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發展旅遊 運輸署做攔路虎

大嶼山是香港最大的離島,一直以來雀鳥多過人、蝴蝶多過車,長期位列香港境內的「第三世界」。但自從一個人工小島奇[一般在大嶼山以北海面上出現之後,小島就像引擎一樣帶動大島運轉;這個人工小島,名為赤P角機場。大嶼山運轉的最新發展是,規模超越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的亞洲國際博覽館工程進度理想,將如期於明年落成,而地鐵公司決定延伸機場鐵路至博覽館,並且提供與東涌線相若的票價,令機鐵線出現「一鐵兩價」的情況。所謂一鐵兩價,簡單地說,即是前往路途較遠的博覽館站,反而會比前往路途較近的機場站便宜。

機場島三大主要發展項目將於明年相繼落成,除了佔地七萬平方米的亞洲國際博覽館之外,還有提供消閒娛樂設施的航天廣場,以及一個九洞高爾夫球場。三大項目鄰近設有酒店和跨境碼頭,為航機乘客提供居住及交通接駁服務。加上迪士尼樂園的落成,明年的大嶼山將展現新天新地,氣象煥然。

其實早於一九九六年發表的全港發展策略檢討報告,政府已認為大嶼山北岸可以發展為主要就業中心以及新旅遊區,紓緩其他過度發展地區的壓力。大嶼山北岸具有興建一個工業h、一個科學園和一個商業h的潛力。一九九六年公布的香港旅客及旅遊業研究報告亦強調,大嶼山北岸具有發展康樂旅遊設施的潛力。明年多項工程相繼竣工,算得上是落實了部分計畫,但距離任務完成還言之尚早,至少工業h和商業h連影都未見。

大嶼山北部算是開動了發展引擎了,大嶼山南部呢?我們只見到這樣的一幅尷尬圖畫,縱貫南北的東涌道和橫A東西的嶼南路一有車禍,半個島即時癱瘓。擴闊東涌道工程經歷過環保問題阻撓的兜兜轉轉之後,延宕兩年光陰,終於在去年年底動工,但預計要在六年方可完成。至於嶼南路,從無改善計畫。

遠的不說,單是幾日前,東涌道近伯公發生交通意外,一輛運送挖泥車的貨車失控翻側,即令五條途經東涌道的巴士線停止服務,南北交通中斷。嶼南路情況一樣,一有車禍發生,梅窩馬上被困,走投無路。若不從速改善「自古華山一條路」式交通,打通南北經脈,擴闊或者增加東西通道,大嶼山的整體發展是不利的。大嶼山可供利用的空間還有很多,但若然只是北部開發南部封閉,大嶼山將僅僅是小嶼山而已。

 

香港要振興經濟,一定要搞好旅遊,要搞好旅遊,必須要搞多景點,若果只靠黃大仙、海洋公園、山頂纜車呢景點作為旅遊賣點,咪講話要同歐洲、日本、星馬泰競爭,贏唔贏得過澳門,都成問題。

政府有見及此,早前已經成立「協調發展大嶼山經建項目專責組」,統籌大嶼山經濟同基建發展工作,財政司司長已將大嶼山定為未來十年發展經濟同基建重點。將來,除迪士尼樂園同昂坪纜車之外,仲有欣澳旅遊區、大嶼山物流園、生態旅遊徑暨文物徑網絡、大嶼山博物館、海濱木板走廊、北大嶼山郊野公園、西南海岸公園,而擁有多個沙灘南大嶼山,亦正在研究發展水療度假村。

大嶼山基建工程如火如荼,但逢係基建,就一定有泥頭,有泥頭就一定要即時搬走,以免阻住個地球轉。運泥頭要用泥頭車,有泥頭車就要有路畀車行,呢道理,一字咁淺,唔使推理。

不過,負責運泥頭運輸公司就投訴,佢]泥頭車冇路行!

