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黃河口享受大自然

歲月悠悠,河水滔滔,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攜無盡泥沙,年復一年地填海造陸,在山東省北部的渤海之濱形成了一片約8000平方公裡的豐腴土地,這就是舉世聞名的黃河三角洲。

黃河口位於渤海與萊州灣交彙處,是1855年黃河由銅瓦廂決口改道奪大清河入海演變而成。河口地區幅員遼闊,氣候良好,自然資源豐富,歷史上曾有較發達的農業、漁業、鹽業及河海航運業。空闊的藍天,廣袤的原野,滾滾河海,組成了一幅幅或雄渾壯闊或幽深秀麗的黃河口寫意圖。隨母親河一同入海,體驗母親河的皈依,的確令人神思飛揚。黃河穿崇山峻嶺,走黃土高原,過中原大地,行程萬裡來到了入海的地方。河口地帶,河道寬闊,河水舒緩地向大海湧去,渾厚而凝重。站在遊船上,從遙遠的大海吹來陣陣清風,夾帶著曠野的芬芳。黃河兩岸,植被種類層次分明。最高的是具有原始氣勢的大林場,中層是挺撥的蘆葦,低層是蔥蘢的牧草帶。遊船激起的波紋向兩岸緩緩蕩去,輕輕拍擊著岸邊的泥土,天高雲淡,愜意舒懷。

如逢汛期來臨,黃河洪水急劇衝刷河道,迅猛的海潮與急速而下的黃河水猛然在這裡相遇,瞬間形成激烈對撞,無風無浪的黃河河道主河槽內驟然間隆起一堵水牆,足有2米多高。水溜陡起陡落,前推後擁,轟鳴著向前平行推進,遠遠望去,波翻浪卷,蔚為壯觀。遊船泊在河心的沙洲上,就可以挽起褲腳下河了。赤腳走在新鮮的泥地上,一股涼絲絲的感覺從腳底向上蔓延,一直輕輕撓到你的心裡。泥地上一個個的小洞裡,有蟹子在探頭探腦。潮水一波一波來又回,留下點點的貝殼在陽光下熠熠閃光。

蟹子當中,最受青睞的是三疣梭子蟹。它身體呈梭子狀,背甲隆起三個明顯的疣瘤。這種長相古怪的小動物喜好晝伏夜出,白天像孩子捉迷藏般,把自己埋在泥砂裡,隻露出眼睛、觸角和雙螯前端。月光如水的晚上,它們又會成群結伴地爬到岸上,有時候還會爬上小樹玩耍。不過上樹容易下樹難,頑皮的孩子們就會像摘蘋果一樣摘蟹子了。

貝類中有天下第一鮮’––文蛤。早春和深秋,大海落潮之後,文蛤卻依然留戀地獃在灘地上。這時候,沿海的男女老少便像過盛大節日一般湧向海灘。有的文蛤潛在被海浪拍硬的灘地裡,聰明的采蛤人便會帶上一塊木板,在灘地上一放,人站在上邊扭動身子。片刻,一隻隻碩大可愛的文蛤便從泥土中鑽出來,拿一隻專用的小釘耙一摟,便可收獲了。這種拾蛤漁民稱為晃蛤,真是一個極富動感的優美名稱。

如果是在深秋時節,在河心的沙洲上會有一張火紅的地毯映入眼簾。這是堿蓬,惟一耐得住這片剛從海水中浮出的高鹽堿土地的植物。它們的生長經歷了非常的艱辛,它們綻放的美麗非凡而長久。

起個大早,可觀黃河口日出。東方泛出魚肚白,天水吻合的地方,驟然飛出萬道彩霞,紅肜肜,黃燦燦,像撕裂的錦,像天鑄的劍。無數隻海鷗、水鳥漫天飛舞著、鳴叫著,歡呼海上日出。太陽冉冉升起,把黃藍相間的海水、海上的鑽井平臺和出海的大小船隻鍍上了一層玫瑰紅。迷人的黃河口日出,以其無窮盡的魅力,招引著多少早早趕來體味生命、熱愛自然的人。

