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今日(三月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張學明議員的提問所作的口頭答覆:

問題

  政府在去年十一月公布新的自然保育政策,特別加強保育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該政策包括在十二個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推行試驗計劃,以評估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以及公私營界別合作這兩項新保育措施的成效。據報,由於推行新政策引致土地擁有人使用和發展土地的權利遭凍結,有土地擁有人提出以收地、換地或租地方式解決該問題。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私人土地面積佔各個和全部優先保育點面積的百分比;以及以個人名義持有、業權分散及面積少於1,000平方呎的土地面積佔各個優先保育點面積的百分比;

(二) 預計收回優先保育點內的私人土地所涉及的開支;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內分別適用於新市鎮和鄉郊地區的最高住用地積比率為計算標準,當局預計向有關土地擁有人作出換地安排而須提供的土地面積,以及向他們租地所涉及的年租開支;及

(三) 如何確保上述兩項新措施試驗計劃能成功完成,以及評估計劃成敗的準則是甚麼;有關的政府部門和計劃參與者會不會在試驗計劃失敗時承擔責任;若不會,缺乏問責的情況會如何影響有關措施的成效,尤其是對容許參與者在優先保育點進行發展項目的公私營界別合作措施?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本港的土地資源有限,我們既要滿足經濟需要,亦要迎合社會其他需求。發展計劃和相關的人類活動難免會對自然環境造成不良影響,有時甚至與自然保育的目的互相牴觸。我們必須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對於某一個地點是否確實值得保育,升引起爭論;也有批評指過去的自然保育政策和措施未能充分保育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政府在去年十一月公布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對上述兩個問題作出明確回應。

  我們公布的十二個獲選定為須優先加強保育地點的土地面積各有不同,最大的是面積約為1,600公頃的拉姆薩爾濕地,最少的是佔地約16公頃的嶂上。十二個地點的總面積約為3 300公頃,其中的私人土地約佔970公頃,即約29%。每個地點的政府及私人土地面積的詳細資料載於附件。這些資料已於去年十一月在漁農自然護理署的網頁上發報。有興趣的市民可隨時登上網頁參閱。

  有關十二個獲選定為須優先加強保育地點內個別地段的業權資料,我們必須進行詳細的土地業權審查才能取得,當中所涉及的過程相當複雜,搜集和整理有關資料亦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時間,因此我們無法提供有關資料。惟倡議人在提交有關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的建議時,是有責任將有關保育地點的土地業權資料包括在建議書內,並闡明他們與有關土地擁有人的協議和安排。

(二) 我們在新自然保育政策中提出了兩項新的保育措施,分別為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以加強保育十二個獲選定為須優先保育的地點。

  土地擁有人的土地權益,受現行土地契約規限。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通常屬農地契約。根據這些農地契約的規定,土地擁有人並不享有在土地上豎設建築物或結構的發展權益。由於土地擁有人並沒有被剝奪任何權益,政府無需向土地擁有人作出補償。此外,我必須再次強調,土地擁有人可以完全自由決定是否參與這兩項新保育措施,因此並不存在任何向土地擁有人作出賠償的問題。

  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於二○○四年十二月一日正式接受申請;申請期至今年五月三十一日。現階段我們無法估計將來收到的建議書內有關倡議人可能會提出的發展項目及土地安排,包括是否涉及換地和租地的建議,我們更無法猜測有關建議所需的換地面積或租地開支。

(三) 推行兩項新保育措施,特別是公私營界別合作方案所涉及的問題十分複雜,而且變數甚多。因此,我們會先推行幾項試驗計劃。我們亦會按照個別協議或合作計劃的性質制定適當的條文,確保協議或合作計劃能夠有效執行。政府亦已制訂了一些準則以便評估這兩項新措施的成效。

  首先,我們會評估建議計劃能否加強保育有關地點和更有效地達到自然保育的目標。我們亦會考慮建議計劃會否對環境造成不良的影響。我們更會評估建議計劃是否可以持續進行,包括考慮土地擁有人及地區社蘆滌捋P、有關規定或承諾的可靠程度等因素。另外,我們會考慮倡議者在長期保育有關地點方面的承擔與及建議計劃對政府資源的影響。

  我們會在兩三年後檢討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的推行情況和成效。我們會根據檢討結果,並在考慮對資源的影響後,制定這兩項新保育措施的未來路向。

 

新保育政策自由參與 土地擁有人不會獲賠償

政府新保育政策昨日在立法會再受質疑,指剝削新界土地擁有人使用有關土地的權益,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回應指出,根據契約,農地擁有人本來就無權在農地上建屋,故他們沒有因新計劃而失去權益,而且,他們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參與計劃,故政府不會作出賠償。

