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內地男子非法來港砍伐風水樹羅漢松,昨傍晚將一批羅漢松搬到機動舢舨準備回航時,在西貢果洲群島海面遇上水警,二人亡命駕船逃走,在海面與警展開激烈追逐,水警發射催淚彈擊中舢舨,舢舨火沉沒,兩疑犯跳海逃走,最終被水警擒獲,受傷送院,警方在海面檢回十多株羅漢松

水警昨發射催淚彈追截「偷樹黨」,賊人所乘舢舨火焚毀,兩疑犯跳海逃走時被捕。來港盜樹的兩名非法入境者均姓羅,分別十六歲及卅四歲,昨下午駕駛機動舢舨偷渡進入本港水域,在西貢浪茄靠岸,爬上西貢郊野公園一處山頭,非法砍伐了十多株在本港受保護的羅漢松,至下午五時許落山,將砍伐得來的羅漢松搬上舢舨,開船回航。

舢舨火兩漢跳海

當舢舨駛至果洲群島東南面水域,遇上一艘在該處巡邏的水警輪,水警發現舢舨載植物,認為可疑,於是駛近示意停航受查。船上兩人見水警輪駛近即加速逃走,警方在海面展開追逐近十分鐘,由於舢舨左搖右擺,對水警輪構成危險,水警多番警告無效,遂發射數枚催淚彈。

纖維舢舨疑被火屑濺及,迅速火焚燒繼而入水下沉,船上兩人倉皇跳海逃走,水警小艇隊駛近,將兩人拘捕拖回船上。

風水樹內地有價

水警人員其後發現海面有十多株羅漢松漂浮,用長杆將全部羅漢松撈起放回小艇,一併運返水警基地,被捕兩名內地偷渡客報稱手部受傷,由救護員送院治理。警方表示已將案列為非法入境及盜竊,但舢舨為何起火仍有待調查。

羅漢松在港被列入受保護植物,屬常綠灌木,西貢白臘灣、浪茄灣,港島石澳及薄扶林皆有羅漢松生長,內地視羅漢松為「風水樹」。由於不少人相信「家有羅漢松,一世不會窮」之說,因此近年經常有來自內地偷渡客來港砍伐偷運回內地,部分被警方擒獲檢控判監。

 

沉寂一段日子後,又有內地人來港偷海膽,水警輪放小艇追捕時,反遭對方的機動舢舨撞翻,逞兇者揚長逃去。本地的自然資源,近年不斷被盜竊破壞,招人詬病。有人認為應用「教育」來教導內地小偷不要破壞環境;亦有人表示「教而不善」,對付不守法的內地人,法院應量較高刑罰才可收阻嚇作用。

早幾年前,西貢海域盛產的海膽,被內地人偷撈一空,同樣情況還出現在塔門、東坪洲等地,水警無法阻止撈捕,該些海域現時生態不平衡,只有水草蔓生。在偷撈淨盡後,小偷最新的目標轉到石澳一帶,就看哪一天水域內的海膽蕩然無存!

港人對海膽需求不太大,西貢有食肆推「海膽炒飯」算是熱門食譜。但在內地、日本則有龐大市場,價錢不俗,在「發財」吸引下,偷撈的「海盜艇」川流不息。而港海水域如同不設防,除了大量羅漢松被砍伐,香樹被斬下,海膽、生蠔亦「予取予攜」,警方顯然束手無策。有人估計水警抓到一宗內地偷撈客之時,起碼有五、六宗是逃之夭夭的。有議員亦批評:現時本地船隻闖入海岸公園範圍會遭檢控,但內地船大多數就驅趕了事,在處罰寬鬆下,自然吸引內地人來盜竊!

目前在市區內,不少內地客偷路面的污水渠蓋當爛鐵賣,撬毀公廁的水龍頭甚至鋸去鋼門來賣破爛,更猖獗是連天橋的鋁質防撞欄亦撬走,這些金屬作「破銅爛鐵」值不了多少錢,但重新添置就所費不菲,倘若每月要花數十萬元來重新安裝,一年就要數百萬是不輕的開支。有人提議:政府應像過去管理當舖,防止賊贓藉典當套現一樣,規定賣「破爛」的要登記身份證等證件,可以追查「破爛」來源,遏阻部分內地客「順手牽羊」行為。

而在防止偷撈海膽方面,如果量刑加重,與偷伐羅漢松的行為看同,要入獄較長日子,起碼可以警惕部分人,在以身試法時想到後果。水警亦應印一些宣傳單張,說明盜、伐本港野生資源的刑期,派予內地經港的漁船,在心理上先行施以阻嚇,希望可以減少自然資源的喪失。

因為某些內地人學歷不高,只是收取百多元就來港偷撈海膽,若判處較高刑期,有殺雞儆猴作用,應可阻遏猖獗的盜竊行為。

 

海膽有價,吸引內地客闖境非法撈捕,兩名水警小艇隊人員,昨晨在石澳對開截查一艘疑偷海膽的快艇時,船上亡命疑人竟驅快艇撞擊,兩警被拋入海中,幸由水警輪趕至救起,並無大礙,疑船則逃返內地,警方正聯絡內地執法部門跟進。

受傷兩名警員隸屬東區水域,分別為姓鄭高級警員(四十餘歲)及姓郭警員(五十一歲)。由於近期經常有內地人肆意闖境,偷伐羅漢松、偷蠔及偷海膽,警方遂加強堵截。

亡命撞擊 兩警落海

水警人員昨日在在水海面展開相關行動,至早上十時許,一艘水警輪巡至石澳後灘與五分洲之間水域,發現一艘可疑快艇,船上兩人正在水底撈取海膽。兩名警員即駕小艇接近調查,其間疑人跳回快艇離開,惟疑人見水警小艇接近,竟不顧危險瘋狂扭撞向水警小艇,導致艇身傾側,兩名警員頓失平衡拋下海中,幸駕艇姓鄭警員手纏一條連接引擎開關的「死火繩」,在墮海時拉出引擎匙,致令引擎關閉,未致被車葉所傷,而可疑快艇則乘亂逃去。水警輪其後趕至,將兩名墮海同袍救起,後送院治理。

