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   
2005-02-07

與虎共舞

女人四十如狼似虎。生肖屬虎,性格如虎的中國女人全莉,隻身遠赴南非創辦私人動物園,保護瀕臨絕種的華南虎。為甚麼選擇這條路?她說一切源於被外國人歧視後的憤怒。她下嫁美國人,卻被丈夫家人歧視;在工作的地方,又被人視為無腦貪錢的中國女人。於是她選擇另一條路,華南虎是中國稀有動物,她自資設立保育基地,就是為向世人證明中國華南虎不會滅絕,中國女人也不是一無是處。活在虎群中,更覺自由自在,遠勝與人為伍。南非中部的菲利譜離思(Philipolis),位於自由省和北開普省之間的草原地帶,吉普車沿公路行駛三小時後,便進入「拯救中國虎野化訓練基地」的範圍。突然間,一隻黃黑皮紋的大老虎,悄然無聲地出現在車前,虎眼惡狠狠地盯車內各人,待大家倒抽一口冷氣時,車後又無聲無息出現另一隻同樣大細的老虎。坐在車頭,身穿性感虎頭圖案背心的中年女人卻豪笑說:「你看牠們多聰明,聲東擊西,如果是獵食的話,進攻的會是車後那隻老虎。」這個四十三歲、貌似鞏俐的中國女人便是這塊三百多平方公里(面積約兩個港島大)的女主人。這處本是棄置農場,全莉在二年由美籍丈夫資助一千萬美元購下,並改為她的私人動物園,作為野化華南虎的基地。這一雌一雄的老虎是在上年九月,從中國運來南非護養,全莉說:「我把兩隻老虎從中國運來南非放野,目的是令已在『溫室』馴化的牠們再次學懂狩獵,野化後牠們會較前強壯及有較強繁殖能力,後再回歸中國原始森林。」

屬虎的女人這個全莉不是動物專家,她成長於北京軍人家庭,父親是製造坦克車的工程師,母親是軍隊內的歌唱演員。畢業於北京大學英文系後,便下嫁給一個在大學時認識的比利時人及遷往比利時。四年後,她離婚去了美國讀書。她自稱八七年入讀美國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屬頂級學府之一),在三年內同時獲取MBAMA雙碩士。畢業後,進入法國及西班牙的可口可樂做市場推廣,九年搬往意大利及進入時裝界,先後就職於BenettonFila,最後在Gucci任職全球品牌認證官(負責與其他製造商洽談合作生產Gucci品牌),當時年薪近百萬港元。

玩虎為樂一個中國女人十幾年時間都在歐洲生活,獨當一面,怎會突然沾上老虎?「因為無論我去到任何地方,都因為是中國人而被歧視。」她在西班牙工作時,便被公司的人傳言與上司有染才能在該公司工作。而跟她在美國大學相戀的美籍男朋友,其家人一直認為她是中國貪錢無知的女人。「九七年我便決意搬去倫敦,與當時在英國工作的男朋友同居,同時間我想向他父母,向全世界證明中國的女人可以做點什麼。」由於自己生肖屬虎,從小到大又特別喜歡老虎,於是決定由老虎出發,為自己找一條新的路。其實自她工作以來,便多次向中國捐錢保育老虎,但她一直無知地以為西伯利亞虎(或叫中國東北虎)是代表中國的老虎,直至一天聯絡中國林業局才知真相。「他們笑對我說,你要救老虎,救華南虎吧!因牠們才是最瀕危的老虎。」「原來華南虎是所有亞洲種老虎的祖宗,是真正代表中國的老虎。」全莉這時肉緊地說。○○年八月,她便自資十幾萬美金在英國創立「拯救中國虎」基金。經過多次的接洽與聯絡,加上幾千萬美金的捐獻,國家林業局最終以她作為國外的(華南虎)代言人,「我是第一位獲得這殊榮的人。」中國政府更答應她,把一批華南虎送往南非,在她的基地內培育,但運費要全莉自己負責。她丈夫博銳(Stuart Bray)亦被她的行動所感動,他說:「起初以為她是一時之間的玩意,後來見她認真做資料搜集及與中國當局聯絡,我很感動……所以金錢上支持她。」博銳是她在美國大學同學,畢業後從事投資銀行,短短七年間在美國賺過億美元。他不但在二年給全莉一千萬美元購下南非農地,幾年來相繼出了另一千萬美元作維持保育場及聘請八位專家,在該地打理園內業務等。

