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roDaily 9-3-2005

大嶼山=大發展?

「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公眾諮詢」剛剛於228日完結。相信有不少市民都有就如何「發展大嶼山」提交了自己的意見。市民的意見對大嶼山的未來,甚至香港的經濟、社會和環境都極具影響力。大嶼山對大部分喜愛環境的朋友來說,都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島嶼。一些大嶼山的忠實擁戴者和組織,亦想藉此與大家分享一下他們的觀點與立場;目的並不是要完全封殺大嶼山的發展機會,而是希望一些不太了解大嶼山的社會人士,可以在計劃發展大嶼山的同時,想想如何能確切地做到發展與保育的平衡,以及怎樣落實可持續發展的概念等問題。

大嶼山發展背景及簡介

大嶼山自赤P角機場的興建、東涌新市鎮的落成、北大嶼公路和鐵路的啟用後,一直便與「發展」兩字連繫起來。即將開幕的香港迪士尼樂園和東涌吊車站等項目,亦將會為大嶼山帶來新的景象。

在香港政府的不斷宣傳及推廣下,大嶼山給市民的印象是個擁有眾多可發展的土地和機會的地方。隨著這份計劃文件的出爐,「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亦把很多(不是所有)預定的項目一同提交出來。

在旅遊方面,包括東涌北已填海區的另一個主題公園、鄰近欣澳的新填海消閒及娛樂樞紐、大嶼山東北角的高爾夫球場及度假村、大嶼山博物館及生態旅遊中心等項目。

在經濟物流方面,有港珠澳大橋、屯門至赤P角大橋和把大蠔對出的新填海區建成物流中心等計劃。但是在保育方面,只提及北大嶼山的郊野公園擴建部分和有可能設立的分流鄰近水域的海岸公園。這個「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公眾諮詢」文件,不論在項目的數量、內容的篇幅或落腳的重點上面,似乎都未能在發展及保育之間取得平衡,更遑論實踐可持續發展的理念。

是概念還是既定的計劃?

諮詢文件中提到︰「我們的規劃理想,是平衡土地發展與保育,以推動大嶼山的可持續發展。」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馬路華對可持續發展有以下的描述:「可持續發展包括三個主要元素:環境、經濟和社會,涉及的範圍既廣泛且複雜,要做到大家都滿意的情況,需要社會大眾的參與及意見。」

現時大嶼山的發展概念和計劃,似乎尚未考慮各個相關社群及人士的需要和意見。馬教授更強調:「可持續發展需要一個清晰的理念及架構,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需要大量資料及其他成功例子的支持,作為持續發展的參考數據。」

以上言論所帶出的問題包括︰香港除了迪士尼外,是否還需要另一個主題公園?其他鄰近地區的主題公園,現時的情況又如何,可否從中借鏡?

我們在銳意發展物流業、跨境通道的同時,是否已經充分掌握泛珠三角洲的港口發展數據?其他所謂吸引遊客的建設,例如高爾夫球、度假村等,是否適合在香港發展?需求量和吸引力等會否如計劃般理想?這些問題在未有確實的答案之前,就被眼前的鴻圖大略所遮蔽,像計時炸彈一樣,將會一觸即發。

平衡土地發展與保育

香港大學生態學及生物多樣性學系助理教授侯智恆表示,在眾多發展項目當中,他較為關注高爾夫球場及其他填海項目:「高爾夫球運動是很不環保的,佔用的面積大,享用的市民少,現時香港已有滘西洲高爾夫球場,還有數個私人會所都有提供設施,有必要再在大嶼山興建另一個場地嗎?」鄰近地區有不少達到國際級水平的高爾夫球場,令大嶼山高爾夫球場的吸引力更備受質疑。

至於北大嶼山的其他填海工程,難免會對中華白海豚構成威脅,同時亦有可能破壞一些高生態價值的河口地點,例如大蠔河對出的物流中心填海區。

侯教授批評文件中的數個保育建議,其實在早年便需要落實執行。例如北大嶼山郊遊公園擴展部分,在1999年的施政報告中曾經提出,更承諾於2001年完成,但時至今日,仍只是一項「紙上保育動作」。另外,在西南大嶼山設立海岸公園亦被一拖再拖。