海膽矜貴 來港尋寶

生海膽近年成內地人渴求珍品,加上鄰近國家亦需求甚殷,令致價格節節上升,單單日本向內地養殖場收購海膽,每斤高達五百元,比過去高出四倍,吸引內地漁民四出搜捕,以致內地海域的海膽藏量近乎絕[,轉而來港「尋寶」。

 

名內地非法入境者,去年2 月由南澳乘坐舢舨抵達本港,在西貢沿岸偷走九棵有「風水樹」之稱的羅漢松,同年在區院被判監兩年八個月至五年兩個月不等。其中四名非法入境者不服定罪裁決,以及認為判刑過重昨提出上訴。上訴庭法官指原審法官源麗華採用的定罪原則不當,錯誤地使用被告未宣誓的口供,衡量其他被告的證供,判四人上訴得直,下令將案件發還區域法院重審。

四名上訴人分別為王雲香、李奇學、柳文銀、李奇敏,他們於去年7 月在區院同被裁定一項串謀盜竊罪成,王雲香另被裁定協助他人非法來港罪成。

 

香港的自然資源近年不斷遭破壞,而破壞者竟是內地人,例如西貢的海膽,因為在大陸有市,就被內地人偷盡,羅漢松有價就幾遭砍伐大半,現時流浮山的生蠔又有內地人前來偷令人歎息,而香港水警的應變能力亦令人懷疑。

西貢海膽早年被偷捕淨盡,至今未能恢復,羅漢松遭大量偷伐山頭「牛山濯濯」,港人努力搞好的環境,就像「蝗蟲」過後一樣,現時浮流山的蠔,雖然港人懷疑有重金屬少吃,但大陸來的偷蠔客就一次來20人,很容易又「清倉」。

這些偷蠔客所拿的「報酬」,不過是數百元人民幣,被捕要坐監,他們毫不在乎,據消息說,被捕內地人在警署內還唱歌,十分輕鬆,「吹漲」警察。

要阻嚇他們,有人認為重判可以阻嚇,但以偷蠔為例,本地流浮山的蠔,每年可產十多萬斤,正是偷完可以再偷,拿回內地做生蠔,販賣者可以發大財,故此一定有人「前仆後繼」前來,增加監獄的負擔!

警方要抓的,是他們的幕後老闆,羅漢松如是,偷蠔亦如是,若非內地有人出高價,這些內地人不會鋌而走險。

其實要防止、攔截,水警的責任重大,現時有先進雷達,有船入侵港海,應可發現及時堵截,不過水警自從通訊數碼化以來,他們的工作表現,市民根本無從得知,只知道水域不設防,偷完一樣偷一樣。內地人多,可謂拉不勝拉,本港的環境資源,若被內地人看到見獵心喜,可能就是一場大災難!

 

「家有羅漢松,一世不會窮。」盡管非法伐羅漢松會被判入獄,但仍有內地人為財犯險。水警人員前晚在果洲群島截獲一艘快艇,揭發船上兩名內地人來港非法砍樹,船上檢獲多株相信自本港郊野公園非法砍伐得來的羅漢松

摸黑高速開行 水警追截

  被捕兩名內地人分別姓楊(27歲)及姓柳(26歲),貴州人,自稱受僱南澳工作,被安排開船來港砍伐羅漢松回南澳銷售。兩名非法入境者事後連同帶船及羅漢松,被拖返水警基地扣查。

  水警小艇隊人員前晚7時15分,在本港水域執行巡邏,在橫洲附近發現一艘機動快艇摸黑高速開行,由於有可疑,示意對方停船接受調查,但該船卻高速開走,水警小艇隊經一輪海上追逐,在果洲群島將長7米、闊兩米的快艇截獲,船上發現多株羅漢松,遂將船上兩名非法入境的內地男子拘捕。

羅漢松被列保護植物

  羅漢松屬常綠灌木,外形古雅,嫩葉及種子可做藥材,本港西貢白臘灣、浪茄灣、港島石澳及薄扶林均有生長,在港被列入受保護植物。羅漢松在內地被視為風水樹,近年經常有來自內地偷樹賊來港砍伐,部分被捕後被法庭判監。

 

沉寂一時的跨境偷羅漢松黨再度出沒!水警前晚在橫瀾島追截兩艘可疑快艇,高速飛馳四海里,卒將其中一快艇截停,並起出四十棵疑在港境砍下的野生羅漢松,艇上兩名內地男子承認受僱伐樹被捕;至於另一快艇則在黑夜中逃脫。

負責該案的水警總區重案組第三隊主管潘江涵表示,偷羅漢松賊黨再度出沒,相信與年近歲晚,內地對風水樹需求增加有關。

高速追逐四海里

前晚七時許,水警小艇隊在橫瀾島以北海面進行反走私巡邏,其間發現兩艘七米長快艇高速駛向果洲群島一帶,遂趨前截查;小艇隊追近快艇後發出停船訊號時,對方加速逃走。雙方即展開一幕黑夜追逐戰,小艇隊至四海里外卒將其中一快艇截停,另一快艇則在黑幕中逃去無蹤。

每程報酬三百元

警員登上可快艇搜查,發現四十棵大小不一的野生羅漢松,兩名來自貴州、分別姓柳(廿六歲)及楊(廿七歲)內地男子,一度訛稱該批羅漢松伐自內地水域擔桿列島,正擬運往南澳。惟經盤查下,有人終和盤托出,承認以每程三百元報酬受僱來港,在港島東歌連臣角及鶴嘴一帶偷伐羅漢松,然後運返南澳,警方遂連人帶艇拖返水警基地扣查。