乜大嶼山真係荒涼得咁交關,有車匪路霸收陀地勒索買路錢咩?

原來唔係,係運輸署唔畀路佢]泥頭車行。

咁都得?發展大嶼山搞基建,刻叉緩,時間就係金錢,唔通運輸署唔想香港呢隻會生金蛋鵝又再重新有蛋屙咩?

貨車出入南大嶼山,東涌道係必經之路,由於呢條路係非標準道路,唔適合過長或過重車輛行駛,因此,來往車輛,須申請臨時大嶼山封閉道路及臨時東涌道禁區許可證。至於個別申請許可證,則會按照唔同業務或工程需求而加上使用條件同時間。

咁樣做,都算係合情合理,有需要行駛東涌道工程車,咪依法申請囉。點知,運輸署就諸多留難。據大嶼山二十幾間小型工程公司講,申請臨時通行證比登天仲難,有人交十幾張運輸工程合約資料畀運輸署,證明工程車需要領取呢張所謂「臨時禁區紙」出入大嶼山同東涌,點知就一張都唔批。

據運輸署官話,你]「大判」工程,咪問「大判」「臨時禁區紙」囉!

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咩!「大判」話,我]就因為唔夠「臨時禁區紙」,先至判畀你]做,乜你]自己唔識去申請咩?

運輸署大細超,只發「臨時禁區紙」畀大公司,唔發畀細公司,咁係怕麻煩抑或存心為難呢小型運輸公司先?有冇諗過,運輸署咁樣做,阻頭阻勢,就做大嶼山基建工程攔路虎,係咪想生蛋金鵝變跛腳鴨先!

可憐呢批冇「禁區紙」司機,早晚好似偷渡咁,吼住檢查站冇人就闖關,唔好彩畀警方捉到罰錢就當係成本。結果,開發大嶼山功臣,就變罪人。

功夫茶想問運輸署,係咪要香港旅遊「運」都「輸」埋,你]先至安樂呢?

 

工程車夜闖東涌禁區開工

銳意發展為旅遊中心的大嶼山,大型工程相繼進行,除迪士尼樂園及昂坪纜車外,政府又準備將大嶼山南發展水療度假村,一批在大嶼山從事運輸工程多年的居民,原以為多接工程可以增加多些收入,但當他們的工程車向運輸署申請出入東涌路禁區時,卻遭拒絕,在無可奈何下,部分工程車被迫鋌而走險,入夜闖入「禁地」,成為另類「闖關車」。

深夜時分,大嶼山東涌道往大嶼山禁區檢查站,突然有數輛工程車駛近,司機煞有介事地察看四周,認定檢查站沒有職員及附近沒有警車後,便立即踩油加速駛去,經過廿多分鐘車程,司機驅車抵達嶼南路後,各人才鬆一口氣,其實這些司機之所以行徑閃縮,原因是他們所駕的工程車,全都是未獲東涌路禁區證的「闖關車」。

一名大嶼山的運輸工程判頭坦言,申請東涌道「禁區證」(正式名稱是「臨時禁區許可證」)十分困難,區內不少工程公司為了維持生計,除了到九龍承接生意外,部分更鋌而走險安排貨車,漏夜闖關潛入大嶼山禁區內工作,「夜晚闖關就最好,禁區檢查站又無設圍欄,又無職員看守,可以講係話過就過,不過如果唔好彩遇到警方路障,一樣捉到應。」除了「黑夜闖關」外,由於禁區檢查站職員一般做法是發現有車輛出入東涌路禁區,便根據車牌以電腦查核是否已獲發禁區紙,若發現車輛屬非法進入禁區,才通知警方追截,故此部分較大膽的司機甚至會在日間繁牝間,趁禁區檢查站人員不覺,渾水摸魚潛入禁區內。不過這些招數並非萬試萬靈,有司機就不諱言,就算不斷闖關,現時平均每月亦有八次被捉到,「每次罰四百五蚊,一個月閒閒地都要罰三千六蚊,惟有當成本囉!」