政府在去年十一月公布新自然保育政策,十二幅用地被列為優先保育地點。廖秀冬表示昨日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時表示,十二個保育地點的面積由十六公頃至一千六百公頃不等,總面積約為三千三百公頃,其中的私人土地約佔三成。

會上有多名議員質疑,新保育政策違反《基本法》,引致土地擁有人使用和發展土地的權利遭凍結,希望政府向有關土地權益人作出補償。廖秀冬回應表示,土地擁有人的土地權益,受現行土地契約規限。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通常屬農地契約。根據這些農地契約的規定,土地擁有人並不享有在土地上豎設建築物或結構的發展權益。由於土地擁有人並沒有被剝奪任何權益,政府無需向土地擁有人作出補償。

她說:「我必須再次強調,土地擁有人可以完全自由決定是否參與這兩項新保育措施,因此並不存在任何向土地擁有人作出賠償的問題。」她又強調,新保育政策沒有違反基本法。

被問到預計收回優先保育點內的私人土地所涉及的開支,她表示,試驗計劃申請期至五月底,現階段當局無法估計將來收到的建議書內有關倡議人可能會提出的發展項目及土地安排,包括是否涉及換地和租地的建議,更無法猜測有關建議所需的換地面積或租地開支。

 

鄉議局擬迫政府訂保育政策條例

政府去年推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選定十二幅土地作優先保育地點,希望促成土地業權人與私人發展商合作發展。不過,新界鄉議局副主席、民建聯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張學明炮轟有關政策不可行,認為政府推卸保育的責任,計劃在立法會提出動議議案,迫令政府草擬保育政策法例。

  張學明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政府現時透過《城市規劃條例》限制新界具生態價值土地發展的手段儼如將「不平等條約」加諸土地業權人,十多年來凍結新界大量土地的發展。他指出,政府去年推出的新自然保育政策漠視新界土地業權分散的問題,同時亦推卸政府在保育政策上的社會責任。

  他說:「政府有責任為市民提供社會設施,例如籃球場、公園等都是政府負責興建,保育也是社會設施的一種,何不由政府花幾十億元買晒這十二幅具生態價值的土地?我最反感的是政府只想分文不出,就可以做到保育政策。」他認為,政府若無法一筆過拿出數十億元買地,可以改為由土地業權人租地給政府,再由政府負責發展保育。

  除了由政府直接買地或租地外,張學明建議,政府應扮演統籌角色,協助業權分散、具生態價值的土地擁有人與發展商談判,他說,據其所知,十二幅被列為優先地點的土地業權人至今仍未與任何發展商達成協議。他計劃短期內在立法會提出有關促請政府落實長遠保育政策的動議辯論,促使政府草擬保育政策的條例。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曾多次表明不贊成由政府出錢購買具保育價值的土地,環保團體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接受查詢時亦指出,政府去年推出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尚在收集意向書的階段,認為各界人士應給予更多時間,了解新政策是否可行。

  文志森質疑,由政府買地作保育地點是不可行的,他說:「政府一直不希望出錢,只想由業權人與發展商合作,造成雙贏局面,再者香港具保育價值的土地不單單是十二幅,粗略至少要一百至二百億元才能買得晒,試問政府同市民點會接受花咁大筆公帑?」

  文志森同意,長遠要制定保育政策條例,但先決條件是必須包含一個發展保育的基金,例如將若干賣地收益撥入有關基金,促使更多非政府團體與業主以「管理協議」模式發展保育地點。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去年十一月透過由十二名生態專家、環保團體等代表組成專家小組,以計分制形式,選定了全港十二個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依次為拉姆薩爾濕地、沙羅洞、大蠔、鳳園、鹿頸沼澤、梅子林及茅坪、烏蛟騰、塱原及河上鄉、拉姆薩爾濕地以外的后海灣濕地、嶂上、榕樹澳和深涌■

 

救救沙羅洞 高踞生態榜第二位 促政府訂立自然保育基金

政府藉推行生態環境管理,避免保育地生態價值日趨下降,當中高踞生態榜第二位的沙羅洞,卻因先天不足難以推行。大埔環保會表示,沙羅洞缺乏對外交通、欠缺排污設施,即使容許發展,卻令有興趣的管理單位卻步,他促政府盡快訂立自然保育基金,提升參與生境管理沙羅洞的意慾。

 政府去年底推出新自然保育政策,提出以「管理協議」及「公私營界別合作」的試驗計劃,管理富保育價值的12處生態熱點,包括位於大埔的沙羅洞。雖然距今截止申請日期仍有4個多月,但當局指已收到不少關於這兩項新保育措施的查詢,現正跟多個有興趣申請單位,討論初步構思。