羅漢松被視作「風水樹」,在內地每棵值數千至數十萬元,近年一再發生內地人來港非法砍伐及偷運案件,警方也曾拘捕多人。

 

 

近日,珠海市森林公安分局在珠海擔杆島海域附近成功截獲110余棵被盜挖的羅漢松,當場抓獲不法分子3人。

去年12月24日晚,珠海市森林公安分局接到群眾舉報稱,有一伙不法分子出沒在擔杆島海域附近,用一機帆船准備將盜挖而來的羅漢松往外運輸。接到舉報後,珠海市森林公安分局幹警火速出警,連夜趕往擔杆島海域附近等候。次日凌晨,在海關的配合下,珠海森林公安分局將裝載盜挖羅漢松的機帆船截獲。經查,船上共裝有羅漢松110余棵。

據了解,生長在珠海海島的羅漢松,長年累月經受海風,造型奇特,因其樹形秀美,歷來被視為庭園綠化和盆景製作的珍品,一棵成人高的珠海海島羅漢松可賣到上萬元。很多不法分子因此鋌而走險,非法盜挖珠海羅漢松,從中牟取暴利。

 

國家二級保護植物羅漢松在南山就有上萬棵,這種被視為忠貞愛情象徵的白堊紀時期古老植物,目前市場價格要過萬。昨天,南山區花協負責人告訴記者,據調查統計,目前南山已成為華南地區最大的羅漢松苗圃基地。

羅漢松盆景要經25年培育

據介紹,羅漢松樹葉蔥蘢蒼翠,生機盎然。南山的上萬棵羅漢松,90%以上生長在西麗湖畔的金南國苗圃基地里,這些珍貴的植物,從播種、扦插到上盆造型,都是兩兄弟培養出來的。

哥哥名叫薛卓倫,是金南國園藝有限公司總經理;弟弟名叫薛夏初。1986年,兄弟倆就從江蘇無錫來深圳培種羅漢松,一種就是18年。目前陽光酒店、彭年酒店等五星級酒店的羅漢松全來自“金南國”。

目前,在“金南國”成型可上市的羅漢松有500多棵、待整型的1000多棵、幼苗上萬棵。

薛卓倫說,在“金南國”,一棵羅漢松在地上自然生長15年後,再上盆進行造型,造型手法有截杆續枝和盤扎,造型到出售還要再經過10年以上。經過25年的培育,無論是從枝法還是技法,一棵羅漢松基本上就具備了很高的藝術價值。也因此,一棵成型的羅漢松的售價都要上萬元。在福建泉州舉行的中國第六屆盆景博覽會上,奪走了銀獎的一盆羅漢松標價120萬元。

售出的羅漢松將帶說明書

薛卓倫告訴記者,他有個心願,就是讓羅漢松這個盆景的珍品進入更多的市民家庭,讓更多的人們懂得欣賞羅漢松。為此,薛卓倫正在籌劃出一本關於羅漢松知識的資料小冊子,其中包括羅漢松的歷史、羅漢松的養護、羅漢松的欣賞等,今後售出的羅漢松都附送這本小冊子說明書,讓購買者懂得怎樣去養護和欣賞。此外,他還計劃把“金南國”打造成一個羅漢松培育生態示範基地,在深圳打響羅漢松的品牌。

 

保育羅漢松 野生植物新威脅 —— 越境偷樹

山火、天災、城巿發展……以往野生植物面對的威脅,大都離不開上述原因。然而,近年香港出現一種「另類」威脅:越境偷樹。

  素有「風水樹」之稱的羅漢松,在內地無論是家用或是商用,都是甚受歡迎的園藝植物。近年內地已砍伐至貨源大減,不法之徒竟想出來港偷樹,大量砍伐位於香港東面、沿海近岸一帶的野生羅漢松

  由以往的蘭花,到現在的羅漢松,人類對野生植物的鍾愛,竟成「人禍」之患。保育野生植物,或許要由人的貪念開始說起。

越境偷樹猖獗

  近年在西貢山頭,每逢踏入秋冬、約莫 9 月至翌年 3 月,便有很多赤腳人士滿山走,為的是斬樹。

  越境偷伐野生樹木問題有上升趨勢。據警務處高級偵緝督察鄭志文指,近年漸多偷渡客來港偷樹,其中以羅漢松最多,警方發現有 4 大斬樹熱點:西貢郊野公園內(包括燕子岩、西灣營地、大蚊山等)、蒲台島、果洲、浪茄一帶及柴灣哥連臣角近岸崖邊。

  她表示,據內地專家印證,國內不少人士都迷信羅漢松有利風水,只要家有一棵羅漢松,便「一世唔會窮」。近年內地大量砍伐羅漢松令貨源大減,有人發現香港亦有此樹生長,而且形態特別,遂惹來不法之徒聘用內地民工乘坐「大飛」來港,於本港東面沿海岸角@帶偷伐樹木。

  斬樹有幾搵錢?一如其他觀賞植物,一株羅漢松的價錢,可由數千至數萬元起,甚至無價,據說最高交易可達數十萬元一株。而聘用民工來港偷樹,人工只需每天 30-80 元人民幣,他們大都會在樹林中隱居數天,每天不停斬樹,待至有船接走他們,便把樹搬往岸邊上船。

斬十株 或僅賣一株

  據警方調查,偷樹之徒多數會將羅漢松原株取走,運往內地再種植約 1-2 年後才出售。不過,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高級經理(植物保育部)周錦超指,要移植樹木需連泥土一起才行,由於泥土太重、偷運時運輸不便,據他們實地觀察,大多只取走樹木。如此,即使能運往內地,可再種植的成功機會頗低,加上搬樹途中,不少因太重或時間太趕而半途棄置,估計在香港斬下的樹,都是死掉的多。能成功於國內「再生」並出售的「可能十棵才有一棵。」

