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設中央家禽屠場 村民群起反對

為減低禽流在本港爆發的風險,政府初步決定以上水污水處理廠附近的九鐵落馬洲支線工地作為興建家禽中央屠宰場的選址,預計最快可於三年後投入運作,每日供應最多六萬隻冰鮮雞給市場。政府還聲言,鄰近屠宰場的北區街市及食肆憑地理上的優勢,可以出售鮮宰雞,並以此促進地區的飲食業。然而,北區居民對享受鮮宰雞似不太有興趣,並群起反對現有選址。文、圖:鄞志輝

北區區議員及鄰近選址的鄉郊居民均批評,現有選址太接近民居,一旦禽流感爆發,將嚴重威脅居民的安全。

北區目前已有豬牛屠場、堆填區、火葬場、污水廠等不太受居民歡迎的設施,三年後會否再加添一個家禽中央屠宰場,還要看政府的最後決定。

選址近邊境及農場

政府建議選址的土地面積約一萬零五百平方米,現時是九鐵落馬洲支線工地,預計明年下半年可交還政府。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劉明光解釋,上水的選址,好處是鄰近邊境和本地家禽農場,而且離最近的住宅區松柏塱亦達227米,可減低發生事故時的風險。另外,該處亦已有水電和污水管網絡等基本設施,有利屠房最快可於三年內正式運作。

當局並表示,預計該屠場每日可屠宰二萬至四萬隻活雞,以及最多三千鴿子和其他細小家禽,但不可屠宰水禽,有需要時可將屠宰量增加至六萬隻活雞。由於每架貨車可運載一千五百至三千隻活雞,故此,每日進出屠房的貨車將少於五十架,對附近交通影響輕微。

建築費用高達兩億

當局預計,屠宰過程於午夜開始,淨的家禽會經過冷凍程序,逐一包裝加上標籤後,以設有冷藏裝置的密封式車輛運送到零售點。除了冰鮮雞外,屠方亦研究供應鮮宰雞。劉明光表示,由於鮮宰雞不能經過長時間運輸,故鮮宰雞預計只能在北區或新界其他接近北區地方售賣,從而可促進北區的飲食業。

為減低屠房對附近環境的滋擾,屠房預計會採用封閉式設計,用作運送活雞到屠房的貨車會裝設隔離網,以防止雞毛在運送過程中飄出車外造成滋擾。屠房的污水會直接輸送到毗鄰的污水處理廠進行適當的處理才予排放。屠房內的空氣會經過除臭和淨化後始排放出屠房外。

他並稱,由於家禽屠宰業務基本上屬商業活動,所以政府計劃交由私人機構興建和經營屠房。政府只會在食物衛生方面擔當規管的角色。在擬備概括的發展規範後,政府會邀請各方提交發展意向書,之後會正式邀請私人機構投標,預計屠房的建築費用高達2億元,最快要到2009年才可投入運作。 質疑距離民居數據

不過,當局就中央屠宰場向北區區議會進行諮詢時,發言的近十六名區議員,一致反對現時的選址。身兼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的區議員劉應和批評,政府事前未經地區諮詢,行政長官便草草公布屠場選址。他並質疑,當局指屠房最接近居民的距離逾二百米有所誤導,因按其測量所知,屠房選址距離松柏塱村、大頭嶺村、上水鄉,鄉村範圍只有50米至100米,松柏塱將來興建丁屋區域及工廠大廈深港中心,亦只有50米。而且選址與塱原保育區相當接近,一年四季都有大量雀鳥,雞鳥相當集中,恐會增加禽流感病毒散播的機會,對附近居民生命造成威脅。他又批評,政府一直歧視北區居民,將清真寺、垃圾堆填區、監獄、屠房等不受市民歡迎的規劃,都安置在北區,是不可以接受的做法。

倡屠宰場設在內地

區議員侯金林亦認為,屠宰場每日產生大量污水,雖然會經過處理才會排出石上河,但始終會增加河水的污染物數量,對有意發展成為生態旅遊景點的附近一帶,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而且選址與附近民居只有一橋之隔,假若禽流感在本港爆發,無疑對附近居民造成很大的威脅。他認為,長遠本港亦沒有生雞飼養,故倒不如將屠宰場設在深圳。

區議員廖超華亦認為,內地鮮雞的批發價為每斤10元,而本地冰鮮雞的批發價則要每斤15元,故此,在本地設中央家禽屠房,是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投資者難以回本。

區議員張伙泰亦認同,內地人工便宜,香港屠房出產的冰鮮雞難以和內地競爭,故他認為,倒不如在大陸興建屠房。區議員黃良喜亦認為,選址毗鄰的寶石湖路現時已十分擠塞,故他建議,將選址改在邊境的河套地方會較為適合。

區議員陳興福亦指出,傳統圍村原居民相當重視風水,若家祠面對屠房,是一種大忌,對居民心理亦有負面影響,故他認為現有選址不能接受。

官稱設內地難監管

與會的衛生福利局副秘書長陳育德表示,明白議員和村民對屠場選址有保留,當局會再詳細研究區議會的意見,但他強調,興建家禽中央屠房是與時間競賽,當局希望能在短時間內完成,以減低禽流感在本港散播的風險。

對於有議員建議將屠房設於深圳,陳育德認為,由於受區域上的限制,衛生監管上存在困難;在本港設置中央屠房,則可大大提高屠房的透明度及強化監管制度,同時可增加市民買雞的信心。

在會前,上水鄉事委員會帶同二百多名村民到場請願,抗議屠場的選址太接近民居。帶領部分村民到場的松柏塱村代表簡炳墀批評,選址太接近民居,他並揚言,假若政府一意孤行,將會召集五、六千名村民上街示威,反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