊友,尤其有小朋友同行的家長,但不會禁止他們到河溪玩水,因溪水由山上流下,經沙石過濾,又有植物在澗邊,故特別清涼,而且水蛭入鼻萬中無一。

  香港生態旅遊發展協會發言人甄永樂表示,山澗的隱藏性風險太多,難以評估哪些不應該做,一般而言,他只會提醒隊友不要進食野果和接觸有毒植物,但水蛭入鼻事件後,會特別提醒隊友留意溪水狀況才洗臉。

  他指水蛭肉眼可見,建議郊遊人士帶備水樽,若想用溪水便先入樽,看清楚沒有昆蟲才使用。

 

一名女士前年在大嶼山黃龍石澗行山時在溪澗洗面及游泳,不料被水蛭鑽進鼻孔,藏在鼻竇內吸血達一個月之久,患者出現流鼻血及鼻塞,須先把水蛭麻醉才可將之取出,醫生表示,水蛭可不動聲色地鑽進體內吸血,甚至有致命可能,但因其抗凝血功能,也可為手術後病人「吸走瘀血」。

本報去年五月曾率先報道有關個案,負責診治該病人的瑪麗醫院耳鼻喉科副顧問醫生周振權在最近一期《香港醫學雜誌》報告這個案,是本港首宗有文獻記載的個案。該名五十五歲的病人蘇女士連續三周左鼻孔出血及鼻塞,病發前曾在淡水溪澗游泳,經醫生用內窺鏡檢查發現一條活生生的水蛭,在病人左上頜骨竇內。

吸血量可達體積九倍

蘇女士向本報指出,初時流鼻水及流鼻血,還以為傷風擦損而已,但情況無改善,直至一天在家發現有條像瘀血色的蟲在鼻子溜出來,才知道是水蛭,自己嘗試用鉗捉牠,但牠瞬間又鑽回鼻子。她說,當初急症室醫護人員都不相信她鼻內有水蛭,直至看到水蛭從鼻溜出來才相信,但無法取走,須由耳鼻喉醫生以內窺鏡檢查及麻醉水蛭後,取出這條長五厘米闊半厘米的水蛭,她還說,另一行山友人亦被水蛭入侵,在東區醫院治療。

水蛭除可在表皮上吸血外,也可經鼻及口鑽進鼻腔、食道、氣管及肺部,外國曾有吸血蟲阻塞氣道個案。周振權稱,水蛭的吸血量可達其體積九倍,外國有病人被水蛭長期吸血導致貧血,建議市民不應隨便用山澗水洗臉或飲用。

醫生利用水蛭清瘀血

患者今次是在大嶼山黃龍石澗洗面及游泳中招,香港郊野活動聯會主席陳錫恩說,其他溪澗如在打石湖石塘等也見過水蛭(見表),「香港水蛭都有兩三厘米長,有囍酗漇咁長,肉眼容易睇到」,他提醒行山者盡量避免飲溪水及洗面,但承認在炎熱夏季時,部份人見到清涼的溪水也少不免會洗洗面。

其實水蛭擁有一種抗凝血劑,具有醫學用途。香港大學骨科學系副教授葉永玉稱,一些血管接駁手術或組織轉移手術,若病人手術後血液回流欠佳,積聚瘀血,醫生會利用水蛭為病人吸血,增加病人血液循環。院方會在實驗室內培植、沒有有害細菌的水蛭,放在病人要清除瘀血的位置,吸血約十五分鐘。

蘇女士被水蛭寄生鼻竇

事件經過

* 前年五月在黃龍石澗行山,在溪澗游泳

* 數天後開始流鼻水、鼻塞及流鼻血,以為是傷風擦損鼻子,到普通科門診求醫

* 後來在家中發現呈瘀血色的水蛭從鼻子溜出,病人用鉗「捉蟲」不果

* 私家醫生發現左鼻腔內有深啡色物體,無法取出後把病人轉介到急症室

* 急症室醫護初時不信鼻內有蟲,後來才看到水蛭鑽出來,但無法把水蛭取走

* 病人被轉介至耳鼻喉專科,醫生以麻醉藥麻醉水蛭才能取出

* 取出的水蛭長約五厘米闊零點五厘米

* 估計水蛭在病人鼻腔內寄生吸血長達一個月

資料來源:《香港醫學雜誌》及《蘋果》資料室

水蛭活躍的行山地點

地區 行山地點

大嶼山 黃龍石澗

粉嶺 大刀山

八鄉 打石湖石塘

深圳 梧桐山

 

