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羅洞生態價值 面臨消失危機

如果說人類是破壞大自然的主腦,那麼能夠把大自然從瀕臨消失的絕地拯救出來,亦只有這個始作俑者。擁有豐富生態資源的大埔沙羅洞,雖於去年獲特區政府選為全港12幅優先保育地之一,並名列第2 位,排名僅次於國際知名的米埔內后海灣之拉姆薩爾濕地,但這片從前稻田遍野,薑花處處,是蜻蜓、蝴蝶與雀鳥樂土的土地,荒棄了20多年後,今天卻是滿目瘡痍,還得承受濕地旱化與河溪污染等各種「疾病」的折騰。有環保團體擔心,情繼續下去的話,這個凡塵堛漸@外桃源,將就此告別人間。

半年前,正值夏秋時分,攜帶攝影機,多次走訪沙羅洞,細心地搜索存活於該處的生態之一舉一動,在逾300年歷史古樸村落之間穿梭的大埔環保會自然保育顧問詹肇泰,把箇中的所見所聞,輯錄成《迷失的沙羅洞》一書,並將這個人跡罕至的沙羅洞形容為世外桃源,認為其那分樸實和自然的氣息,足以讓人們暫時忘記世俗煩囂,是每個香港人最少要探訪一次的都市花園。

無人打理植物大減

半年後,適值寒冬時分,再次重臨此地,這名酷愛大自然的狂熱分子,竟是一陣陣的心痛和不憤,看著路旁一片枯黃中帶焦黑的田野說:「真正枯黃唔應該係咁架喎,佢哋(植物)仲咁直,葉又黑!」

最初他還以為是被人使用殺草水後的惡果,但經翻查了數天的天氣資料後,他相信該處佔大幅面積的植物是因為沒人打理下,抵受不了霜凍的折騰所致;而隨著植物量的減少,蜻蜓的生態環境亦大大被削弱。

沿小路前往沙羅洞必遊的數個景點,包括已被古物古蹟辦事處列為第二級古蹟的3條古老客家圍村,以及是為蜻蜓及不少昆蟲經常出沒的河流溪澗,當刻所能盡收眼簾的,就只有破落的古舊村屋、被野戰破壞得千瘡百孔的牆壁、染有化學成分的紅褐色石塊,以及田野飽歷霜凍後的瘡痍。

詹肇泰坦言,要欣賞沙羅洞的美,最佳季節乃夏天,既可以飽覽蝴蝶,亦可一睹罕有品種的蜻蜓,因為該處除了整體上是本港擁有最多蜻蜓和豆娘品種的地方外,在個別蜻蜓品種和屬科方面,也有全球性獨特之處;至於冬季,則是欣賞季候鳥的時機。

「 地圖保育」書 面文章

他直言,撰寫該本書之目的,其實是要讓大眾反思沙羅洞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找出一個有效處理沙羅洞的保育方法,並指出由於該處在過去20年均欠缺了有效的生境管理措施,致使其生態和文物均面對種種威脅,包括濕地旱化、山火、電魚活動、四驅越野車活動、野戰活動、郊野拾遺、河溪污染和不合水平的生態旅遊等。

他續言,雖然特區政府已於1997年把之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但這都是「地圖保育」而已,若沒有人執行或切實管理之,其將走向消失的厄運。

公私合作 才是良方

大埔環保會主席邱榮光表示,約60公頃的沙羅洞佔一半面積屬私人擁有,政府和環保團體的保育政策實難以推行,故政府、土地擁有人和有關的獨立環保團體應循「公私營合作」模式的方向,在不影響或改善沙羅洞生態的原則下達致各方接受之方案,從而盡快在該地開展生境管理措施。

邱榮光直言,在私人土地推行保育是需要社會成本和大眾義務,決不能由土地擁有人獨自承擔保育之責任,而過去的爭拗就把環保和發展各自推向極端,給社會帶來分化、誤解和其他深遠的影響,故促請政府盡快籌組自然保育基金,從日常賣地收益中抽取若干作為基金,以讓參與生態管理的單位可持續地進行生態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