基礎設施差 參與者卻步

 大埔環保會相信,若未能解決沙羅洞先天不足的問題,較難吸引管理單位保育沙羅洞。大埔環保會主席邱榮光表示,沙羅洞缺乏對外交通聯繫、消防設施嚴重不足、通訊盲點、欠缺排污設施、古舊建築的保存、公用資源的供應等等,負面因素已減低可供考慮的發展項目和資金回報率,使土地擁有人參與的誘因下降。

 若要新自然保育政策得以落實,邱榮光認為當局還須獲得其他政策局和部門的協調和配合,才可全面解決沙羅洞先天不足的問題。他並指,因沙羅洞大部分土地已屬私人發展商擁有,建議發展商可與環保團體循「公私營合作」模式的方向,在改善沙羅洞生態原則下達致共識的發展方案,在沙羅洞展開生境管理。

 大埔環保會促請政府應盡快籌組自然保育基金,從日常賣地收益抽取部分作為基金,讓參與的生態管理單位可持續地進行生態管理。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發言人表示,當局會研究設立自然保育基金的可行性,有助向社會各界籌集款項,維護和保育本港天然財產,從基金提供經費使自然保育工作得以持續。

設保育基金 保天然財產

 當局又指出,在公私營界別合作方案下,由發展商設立信託基金,為長期管理受保育的地點提供經費,是其中一個可能性。然而,信託基金的持續性和成本效益卻令人關注。當局會參考「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推行時的經驗,進一步探討在香港設立自然保育基金的可行性。

 

鄉議局不滿施政 將抗議行動升級

新界鄉議局日前召開27鄉鄉事委員會正、副主席會議,決議於明年1 月15日下午一時正,在元朗賽馬會廣場舉行村代表大會,讓新界全體村代表共同反映對政府施政的不滿,會後,將派出 200名代表到政府總部請願及遞信。

出席會議的鄉事委員會成員認為,近年政府施政,不單是新自然保育政策,均有失衡之處,尤其是新界事務方面,包括原居民不獲豁免地租、差餉;申建小型屋宇手續繁複,輪候過久;緊急車輛通道等問題,都令鄉民怨聲載道。因此,會議通過是次村代表大會的主題不應局限於新自然保育政策,而應該讓村代表全面反映對政府在新界民生事務各項施政的不滿及意見。

最後,會議通過於明年1 月15日下午一時正,在元朗賽馬會廣場舉行村代表大會,讓新界全體村代表共同反映對政府施政的不滿,會議結束後,將派出 200名代表乘車到政府總部請願,以及向政府官員遞信。

為營造聲勢,會議亦通過在村代表舉行之前的一段時間,新界27鄉地區均將掛上橫額及標語,宣示對政府的不滿,以及喚起鄉民對村代表大會的注意和支持。

 

新自然保育政策惹來頗大爭議,8大環保團體批評政府對自然保育工作缺乏財政支持,當中更沒有制訂全面保育生態的具體策略、計劃和目標。環境運輸及工務局表示,新自然保育政策主要是以加強具生態價值地的保育為目標,當局會檢討現有政策措施,以達致保育自然的最終目的。

 本港8個環保團體昨日發表聯署聲明,包括商界環保協會、長春社、地球之友、綠色大嶼山協會、綠色力量、香港觀鳥會、嘉道理暨植物園及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對於政府剛推出的新自然保育政策表示深感失望,指政府缺乏自然保育工作的財政支援,當中並未有投入新資源,只在環境保育基金調撥500萬元推行管理協議試驗計劃,反映政府對自然保育並不重視。

 聲明並指新政策存有缺失,既沒有加強對海洋保育,也沒有提出資源可持續管理,忽略受威脅基因和物種多樣性的保育,新政策與國際標準仍有距離,未能達致《里約熱內盧宣言》所訂下原則。不過,聯署團體歡迎政府以管理協議和公私營合作模式保育受威脅的生態環境,環保團體樂意協助政府制訂行動綱領,以保育生物多樣性。

 

政府已在全港選出12個最具保育價值的地區,並列作公私營合作管理的試點,以加強對生態保育地區的管理。

身兼新界東立法會議員的大埔區議員李國英,聯同黨內成員前往位於大埔,被列作其中一個試點的沙螺洞進行實地視察,並了解沙螺洞村民對是項政策的意見。

李國英在視察後表示,政府以往對新界區具有高生態價值的土地,僅採取限制發展的保護性措施,但是次所推出的自然保育政策,正是將過往的被動轉為主動,認為政府是次順應民意推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是一件好事,並會繼續關注新保育政策實施後的進展。

