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文化悠久燦爛巴彥淖爾美麗富饒

巴彥淖爾,蒙古語意思是“富饒的湖泊”。位於舉世聞名的河套平原和烏拉特草原上,被譽為“塞上江南,黃河明珠,北方新城,西部熱土”。

在遠古時期,這裡曾是一片汪洋。歷經多次複雜的地質構造運動和海陸變遷,最終形成了北部高原,中部山地、丘陵,南部平原的地形地貌。

巴彥淖爾歷史悠久。原始社會時期,巴彥淖爾境內就有人類活動。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分天下為36郡,巴彥淖爾屬九原郡。漢武帝時期,改九原郡為五原郡,並進行了大規模的移民開發和水利建設。此時,巴彥淖爾大地已是阡陌縱橫,雞犬之聲相聞。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巴彥淖爾各族人民共同奮鬥,建設了美麗富饒的巴彥淖爾,共同創造了河套文明。

現在的巴彥淖爾,是內蒙古自治區西部的一個新興城市,東接包頭市,西鄰阿拉善盟,南隔黃河與鄂爾多斯市相望,北與蒙古國接壤。總面積6.44萬平方公里,人口176萬,聚居著蒙、漢、回、滿、鄂溫克等20多個民族,2004年國家批准撤原巴彥淖爾盟設巴彥淖爾市,現轄一區二縣四旗,市政府設在臨河。

巴彥淖爾市地處以京津為龍頭的“呼(市)-包(頭)-銀(川)-蘭(州)-青(海)”經濟帶上,是國家西部大開發的重點區域。北與蒙古國有369公里長的邊境線,是自治區向北開放的前沿陣地。這裡交通便利,通訊便捷。包蘭鐵路和110國道橫貫東西,丹拉(丹東-拉薩)高速公路穿市而過。臨哈(臨河-哈蜜)鐵路與臨策(臨河-策克)鐵路正在規劃建設中。

近年來,巴彥淖爾市大力推進工業化進程,對外開放有了新的突破,招商引資成果豐碩,經濟建設呈現出跨越式發展的態勢。2004年,全市生產總值完成189.5億元,增長21.5%;財政收入達到15.6億元,增長49%;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分別達到6910元和3518元,增長13.1%和16.7%;固定資產投資完成107.7億元,增長45.5%;全市工業增加值實現40.8億元,增長37.6%。

巴彥淖爾是一方富饒的熱土,自然資源和歷史文化資源豐富。

陰山山脈從巴彥淖爾腹部呈東西走向穿過,北部為烏拉特草原,是富饒的天然牧場。國家一類陸路口岸,甘其毛道口岸位於烏拉特草原的烏中旗境內,是連接蒙古國、俄羅斯、獨聯體等國家對外貿易的重要通道。草原上盛產牛、馬、駝、羊,其中二狼山白絨山羊和戈壁紅駝、白駝,是國內外少有的珍奇畜種。

陰山南部的河套平原,地勢平坦,土地肥沃,素有“黃河百害、唯富一套”的美稱,現有耕地1000多萬畝,是亞洲最大的一首制自流引水灌溉區。日照時間充足,晝夜溫差大,農牧產品資源豐富,盛產獨具特色的河套優質小麥、葵花、河套蜜瓜、蘋果梨、番茄、枸杞、黑瓜籽等名優產品,是全國著名的綠色產品和商品糧生產基地。

巴彥淖爾市境內地貌神奇,蘊藏著豐富的礦產資源。全市境內已發現的礦產資源有68種,銅、鋅、硫鐵等礦產儲量在自治區乃至全國都名列前茅。狼山─渣爾泰山多金屬成礦帶全國著名,儲量大,品位高,易開采,是礦山工業發展的重要基礎。

巴彥淖爾市水資源富足。黃河流經我市345公里,黃河水年均過境流量316億m3,年引黃河水量在50億m3左右,地下水開采量達18億m3。豐富的水資源不僅是農牧業生產的命脈,而且是推進工業化、城鎮化的前提條件。

巴彥淖爾市歷史文化資源豐富,從秦漢開始就是著名的古戰場、農墾區、遊牧區及民族聚居區。悠久的文化和特定的地域,造就了巴彥淖爾特有的歷史古跡,孕育了燦爛的河套文化和多彩的草原文明。

烏拉特草原埋藏著古生物的遺骸───恐龍化石。在一億兩千萬年前後的晚白堊紀時代,這裡曾是恐龍的家園,在烏拉特中旗巴音滿都呼恐龍化石區,中國考古人員與加拿大、比利時等國考古隊進行過三次發掘考察,獲得了大量古生物資料。其中,發掘到的原角恐龍、甲龍和鴨嘴恐龍屬世界稀有。還有烏龜、禽鳥及爬行動物、野生植物化石,對研究地質演變和生態發展變遷及物種更迭進化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陰山山脈橫跨東西340公里的山地和草原石壁上,鐫鑿著數以萬計的古代巖畫,以其形象的藝術形式記錄著人類歷史。北魏酈道元是世界上最早記錄巖畫於史籍的第一人,在他記述中所描述的“鹿馬之跡”正是陰山巖畫。陰山巖畫以其數量多、分佈廣、內容豐富,堪稱中華民族古代藝術的瑰寶。