本港發現首宗水蛭寄生人體的個案。一名女子去年夏天在東涌黃龍坑石澗行山時,懷疑以溪水洗臉,被水蛭鑽進鼻孔;患者連續多星期出現流鼻血及鼻塞病徵,後被轉介至耳鼻喉專科,才發現水蛭寄生鼻道內,需要用藥麻醉水蛭才能成功取出。

  主診醫生指出,水蛭可釋出麻醉素,進入人體後不易被察覺,當水蛭吸血至患者貧血時,嚴重可以致命,呼籲市民避免以山澗水洗澡及洗臉。

  負責診治患者的瑪麗醫院耳鼻喉科副顧問醫生周振權指出,該名55歲的女病人,去年夏天到東涌郊遊徑黃龍坑石澗行山時,以山澗水洗臉,其後3星期,患者左鼻孔不斷出血及有鼻塞現象。

5厘米長 麻醉後取出

  發病兩星期後,患者曾向家庭醫生求診,醫生告訴她只是一般的鼻敏感,並處方鼻敏感藥給予服食,但出血情況並沒有改善;患者其後到急症室求醫,醫生發現她左鼻孔內出現一啡色物體,在兩度取出失敗後,病人便轉到耳鼻喉科進一步治療。

  周振權稱,以內窺鏡檢視病人鼻腔後,發現一條活水蛭藏於左上頜骨竇並露出鼻道,因儀器一觸碰到水蛭,牠便馬上瑟縮,最後以麻醉藥麻醉後,才能成功取出該5厘米的水蛭;病人留院觀察一日後便出院。該個案已刊登最新一期《香港醫學雜誌》內。

會吸血 倘入肺可窒息死

  水蛭利用吸盤附在患者的鼻腔內,吸取血液時會分泌唾液,唾液中含有一種抗凝血劑(anticoagulant),又稱水蛭素(hirudin),會使傷口的血無法凝固,如此牠便可繼續不斷吸食。此外,水蛭亦會釋放麻醉分泌,進入人體後不易察覺。

  周振權稱,水蛭進入人體後,會不斷吮吸血液,患者可出現貧血徵狀,如在鼻腔進入,水蛭可爬行至氣管及喉嚨,令喉嚨脹大,出現呼吸急促;亦可落入肺部,患者最終可能因為嚴重貧血或窒息致死。

  水蛭屬雌雄同體動物,產卵期大約是在每年3月下旬至4月,一般產卵繭1至4個,每個繭內可繁殖60至80條水蛭。兩月後,小水蛭會大量出現,生長迅速。

  周振權稱,水蛭可隨時變形,體形可長可幼,當人以山澗水洗臉時,只要合上眼睛便不易察覺,但當牠吸食血液後,可以比本身體形大出9倍以上,長達18厘米以上。

港罕見 勿以山澗水洗臉

  水蛭多出現於東南亞等落後國家,在本港是十分罕見,但周振權呼籲市民,行山至水澗時,應避免以山澗水洗臉或洗澡,如有必要以水洗臉,最好先以毛巾濕水,然後細看有否小蟲置於毛巾上,才用來以抹臉。

﹏﹏﹏﹏﹏﹏﹏﹏﹏﹏﹏﹏﹏﹏﹏﹏﹏﹏

水蛭侵入人體個案

 ˙惠陽市12歲男童在村中小河游泳時,被一條水蛭鑽入陰莖,在包皮後的冠狀溝系帶處停留、吸血,導致流血不止

 ˙泰國一女子在山溪洗澡後,有陰道出血現象,其後送院治理,院方一度懷疑她被性侵犯,經內窺鏡檢查後,發現水蛭進入她的陰道內吸血

 ˙埃及一女子在山澗游泳後,出現小便赤痛及出血現象,後經檢驗後,發現水蛭鑽進尿道,並在內吸血

 ˙內地一男子因咽喉長了一顆腫瘤而到醫院求診,醫生其後替其取出腫瘤化驗,發現是水蛭在內吸啜大量血液後變成一團圓形物體,被誤以為是腫瘤。

 資料來源:綜合外國文獻

 