  羅漢松是一種生長速度慢的樹木,周錦超稱,實地考察時曾發現一株樹身給斬去、仍留下根部的羅漢松,其樹幹只有 12 公分粗,但數其「年輪」計算樹齡時,此株「小樹」卻已 25 歲。可見若繼續給大量砍伐,按其自然生長速度根本追不上,不久香港亦步國內後塵,羅漢松統統給採光。

  周錦超指,華南地區有 10 個省都有羅漢松,包括福建、浙江、江西、湖南、湖北、貴州、雲南、廣西、廣東及台灣,但遭大量砍伐至所餘無幾,才移師香港。其實,人工繁殖羅漢松技術上並非不可行,事實上香港有 3 個私人苗圃,已有 30 多年人工培育羅漢松的經驗,現時亦有 600-700 株存貨,只因其生長太慢,難以應付國內龐大需求,從商業角度來說亦不化算。

  非法大量砍伐羅漢松,除使之本身面臨野生種消失的生態威脅,不法之徒還會將附近樹木一併斬去,以僻出小徑搬樹,此舉對生態影響有三:擾亂附近生境、水土流失,其他入侵種容易生長。甚至霸佔羅漢松本身的「地盤」,令繁殖能力稍遜的羅漢松更難衍生下一代,擾亂該範圍的生態系統。

羅漢松問題 蘭花翻版

  他坦承,砍伐野生羅漢松是個兩難的生態問題。理論上,治標可從執法入手阻嚇,治本則是教育內地人併棄「風水樹」的迷信觀念。「園藝的發展,本來就是在山上取材,但若要可持續發展,總不成甚麼都採野生的。」他指羅漢松問題就如蘭花的「翻版」,近年科學家大力研究人工培殖蘭花,正是希望以培養種取代野生種。「蘭花屬草本植物,生長期快,人工培殖 2-3 年已可,與羅漢松不同。」現時羅漢松不論在香港或國內,都未被列入受保護的植物名單中,他指長遠該以法律手段,保育羅漢松

  事實上,在執法方面,鄭志文指按以往法例,越境偷樹只能以盜竊條例入罪,最高判入獄 10 年,但在舉證誰是該株樹的「物主」有困難。鑑於近年情況嚴重,警方與律政司商討,在假設不會有人於野外種植羅漢松的前提下,搬樹者可改以「處理賊贓」入罪,最高刑罰為判監 14 年。04 年共有 4 宗個案,成功加刑 35%、最高判監 62 個月。至於加刑對阻嚇越境偷樹活動的幫助,相信可由現在開始的偷樹旺季開始反映。

別忽視野生植物保育

  野生動物會走會叫,人們對牠們的瀕危問題,容易有形象化的印象。野生植物是沉默的一群,又沒有突出的形象,其重要性往往易被忽略。但中國野生植物保護協會副處長于永福指,野生植物是生態圈中的「第一生產者」,其花、果、葉、纖維等,都有食用、工業用的價值。又如人類的治病藥物,50% 仿天然植物製成、25% 更是直接由植物提取成分來製藥,部分植物如野生稻更是戰略資源。

  「野生植物有很高的經濟、遺傳育種及生態價值。任由物種減少(好些植物在人類仍未知其價值時已失去),即連基因庫亦失去,那時已無法挽回。」

  他表示,地球經歷過 5-6 次物種大量滅絕,原因除地質、氣候突變及星球撞擊外,亦包括人為因素。現時物種消失速度,已比自然界自然恢復能力快 50-100 倍。估計每 1 個物種滅絕,足令 10-30 個物種有生存危機,可見情況之嚴峻。

人工繁殖取代野生

  現時中國有 3 萬多種野生植物,佔全球數量約 10%,全球排名第 3,其中有 17 萬多種為特有品種,藥用植物達 11 萬多種。其中有 10%、約 4,000-5,000 種已面臨瀕危。

  不論是食用、觀賞、藥用等,人類使用植物是無可避免。于永福指,今年 3 月於海南島舉行的「野生動植物保護會議」,提出面對物種瀕危問題,盡量以人工繁殖取代野生天然資源,是未來必需的發展方向。如台灣的蝴蝶蘭,春節時需求量極大,當地將之人工繁殖並產業化,是為成功轉型的例子之一。

本港野生羅漢松備受越境砍伐威脅,來港犯案漸有上升趨勢。截至本年4月,來港非法砍伐本港野生羅漢松事件已高達5宗,較2001年全年1宗大幅增長。漁農自然護理署表示,野生羅漢松生長速度緩慢,被砍伐羅漢松已受到不少致命傷害,形容它們已「買少見少」。當局正加強巡邏野生羅漢松的自然生境地,以防本地野生羅漢松面對絕跡威脅。

觀賞價值風水樹 買少見少

 本港野生羅漢松多見於本港以東的海岸,因在沿岸生長受東北海風及濕度較高影響,生長形態特別、外形蒼勁,極具觀賞價值,有人更視它為「風水樹」。不過,最近發生多宗非法砍伐羅漢松的案件,羅漢松的種群已被分割及片段化,容易引入害蟲及雜草,而且泥土在沒有樹木的保護,被雨水嚴重郃磭I蝕,不但影響自然景觀,更減低斜坡的穩定性,自然生態環境更會被大受破壞。

 漁護署自然護理主任葉國樑形容,本港野生羅漢松生長速度緩慢,再受到胡亂砍伐,使其「買少見少」。

掠奪砍伐 拯救存活機會微

 他指出,羅漢松在野外生長速度緩慢,一棵小型的野生羅漢松,需要幾十年時間才長成,而樹的壽命可以長達百年以上,因此十分珍貴。不過,因竊匪胡亂偷砍、掠奪而被砍伐的羅漢松,樹身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或缺水枯死,成功拯救存活機會不高。目前,香港野生羅漢松以及各種植物,均受香港法例第96章《林區及郊區條例》保護,任何人不得損毀在政府土地上林區及植林區內的植物。葉國樑表示,若市民發現懷疑有非法砍伐樹木活動,請立刻致電警方或漁護署舉報。