大嶼山運輸業生意泡湯

促成司機以身試法的原因,涉及當局處理工程車經東涌道進出大嶼南的政策。根據道路交通條例規定,所有車輛須持有運輸署發出的「大嶼山封閉道路通行許可證」,才可在大嶼山南部行駛或經東涌道進入大嶼山南部,另外,如果要行駛東涌道,更要向運輸署申請一個「臨時禁區許可證」(下稱「禁區證」)。

不過,對於大嶼山廿多間小型工程公司來說,申請此「禁區證」並非易事,「我交十幾張運輸工程合約資料畀運輸署,證明工程車需要用禁區證同許可證出入大嶼山同東涌,點知佢]一張證都唔批。」在大嶼山塘福開設運輸公司十多年的張先生嘆道,區內不少運輸工程公司,眼見政府大力發展大嶼山,原以為能帶動業界生意,誰料遇上不少阻滯。

以其申請「禁區證」為例,今年三月,張以「判上判」方式承接了一個運輸工程,負責運送大嶼山纜車工程的垃圾及材料等。為了盡快獲發「禁區證」,他早於個多月前向署方呈交所有資料,證明十多輛貨車需出入東涌道。豈料署方的回應令他大吃一驚,他所申請的「禁區證」,竟然沒有一張被批核,令已到手的生意泡湯,「運輸署叫我搵原本承辦商代辦,如果承辦商有咁多『禁區證』配額,就唔使判工程畀我]做啦,我]依家根本唔敢接生意!」

工程公司收入勁跌四成

同樣在梅窩開設運輸及基建工程公司的原居民李先生亦直指,自青馬大橋開放後,運輸署日漸收緊發出大嶼山的「禁區證」數目,弄至當地的小型工程公司無啖好食,有工程公司更因此而結業。他指,今年七月,他以「判上判」方式承接一個運輸工程,負責在小蠔灣及昂坪兩處運載石屎,雖然他曾向運輸署申請「禁區證」,惟對方卻以已向原本的承辦商發出逾十張禁區證而拒絕。

「政府成日話振興本土經濟,但我]作為原居民工程公司竟然好難申請禁區證,業界收入已經下跌四成。」李無奈道,目前他旗下十多輛貨車只獲發兩張「禁區證」,由於數量有限,司機只可以輪流使用,間接影響生意及工程進度。

大嶼山原居民及工程公司東主李先生指運輸署收緊發出東涌道「臨時禁區許可證」數目,令業界收入大跌四成。

 

唐 英年司長最近提出大嶼山發展大計,增建物流園、主題公園、高爾夫球場、水療度假村等,確令人驚訝和擔心大嶼山的生態和文化逐漸消失。

其實,大嶼山發展經過頗長諮詢和討論,99年規劃署便就大嶼山發展進行廣泛諮詢,市民和各團體均贊成大嶼山發展以旅遊、康樂和消閒為中心,當中早已如唐司長所提出「在發展與自然保育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的重要性」。最後,規劃署01年更出版「新界西南發展策略檢討---推薦發展策略」,報告開宗名義提出「按照可持續發展原則,平衡發展與自然保育之間的需要,並特別茩奎i行下列的規劃工作,以便把這個次區域變成一個旅遊、康樂和消閒中心:一、強化旅遊景點的吸引力;二、保育優美的自然環境;及三、滿足多元化消閒及康樂需要。」

嚴重威脅南大嶼山生態

因此,唐司長提出的發展大計是否完全根據上述經廣泛市民討論而製作的策略所衍生出來?另外,規劃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正進行的「大嶼山北岸發展可行性研究」、「東涌及大蠔餘下的發展計劃---整體可行性研究」及「大蠔進一步研究」,唐司長是否已採納或考慮上述各項研究後才提出此大計?否則,各項研究便要暫停,以配合建議及等待再進行諮詢,才不致浪費資源。