本港發現首宗水蛭寄生人體個案,一名女子去年在大嶼山山澗行山及游水時,懷疑用山澗水洗臉,被水蛭進入鼻孔,需要進行手術取出水蛭。負責手術的醫生建議,不應隨便用山澗水洗臉,亦要避免接觸混濁水源。

取出5 厘米粗水蛭

最新一期《香港醫學雜誌》刊登了本港首宗水蛭寄生人體病例,患者是一名五十五歲的女子,去年她連續三星期左邊鼻孔出現流鼻血及鼻塞,不過,並沒有頭痛及呼吸困難,只間中感到鼻孔內有物體活動,和出現貧血。

其後,她到普通科檢查時查不到原因,以為是普通的鼻敏感,因病情持續,患者並且發現鼻孔內有啡色的物體,於是到急症室求診,然後再轉介至耳鼻喉專科。其後,患者在瑪麗醫院接受手術,成功取出一條長五厘米粗五毫米的深啡色水蛭,她已完全康復。

事主表示,去年夏天與朋友到大嶼山行山並在淡水山澗游泳,曾用山水洗臉,但沒有吸入山澗的水。

負責診治的瑪麗醫院耳鼻喉科醫生周振權表示,水蛭會釋放麻醉分泌,進入人體後不易察覺,他建議市民不應隨便用山澗水洗臉,亦要避免接觸混濁水源,若發現身體有異常的情況,便要盡快求醫。

周振權表示,由於香港城市化的地方,很少有山澗水,所以水蛭寄生個案並不多,由於水蛭以吸血維生,患者被水蛭寄生一段時間後,通常會貧血,若水蛭進入喉嚨甚至肺部,嚴重的可引致窒息。

行山專家梁榮享表示,本港大部分山澗的水質都是清潔的,今次事件非常罕見,他表示,水蛭一般像牙籤般長,小心用肉眼看便會看到,他提醒行山的人不要直接用澗水洗臉。

城大生化系副教授歐慧婷表示,水蛭是大型的寄生蟲,最大的水蛭長十八吋,香港亦可見到,口腔和鼻竇的環境很適合水蛭生存和繁殖。她提醒市民看見水蛭要立即取走,皮膚會留下短暫的傷口。

水蛭以吸盤附人身

水蛭又叫螞蝗,屬於環節動物蛭綱,體形前窄後寬,長六至十三厘米,寬一點三至二點二厘米,背部通常暗綠色,有黑色和淡黃色兩種斑紋相間組成的縱紋。牠在水中以肌肉收縮爬行,尾端及胸腹面各有一個吸盤,以吸盤吸附在人或動物身上。吸血時,水蛭的唾液腺含有抗凝血的蛭素和擴張血管的類組織胺化合物,能使被咬者的傷口流血不止,而且其唾液含麻醉成分,人被咬時,不易察覺,令牠不斷吸血。

 

本港首次發現兩宗水蛭寄生於鼻腔的個案,兩名行山人士去年在東涌黃龍坑小藏龍行山時,疑因在淡水山澗游泳及洗臉,罕有地被會吸血及變形的水蛭寄生於鼻竇及鼻腔之中。其中一名55歲姓蘇女病人最初兩三星期間歇地流鼻血及鼻塞,初時醫生均誤診為鼻敏感,及至水蛭從鼻孔「露出尾巴」,方知是水蛭入鼻。蘇的另一名同行「行山友」亦因用溪水洗面,最後發現被水蛭入侵。

流鼻血鼻塞誤診鼻敏感

本身是「行山發燒友」的蘇女士,有多年行山經驗,她昨日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去年夏天與一群「行山友」相約在黃龍坑小藏龍行山,由於天氣太熱,曾在山澗用溪水洗臉,其後3星期間歇流鼻血及鼻塞,曾往私家醫生及瑪麗醫院急症室求診,均被誤診為鼻敏感。