他相信,是次所提出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如能試驗成功,未來將可為石屎森林中繁忙生活的都市人,另闢一片「綠洲」。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昨應邀到鄉議局解釋「新自然保育政策」,幾十名擔心土地發展權益受損的原居民到場抗議,有村代表更在會上揚言「真係想打你兩巴,不過睇見你咁靚,唔好苤I」新界原居民協會主席簡炳墀則打斷局長發言,指政府照顧大財團,欺壓原居民,要求政府收購保育區。不過廖秀冬無懼群情激憤,斬釘截鐵表明政府不會花公帑收購保育區。 記者:林社炳

幾十名群情憤慨的原居民,昨日在鄉議局內外拉起橫額,指摘「保育政策,強搶豪奪,實與強盜,無乜分別」。甚至有原居民在鄉議局議事堂屋頂上,高掛「新界村民公投自治,倚靠政府靠唔住」等標語。廖秀冬座駕開抵鄉議局門外,怒氣沖天的原居民亦步亦趨,要由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等人護駕步入議事堂。

用錢去贖地太難

廖秀冬在會上再次解釋政府的保育政策,讓業主可與發展商作小規模發展,以達保育目的,她重申原居民可自願參加。新界原居民協會主席簡炳墀打斷局長發言,指摘政府只顧大財團利益,他更不滿局長聽取意見時「笑咪咪」。他說,「囍a係我]鵅A點解要我]畀你,政府可以用錢買晒佢x!政府大把錢,可以補償畀呢個,補償畀鶩荂C」

廖局長隨即還以顏色。她說,「咁你係咪要我發脾氣x!你講乜都得,政府大把錢去贖地,太難喇!你唔可以講政府大把錢,可以去派錢。」簡炳墀呼籲原居民抗爭到底。

被政府列入優先保育區的沙螺洞村代表張天福,會上更一度揚言:「我本來見到廖局長,真係想打你兩巴,不過睇見你咁靚,唔好苤I」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擔心,原居民不滿土地發展權益受損,不排除可能會破壞保育區生態環境。

 

政府推出的新自然保育政策,遭新界原居民指摘借保育之名強搶私人土地,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昨天往新界鄉議局推銷政策時,近百名新界村民拉橫額到場抗議,高呼廖秀冬「下台」,又要求政府買地補償。廖秀冬則「軟硬兼施」,雖和顏悅色面對村民的責罵,但態度強硬,拒絕派錢買地。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揚言考慮發動村民上街遊行,但不希望看到村民違法破壞保育區。

廖秀冬與三名副手昨晨出席鄉議局特別會議,解釋新政策,一到場便遭數十名村民包圍,指摘政府官商勾結,手段賤格,新政策強搶私人土地,與強盜沒有分別,高呼「廖秀冬下台」,廖要鄉議局成員開路護送入場。

指偏幫大財團

鄉議局成員在會議上群情洶湧,批評當局在未有正式諮詢前,已訂出十二個優先保育地點,涉及土地九百六十九公頃,新政策中的公私營合作發展土地準則有利大財團,小地主全無議價能力,剝削業權人的發展權,遂要求政府向村民租地、買地,或以地換地,估計買地金額涉及一百億元;有成員更說,若廖秀冬不是「靚女」,便會摑她兩巴掌。

廖秀冬面對連番指摘仍面不改容,強調新政策是解決新界土地長期被凍結的一個出路,在居民權益、大眾意見及保育政策上取得平衡,加上以自願形式推行,業權人不會受影響。不過,鄉議局顧問簡炳墀不滿廖的解釋,兩、三次打斷廖的講話,並高呼:「我唔服!無錢講咩呀,政府可以用錢幫我]買晒佢,政府大把錢……你(廖秀冬)就笑笑口!」

通過遺憾動議

廖秀冬隨即毫不留情地予以反駁:「咁我係咪要發脾氣呢?我諗你講咩都得,但你話政府大把錢去贖地就好難苤I你唔可以代表政府話大把錢,就可以去派錢。」簡亦不甘示弱說:「總之無錢無得傾!一於抗爭到底!」鄉議局最後通過遺憾動議,不滿政府欠缺諮詢,並擬召開全體村代表大會商討對策。劉皇發對廖秀冬的答覆表示失望,將諮詢法律意見,研究政府凍結新界私人土地是否違反《基本法》後再考慮進一步行動。

 

去年雙村長制度爭議順利解決,今年鄉議局四子順理進入立法會,但作為新界原居民領導,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仍未感輕鬆。劉皇發直言,土地業權被凍結、丁屋政策等問題,令原居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已接近沸點,若情G持續沒有改善,預期明年將有不愉快事件發生。文、圖:鄞志輝、凌潔慧、劉智恆