本港野生羅漢松近年常被不法之徒盜返內地,但上得山多終遇虎,一名二十五歲內地男子在偷運羅漢松途中被捕,昨於地區法院被判入獄三年零十個月。

案情透露,水警人員於本年三月十三日在西貢大浪嘴對出三浬的海上截查一艘載有兩名男子的船隻時,發現船上載有十四株被連根拔起的羅漢松。水警其後發現兩名男子均為非法入境者,其中一名二十五歲男子承認有人在內地聘請他開船往香港蒲台島運載羅漢松往內地南澳。

被水警人員截停

該男子於三月十二日晚到達蒲台島,有五至六名身份不詳的內地男子將該批羅漢松搬到他的船上,船隻翌日因為燃料耗盡而在海上飄浮,最後被水警人員截停,並拘捕船上兩名男子。

據估計,該批被盜的羅漢松價值約十萬港元。該名二十五歲男子被判處理被盜竊物品及協助未授權人士進入香港罪名成立,共被判監禁三年零十個月。至於另外一名十八歲男子則已於本月二十三日被遣返內地。

 

九龍城賈炳達道公園,懷疑被賊人夜闖公園,掘走一株約2呎半高的羅漢松;這是在市區公園內首次被賊人入內偷樹,由於羅漢松被稱之為「風水樹」,甚受內地人歡迎,過往在郊野公園的樹林曾多次發生羅漢松被砍伐事件,法庭亦曾向竊匪予以重判,但仍未遏歪風。

  康樂文化事務署發言人稱,該樹栽種在賈炳達道公園城南道入口處的草坪,由03年3月購買樹苗種植,每株為65元,現長至2呎半高及2呎闊,據悉,價值為200元。昨日早上,公園職員發現一棵羅漢松不翼而飛,於是報警,警員在現場拍下被偷去羅漢松遺下的樹洞照片,以作紀錄。

  康文署發言人說,現時港、九、新界各個康文署轄下公園,約栽種有1,000株羅漢松;她指樹木並不算值錢,所以公園內並沒有特別的保安措施,偷樹的事件甚為罕見。

2呎羅漢松 內地賣數千元

  不過,據悉由於內地人視羅漢松為「風水樹」,在家中擺放一株羅漢松有招財作用,所以近年內地需求日增;不法之徒為滿足需求,更來香港砍伐。消息稱,一棵約2呎高的羅漢松,若成功被偷運到惠州、福建等地,每株售價可達數千元。

  事發昨日上午10時,康文署一名工人在巡邏公園時,發現在公園內一株羅漢松被人連根拔起,不翼而飛,事後通知負責人後報警;警方到場調查,懷疑賊人是在公園關門後,至清晨時段偷偷竄入公園,趁四周無人後偷走該樹。

5內地漢竊羅漢松 入獄5年

  近年本港常有內地人來港非法砍伐羅漢松,警方強調,安排非法進入本港的人士,最高刑罰可被判入獄3年及罰款35萬元,而非法入境者則可被判入獄3年,至於非法砍伐樹林最高可被判罰入獄1年及罰款2.5萬元。

  5名內地男子,年初偷渡來港偷竊九棵羅漢松,共值6萬元;主審法官表示,鑑於他們的罪行嚴重破壞香港自然生態環境,兼且有關罪行有日趨猖獗的趨勢,就他們面對的串謀偷竊的控罪加刑百分之三十五,被判2年8個月至5年2個月,成為首宗盜竊羅漢松加刑案件。

 

招財樹

  羅漢松(Podocarpus macrophyllus Buddhis Pine),別名土杉、羅漢杉,屬羅漢松科長綠喬木,原產於中國西南部及日本。

  因有人稱該樹為「風水樹」有招財作用,坊間更曾流傳:「家有羅漢松,一世唔會窮。」不少商家深信不疑,身價於是日高。

似和尚穿紅色僧袍

  羅漢松為喬木,終年常綠,風姿樸雅,株高可達18公尺,但亦可修剪使其保持低矮,葉互生,螺旋狀排列,豆峔麈U披針形,先端尖凸,雌雄異株,種牝大於種子,且成熟種托呈紅色,加上前端的綠色種子,恰似光頭和尚茯鶡漡炯T,故名羅漢松。種子球形,易發芽。

  可為高級盆景素材,或整形為圓形、錐形、層狀,以供庭園造景美化用。香港可於西貢大浪灣及大潭鶴嘴道一帶找到它的蹤影,但數量有限。

  內地人近年對羅漢松需求甚殷,並非其外觀雄偉,而是因它的好意頭,有「風水樹」之稱,延年益壽及招來財運,所以很多人願意出高價購買,叫價由數百元至數萬元不等,最高就曾有數十萬元一株。

 

近日不斷有偷渡客潛入香港盜伐風水樹羅漢松,嚴重破壞郊野生態環境。警方上月初與律政司研究打擊方法,律政司決定引用《偷竊罪條例》中的「土地財產」條文,起訴七名內地人於上月偷竊十一棵羅漢松及接贓等罪,成為首宗檢控蛇匪偷樹個案。

 

據本報取得獨家消息,律政司檢控科於兩周前商討如何以法例遏止蛇匪偷伐羅漢松及香樹的非法行為,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派五名下屬,包括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兩名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君偉及陳廣池,以及兩名高級政府律師等,於本月下旬隨水警出海,到「斬松黨」活躍於西貢燕子岩、大浪灣及浪茄灣沿岸實地視察,了解砍伐帶來嚴重的生態破壞。

