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高原一線牽

編者按:安康必先通康。四川甘孜、阿壩和涼山三州通縣油路建設,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給人民生活帶來安康。巨大的變化讓人欣喜,更給人希望。

要想富,先修路。自2001年起全國交通系統啟動西部通縣油路工程,給西部地區和老、少、邊、窮地區經濟發展增添活力;2003年初,交通部進一步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三農的決定,作出修好農村路,服務城鎮化,讓農民兄弟走上瀝青(水泥)的部署,到去年底新建農村瀝青(水泥)19.2萬公里。修好農村路對於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從名滿天下的康定城驅車,沿蜿蜒曲折的瓦當路向美人谷丹巴縣狂奔,沿途閱盡高山峻嶺、激流險灘、飛石流沙,但平坦的柏油路始終像纏繞在崇山峻嶺與大渡河之間的一條黑色絲帶,縹緲而又實在。日前,記者重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這段幾年前要戰戰兢兢開上10個小時的百公里崎嶇山路,僅用了兩個小時。兩年大變,雖然山川依舊,但路已通衢。

在古老的川西高原,一條灑滿各民族兄弟企盼的通縣油路,把總面積達30多萬平方公里的甘孜、阿壩、涼山三個民族自治州的48個縣連成一片,讓560多萬藏族、彝族、羌族等各民族群眾從此告別了出無路、行無車的歷史,美麗的川西高原和連綿雪山也從此發生著神奇的變化。

原先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雨後春筍般長出了一片片牧民新村;油路沿線建起的綠色蔬菜基地、特色水果基地、養殖基地、氂牛產品加工基地,播撒著農牧民致富的希望;一排排藏家樂農家樂帳篷賓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遊客來這片神奇的土地探險;交通條件的改善,讓眾多境內外投資者慕名而至,僅2003年阿壩州就簽約引資項目91個,引資32.9億元……

甘孜州德格縣祖祖輩輩的人沒走出過大山,更沒看過汽車這個長著眼睛、鼻子、不吃草就能轟隆隆叫著跑的傢伙。通車不到一年的時間,公路沿線4個鄉的農牧民已購買了6輛農用車、1東風齊頭3輛小車和268輛摩托車。他們感慨地說:“50年前毛主席讓我們得到瞭解放,今天公路修通了,共產黨又給予了我們第二次解放,為我們舖平了一條致富的路。

沒有現代化的交通設施,就

不可能有現代化的生活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和涼山彝族自治州位於四川西部地區,周邊與甘肅、青海、西藏和雲南等省、自治區接壤,總面積佔了四川全省的60%多,境內絕大部分地區處於青藏高原東麓及雲貴高原北部,平均海拔高達3500米。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氣候環境,三個民族地區境內高山大川縱橫、森林草原廣袤,孕育了眾多的世界級風景名勝和多樣性生物形態,著名的九寨溝、海螺溝、四姑娘山、瀘沽湖以及香格里拉等景區就坐落在這片充滿神奇色彩的高原上。三州地區還是我國第二大稀土礦區,已探明的各種礦藏達70多種。然而,這裡旖旎的風光和無盡的寶藏卻因為交通設施的極度落後,千百年來始終深藏高山峽谷之中,外人難得一睹。

據四川省交通廳介紹,建國以來,三州公路交通從無到有,進步巨大,但截至2000年底,三州地區公路密度僅為每平方公里7公里,且76%為非等級公路。交通落後嚴重制約了三州經濟的發展,總面積佔全省60%的三個民族地區國內生產總值總和只相當於全省的5%,許多鄉村村民終年在不通路、不通電、不通電話、不通郵、不通廣播的環境下苦度時光。

四川省甘孜、阿壩和涼山三個少數民族自治州過去都屬西康省,交通不便,經濟很不發達。20016月,國務院領導同志在四川視察工作時指出安康必先通康,決定由國家資助建設三州的通縣公路。當年817日,總投資達40億元、總里程達4282公里的通縣油路工程拉開序幕。消息傳來,三州一片沸騰,很多少數民族群眾特意穿上絢麗的民族服裝,長袖伴舞、舉杯相慶。

在甘孜州通縣油路工程開工典禮上,一位少數民族幹部曾深有感觸地告訴記者,改革開放這麼多年,黨和人民政府始終惦記著民族地區的發展,惦記著生活在大山里的少數民族群眾的安康,通縣油路工程的實施,再次證明瞭這一點,這是真正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沒有現代化的交通,這些祖祖輩輩生活在深山里的群眾就不可能有現代化的生活。

暢通的道路,讓川西傳統的

遊牧農耕經濟發生質變

通縣油路工程從2001年底正式立項開工,到2004年底全面竣工驗收併投入使用,3年彈指一揮間,可這對奮戰在高寒缺氧狀態下的公路建設者們來說,卻是1000多個歷經生與死、苦與樂、飢與寒考驗的日日夜夜。

一位專家告訴記者,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即使躺著休息,也相當於平原上負荷20公斤的重量,參加通縣油路建設的人們隨時都面臨生存的考驗。而海拔4000米以上的縣三州就有48個。

蒼茫的雪山、壯美的草原、濃郁的烈酒、斑斕的文化,還有那永遠訴說不盡的傳奇,深深地鐫刻在古老的川西高原上。如今,築路者用血與淚舖成的平坦大道,又為這片神奇的土地帶來了什麼?