新界原居民最關注的,無疑是住屋及土地發展等問題,但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接受本報訪問時直言,政府近年在丁屋的審批,私人土地的發展限制愈收愈緊,令丁屋輪候問題遲遲未能解決,情G更日益惡化。

元朗六鄉抗議行動升級

由於政府與新界原居民在保育政策、丁屋政策、土地規劃發展、消防通路、地租及差餉等問題上出現分歧,元朗六個鄉事委員會日前組成六鄉聯席,計劃在區內掛滿抗議橫額,不排除組織區內的大遊行,以表達強烈不滿。

早前元朗六鄉原先計劃在今年5 月14日組織在區內進行大遊行,但組織者臨時取消有關計劃,據悉中聯辦曾擔當調停的角色,惜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元朗地政處及消防處等部門近月來與多個鄉事團體繼續商討,仍未有進展,而部分鄉事會領導層認為再忍無可忍,商討漰傸釵瘞妎i一步升級,向當局施壓。六鄉聯席成員之一,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承認在眾多原居民權益問題上,與部門商討仍處於膠茠牯A。「上次 514 大遊行,我們(元朗六 鄉)為穩定大局,臨時取消遊行,但當局未有誠意回應,我們感到極度失望。」梁福元說,六鄉計劃在元朗整個鄉郊區,再掛上超過 200個反對橫額,望喚醒原居民捍衛應有權益。

官員沒有誠意解決問題

劉皇發指出,當年政府承諾,將鄉村 300呎範圍以外的地方劃作鄉村發展用地,供原居民興建丁屋,但政府近年以環保為由,將部分的鄉村發展用地改作為綠化用地,將可建丁屋的面積縮減;之後,政府又以部分鄉村地方欠缺消防通道為由,否決了不少丁屋申請,令原居民更感不滿。

根據地政總署提供資料,該署每年可審批1 , 200宗小型屋宇申請,但目前全新界小型屋宇的申請個案約有11, 400宗,以元朗區及大埔區的申請數目最多。劉皇發指出,申請個案多,審批時間長,村民等建屋往往要好幾年,有小部分村民更要輪候15年以上時間,情G確實不能接受。

既然香港土地吋金呎土,鄉議局早在80年代已向政府建議放寬丁屋高度限制,以解決土地不足問題,但最後建議不了了之。「多年來處理丁屋政策的高官,好似蕭T柱、梁寶榮等,一上任後便說要解決輪候丁屋問題,但最後沒有任何寸進,現今局長孫明揚上任時也說要解決丁屋問題,但近日改口話『盡力解決』,多悲哀。」

劉皇發表示,政府將具生態價值的地方劃為保育區是可以接受,前提是政府應要向土地擁有人提供合理的賠償,但政府對收地、換地、租地等方案都是一概否決,業主對土地沒有使用權,但有蚊子則要由業主派人去清理,這對業主非常之不公平。

對於政府早前發表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倡議有限度發展全港12個最具生態價值的地方,發叔認為,計劃作用不大,「計劃的倡議人,只可在優先保育地點中的生態不易受破壞部分進行發展,而且須負責長期保育和管理該地點其餘生態較易受破壞的部分,同時倡議人在提交申請時需面對很多不明朗因素,例如根本無從知悉哪些土地是生態較不易受破壞的部分,它們是否零散割裂,可見計劃全無吸引力,最終居民私產仍是被長期被凍結,受損始終是土地擁有人。」

居民相處融洽發揮力量

發叔表示,原居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已接近沸點。

「今年七一,已經有一班原居民說要拉大隊上街抗議,我知道後已即時勸止;今年九一二,又有一班原居民說要罷選抗議,最後也要我想辦法制止。若政府仍未能處理好這些問題,恐怕05年續有不愉快事件發生。」他無奈道。

對於早前曾惹來軒然大波的雙村長制選舉,劉皇發表示,雙村制度實施了一年多,運作相當良好,看不到有分化及彼此歧視的情G出現,反而多了人去參與村務。他估計在非原居民可以參選的居民代表之中,約有35% 由非原居民出任。

當時部分人士反對雙村長制的理由是恐怕非原居民干預氏族習俗傳統,發叔則持有不同意見。他認為,這些非原居民的祖先大都是日治時期或解放後來新界定居,原居民與非原居民彼此已相處了好幾代,大家可以說已經同化,由非原居民出任村代表,不見得有什麼問題。

他並認為,反對雙村長制的聲音已慢慢減退,新界人之間的成見慢慢放下,「多名反對雙村長制的人士,早前也曾到鄉議局就新界問題給予意見;簡炳墀早前出席鄉議局的活動,也叫大家要和平相處,不要爭拗。」

村代表是一個無薪的職位,劉皇發表示,已向政府提出,為全港千多名村代表提供少許車馬津貼,但他亦承認,在政府財赤之下,只能盡力而為。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表示,在新自然保育政策下,發展商若計劃在12個最具生態價值點展開保育管理,就要成立至少為期10年的保育基金,讓富經驗的環保團體管理和監督。廖秀冬強調,若發現發展商未有按照承諾致力保育,當局定必嚴懲!