最高刑期達14年

警方及律政司達成共識,決定引用《偷竊罪條例》中的「土地財產」條文,檢控盜伐風水樹行為,因條文訂明任何人為獲取報酬、售賣或其他商業目的,採摘土地上的野生菌類植物,或野生植物的花朵、果實及葉子,屬偷竊罪行。根據法例,偷竊及處理該類贓物罪,最高刑罰分別為入獄十年及十四年。

而警方認為由非法入境者組成的「斬松黨」,專程乘機動舢舨入境,並非烏合之眾,是有組織的僱傭兵,加上過去三年盜伐風水樹情況日漸猖獗,故向律政司呈上二○○一年至本年初失樹數字,並即時要求將該首宗檢控個案,轉解區域法院處理,控方屆時更要求主審法官根據《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申請加重刑罰,以收阻嚇作用。

為蠅頭小利砍樹

案中被捕七名偷渡客,分別來自南澳及西涌,除船長外,負責伐樹的六名蛇匪,年僅十六至十八歲。七人上月十二日乘機動舢舨入境,在西貢浪茄灣登陸,只帶備一個鐵鏟,花了一晚時間,輪流在叢林伐樹,把十一棵羅漢松連根拔起。

翌日,水警在附近巡查,發現六名蛇匪先後把十一棵羅漢松搬上舢舨,把整個搬運過程攝錄下來,當舢舨離去,兩艘水警輪攔截,但舢舨船長不理會,還高速行駛,一度與水警相撞,但最後仍被水警截獲,舢舨上七人被捕。船長承認以三百元人民幣報酬,負責運載六名同鄉來港犯案,六名蛇匪亦承認每天伐樹可得二十五元人民幣報酬。

七內地人成案例

據知,船長被控協助未獲授權者進境、危害海上安全及未有依從指示停船及處理偷來的羅漢松贓物等四罪。六名伐樹蛇匪則同被控在西貢浪茄灣偷竊十一棵羅漢松樹及各一項非法逗留本港罪名。

是次律政司首度引用《偷竊條例》中第五節2b及4,來起訴案中蛇匪,目的是要打擊愈見猖獗的伐樹個案。根據該標題<財產>的條文,任何人不能偷竊土地或分割出來的東西。控方又決定把此類偷樹案件,轉解往區域法院審理,令控方可按罪行的普遍性及嚴重性,而向區院法官申請加重刑罰。

 

 

內地人有云:「家有羅漢松,一世不會窮。」足見羅漢松在內地受歡迎,亦導致本地野生羅漢松成為斬伐對象。羅漢松一般有千年壽命,四季常綠,給人生氣勃勃之感,故又有長壽的象徵意義。內地近年把羅漢松售價炒高,可達數十萬元一株。

警方自二○○一年首次發現有內地人結黨潛入本地偷伐羅漢松,不法分子帶備食糧及帳篷,於西貢浪茄灣及大浪灣登岸,在山頭度宿,砍下羅漢松後,搬上接應的船隻,偷運返深圳,售給園藝場,經工人移植培養,或改為盆景,牟利出售。

斬松控偷渡難遏盜樹

水警總區重案組總督察韋湛聲去年底曾帶記者到西貢燕子岩視察,指去年度蛇客已盜松逾千珠,令原本長滿羅漢松的土地,遺下一個個深坑,羅漢松幾乎絕[,故警方加強行山隊巡邏和快艇追截,並透過電子傳媒,向內地人宣傳在港伐樹屬違法行為,可被判監。

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前年及去年分別成功檢控五宗及十五宗非法砍伐樹木個案,但有關條例最高的刑罰為罰款二萬五千元及入獄一年。警方的數字顯示,二○○一年有三宗拘捕七人;二○○二年有九宗拘捕二十九人;二○○三年有十宗拘捕四十五人,上述被捕人士最終只被落案起訴非法逗留及協助偷渡客來港等罪。

女官一言驚醒夢中人

本年初,區域法院女法官蔡慧蘭在庭上指斥律政司處理偷運羅漢松案,「從開首就錯誤理解此案」,強調非法入境者潛入本港,於指定地點收拾被人預先砍下的羅漢松,明顯存有環境證供,法官指可從中獲得推論被告是否處理贓物。法官更指事件受到公眾關注,即使沒人投訴名下樹木被盜,法官質疑是否對在公眾地方伐樹木的人就無能為力。

結果掌管律政司檢控科一哥的江樂士,於上月初與警方高層會議中,指出律政司認為在公眾地方偷竊亦能成罪,正如拾遺不報,無論樹木屬於政府或私人,未經許可而永久剝奪擁有權,已屬偷竊罪行。記者徐曉伊

 

內地偷渡客、雙程證者來香港偷掘「羅漢松」這種樹木,西貢山頭深坑處處,生態環境的大破壞,令人觸目驚心。

內地人對「羅漢松」有需要,是因為有歌仔唱「家有羅漢松,一世唔會窮」,於是不斷來港砍伐。「羅漢松」既然有價,本地的農場、蒔花場為甚麼不大量培植「羅漢松」樹苗,然後運回內地發售,這是一門財路呀!