不過,她始終覺得鼻孔內有東西蠕動,因此留在瑪麗急症室觀察。在觀察期間,突然有一條潛藏於鼻竇及鼻腔中間的水蛭從鼻孔滑出,「露出尾巴」,醫生曾嘗試「捉蟲」,但水蛭迅即竄入鼻腔深處,令醫生束手無策,唯有將個案轉介給耳鼻喉科。

須麻醉水蛭 外科鉗鉗出

負責治療的瑪麗醫院耳鼻喉科副顧問醫生周振權憶述,當院方轉介蘇女士給他時,水蛭又縮回鼻腔內,不見蹤影,需用內窺鏡才看到水蛭藏在病人的左邊鼻竇與鼻腔中間。他先用麻醉藥將水蛭麻醉,令水蛭伸展出鼻孔外,再用外科鉗將它鉗出來。結果,發現該水蛭長約5厘米。

水蛭襲擊的不止蘇女士一人。蘇女士透露,一名同行男性友人在她發病及治療後10多天,亦出現鼻塞及類似傷風、喉嚨痛的病徵,他雖知道蘇被水蛭入侵,但沒想到自己也「中招」,只是四出求醫,看完西醫又看中醫,但同樣被誤診為傷風。直至一天,他在家堿藒M發覺有條蟲從鼻孔爬出來,於是立即到東區醫院求診,醫生最後將水蛭鉗出,現已康復。

周振權醫生說,病人的病徵與鼻敏感極相似,醫生需細心問症及追問病人的生活習慣,知道病人曾用山澗水洗臉,才有機會聯想到病人可能被山澗內的寄生物感染,他希望此個案能引起同業的警覺。

醫生籲勿在山澗游泳洗澡

他建議行山人士勿在山澗游泳、洗澡,宜用毛巾洗臉,以便看清水中是否有水蛭或其他寄生物。

周醫生聯同鑑別水蛭的港大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黃世賢等人,共同撰寫個案,並於今期的《香港醫學雜誌》(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發表。

 

水蛭進入人體後患無窮,但原來中醫治療癌症的書籍堙A水蛭是被用來當作藥引(輔助主藥的副藥)。其實中醫、西醫都會用水蛭治病,但差異在於中醫用的是乾掉及經過處理的水蛭;西醫最先進的外科,則是利用活生生的水蛭作止痛之用,所以有人把水蛭戲稱「吸血的醫生」。

唾液含止痛麻醉劑

  西醫文獻中指出,水蛭的唾液含有不同的止痛劑、麻醉劑和類似於組織胺的化合物,這些物質具有止痛作用。在德國,水蛭仍然被用做輔助治療之用,每年大約有35萬條水蛭用於治療各種痛症,其中以治療骨關節炎居多。

  中醫方面,水蛭亦廣泛被應用,包括輔助西醫化療癌症和不孕等;在中醫藥劑上,經常可以看到水蛭,但沒有人單用水蛭來治病,水蛭要經過正確的配法及炮製,才能沒有副作用。方法是將水蛭洗淨,通過嚴格炮製、曬乾,炒製才可使用。

輔助中藥提升療效

  水蛭本身能輔助其他中藥,提升其療效,但卻因軟綿綿長相難看,外觀令人噁心害怕,所以部分中醫師都盡量避免處方給病人。

  根據研究顯示,一些國家已經進行水蛭臨床實驗,治療靜脈曲張、不孕、癌症、肝硬化、高血壓、高血脂症、結膜炎與白內障、脈管炎、慢性腎炎、女子血閉、前列腺炎、糖尿病、哮喘病、心臟病及血栓等疾病。

 

城市人或許較少見到水蛭,因為水蛭多存於山溪河澗樹林;這種「能屈能伸」的吸血蟲,可透過人體上的「孔」進入體內。水蛭可怕之處,在於會分泌具麻醉成分的唾液,被「入侵」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已變成了水蛭的寄居之所。