巴彥淖爾市地處祖國北部邊陲,是古長城文化最豐富的地區之一。早在戰國時期,長城就延伸到了這裡。《史記•匈奴傳》記載:“趙武靈王跡變俗胡服,習騎射,北破林胡,樓煩,築長城,自代併陰山下,至高闕為塞。”如今在烏拉山南麓發現的長城遺跡就是戰國時期趙武靈王27年所建的趙長城,是迄今發現最早的長城遺跡。

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為御外侵興築萬里長城,陰山北坡之上的長城遺跡就是秦將蒙恬所建,在巴彥淖爾市境內長300多公里,由石塊壘砌,是現存長城中保存最完好的。

烏拉特草原上南北並行東西延伸的長城遺跡,是漢武帝時期抵禦外侵修築的邊防線,是當時漢王朝最北防線。

巴彥淖爾市遼闊的土地上,至今還保留著數十座不同歷史時期的古城址,它們形式、佈局、規模、建築方式各異,分佈於各個地區。高闕塞:戰國時趙武靈王修建,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關塞之一,是長城防禦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秦九原郡址:河套地區最早的郡治。漢武帝時期,改九原郡為五原郡,其下設有十六縣,本境內就有四縣。此外,較著名的還有雞鹿塞、光祿塞等。

巴彥淖爾市有極具考古價值的恐龍化石、陰山巖畫,有塵封久遠的秦漢長城遺址、古城址,還有大量的古墓群,以及代表佛教文化的古代廟宇。阿貴廟是內蒙古地區藏傳佛教唯一的紅教建築。在巴彥淖爾市現有的600多件文物中,從最原始的打制石器、磨制石器到青銅器和鐵器,從早期的手制彩陶到精制發達的瓷器均有發現,其中還有國家一級文物精品。這些民族文物的保留與發現,更進一步展現了北方草原文化的悠久歷史和中華文明的傳承與發展。

縱觀河套文明孕育和發展的過程,河套文化的發展歷史是中華文明發展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巴彥淖爾的文明進程與中華文明共生共榮。

 

專家提出內蒙古草原可分為3個文化圈

近日在內蒙古包頭市舉行的第二屆國際草原文化

研討會上,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潘照東首次提出將內蒙古草原文

化按照區域劃分為3個文化圈的鮮明觀點,對草原文化進行了新的詮

釋。

  潘照東說:“草原文化是中華文明的主要起源與組成部分之一。

根據標準,內蒙古草原文化可劃分為3個各具特色的草原文化圈,即

東部的大興安嶺文化圈、中部的陰山文化圈、西部的阿拉善文化圈。”

  潘照東介紹,大興安嶺文化圈包括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市、興安盟、

通遼市、赤峰市。自古以來,大興安嶺及其周邊地區孕育了古代的森

林民族、草原民族、農耕民族,在這片富饒的大地上創造了燦爛的歷

史和文化。在大興安嶺文化圈內發現的“扎賚諾爾人”、“中華第一

玉龍”、女神廟、積石冢、祭壇、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等,充分證明

了大興安嶺文化圈是中華文化的重要源頭。在這裡,還出土了為數不

少的青銅器,這些青銅器具有鮮明的北方草原文化特徵,體現了東胡

青銅文化的特點,說明這裡是草原青銅文化的發祥地之一。

  陰山文化圈包括內蒙古的呼和浩特市、包頭市、鄂爾多斯市、巴

彥淖爾市、烏蘭察布市、錫林郭勒盟。呼和浩特市郊的“大窯文化遺

址”,是國內外至今發現的年代最早、延續時間最長、規模最大、蘊

藏量最為豐富的遠古石器製造場。綿延上千里的陰山巖畫、烏蘭察布

巖畫、西卓子山巖畫,生動地記載了上萬年前至數百年前遊牧民族的

歷史,是“刻在山巖上的史書”。

  陰山文化圈的原生文化以匈奴、拓拔鮮卑、突厥、蒙古相繼興起

為特色。陰山文化圈的草原文化具有鮮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蒙古族

的原生文化,集中表現在鄂爾多斯的祭祀文化,鄂爾多斯、錫林郭勒、

烏蘭察布、烏拉特的草原民族文化。阿拉善文化圈地處陰山、賀蘭山

以西,這裡曾經發現約1萬年前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文化遺存。在阿拉

善盟右旗曼德拉山發現的約8000幅巖畫,生動、形象地記載了約6000

年以前遠古先民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