畏人不畏虎全莉雖然有林業局及丈夫的支持,但沒有因此與「歧視」遠離。博銳的父母依然指她是不正經的中國女人,二人唯有一年在英國秘密結婚。而三年九月四日的《華爾街日報》指責她:「用生態旅遊名義作的無關重要的馬戲,唯一能到的好處是一個有錢人覺得她自己做了點什麼事情……」全莉聽後非常憤怒,她說:「我真的很怕人,我反而現在不怕老虎……」她說,她一定要做下去,不可以被人看低。上年十月二十九日,她再把兩隻小華南虎從中國運往南非,加入野化行列。現時該野化場共有四隻華南虎。她打算在八北京奧運時,放虎歸國。而她最終目的想把野生保護動物發展成旅遊業,讓老虎不僅可以在野外生態下生活,亦可讓以旅遊業賺取的金錢用在保育上。她說:「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帶華南虎,為自己是中國人身份爭點氣。」

華南虎比熊貓珍貴地球現存只有五類亞種老虎(另三類已絕種),分別是西伯利亞虎、孟加拉虎、蘇門答臘虎、印支虎和華南虎,以華南虎最為瀕危,華南虎在二百萬年前生於中國,至今只剩下不到一百隻。據估計,該虎在野外只有十至三十隻,分布在福建、江浙和湖南等野外森林,現被列為世界十大瀕危物種,數目比熊貓還要少。而香港電台更製作了一輯《放虎歸山》的紀錄片。全中國動物園媥i育約有六十隻,都是五、六十年代在野外捕獲的六隻野生華南虎的後代,因為近親繁殖,生育力漸弱。

北京姑娘千萬美元 買地救華南虎

在時裝界打滾7年的北京姑娘全莉,4年前由米蘭名城跳到南非原野,自行斥資1000萬美元(7850萬港元)在南非買下一幅面積約三分一個香港大的原野,建立一個老虎保護區,並將兩隻中國極度瀕危動物---華南虎,帶到保護區「放野」訓練。她同時正在中國覓地,期望在2008年將成功野化的華南虎運返中國,配合北京奧運作為吉祥物。計劃若成功,全球只剩下不足100隻的華南虎數目可望增加。

中國獨有 現僅存 100

100年前全球還有8個老虎亞種,至今只餘5個,其中又以中國獨有的華南虎(又稱中國虎)最瀕危,近50年數量由4000隻急減至100隻,60隻現於動物園被圈養,餘下30隻在野外生活。

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創會人全莉表示,老虎棲息地因人類逐步發展經濟而減少,而圈養的老虎又因近親而阻礙繁殖,她估計,若不緊急拯救,僅餘的百隻華南虎將於5年後絕種。

全莉在2000年成立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與一班野生動物專家開始在南非嘗試以「放野」方式拯救華南虎,讓牠們重獲野性以增加繁殖率,同時提高野外華南虎的比例。

野化華南虎增繁殖率

全莉說,當初被圈養9個月的雄虎「希望」和雌虎「國泰」放歸野外,兩虎「嬌生慣養」,對獵物全無反應,他們專門以死雞混合牛肉餵飼兩虎,再逐步換上活雞,然後野兔,現時兩虎已能生擒跑得飛快的羚羊,重拾獵食技能。兩個月前,他們再獲國內機關安排另外一對幼虎到南非進行野化訓練。

全莉相信,成功野化的華南虎,繁殖率會較被圈養的高,2008年會將首批野化華南虎送返祖家。全莉現已在湖南及江西覓地設立保護區安頓這批老虎,希望開辦生態旅遊以支持項目經費。全莉說,現已同國家林業局合作,爭取華南虎成為2008年奧運吉祥物。

 

與虎共野的上海男人

眼前的男孩看上去很普通,瘦弱的身材,架著眼鏡,背著厚重的“佳能”專業攝像機。35℃的大熱天里,他穿著運動涼鞋,卻套著一雙年輕人少有的深紅色尼龍襪。張律,一個土生土長的上海男孩,但又和上海這座城市格格不入。此時,張律正在上海動物園和朋友們舉行告別聚餐,一個星期後的8月28日晚上6時,他將和新婚妻子沈梅華一起搭上飛往南非的班機。這對情侶將在南非中部一片佔地330平方公里的無人區里生活3年,陪伴他們的只有4只正在接受野化訓練的華南虎(就在張律接受新民周刊記者採訪的第二天,4只華南虎中的一隻“希望”病故)。

創辦國內首個老虎網站 為去南非整整等待了五年

說張律是男孩,也許不恰當。張律剛剛從上海大學環保系畢業,年初在去使館簽證前和沈梅華領了結婚證,但他們的婚禮最快也要在3年後回到國內才能舉行,如果他們還願意舉辦婚禮的話。