本地的漁農自然護理署,應該把握機會,教導農友如何培植「羅漢松」,這樣是利人利己的行動。

有人說要「教育」內地人不要偷砍,但這是「對牛彈琴」,他們只怕嚴刑重罰,特別是捉到要賠巨款,才能起阻嚇作用,倘若奢談「教化」,他們不會入耳。

來港偷砍「羅漢松」,一天工資是人民幣廿五元,如果一旦捉到,要罰他們數千到萬元港幣,要他們肉痛,才可以令他們卻步,當然,上上之策是培植大量「羅漢松」向內地推銷。

羅漢松」在內地,一株值數千到近百萬人民幣,利錢深厚,才有內地不法之徒僱用「廉價勞工」偷渡來港砍伐,香港應和內地磋商,打擊這些幕後黑手,才是「釜底抽薪」的好方法。而

羅漢松」最大的集散地是在深圳,追查應該不太難,只要幕後黑手不敢派人來砍伐,本港的生態環境才可保持。

羅漢松」是常綠樹木,是本港自然的無價財產,現時給人砍伐得七零八落,當局實在難辭其咎!亡羊補牢,應該修例杜絕這股「歪風」。

 

內地偷渡客來港「偷樹」時有所聞,非法砍伐有「風水樹」之稱的野生羅漢松,以及可製香料的香樹,運返內地轉售圖利。本港郊野公園去年共有79宗非法砍樹個案,除羅漢松和香樹,亦有本港郊外常見的相思、龍眼和芭蕉樹等,有個案甚至一次過有逾百棵樹木被砍。

曾一次過砍逾百樹

羅漢松四季常綠,寓意長壽,內地羅漢松售價被炒高,可達數十萬元一棵。至於香樹(又名土沉香),樹脂可製成香料及供藥用,木材可製成線香。

環境運輸及公務局長廖秀冬昨回覆立法會提問時指出,漁護署於2003年共處理79宗非法砍樹個案,16宗在郊野公園範圍內發生。大部分個案涉及的樹木數目由一兩棵至10多棵不等,但有少數個案涉及過百棵樹木,主要是郊野公園範圍以外涉及建築工程的範圍。至於受影響的樹木大多是香港郊外常見的品種,涉及羅漢松和香樹的個案分別有11宗及3宗。

廖秀冬表示,羅漢松和香樹在香港並不稀有,羅漢松在內地亦不屬受保護植物,香樹則在內地則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並列為「近危」物種。她承認,兩種樹木在內地都頗有需求,具有一定經濟價值。她強調,漁護署與警方正攜手打擊非法砍樹活動,加強巡邏黑點。自本年3月中旬,水警再沒有截獲偷運非法砍樹人士。

 

以下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今日(六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蔡素玉議員的提問所作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近期不斷有內地人士來港非法砍伐香樹和羅漢松,然後運返內地圖利。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過去1年,當局共發現多少宗非法砍伐樹木的個案,涉及的樹木種類和數目,以及當中有多少宗個案是在郊野公園發生;

(二) 遭砍伐的樹木是否屬於本港的珍貴樹木品種;及

(三) 為了有效打擊這種罪行,當局除加強執法外,會否同時加強與內地當局在這方面的情報交流;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在2003年,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一共處理了79宗涉及非法砍伐樹木的個案,當中16宗發生在郊野公園範圍內。大部分個案涉及的樹木數目由一、兩棵至十數棵不等,只有少數個案(主要是郊野公園範圍以外涉及建築工程的個案)涉及過百棵樹木。受影響的樹木大都是香港郊外常見的品種,例如相思、龍眼、芭蕉、鴨鄐魽B潤楠等,而當中涉及羅漢松及香樹(正式名稱為土沉香)的個案則分別有11宗及3宗。

(二) 一般而言,被砍伐的樹木(包括羅漢松及土沉香)在香港並不稀有,而羅漢松在國內亦非受保護植物,但土沉香在國內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並已載入《中國植物紅皮書》中,列為「近危」物種。這兩種樹木在內地都頗有需求,具有一定經濟價值。

(三) 漁護署已與警方緊密聯繫,攜手打擊非法砍樹活動。警方對跨境罪行亦十分重視,除了加強在有關黑點巡邏外,亦曾就當中涉及有組織性的非法砍伐羅漢松個案引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向法庭申請加重刑罰,有關案件仍在審理中。

  此外,警方已加強中港情報交流,以打擊此類非法活動。在國內有關單位加強執法行動及宣傳教育下,情況亦已有改善。自本年三月中旬開始,水警已再沒有截獲偷運非法砍伐樹木的人士。

 

7名內地人搭舢舨偷渡到西貢浪茄灣,涉嫌掘起偷走11棵被稱為風水樹的羅漢松。案件昨在區域法院審訊,法官關心砍伐羅漢松對生態的影響,控方表示稍後會傳召專家對這方面詳細解釋,至於被砍11棵羅漢松,控方指仍然生存,可以重新移植在西貢郊野公園。

7 蛇匪不認罪

7名被告全部來自貴州,年齡介乎16至23歲。首被告負責駕駛舢舨,承認4項控罪。其他被告涉嫌偷運羅漢松上船,他們否認違反居留條件及偷竊兩項罪名。

控方稱,羅漢松被稱為風水樹,價值由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在內地頗有市場。首被告在深圳接受300元報酬,受聘駕駛舢舨。首被告向警方表示,初時並不知駛往香港,只知負責運送木材和乘客。

案情指,各被告涉嫌於今年2月在西貢海邊將羅漢松連根拔起後,偷運上一艘舢舨。2兩名警員在萬宜水庫東壩的觀察站發現該艘舢舨,聯絡水警截獲。

羅漢松樹成為近年偷渡「樹賊」熱門偷竊對象,今年已發生3宗。去年12月有非法入境「樹賊」在西貢偷羅漢松,被法庭判處入獄21個月。

 

羅漢松在過去3 年被砍伐的個案愈趨猖獗,日前便有內地偷樹賊偷去9株樹齡均逾40年的羅漢松而被法庭加刑。嘉道理農場植物園高級經理周錦超博士昨指,政府將羅漢松列入受保護植物名錄是可行的保育方法,可進一步保護彌足珍貴的風水樹羅漢松

周指現時香港有幾十種罕有植物受法例特別保護,惜羅漢松未被列入有關名錄,但隨茯憟麰荇蚺W升,若政府將來考慮修訂有關名錄時,羅漢松勢列入考慮名單之內。現行的《林務條例》及《郊野公園條例》規定,任何人士均不可採摘、砍伐、甚至連根拔起任何種植在官地及郊野的植物,若定罪最高可罰款2 . 5 萬及監禁1 年。

