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陳竟明
2005-03-12

只懂填海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

「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由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於去年10月,在立法會的「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這計劃隨即作公開諮詢,在今年2月內完成。政府希望在規劃發展大嶼山的同時,能平衡自然保育和發展康樂設施,達致其所謂的可持續發展。今天的大嶼山計劃的重點落在:(1)港珠澳大橋的可能落腳點的周邊發展,興建交通樞紐,和物流園;(2)迪士尼樂園落成後,塑造大嶼山成為康樂旅遊區,發展高增值的度假村和消閒區。

深屈灣至大澳、分流及索罟群島應列 為海岸公園

有關是否需要在大嶼山建港珠澳大橋,筆者仍是很有保留的。而港珠澳大橋的可能落腳點、物流園、交通樞紐等填海工程,都對保育中華白海豚構成嚴重的威脅。港珠澳大橋的落腳點,假如是在大嶼山,則只可靠在赤臘角機場的南或北邊而過,才能把它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減至最低。

大嶼山沿岸,一直是中華白海豚的孕育區,每年有不少的幼豚,在大嶼山北部,由大、小磨刀至大澳和分流一帶海岸出沒。現在保護白海豚的保護區,只有沙洲的海岸公園,並未能真正保護到白海豚的孕育區。因此,筆者建議大、小磨刀以及由深屈灣至大澳、分流角及大浪灣和索罟群島都列為海岸公園,以作為保護中華白海豚的孕育區。建橋資金,亦應撥部分予成立這海岸公園之用。成立海岸公園,對保育及發展生態旅遊,都十分有用。

物流園選址惡化東涌的空氣污染

大蠔的物流園和交通樞紐,正是爭議所在。必須指出,建議中的物流園興建,勢將令東涌的空氣污染更加惡化!此外,政府和業界又有什麼數據分析,支持物流園要在大蠔外填海建成?為何不在其他地方?珠海以北並非工業重鎮,一向為西江流域的漁農業和廣東西部的自然保育區(如鼎湖山、肇慶),開發生態旅遊,使港人多一個後花園亦無不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物流園要靠近港珠澳大橋的落腳點?難道番禺的產品到香港要經珠海而來?物流園選址又合理嗎?

 

大嶼山宜發展生態旅遊及休閒度假區

筆者十分贊同擴建北大嶼山郊野公園,多年前早無爭議,甚至已刊憲報,但至今竟然仍未落實。大嶼南的很多地區,一向是私人及公司機構的別墅度假區。由梅窩至石壁水塘的一段大嶼南的郊野公園,只有鳳凰徑、長沙海灘,尚欠單車徑、梅窩至長沙、貝澳及芝麻灣半島的其他休閒度假配套設施,如水上活動中心及度假區也缺乏。正如筆者早年討論大澳發展計劃時,建議政府不用建碼頭,挖海H而大興土木,只要給漁護處管理,除注意自然及文化保育外,像郊野公園一樣建路標、豎立介紹牌,建旅遊中心、單車徑及公共設施,適當地擴闊路面即成。筆者相信,只要適度容許村屋多樣化發展,建成旅舍、度假區、小型酒店,便可滿足區內房屋和旅遊所需。

發展旅遊樞紐還是地 產項目?

如果南大嶼山的發展,是以生態文化旅遊為主,怎樣由大嶼山北部進入,倒是重要的。概念計劃沒有考慮由愉景灣進入梅窩(即以前提及的南北通道),而是依靠水路進入梅窩及利用東涌道由東涌入長沙,這都是可取的辦法。

大嶼山的愉景灣,現在已由旅遊度假村變成地產發展項目,高樓大廈也有不少,甚殺風景。鄰近的馬灣島,當年發展也說興建主題公園,結果卻是再賣樓,把昔日環境優美的馬灣島徹底破壞。馬灣島只保留一小灣作養魚區,肯定不是可持續發展。筆者十分憂慮大嶼山的旅遊發展,可能再淪為地產項目!

政府建議興建東涌東部主題公園、大蠔的物流園和交通樞紐、陰澳的旅遊樞紐等,都要大規模填海工程。大蠔河已是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因而要保留大蠔灣,如今灣外又要填海破壞,又配稱為可持續發展呢?至於在東涌的另一新主題公園和旅遊樞紐,可否在竹篙灣填海第二期及附近落成?現在有往竹篙灣的集體運輸,加上在花瓶頂(青洲仔東)的哥爾夫球中心,連同今年落成的主題公園(竹篙灣填海第一期),正好自成一角,發展成消費旅遊樞紐。

大規模填海,再破壞環境

總括而言,「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予人的感覺是在大嶼山以北沿岸繼續大規模填海,令海岸線急速消失,破壞環境。在南大嶼山的適度發展,可稱為可持續發展。但北面海岸繼續填海破壞,是破壞一半,保留一半(北大嶼山郊野公園),這並非可持續發展的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