為了去南非,張律整整等待了5年。5年前,當“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創辦人全莉無意中闖入張律的世界──“老虎的呼聲”網站和張律“接頭”的剎那,注定了張律的未來──養老虎,不只是興趣,也是畢生的事業。

從小就是愛虎者的張律一直在《大英百科全書》和學校的生物興趣小組里和老虎打著交道,直到1999年家里添置了電腦,網絡世界改變了這一切──好像沙漠中的行走者發現了綠洲,在翻譯了大量國外網站上的老虎資料後,張律萌生了創辦國內第一家老虎網站的念頭。

1999年12月,“老虎的呼聲”面世,當時張律還是上海一所中學的高二學生。

張律的未來和老虎連在了一起。

因為老虎,張律成為“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在中國的第一個志願者,如今又成為走進南非學習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的第一批中國人。

因為老虎,張律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一個志同道合者沈梅華。

看中那裡有野化保護大型貓科動物經驗 赴南非無人區工作3年

新民周刊:你們去南非只是為了陪伴華南虎嗎?

張律:這只是計劃的一部分,我們將隨時記錄華南虎在當地野化訓練的情況。我們在那邊的主要任務是實地參與南非中國虎項目中心(基金會在南非設立的執行機構)的工作,包括引進動物、恢複重建棲息地。另外我們還要參加南非當地大學的網絡課程,主要是野生動物的野化保護以及人工繁殖方面。

新民周刊:為什麼會想到要去南非呢?

張律:我剛認識全莉的時候,她就和我說過基金會將會派人去南非學習,不過當時我還在讀高中。現在我大學畢業了,注定要去南非的。

新民周刊:是興趣愛好促使你去南非無人區的嗎?

張律:最開始做基金會的志願者是出於興趣,但是去南非意味著一下子要付出6年的時間(3年後從南非回來,還必須要為基金會工作3年),而且以後可能一輩子都從事這一行。是否真的要把它當作事業,我經過了認真的考慮。

新民周刊:去南非還是志願者身份嗎?

張律:我們和南非中國虎項目中心簽訂了合約。每人每個月會有2000比特的生活費(將近3000元人民幣),不過南非那邊物價挺高的。

新民周刊:南非本身沒有老虎,在那邊進行野化華南虎訓練能成功嗎?

張律:在中國要野化華南虎是很困難的,在棲息地的選擇、老虎獵物的選擇,還有野化技術上都會遇到問題。而且中國從來沒有野化老虎的經驗。盡管南非也沒有野化老虎的經驗,但南非有成功野化獅子和獵豹等大型貓科動物的多次經驗,這和國內成功野化麋鹿等草食動物是完全不一樣的。

新民周刊:前兩年運往南非的4只老虎現在情況如何?

張律:從現狀來看,這是個正確的選擇。第一批的兩只老虎雖然也嘗過一個星期餓肚子的滋味,但如今已能夠捕到奔跑速度極快的野生羚羊了,而且他們可能會在明年產下小老虎(遺憾的是“希望”在第二天突然病故)。第二批去的兩只小老虎雖然整整晚出生一年,但是也不遜色。

 

約會最多的地方是上海動物園 兩個志願者走到一起來了

新民周刊:聽說沈梅華也是你推薦做志願者的,當初是想讓她陪你去南非嗎?

張律:哦,不!她是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的志願者,我們一起參加了好幾次環保活動,包括在吉林長春尋找東北虎的蹤跡、動物園福利調查等。我們有很多共同語言,在一起很默契。

新民周刊:所以你就想到她可以和你一起去南非。

張律:嗯。我一個人去可能會有很多欠缺。她學文科,文筆好,比較適合寫東西,而我比較適合外部聯絡和攝影等工作。那邊幾乎沒有中國人,我們兩個在一起也互相有個照應。像她這樣熱衷保護動物的人是很難找的。很多志願者只是停留在觀鳥之類的活動,很少有人願意真正從事保護動物的事業。這樣的人很少,我碰到她是巧合,也是緣分。

新民周刊:這幾年你不斷地到各地動物園考察動物福利,參加各種有關老虎的項目。你們平時在一起時也是“虎不離口”嗎?

張律:約會最多的地方就是上海動物園,而且每次都走同樣的線路。從門口走到猛獸區,走過虎山,然後去看豹子(沈梅華最愛的動物),然後就往回走。她常說自己都還沒去過靈長類動物區呢。不過我們也常常為究竟老虎和豹子誰更可愛打嘴仗。

新民周刊:家里人沒有反對你們去南非嗎?

