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國遷離瀘沽湖

當深藏不露的瀘沽湖受到無序的商品經濟大潮衝擊、生態趨於 惡化時,摩梭人作出了前所未有的抉擇---淳樸的民風民俗,恬靜的民居村落,自然如畫的農田,人們劃著豬槽船在湖中撒網捕魚……這就是深藏在雲南西北部高山環抱中的瀘沽湖,一個神奇而美麗的地方。

當隱藏深山多時的女兒國掀開她蒙在臉上的面紗時,摩梭人開始面對大山之外傳來的商品經濟大潮。接踵而至的遊客,打破了她往日的寧靜,瀘沽湖變得躁動起來。當地村民紛紛開辦家庭旅店、餐館招攬生意……

隨之,瀘沽湖水發出了預警信號:湖邊有些地段的水開始變渾,湖區生態有惡化的趨勢,瀘沽湖再也不能承受這種無序的發展了。

無序:破壞瀘沽湖的殺手

瀘沽湖位於雲南省麗江市寧蒗彝族自治縣和四川省鹽源縣交界之處,是雲南重點保護的九大高原湖中唯一一個水質還保持在類的湖泊。瀘沽湖開發旅遊是從1992年開始的,但長期以來,瀘沽湖的旅遊業處於自發的粗放型狀態,迄今景區內擁有個體經營的家庭式賓館、酒店89家,客房1689間,床位3409個。當地村民為了爭奪好的經商地位,把房子都擠著建在湖邊,甚至填湖建房。由於環湖社區生活污水基本是直接和間接排入湖中,湖泊水體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威脅,導致三種特有的裂腹魚瀕臨滅絕。

瀘沽湖既是社區又是景區,環湖居民的生產生活和對資源的利用,增加了瀘沽湖環境保護的困難。隨著旅遊業的發展,更進一步加大了環境保護的壓力,而摩梭文化也因受外來文化的衝擊有著變異的危險。瀘沽湖管委會主任余麗軍不無憂慮地對筆者說。

搬遷:保護瀘沽湖的果斷措施

20041027日,雲南省瀘沽湖保護現場辦公會在瀘沽湖畔召開。保護瀘沽湖的自然環境和民族文化資源,促進瀘沽湖地區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成為會議主題。

根據會議精神,《瀘沽湖環境保護整治實施方案》迅速出台,麗江市政府計劃用兩年時間完成八大工程里格村是瀘沽湖畔風景最好的村子,但現在因村民違法佔地、違章建房,湖岸已被破壞得不成樣子。瀘沽湖管委會主任余麗軍接著介紹說,按照瀘沽湖保護管理相關條例和規劃,里格村將實行整體搬遷。

今年4月,里格村村民開始搬遷。新建的里格村具有民族旅遊文化生態示範村的功能,對房屋的搬遷修建我們提出了10條標準。保持摩梭民居建築及村落形態的原真性是新里格村主要的修建原則。我們把建築物的層數控制在二層以內,單體建築每棟不得超過5間。每個搬遷戶的綠化用地不得低於30%,而且必須設立3-5立方米的三級磚砌化糞池,只有通過化糞池處理過的污水才允許排入外圍管網。

祖母房在摩梭民居中佔有重要地位,它是一家之主的起居之所。整個建築風格採用木欏房形式,房屋外牆面必須是木質原色,不得採用鐵門、鐵窗等裝飾材料,屋頂也須採用小青瓦。余麗軍說。

就在里格村開始搬遷時,與里格村隔湖相望的落水村也在規劃中,將被建成“摩梭民族文化觀光村”。據瞭解,落水村沿湖的一些違章建築被拆除後,將建一條11公里的湖濱帶,湖濱帶靠村寨一方開闢為步行游路,讓遊客步行觀賞瀘沽湖。村寨後面纔是長1公里的旅遊公路,遊客進入瀘沽湖畔需步行。

正確看待由“熱”變“冷”

湖邊燒烤曾是瀘沽湖最熱鬧的旅遊點,但同時也是瀘沽湖最大的污染源之一。去年6月13日,所有的燒烤攤點全部搬遷到新建的燒烤城中,湖邊一下就冷清了下來。

對於這個變化,居住在湖畔的“大狼”深有體會,但他十分讚賞。

“大狼”是摩梭人,在湖邊開有一間酒吧,因為他傳奇的愛情故事,“大狼吧”的生意十分紅火。“以前我的酒吧前擺滿了燒烤攤,因為遊客晚上都到湖邊來玩併吃燒烤,酒吧里是人來人往,現在燒烤攤搬走了,我的生意也清淡了許多。但這沒關係,保護瀘沽湖纔是最重要的,如果瀘沽湖水質壞了,那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大狼”經常在湖邊看著有沒有破壞瀘沽湖的事情,發現問題就馬上向當地管理部門進行反映。“瀘沽湖是摩梭人生活的家園,作為一個摩梭人,作為一個環境使者,這是我應該做的。”但作為瀘沽湖的直接管理者,余麗軍卻還有一個更遠的想法,就是要以瀘沽湖的整治為契機,把瀘沽湖旅遊打造成“川滇藏大香格里拉生態旅遊區”的示範點。他相信經過規範後的瀘沽湖旅遊更會變得魅力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