滑溜溜的水蛭,愛從人體的「孔」鑽入人體內,上至鼻孔、口腔,下至尿道、陰道,可以「上下夾攻」。水蛭前後端皆有吸盤,可以輕易吸附及固定在寄主身上,靠吸血維持生命。

瑪麗醫院耳鼻喉外科副顧問醫生周振權表示,如果水蛭從口腔入侵,就有可能滑入嘴部或氣管,導致人們窒息;水蛭一旦鑽入肺部,就會寄住在那塈l吮肺部的血,可能引致併發症;要是牠進入人體其他部分,就會牢牢地黏附身體吸血,最終令人貧血、面青口唇白,甚至隨時暈倒。

周振權說,水蛭的吸盤可以伸縮,能分泌出能麻痺人類感覺的唾液,這正正是人們不易察覺水蛭寄居鼻腔內的原因。水蛭的唾液亦會分泌令血液難於凝固的物質,令人源源不絕供應血液讓牠吸吮。今次個案的病人,便因此持續流鼻血。

吸血量達本身重量 890%

水蛭的吸血量亦甚驚人,可達其重量的890%,而一條「吸飽血」的水蛭,體積可較之前大兩三倍。周振權說,在都市地區,一般較少發生水蛭寄生人體的個案,但在熱帶地區,如馬來西亞、泰國便經常發生人類被水蛭「襲擊」個案,至今本港只發生過兩宗個案。

 

水蛭為大型本港常見的寄生蟲,最長可長至18吋,利用吸盤附在寄主體上吸取寄主血液維持生命。雖然牠含有毒素,卻可用來入藥,有食療作用,中醫會利用牠來收活血去瘀之效,惟孕婦不宜進食水蛭,否則會誕下死胎。

最長18吋 出沒河流山澗

 水蛭是大型的寄生蟲,最大的水蛭長18吋,常出沒於河流山澗,人體的口腔及鼻竇環境最適合水蛭生存及繁殖。有生物學家指出:「牠是寄生蟲,吸血就是牠的進食習慣,只要有血就可以生存……因為鼻和口腔較濕,口腔濡濕的地方才生存,特別會喜歡這些地方,生存能力都高些。」

人體孔道 有機會被鑽入

 只要人體有孔的地方,也會有機會給水蛭鑽入,例如曾有外地病例指水蛭鑽入尿道後在人體內吸血,甚至爬到人體眼球上吸血。

 市民一旦被水蛭叮咬時,可在水蛭身上灑食鹽或用火灼,水蛭就會掉下來,沒有食鹽或火,也可用唾液在傷口附近按摩一二分鐘就可止血,然後把傷口消毒便可。

活血去瘀 孕婦不宜進食

 「水蛭」源自於一個古老的英文字,意思是「醫師」,而根據外國醫生的執業經驗,從史前時代到現在,這種吸血蟲一直被用來治療各種症狀,從癌症到骨折都有,現代研究證明,水蛭有助於血液循環,並能避免血液凝固。

 中醫師關之義指出,水蛭屬中成藥類,有食療作用,收活血去瘀之效,如跌打瘀傷,女性閉經及因血生塞而衍生的中風疾病。惟他提醒,孕婦不宜進食水蛭,因會「下死胎」,即會奪去胎兒生命。

水蛭知多少?

英文名:leech

別  名:螞蝗、螞蛭、螞蜞

食  物:利用吸盤附在寄主體上,吸取寄主血液

滅殺方法:在水蛭身上灑食鹽

藥用功效:逐惡血,散癥結,通經破瘀,消腫解毒

主  治:乾血成癆,癥瘕積漿,血瘀經閉,跌打損傷

性  味:味鹼微苦,性平,有毒

天氣轉熱,不少行山者看到清澈的溪澗,都會用山水洗面或飲用,有行山專家指出,本港大部分山澗水質佳,但必須煮沸後才可飲用,市民萬一被水蛭強力吸盤咬不放,胡亂拉開,只會弄損傷口,導致感染,建議可用煙頭或食鹽刺激水蛭身體,即會自行脫落。