 政府剛推出新自然保育政策,以有限資源作保育管理。廖秀冬昨日出席環境事務委員會會議時表示政府推動保育政策「孤寒」。立法會議員李永達說,當局以500萬元基金讓土地擁有人與環保團體簽訂管理協議進行保育,較當局以十多億推行淨化海港計劃遜息;他指政府「孤寒」,廖秀冬隨即多番點頭示意,並表示同意他的說法。

發展商須提供10年保育基金

 對於立法會議員張文光憂慮,公私營合作發展保育,發展商會以賺錢發展為先,保育淪為地產項目。廖秀冬重申,自然保育政策以保育為先,絕不可「搭單做少少保育」,建議必須得到自然保育小組委員會審議,建議書除要承諾提供10年資金作保育,也要與具誠信團體合作執行管理計劃和監管。

 廖秀冬以米埔為例指出,米埔已交由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管理,現時有機制監管,倘若管理不善,政府有懲罰機制。若發展商保育管理12個具生態價值點不善,政府將有懲處機制,嚴懲保育不力的發展商,當局現正研究具體罰則。廖秀冬更指出,香港長遠有需要成立自然保育信託基金,讓獨立委員會管理,維護香港自然生態。

 

12優先保育地 恐變地產項目 新政策開綠燈 准有限度發展

政府公布新的自然保育政策,但這原意保存環境的做法,卻隨時變成新的地產發展項目。港府建議,12處新界偏遠郊區高生態價值的保育地點將可優先「出生天」,當局將容許發展商申請有限度發展。昔日因環保問題被「卡」茠漲a產項目,在大開「綠燈」下可能會放行。

廖秀冬:私人發展 比丟空好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回應保育政策變成地產項目時不諱言:「地產發展項目如果跟保育沒有矛盾,不是一件壞事。」她相信那些新界私人土地由私人發展,不會較現時被丟空情況差。

  新的自然保育政策重點,是開放12個被政府和專家顧問共識的高生態價值,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予發展商申請進行有限度發展。政府希望透過私人資金,為被荒廢的保育區帶來重生機會,除達到保育目標,也可給土地持有人「出路」和發展商機,達三贏局面。

發展商需承諾長期保育

  政府指發展商可提出在非原址換地,以進行保育,但要向政府提出充分理由。不過,條件是發展商要承諾,會長期保育和管理該地點中,生態較易受破壞部分。

  廖秀冬強調,審批計劃以保育和能否可持續為首要考慮,計劃預算和發展商的能力表現、政府的財政承擔等是其次因素。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資料指,該12個優先加強保育地點合共有約3,500公頃土地,估計六成在米埔區(拉姆薩爾濕地),其中近千公頃由私人持有,最多私人土地的地點位於塱原及河上鄉和米埔。

私人地權人 可跟環團等合作

  持有高生態價值土地的私人地權人,另一個發展方向可以跟非政府機構如環保團體合作,簽訂「管理協議」共同保育環境。倘合作計劃有收入,雙方可以攤分利潤。為吸引非政府機構(NGO)參與,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已撥出500萬元,資助NGO推行管理協議。

  政府會為公私營合作和管理協議兩項模式進行試驗計劃,下月一日開始,為期半年接受申請。內部會成立跨部門小組審批發展商的申請,並交環境諮詢委員會討論,最後需由行政會議通過。

不穩定因素多 地產界觀望

  地產界對新保育政策抱觀望態度。卓德測量師行執行董事陳超國指,過去農地被列入綠化地帶及敏感區域,發展不容易獲批,現在可以有機會發展,只要發展商懂計數,相信一定吸引到發展商的投資興趣。不過,實際是否順利要看政府的審批關卡。至於新界農地會否升值現難於估計。

  測量師學會主席謝偉銓表示,地產市道好轉,發展商積極投地,但土地市場選擇和供應多,加上發展新界生態高價值地皮要承擔很多不穩定因素,他估計發展商未會湧現太大興趣。

﹏﹏﹏﹏﹏﹏﹏﹏﹏﹏﹏﹏﹏﹏﹏﹏﹏﹏

新自然保育政策重點

˙實施計分制,用以定不同地點生態價值的重要性,選出優先保育地點。

˙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已撥款500萬,以資助非政府機構與地主簽訂管理協議,共同保育有生態價值地方。