事實上,大嶼山早於1978年已將一半土地劃為郊野公園,島上更有6處是最具生態價值的「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可見大嶼山是極具生態多元化的地方,特別是南大嶼山,更被公認為本港生態處女地,暫未受到人類破壞,正如規劃署報告所言:「在南大嶼山,美麗的自然景物,如貝澳、長沙和塘福等著名的海灘,觸目皆是。自然保育一直以來是這個地區的規劃主題,將來也不會改變。」

當然,報告也提及「南大嶼山對香港市區居民極具吸引力,因此,部分地點或可發展康樂用途。這類發展須在環境方面符合可持續發展的目標,並可與現有的鄉村和自然環境融匯協調」(頁34),但唐司長今次建議的是興建度假式酒店或旅遊中心,並非原先給予市區居民享用「康樂用途」;至於這類發展項目必須依靠其他配套基建,如排污、水、電等,更重要是交通運輸,現時只有一條東涌道貫通南北大嶼山,雖然正進行擴闊工程,但流量極有限,難以容納旅遊業帶來的人流車流,而早前政府提出新路---南北幹線已被環保署因環保理由否決,東涌道亦難再擴闊,因此,在缺乏基本配套和交通限制下,若真要發展度假式酒店或旅遊中心,必須在南大嶼山大興土木進行各項基建,才可落實相關項目,這必令南大嶼山生態遭受嚴重威脅。

另外,在北大嶼山倡議的物流園和主題公園涉及填海超過200公頃,確會進一步破壞北大嶼山海岸線和海洋生態,工程位置更於大蠔河河口,這條河有49種淡水魚,有一些(如香魚)是本地或地區性罕有物種,早於99年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是本港最具生態價值河流之一,政府亦正進行「大蠔進一步研究」,在研究報告未完成及公布前,確會擔心這兩項建議對大蠔河和北大嶼山海洋生態的潛在影響。

「可持續發展」本意是在生態不受威脅或破壞下發展經濟,絕非為求平衡發展要犧牲生態,因此唐司長提出「要發展便要填海」,並非可持續發展的意思。G且,唐司長建議把北大嶼山郊野公園擴大及開拓分流對開的海岸公園,並非新增項目,早前已得到郊野及海岸公園委員會通過,當然,若得不到唐司長撥款便難以落實,但這表示即使沒有該次大嶼山發展大計,北大嶼山郊野公園擴建及西南大嶼山海岸公園原則上亦應會落實。

要發展 便要填海?

事實上,港人明白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但從80年代起,香港確飽受發展帶來的環境問題困擾,如空氣污染,新市鎮如東涌也是缺乏適當考慮環保規劃下的犧牲品。至於今次建議大規模發展大嶼山,確實對大嶼山生態造成沉重影響,市民理應多加討論,並要求政府就整體計劃作出詳細及區域性環境影響研究,否則像維港填海工程陸續上馬後,才發現對整體的累積而廣泛的影響,可能後悔莫及了。

政府就大嶼山發展計劃諮詢離島區議會,區議員大致贊同政府方案,但擔心政府未發展足夠配套,便急於推行計劃,大部分出席的區議員均認為有必要發展貫通大嶼山的交通網絡,並要求政府興建「環島公路」,開放禁區,讓全港車輛都可進入大嶼山,以方便旅客前往每一個新建旅遊點。

 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向區議員簡介,興建物流園、跨境交通樞紐、高爾夫球場建議,與會區議員大致贊同將大嶼山發展成旅遊熱點。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副秘書長曹萬泰在會上表示,政府已收到在大嶼山興建賭場及賽車場的建議,但他認為賭博敏感,政府須聽取各界意見。

