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老工業基地的區域生態再開發

楊筠

借鑒發達國家老工業基地改造的成功經驗,有助於探索我國老工業基地振興的可行路徑。通過對德國魯爾工業區和我國老工業基地的對比研究,筆者認為,區域生態再開發是實現老工業基地經濟振興和生態發展的重要途徑。德國魯爾工業區生態再開發的實踐啟迪

所謂區域生態再開發,是指在工業區域復興過程中,產業結構調整和區域發展政策調整既要實現經濟目標,又要實現生態目標,以達到該區域經濟和生態的最大聚合效用。德國魯爾區幾十年來的實踐證明,區域生態再開發是傳統工業區復興的重要選擇。

德國魯爾工業區是歐洲最大的工業經濟區域,面積4430平方公里,人口540萬。從19世紀中葉開始,憑借豐富的煤炭資源、離鐵礦區較近、充沛的水源、便捷的水陸交通等優勢、把煤、鋼、機械製造等作為該區域的支柱產業,奠定了德國經濟的重要基礎。然而,在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魯爾工業區步入了衰落期。其主要原因一是煤炭開采成本高於同期的其他國家;二是空氣污染嚴重。為此,如何進行魯爾工業區的整治被提到了議事日程。此後,通過改造煤炭、鋼鐵工業,促進經濟結構多樣化,在傳統產業的基礎上派生新產業,如工業文化旅遊、物流、服務業等,同時培育新產業,如教育、醫藥、能源和環保技術等,控制污染,還原生態,走出了工業區最衰退的時期。最為重要的是,魯爾河上空蔚藍色的天空已成為現實,完全實現了工業區域的生態目標。

我國老工業基地也是我國的傳統工業區,主要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重點建設所形成的對工業化起步產生過重要影響的地區和城市。其中,東北老工業基地被譽為新中國工業搖籃。同其他傳統工業區一樣,隨著資源供給的有限性和經濟發展的不適應性,老工業基地也步入了衰退期,產業結構單一,調整緩慢,接續產業不足,生態環境問題嚴重,對老工業基地自身的可持續發展提出了迫切的調整和改造要求。

比較而言,我國東北等老工業基地與德國魯爾工業區都有著一些相同的問題:一是產業結構調整,這是最難而又必須最先解決的問題;二是財政支持問題,資金來源、資金安排等;三是大量人口就業問題。如何從其他的傳統工業區發展的進程中找出經驗和教訓,從而縮短其從衰退步入復興的時間?魯爾工業區域的改造可以作為參照物。魯爾工業區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就進行區域改造,經過幾十年的實踐,從政策制定到實施,從結構調整到就業,從環境污染到生態恢複,尤其是以區域生態再開發作為改造工業區域的突破口,完全符合以人為本的發展觀。魯爾工業區的實踐啟迪我們:我們需要的是實現經濟的發展、人與自然的和諧、區域的可持續發展,而不能只是單一的經濟振興。現在,雖然我們面臨的問題很多,很棘手,但是也有著許多後發優勢:經濟全球化縮短了吸納先進技術的距離,國際分工可以挖掘區位優勢和勞動力優勢,信息流更為快捷,生態意識已成為社會意識。毫無疑問,只要以區域生態再開發為指導原則,我們完全能夠實現老工業基地振興的目標。

生態產業是區域生態再開發的關鍵

工業區結構調整和改造的切入點是產業。產業的發展程度直接影響區域改造的進程和效果。魯爾區最富有成效的是從生態的角度確定產業的發展態勢,探索產業發展的路子。其產業的承續和發展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一是以當時的既有產業為基礎,對煤鋼產業按照生態和經濟的雙重標準界定有選擇性地退出和改造,逐步關閉不符合改造方向的小企業,煤礦基地從1957年的140個集中到2002年的7個機械化程度高的大礦井,鋼鐵企業也進行了整合,成立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鋼鐵企業之一的蒂森克虜伯公司。這種整合產生的積聚效應成了區域經濟的增長點。二是派生承續性的新產業:物流、工業文化旅遊、展覽經濟和其他服務業。對沿河的廢棄碼頭等設施進行改造,使杜伊斯堡成為了現代物流中心。在產業改造中,大手筆的是1989年北威州政府同17個行政區在魯爾工業區的心臟地帶建立了國際建築博覽會。其中,埃森的關稅聯合礦井從以前的煤炭礦井變成現在的世界工業文化遺產;蓋爾森基興的煉鋼廠被改造成為歐洲最大的購物中心等。埃姆歇國際建築博覽會突破了一般博覽會的價值定位和利益取向,成為產業多元化的載體。其派生出的產業文化路線19個點位連接的中心網構成,它們是該區域產業文化的制高點,這些點位之間又形成了25條主題旅行路線。三是培育新產業。培育的新產業主要集中在教育、信息技術、醫藥和大量的服務業。教育產業成為了該區域的替代產業之一。魯爾工業區的高科技研發,特別是大量具有生態特徵的技術為發明創造、新技術和新原材料研究奠定了基礎,保證著結構調整和轉型。工業區內總共有600個致力於發展新技術的公司,幾乎所有的城市都有技術開發中心,所有的大學和研究所都有技術轉化中心,以幫助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得到新的技術。