˙推行「公私營界別合作」,發展商有機會在優先保育區進行有限度發展。

˙05年年底前建立一個全面的香港生態資料庫。

˙濕地諮詢委員會會歸入環諮會。

˙長遠研究香港應否設立「自然保育信託基金」。

--------------------

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方案試驗計劃

˙申請期(六個月)︰2004年12月1日至2005年5月31日

˙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審批獲推薦的管理協議試驗計劃

˙成立跨部門專責小組,負責審批公私營界別合作建議

˙在六個月內公布選定的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

˙兩至三年後檢討試驗計劃,並決定這兩項新措施的未來路向

--------------------

高生態價值土地持有人發展機會

˙管理協議

與非政府機構如環保團體簽訂「管理協議」,合作管理生態價值地點,可攤分收入。

˙公私營界別合作

可申請在優先加強保育地點,進行有限度發展,規模需得政府和環保界支持。

 

雖然政府強調保育政策旨在提升生態熱點價值,但環保團體普遍憂慮,當局以公私營合作進行保育管理工作,最終只會淪為地產發展項目。當中有團體建議,政府效法外國設立信託基金,資助民間團體,長期保護天然資源。

 長春社總監張麗萍憂慮參與計劃的發展商忽視生態保育,重視物業發展,最終只會淪為地產發展項目,甚至破壞自然生態。她指出,將全港最有生態價值的地方作為試點,是危險做法,建議政府短期內應制訂保育法,讓政策局有權頒布富生態價值地點是法定受保護地點。

 地球之友總幹事吳方笑薇表示,政府制定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已為保育走出第一步,但計劃過於被動。她指出,政府完全依賴私人機構進行保育,是異想天開的做法。

 公開大學環境學系教授何建宗則表示,自然保育涉及土地業權和保護環境,以公私營或管理協議方式進行,是可行辦法,互惠互利。

鄉議局籲尊重土地擁有人

 又訊:鄉議局批評,政府推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是單方面建議引入私人機構與土地擁有人共同管理鄉郊土地,是不尊重土地擁有人,剝奪了他們自行發展土地的權利。有村民表示,政府應該以收地方式對村民作出賠償。

 塱原是本港最大的淡水濕地,同時又是農業用地。在這~務農30多年的郭婆婆認為,生計比環保重要。

 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認為,政府推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事前沒有諮詢過土地擁有人,是不尊重土地擁有人的業權,剝奪了他們自行發展的權利。

 

以下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今日(十一月十一日)在中環政府總部西翼地下大堂就新自然保育政策的發言全文:

今日我們推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這是我們去年檢討了現行的自然保育政策及措施,並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我們充分考慮各方面的意見後,制定了一套新的自然保育政策和推行計劃。

  我們制定了新的政策聲明,更明確地闡釋致力維護本港生物多樣性的理想和政策目標。

  我們希望透過新政策,以可持續的方式規管、保護和管理香港的自然生態環境,同時顧及社會及經濟因素的考慮,制定一套政策去保護這些天然資源,使現在及將來的市民都可共享這些資源。

  在新政策下,我們採用了計分制,評估不同地點在生態方面的相對重要性,並選出了十二個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推行兩項新的保育措施,就是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以加強保育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我們會先推行試驗計劃,並在兩、三年後進行檢討,再評估這兩項新措施的成效,以決定未來路向。

  根據管理協議方案,非政府機構即NGOs可以向政府申請資助,以便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加強保育已選定須優先保育的地點。我們已獲得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同意撥出500萬元,用來推行試驗計劃。

  另外,按照公私營界別合作方案,有關土地擁有人或機構可獲准在已選定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中生態較不易受破壞的部分進行發展,發展規模及模式須經政府同意,而且須負責長期保育和管理有關地點其餘生態較易受破壞的部分。由於目前這些地點基於它們的生態重要性而被「凍結」,但另一方面又由於涉及私人土地而令當局無法採取積極的保育措施,我們希望這個方案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令土地擁有人可以以保育為重點,又繼續有機會發展項目,令該地點可持續地經營。

  有興趣人士可就以上兩項措施的試驗計劃,由今年十二月一日至明年五月三十一日期間向本局或漁農自然護理署遞交建議書。

  在新政策下,我們亦強化了和自然保育有關的諮詢委員會的架構。由二○○五年一月一日開始,濕地諮詢委員會將會歸併為環境諮詢委員會轄下的自然保育小組委員會,以加強環諮會在自然保育方面的諮詢角色。