張律:我父母說過只要我讀到大學,就可以隨我的意願。沈梅華的媽媽開始以為女兒只是突發奇想,後來就說是我“帶壞”了她。

採訪時,沈梅華一直呆在張律旁邊,偶爾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

“我們在一起挺自然的。他沒有送過花給我,也沒有向我求過婚。”似抱怨,也非抱怨。這個上海姑娘2003年從華東師範大學對外漢語系畢業,她比張律還要大上兩歲。

“她不喜歡花的。她生日時,我送過一隻長毛絨的花豹,她喜歡花豹。”張律低聲說道。“然後我們過了兩天就去領證了。”沈梅華剛說完,所有的人都笑了。

 

南非真能野化華南虎?

盡管南非的野生動物管理和保護做得非常出色,但將中國獨有的華南虎的野化基地選在南非,受到了一批動物專家的質疑。

就在張律告訴新民周刊記者“明年‘希望’和‘國泰’可能誕生小老虎”的第二天,8月22日,雄虎“希望”在南非猝死。初步屍檢報告表明,死因是肺炎和心臟衰竭。

自從華南虎南非野化項目啟動以來,質疑和反對聲就一直持續不斷。“希望”的去世更是讓拯救中國虎計劃承受了沉重的壓力。

 

虎送南非是否必要一批專家提出質疑

“拯救中國虎基金會”由英籍華人全莉2000年10月在倫敦一手創辦。2002年11月,基金會和中國國家林業局屬下的野生動物研究中心和拯救中國虎國際聯合會南非項目中心(基金會為運作計劃的實施而設立的執行機構)在北京簽署了合作協議,旨在研究中國虎的繁育、野化和重引入回中國野生棲息地。

從項目啟動至今,全莉為此投入了1000多萬美元的資金,其中絕大部分資金來自她和丈夫的個人收入。

過去兩年內,4只出生在上海動物園的小虎被運到南非開始了野化訓練,最終目的是將其野放到中國新建的保留地內。2003年從中國送到南非的老虎“希望”和“國泰”是最初的兩只,後來“虎伍茲”和“麥當娜”於2004年11月被送到南非。

然而,將中國獨有的華南虎的野化基地選在南非,受到了一批動物專家的質疑。

首先,南非的稀樹草原是非洲獅的家鄉,華南虎適應的生態環境則是亞洲溫帶森林。因此即便華南虎在非洲學會了“野外捕獵生存技能”,回到國內仍需要重新適應中國山林環境。

其次,在非洲無人區開展野外訓練,華南虎必須要冒很多風險,比如貓科動物在野外捕食時可能會遇到危險致死。而國內養的華南虎,每個個體都非常珍貴,因此不少專家認為這樣的冒險根本不值得。目前我國國內只在動物園還有將近70只華南虎,在野外已經20年沒有見到華南虎的蹤跡。而此前國際上曾有專家聲稱,這種比大熊貓還要稀少的虎種可能將在2010年滅絕。

同時,即便非洲的野化訓練獲得巨大成功,幾只野化的老虎也不可能發展成幾百只的規模。因此,與其花費大量金錢,不如致力於國內華南虎棲息地的恢複和建設,保護其整個食物鏈的完整。

國內野化缺乏條件開闢新路先做起來

面對這些質疑之聲,南非野化項目的中方代表、國家林業局全國野生動植物發展和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陸軍告訴記者:“我們是想在動物園人工繁育的基礎上開闢一條新的途徑來拯救華南虎。”

南非的野生動物管理和保護做得非常出色,整個國家把野生動物保護作為國民經濟發展的組成部分。每年可以通過野生動物保護、生態旅遊和相關產業獲得高收入,而且這些保護項目都具備可持續發展的能力,這兩點正好是國內缺乏的和可以借鑒的。

“在‘希望’去世之前,南非野化項目一直處於非常好的狀態。

“希望”的死亡突如其來。在這之前它只是在剛到南非時被狒狒咬傷過,還有一些寄生蟲之類的皮膚病。而陸軍和同事們原本還計劃在9月中旬去南非考察後,全面地評估該項目兩年多來的執行情況。但現在陸軍所能做的就是等待一周後南非兩個獨立獸醫實驗室的詳細報告。

“必須要走出實際的一步。野化工作很多年前就開始喋喋不休的爭論。華南虎的拯救必須從現在就開始,如果等到一切條件都成熟了,還要我們那些科學家做什麼呢?”上海動物園館長熊成培告訴記者。

全莉告訴記者,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解決來年“國泰”的交配問題。同時,湖南瀏陽和江西資溪兩地很有可能將成為野化成功後華南虎回歸的棲息地,基金會正在組織專家對兩個地方進行全面的評估。王倩(摘自今年第35期《新民周刊》)

●和華南虎親密接觸的張律

●“希望”留下的雄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