記者在阿壩州通縣油路工程建設期間,曾數次驅車穿越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站在蒼鷹盤旋的山岡上眺望遠處的雪山和一片片氂牛群。不久前當記者再次來到當年紅軍過草地路經的紅原縣時,一大片簇新的牧民新村就佇立在橫亙在茫茫草原上的公路旁。據當地交通部門介紹,阿壩州通縣油路工程總長800公里,涉及8個縣共157個鄉、876個村和50多萬各民族群眾。工程建成後,全州油路總里程達到2300多公里,區域幹線公路網初步形成,交通實現一步跨越20年的發展。據介紹,2001通縣油路工程之前,阿壩州全州農民人均年純收入僅為1200多元,到工程完工當年就增長到近1700元,年均增長超過8%

傳統農牧業因路而變,在阿壩州莫過於氂牛產業。據悉,全世界的氂牛95%在中國,而阿壩州的氂牛存欄量加上周邊輻射地區存欄量,總數高達800萬頭,約佔全國氂牛總量的48%。然而,如此豐厚的氂牛資源,過去在紅原縣卻因為閉塞的交通而一直遭到“冷遇”。紅原縣的縣長盧軍曾告訴記者,“冬是冰雪路,夏是遍地泥,前來考察的商家無不為之搖頭嘆息”。“通縣油路”開通後,電網牽到了紅原縣,全國各地及海外客商紛至沓來。不久前,美國最大的牧業集團之一---“湖之洲”公司與阿壩州乳製品龍頭企業紅原乳品廠聯營組建了阿壩氂牛產業聯合有限責任公司。據介紹,這家公司計劃在5年內投資10億元用於氂牛的產業化開發,80%的產品用於出口。紅原縣有關部門介紹說,由於該縣畜牧業快速發展,全縣牧民人均年收入已近2000元。

路通心通,便利的交通設施

帶來觀念上的躍進

三州地區不僅地域廣大,而且地理位置具有重要戰略意義。浩瀚東去的萬里長江幹流金沙江以及一級支流岷江、嘉陵江和水能資源巨大的雅礱江、大渡河等大江大河均以三州為主要水源地;而著名的“黃河九曲第一灣”,也蜿蜒穿行在阿壩州巨大的濕地上,從中汲取源泉。因此,三州地區是四川建設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的第一道重要防線,是國家實施天然林資源保護和退耕還林還草工程最為重要的區域。“通縣油路”建成後,曾經長期靠砍樹賣木頭維持財政的三州地區,其當地人的謀業理財觀念也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以生態旅遊業為“主題詞”的綠色觀光經濟開始登上舞台。

神奇的香格里拉,曾吸引過無數目光,然而“通縣油路”開通之前,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四川甘孜州稻城縣的亞丁自然保護區就是香格里拉的一部分。上世紀末國家實施“天保”工程後,稻城縣委、縣政府把旅遊產業作為拉動縣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徹底告別了“木頭財政”。2003年7月,亞丁正式成為世界人與生物圈保護區網絡成員單位。2004年,稻城以第四屆康巴藝術節和首屆香巴拉國際旅遊節分會場為契機,再次提升了稻城亞丁在全國各地乃至世界的影響力。

“通縣油路”開通的當年,前來稻城的國內外遊客就達到7萬多人,實現收入2800多萬元,當年旅遊人數及旅遊收入比“通縣油路”開通之前的2002年增長幅度分別達到創紀錄的265%和60%。目前全縣從事旅遊及相關產業的人員已達2000多人,全縣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已今非昔比。

記者在有“美人谷”之譽的甘孜州丹巴縣嶽扎鄉嶽扎村遇到村支書胡大清,他咧著嘴笑呵呵地說:“這路一通車,我的生態休閑山莊就開張了。現在生意不錯,每天收入多的時候要好幾百塊呢。現在全村開商店、餐館的農戶已經有10多家,還有4家人也準備建休閑山莊。村里人告訴記者,距丹巴縣城僅8公里的嶽扎村雖有小路穿村而過,但路況很差,嚴重影響了村民的生產生活,村里每年產的5萬公斤蘋果最多只賣出1萬多公斤,村民盼望著公路狀況早日改善。據介紹,丹巴縣“通縣油路”工程的第一炮就在這個村莊附近打響,現在嶽扎村村民到縣城趕集做生意只需9分鐘,“村里產的5萬公斤蘋果、1萬多公斤干核桃、1500公斤花椒年年都能賣出個好價錢”。

據甘孜州旅遊局介紹,隨著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全州“綠水青山枉自多,游客難進嘆奈何”的窘況已經成為歷史。在整合全州生態旅遊資源的基礎上,甘孜州精心打造“中國甘孜香格里拉旅遊核心區”主體品牌,推出貢嘎山、海螺溝、瀘定橋、稻城亞丁、康定情歌、丹巴美人谷等10個旅遊精品以及3條不同特色的旅遊線路,引得天下游客紛至沓來。“通縣油路”全面開通的2004年,甘孜州僅用7個月時間,就接待了國內外遊客近100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6億多元,增長幅度同比達到190%和213%。如今甘孜州一年接待的遊客數,就相當於過去一二十年的總和。去年該州承辦的第四屆康巴藝術節暨中國甘孜首屆香格里拉國際旅遊節,短短5天時間就吸引遊客10萬之眾。

生態環境依然脆弱的三州地區,昔日靠吃“生態”度日,生態環境不堪重負;而今還是靠生態養人,生態環境已是聚寶之盆。縱橫交錯在廣闊川西高原的“通縣油路”,把民族地區萬千各族群眾的致富渴望,與日新月異的祖國大地緊緊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