  我們亦會繼續實施和加強現行的自然保育措施和相關的宣傳教育工作。為了讓自然保育工作得以持續進行,我們會進一步研究在香港設立一個民間的自然保育信託基金的可行性。我們需要考慮的因素包括這類信託基金的持續性、成本效益及對社會的效益。

  我們相信新自然保育政策有助加強本港的自然遺產,並期待各界的支持和積極參與。

 

政府公布新自然保育政策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今日(十一月十一日)表示,新的自然保育政策旨在顧及社會及經濟的考慮,以可持續的方式規管、保護和管理對維護本港生物多樣性至為重要的天然資源,使現在及將來的市民均可共享這些資源。

  廖秀冬在回應傳媒的提問時指出:「新政策的目的是更有效地達到自然保育的目標,特別是加強保育私人土地上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

  經檢討現行的自然保育政策和措施後,政府在去年七月至十月期間,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在諮詢期共接獲156份意供。大多數回應者同意有需要保護自然環境,並促請政府加倍努力,保育本港的自然遺產。

新政策內容包括:

* 訂定新的政策聲明,更明確地闡釋有關的理想和政策目標;

* 採用計分制,以評估不同地點在生態方面的相對重要性,從而擬訂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清單;

* 為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這兩項新措施推行試驗計劃;

* 繼續實施和加強現行的自然保育措施;

* 把濕地諮詢委員會歸併為環境諮詢委員會(環諮會)轄下的自然保育小組委員會;

* 加強自然保育的公眾教育和宣傳工作;以及

* 進一步研究設立自然保育信託基金

  廖秀冬說:「在制訂新自然保育政策的過程中,我們已充份考慮在公眾諮詢期間收到的意見。」

  她說:「我們曾召集專家小組,檢討諮詢文件所建議的計分制,並根據議定的計分制,選定12個須透過實行新措施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

  這些地點包括拉姆薩爾濕地、沙羅洞、大蠔、鳳園、鹿頸沼澤、梅子林及茅坪、烏蛟騰、塱原及河上鄉、拉姆薩爾濕地以外之后海灣濕地、嶂上、榕樹澳及深涌。

  「此外,我們會就管理協議及公私營界別合作這兩項新保育措施推行試驗計劃,以便更有效地評估它們的成效。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已同意撥出500萬元,用以推行管理協議的試驗計劃。」

  根據管理協議方案,非政府機構(包括環保團體、教育院校及社區組織)可向政府申請資助,以便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加強保育已選定須優先保育的地點。

  按照公私營界別合作方案,有關土地擁有人╱機構可獲准在已選定須優先保育的地點中生態較不易受破壞的部分進行發展,但發展規模須經政府同意,而且須負責長期保育和管理該地點其餘生態較易受破壞的部分。

  廖秀冬說:「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起,我們會給予有關機構╱人士六個月時間,就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的試驗計劃提出建議,並期望在六個月內公布選定的試驗計劃。我們會先檢討試驗計劃的推行情況,然後才制定這兩項新措施的未來路向。」

  「此外,我們會繼續實施和加強現行的自然保育措施,包括指定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以及為重要生境和物種推行保育計劃。諮詢文件認為收緊現行自然保育地帶規劃的措施並不可行,但經考慮所收到的公眾意見後,我們同意進一步探討推行有關方案。我們會檢討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現時所屬的土地用途地帶,並與規劃當局商討,研究可否更有效地保育這些地點。」

  「不過,由於收地、換地和在場外採取緩解措施等方案涉及龐大的財政和土地資源,而且在實行上相當複雜和困難,我們仍然認為這三個方案並不可行,不會考慮推行。」

  在新政策下,為加強環諮會在自然保育方面的諮詢角色,以往專責就濕地保育事宜向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提供意見的濕地諮詢委員會,將會由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新一屆環諮會任期開始,併入環諮會的架構內,成為該會轄下的自然保育小組委員會。

  政府亦會加強公眾教育和宣傳工作,讓市民更明瞭維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和意義,以及對待野生生物的正確態度。

  廖秀冬說:「我們會與非政府機構緊密合作,加強有關自然保育的公眾教育,並會配合相關的決策局和部門,致力提高政府內部的自然保育意識。」

  她說:「我們會進一步研究在香港設立自然保育基金這個構思,特別在推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的期間。成立此類信託基金有助向社會各界籌集款項,以便持續推行自然保育工作。在公眾諮詢期間收到的多份意供,亦建議設立這種基金。」

  新自然保育政策的詳情,以及申請進行管理協議和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的指引,已上載到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和漁護署的網頁,以及經各區民政事務處、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和漁護署各個辦事處和場地派發。市民亦可從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和漁護署網頁下載《有關自然保育政策檢討的公眾諮詢報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