山水應煮沸才食用

全港約有二百多個大小山澗,分布於新界西北及大嶼山一帶。香港攀山總會推廣總監陳漢棠表示,大部分山澗水質清澈,有水蛭的機會不多,但部分寄生蟲肉眼難見,為以防萬一,應該先將山水煮沸,不宜直接飲用山水或用來洗面。行山專家駱先生表示,要防備水蛭「上身」,應盡量穿妥當,避免行入水澗內,若不幸被纏上,切忌跟水蛭鬥力拉扯,既會令傷口腫痛,稍一不慎更會弄破水蛭,殘餘部分會令傷口發炎。

灑鹽或煙頭可驅趕

他建議,市民可以用煙頭輕觸水蛭,以熱力令牠自行脫落,也可以隨身帶備快餐店附送的小鹽包,只要將鹽輕輕灑上,水蛭也會自行跌出。駱先生又指出,坊間有人在行山前,先用煙絲泡熱水浸腳,煙草的味道亦有助驅趕水蛭。除了水蛭,郊野亦潛藏不少傳染病危機,以灌木傷寒較常見,去年本港就至少有八宗個案,灌木傷寒是經由蟲傳播,人被咬之後,傷口會呈黑色小點,病徵包括發燒、出疹、全身骨痛等;另外,流浪貓狗的糞便亦常帶有蛔蟲和u蟲卵,幼蟲亦會鑽進人的腳板。

 

有中醫師表示,水蛭俗稱「蜞」,可成中藥,有活血祛瘀之效,既可製成藥材內服,活水蛭更可外用,治療無名腫毒。雖然水蛭有一定的療效,但使用時需特別小心。西醫指出,水蛭分泌的一種化學物質能夠防止血液凝固,可用於治療患有血栓塞的病人。

助小產婦排出死胎

香港中醫師公會會長關之義稱,中醫一向有使用水蛭治病。他指出,水蛭具有活血祛瘀的功效,若製成藥材,可用於治療因血栓塞引起的中風,對因瘀血造成的疼痛亦很有療效,如紓緩腹痛及婦女的經痛。此外,此藥材還有下死胎的作用,若有婦女胎死腹中,而死胎又無法自然排出體外,服用水蛭可幫助排出死胎。

他又提醒,由於水蛭有活血祛瘀之效,使用時亦需特別小心,孕婦尤其忌服,否則可能引致小產,而在治療中風病人時亦需先確定病因,若由於爆血管引致的中風,服用水蛭便會弄巧成拙。

水蛭除了內服還可外用,關之義表示,中醫師會利用活水蛭治療無名腫毒。只要放在腫痛的部位,水蛭便會將腫塊和瘀血吸走,達消腫和止痛目的。

對於有行山者疑因用溪水洗臉致水蛭「入侵」,有專家警告,山澗溪水可能會有其他更危險的奪命寄生蟲如阿米巴蟲,因此強烈勸喻行人人士切勿在山溪游泳,亦不應飲用未煮沸的溪水或用來洗臉,否則可能後患無窮。

灑鹽可驅水蛭

香港攀山總會訓練及評審總監陳平餘指出,相對來說,飲用流動的溪水會遠比靜止的潭水來得安全,因滋生寄生蟲或細菌的機會較低。他又指以水蛭為例,行山者在山溪或陰暗的草叢均可能遇上,因此建議行山者盡量穿著長袖衣褲,既可防蚊亦可防水蛭。一旦行山者被水蛭吸茈祧坐ㄘ鞢A只要灑鹽便可驅走水蛭

傳染病專科醫生勞永樂稱,看來清澈的溪水其實仍有潛在危險,因為溪水可能受到上游的人或動物糞便污染。受糞便污染的溪水含賈第蟲、隱性原蟲及阿米巴蟲,可導致慢性腹瀉,但最危險還是阿米巴蟲,因牠除了可以引致嚴重的阿米巴痢疾外,其中一種叫「耐格阿米巴蟲」的寄生蟲,若經鼻黏膜入侵人體,更可引發一種無藥可治的腦膜炎,多年前一名男童即疑因在泳池感染此寄生蟲而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