他認為:「在保育的工作上,只是利用土地規劃,列入自然保育地帶及郊野公園是被動的方法。政府在這方面應採取較主動的做法,如訂立目標,去增加多些森林面積,目標覆蓋率如要達至三成以上。或者考慮公私營合作模式,重新管理已荒廢但仍具生態價值的濕地及溪流,保持及增加生物多樣性,並且把發展所得的部分收益投放到自然保育工作上。」

這些建議不只適用於大嶼山,亦可用於其他香港具爭議的保育地點上。自然保育是優質生活的標誌,政府一早便應積極地把保育工作與經濟發展和社區建設看齊。

嚴重缺失

「島嶼活力行動」是一個民間組織,以全香港市民利益為大前提,用理性和可持續的發展使香港的島嶼更具內涵和活力。該組織對於「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公眾諮詢」表示強烈不滿,批評政府在建議發展項目的文件內,隻字不提有機會在大澳對開水域興建十號貨櫃碼頭。難道這個需要大型填海(245公頃)的人工島,並不會影響大澳甚至大嶼山的生態?在興建碼頭的同時,一定又會興建不少連接機場及大嶼山的道路。

這一切都與大嶼山有關,卻沒有一併諮詢公眾。另一方面,在大嶼山南面的多個離島,如索罟群島、石鼓洲、長洲、喜靈洲、周公島和坪洲等,並沒有列入南大嶼自然保育的議題之中。難道政府在喜靈洲興建超級監獄的計劃告吹後,便去打其他島嶼主意。

值得一提的是,中電正研究在索罟群島的大鴉洲上,興建大型天然氣儲存庫。我們根本不能想像,政府一心把大嶼山南面列作自然保育及生態旅遊重點,同時又在美麗的海灘對面興建燃料庫和監獄。

「島嶼活力行動」指責這個概念計劃只是以發展為主導,把大嶼山視作尚有很多未開發土地的寶庫,把所有大型項目都放在這裡。對自然保育的承諾,只是草草了事!

旅遊潛力不在迪士尼

「島嶼活力行動」期望政府就有關的計劃作一個由下而上的諮詢,使社會大眾都有機會參與制定這個計劃。而並非讓一群少數的官員,祇用十個月的時間,去草草完成的發展大綱。香港需要認真實行「可持續發展」的概念,並非單單只為短期的經濟收益。

《大嶼報》的總編輯何來,一直注意著大嶼山的發展方向,她非常認同大嶼山具有無限的旅遊吸引力。面對政府現時把迪士尼作為大嶼山的重點推介項目,她無奈地說:「迪士尼根本不能代表大嶼山文化,這個旅遊項目只會帶來低廉的工作機會,對香港根本沒有確實的益處。」

至於南大嶼山的度假設施及酒店設施等建議,她亦有個人的觀點,她強調:「南大嶼不一定需要大型或五星級度假酒店,一些提供簡單住宿服務的私人民宿都有其吸引力。政府應鼓勵讓私人屋主去提升現時的質素,在外國有亦很多成功的例子可供參考。」興建大嶼山博物館及生態旅遊中心,著實會增加大嶼山的旅遊吸引力。惟在選址方面,計劃中的建議卻令她十分不滿。熟悉大嶼山的她表示:「大嶼山博物館應該興建於一些現有的古建築附近,例如東涌炮台。

生態旅遊中心則可以選擇設於梅窩、貝澳、塘福、二澳或者大東山的石屋群中。」何來期望政府能邀請島上的社區領袖、綠色組織、教育人員及原居民等加入計劃發展的工作小組之中,才可以平衡文化、生態及社區的發展,不讓路給經濟發展。

其他環保團體對概念計劃都有相同意見,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概括出以下三個值得關注的重點,包括該文件缺乏對可持續發展的承諾、欠缺透明度和所有建議發展的考慮因素是否足夠,如選址、需要性及規模等。最後,筆者希望「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會就第一期公眾諮詢所得的意見,做適當的改善,並盡快公開第二期諮詢,讓香港的市民大眾,可以為大嶼山及香港的未來,作最理想的長遠規劃,達至可持續發展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