 

5名內地人於本年初,闖入本港南澳水域,偷走9棵約值6萬元、有「風水樹」之稱的羅漢松,他們昨日於區域法院裁定串謀偷竊罪成。鑑於同類罪行日趨猖獗及嚴重破壞自然生態,法官批准控方加刑申請,首次將同類案件加刑,幅度達35%;其中4名被告判囚2年8個月,另加控協助偷渡罪的被告則判5年2個月。

首被告助偷渡 監5年2個月

  羅漢松羅漢松科長綠喬木,原產於中國西南部、日本,每株高可達18公尺,加以整形矮化後是一種高級盆景。

  在3年前開始研究羅漢松的自然護理主任(植物)葉國樑,早前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他表示羅漢松生長速度極為緩慢,要4年才生長至一小棵,要取得種籽,更要待上10年,加上它數量不多,故價值甚高,由700元至幾萬元一棵不等。葉國樑指,羅漢松主要做作裝飾用途,市場包括日本及中國的東南部,例如四川及湖南、安徽等地。

連根拔起 土壤變質現害蟲

  他續表示,非法砍伐羅漢松,令它的數量大減,加上非法偷樹的人,會將羅漢松連根拔起,令它們再次生長有困難,亦令土壤變質,出現害蟲,危害其他樹木及生態環境。

  另一農村助理員亦指,有內地人經常到本港水域偷羅漢松,他們常出沒於西貢燕子岩、石澳鶴咀一帶,由於他們在山坡上拖行羅漢松,故在地上形成人工走廊,破壞生態環境。

  法官源麗華判刑時指,5被告所偷的9棵羅漢松總值6萬元,每棵40年樹齡,總樹齡便是360年。法官指案件易犯難偵破,近年又有上升趨勢,加上偷竊行為猖獗,將刑期加35%。四名裁定串謀偷竊罪成的被告李奇學、柳文銀、李雲峰,李奇敏,監禁2年8個月,而首被告王雲香另被控一項協助偷渡罪,判監5年2個月。案發於本年2月12日,在南澳一帶偷竊9棵羅漢松,5人乘坐在一艘細小的舢舨上,被水警發現拘捕。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漁護署自然護理主任(植物)葉國樑日前供稱,羅漢松生長速度緩慢,4年才萌芽,10年才成小樹結果。一棵1米多的羅漢松,要40年才可長成。該署稱,由於羅漢松屬較稀有品種,且具風水價值,故一小棵已可售700元,樹幹較粗大的,價值甚至超過幾萬元。

郊野亂伐拖出「 人工走廊」

漁護署農林助理員在擔任專家證人時亦指出,香港的野生羅漢松主要分佈在西貢及石澳一帶,惟自2001年署方開始調查有關砍伐羅漢松的案件時,發現西貢燕子岩及石澳大風坳、龍脊等地,因羅漢松被胡亂砍伐及拖拉而開出狹長地帶或路線,稱為「人工走廊」(man-made corridor)。

至於羅漢松的生態價值,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高級經理周錦超說,學界暫時沒特別針對羅漢松做生態價值研究,不過,他們對羅漢松被胡亂砍伐表示十分關注,周認為檢控當局應對胡亂砍伐羅漢松的人,作出果斷及具阻嚇的刑罰。漁護署亦關注過去兩年非法砍伐羅漢松的情G,一直有與警方合作採取聯合行動,由熟悉羅漢松生長情G的職員,帶領警員到羅漢松生長的地方,讓警方對此有更多認識。

 

鑑於內地人士偷渡來港偷取有「風水樹」之稱的羅漢松罪行日益猖獗,有關行為會嚴重破壞香港自然生態環境,區域法院源麗華法官昨應控方申請,將案中五名串謀偷竊羅漢松的被告加刑三成半,判囚兩年八個月,而首被告因被加控協助其他四名被告非法來港,共判監五年兩個月,成為首宗盜竊羅漢松加刑案件。

法官源麗華引述漁護署自然護理主任葉國樑等的證供稱,羅漢松屬於非常珍貴的植物,生長速度緩慢,羅漢松的種子需要四年才萌芽,十年後才長成小樹。羅漢松亦有極高的商業價值,中國人視之為風水樹,有裝飾用途,每棵樹的價值,因應樹齡及外表而定,價格可由數百元至數萬元不等。

風水樹極具商業價值

香港的羅漢松生長在西貢、石澳等沿海地方,一旦羅漢松遭連根拔起,便難於再栽種,嚴重損害自然生態環境。涉案的九棵羅漢松有40年樹齡,總值六萬元。

法官續稱,控方早前引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要求加刑。法官稱以每棵樹40年樹齡計算,九棵樹共需360年生長期,但至今只有兩棵樹能「生長」下來,被告行為損害了香港自然生態環境。

法官又稱此類罪行容易干犯,但難於偵破,兼且從警方的數據顯示,有關罪行有日益增加趨勢,所以應控方要求加刑35%。

盜九棵共需生長 360年

五被告王雲香、李奇學、柳文銀、李雲峰及李奇敏被裁定的串謀偷竊的控罪,以兩年為判刑起點,加刑後各入獄兩年八個月;首被告王雲香因被加控協助另外四名被告偷渡來港,則共被判監五年兩個月。

控方案情指,今年2月12日,五名被告由南澳乘坐舢舨,抵達西貢沿岸,將九棵羅漢松連根拔起偷走。五人經審訊後被定罪,求情稱是為金錢報酬才來港犯事。

水警總區重案組總督察韋湛聲表示,今次是首宗盜竊羅漢松加刑成功的案件,亦是測試加刑案件,對於今次獲得法庭認同加刑感到欣然,稍後另兩宗同類案件也會被帶上法庭審理。韋湛聲又稱,只要將植物連根拔起,不管是作售賣或自用用途,已構成盜竊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