我國東北老工業基地雖然現在處於衰退期,但仍然具有一定的產業發展優勢,商品糧佔全國的1/3,在地理位置上,與俄、朝、韓、日四國相鄰,是內外貿易和物流的交匯地,具有較好的區位貿易優勢。老工業基地在可持續發展的區域政策下,能夠進入區域復興期。首先,要以生態作為衡判標準,進行生態工業改造,走新型工業化的道路,實現資源消耗和污染排放量最小化,在生態破壞最低化的基礎上發展工業的模式。其次,建立生態產業的多元化,培育接續產業。生態農業和生態旅遊應當在區域產業改造中承擔重要角色,在已有的農業基礎上,延長產業鏈,提升附加值,以綠色產品為切入點實現生態經濟效益。冰雪產業所造就的旅遊、貿易及服務業等產業鏈條也可以在產業多元化中佔有一席之地。第三,在技術研發上選擇新產業。現代區域競爭優勢的基礎是區域創新能力,而區域創新能力又集中在核心技術產業的開創性。大力發展符合生態的高新技術,如生物醫藥、新材料等,既能實現接替經濟增長點的培育,也能緩解就業壓力,這也是工業基地衰退期長短的決定性因素。第四,教育產業的培育,不應僅僅放在高校,還應當包括職業技術教育,這可以為工廠提供高素質的勞動力。生態理念是區域生態再開發的原則

魯爾工業區區域發展的事實證明,生態理念在老工業區域走出衰退期的過程中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沒有生態化運作,就沒有區域的可持續發展,就不存在區域振興。然而,如何在實踐中落實科學發展觀,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生態與經濟的和諧,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現實問題。如果說當時魯爾工業區對煤鋼工業的結構調整是一種主要在經濟方面無奈的選擇的話,人們或者並未意識到,生態化的區域政策會產生如此豐厚的回報。而現在,生態再開發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其生態化的區域經濟發展政策已經拓展到了魯爾區的各項制度設計和運作之中,在每一季度的區域形勢分析、區域市場分析和區域經濟促進分析中,都會有生態化的指標數據分析,尤其是每個綠化帶的支柱發展產業,必須突出和符合該小型區域的各項生態指標。同時,提出了“在公園中就業”的理念,併貫穿於多行業和部門。

在我國老工業基地改造中,“生態省”、“生態市”已被列入發展規劃。國務院2004年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工作要點中,提出了新型工業化、現代農業、服務業、天保工程、生態環境保護和水資源可持續利用等工作。但由於現實生態破壞嚴重,污染治理任務艱巨,需要承擔的義務和責任需要一個較長時間的準備。客觀而言,老工業基地的經濟振興和生態振興不可能完全同步,但是,區域振興應當由經濟振興和生態振興兩部分構成,一個沒有生態振興指標的區域振興是不可能的,更是與可持續發展不相符的。因此,在制定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時,其中期目標和長遠目標應當是包括生態目標和經濟目標的振興目標。在實際操作中,也要始終貫穿生態理念:循環經濟的廣泛利用,綠色產品的大力開發,工業耗費的降低和排放污染的控制,新能源的研發,新技術的吸納和研發等等。

切實具體的制度和貫徹實施無疑將影響著區域生態再開發的進程,同時,也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新思路和新作法。2002年魯爾區所在的北威州議會設立了“北威州城市未來”特定問題調查委員會,通過對北威州各城市的現狀、未來的經濟結構、城市生態經濟和區域經濟發展及前景、城市的供給功用進行分析,研究如何調整政策,以達到城市及其居民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權利保障和在經濟和社會變革中保持和繼續發展城鎮質量之目的。

我國老工業基地的生態區域再開發,必須首先對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加大制止和打擊力度,違規開采礦山等資源、違規排放各種污染物等行為必須杜絕。借助國家強制力確保生態化的區域經濟政策得到貫徹和持續性實施。其次,在對區域經濟發展考核、可持續發展能力考核中必須將生態環境納入考核體系。對於東北老工業基地,發展基礎較好,有條件完成區域振興的目標。其中,遼寧的GDP排位最高,區域環境排位最低,生態和經濟矛盾突出,環境治理問題突出,其生態需求是應當首先花大力氣進行的工作。四川和重慶的老工業基地生態基礎和經濟基礎都較差,壓力更大,振興期將更具有持久性的特點,為了區域協調發展,國家在這方面的區域政策也應當有所傾斜。(作者系四川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