准全港車輛駛入

 離島區議員李志峰說,他不反對大嶼山開設度假式賭場,但絕不可如澳門「大行其道」,以免衍生治安問題。他更加擔心大嶼山沒有交通配套應付未來人流,現時公路連接不完善,即使有旅遊點也「冇路去」,亦沒有連繫各個景點的道路。他建議政府興建一條貫通大嶼山的環島公路,並考慮開放禁區,讓全港車輛都可進入大嶼山才可帶旺人流。

 運輸署高級工程師王志雄指,將改善及擴闊大嶼山道路,東涌道路工程亦將於06年完成,但環島公路仍有待研究,另一位區議員羅錦輝稱,若發展大嶼山環島公路,除方便旅客外,亦可減少原住居民流失到市區。

政府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昨與離島區議會開會,諮詢對《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的意見,有區議員批評大嶼山內部交通配套發展太慢,擔心迪士尼樂園及物流園啟用後,造成交通混亂。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副秘書長曹萬泰則指現有交通措施已足夠應付所需,未來建設也只為長遠的發展作準備。

按照政府提出的大嶼山發展規劃,建議將主要的基建發展,如港珠澳大橋、物流園、迪士尼樂園及高球度假村等,集中於北大嶼山;而其餘部分則以自然保育及康樂旅遊的發展為主,如延長單車徑、水上活動中心及木板走廊等。

與會的15名離島區議員對整體計劃表示支持,但非常關注大嶼山的內部交通網絡。有議員指出,現時大嶼山多處地方互不相通,政府又沒有加快貫穿大嶼山南北的東涌道工程,不但有礙旅遊發展,亦擔心交通網絡趕不上社區發展。

另外,有議員認為政府的保育計劃,只是「一味保護」,而忽略了推動民間認識及參與其中,有違持續發展的原則。

按政府提出的大嶼山發展規劃,建議將主要的基建發展,如港珠澳大橋、物流園、迪士尼樂園及高球度假村等,集中於北大嶼山;而其餘部分則以自然保育及康樂旅遊的發展為主,如延長單車徑、水上活動中心及木板走廊等。

關注交通配套

會上15名離島區議員對整體計劃表示支持,但非常關注大嶼山的內部交通網絡。至於早前港府正研究大嶼山開設賭場傳言,李志峰表示,他不反對大嶼山開設度假式賭場,但絕不可如澳門般「大行其道」,以免衍生治安問題。並指出現時公路連接不完善,擔心大嶼山沒有交通配套應付未來人流,即使有旅遊點也「冇路去」,亦沒有連繫各個景點的道路。他建議政府興建一條環島公路,並考慮開放禁區,讓全港車輛都可進入大嶼山帶旺人流;羅錦輝表示,發展大嶼山環島公路,除方便旅客外,亦可減少原住居民流失到市區。另有議員表示,現時梅窩及嶼南路因路面狹窄,未能應付日後的大量交通流量,應盡快擴建公路。

另外,有議員指出政府的保育計劃只是口號上保護,忽略推動民間參與,有違持續發展的原則。副主席周轉香則批評,政府在發諮詢文件時,未有充分諮詢區內居民,亦未能與區內民間組織協調保育政策,違反延續發展的原意。

保留本地特色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副秘書長曹萬泰回應稱,政府已收到在大嶼山興建賭場及賽車場的建議,但他認為賭博敏感,政府須聽取各界意見。運輸署高級工程師王志雄指出,將改善及擴闊大嶼山道路,東涌道路工程亦將於06年完成,但環島公路方案仍有待進行研究。

另外,有部分議員擔心大嶼山發展計劃,如翻新梅窩、大澳漁村及設立博物館等,會破壞過往傳統地區性文娛活動及鄉村習俗,包括盆菜宴、祭祖等,甚至傳統的特色小食都會逐漸消失。大嶼山及離島規劃專員李志苗回應時強調,當局在發展大嶼山計劃時,不會影響當地的現有文化價值,如根據早前政府在2002年5月與市民達成的共識,當局在發展大嶼山計劃時,會依照市民意願保留大澳的漁村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