胸懷天下志,策馬黃河邊,天高青草綠,長河落日圓。暮色蒼茫時,觀黃河口日落。在晚霞鍍邊的輪廓裡,天地間出奇地絢麗遠處一盞及兩盞的漁燈夢幻般地明明滅滅、閃閃爍爍。逝者如斯,黃河之水依然奔湧而來,又東流而去。

黃河的兩岸是國家級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隨意畫一條小船,在時而開闊時而狹窄的水道間行進。兩邊三四米高的蘆葦微微搖著白色的蘆花,遠處水面上成群結隊的水鳥在遊弋,有野鴨,有甓鵜。不經意地,在露出水面的一塊泥灘上,會有十幾隻長嘴長腳的鷸在休息,有的單腳獨立埋頭瞌睡,有的抖抖翅膀啄啄羽毛清潔自己。不起眼的小泥墩上,也會有胖胖的沙錐鳥,它們的喙長得和身體不成比例,一上一下地到泥裡探喫的。堤岸上立著高大的灰色蒼鷺,不遠處電線杆頂常有鷹隼蹲踞,它們也是到蘆葦地和草叢中聚餐的客人。如果運氣好,還會看見長尾巴的棕黃色的大頭小鳥,長著短短的帶鉤大黃嘴,灰色的頭上著黑色長眉紋,完全不管遊人的打擾,依然不慌不忙地在桅杆上跳躍著。這是中國唯一一種以蘆葦地為家的鴉雀,是世界矚目的珍稀鳥種,所以有一個十分中國化的名字:震旦鴉雀。

婀娜片片霞,隨風飛舞到天涯,何處是君家?秋風送爽的時候,整個蘆葦蕩猶如待檢閱的千軍萬馬,陣容異常清潔齊整。待飽滿的葦穗由淡紫轉為粉白,蘆花盛放。風乍起的時候,葦絮隨風在天空悠悠然地飄飛,彌天蓋地,這就是蘆花飛雪的美景。

從此時一直到來年的春天,葦蕩間的河溝裡會有高貴的丹頂鶴悠然踱著步;明淨的水面上,潔白的大天鵝三五成群地遊弋覓食。最多的則是漫天遍地的野鴨了。行走在保護區中,不小心發出高一點的聲音,驚起葦叢中無數的野鴨,撲啦啦地飛向遠方,讓人在驚愕中不禁莞爾。

保護區堪稱珍禽的樂園,已發現有269種鳥類在此棲息,約占全國鳥類總數的22.3%,數量在1000萬隻以上。其中包括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鳥類丹頂鶴、白頭鶴、白鸛、大鴇等7種,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鳥類大天鵝、灰鶴、白枕鶴等34種,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鳥類40種。據悉,目前保護區內僅丹頂鶴就由建區之初的70餘隻增加到現在的300餘隻,這裡成為中國丹頂鶴越鼕的最北界。就連黑嘴鷗這種世界存量僅3000餘隻的瀕危鳥類,在這一帶的分布也達到1000餘隻。眾多的鳥類在這裡繁殖、越鼕、棲息,規模宏大,場面壯觀。大群的珍稀鳥類,引起了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和大批國內外專家的濃厚興趣,聯合國官員把黃河三角洲形像地比喻為鳥類的國際機場

除了觀鳥,還有無限風光野趣。一個人站在黃河邊的大壩上,落日、雲霞、黃河、青林、飛旋的鳥、漂浮的炊煙與孤寂的身影交融在一起,天地之間惟有無邊的靜謐。

在黃河入海口北側的孤島上,有華北地區最大的平原人工刺槐林。秋鼕季節,鑽進槐林深處,遍地是厚厚的枯枝敗葉,踏在上面,沙沙作響。如逢天降大雪,玉樹瓊枝,粉妝玉砌,夏日守林人那爬滿青籐的茅草屋也一片銀白,童話世界般的純潔美麗。槐林最美好的時光是在暮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槐花開,就像綠色的海洋托起雪白的浪花。林中空地上,也是花簇秀麗,g紫嫣紅。清晨沿小徑入林,吸上一口清醇香甜的空氣,頓時倦意全消,神情大振。流浪在春天的放蜂人,安營扎寨於槐林中,風餐露宿,編制著春天的童話,收獲著春天的甜蜜。夏天的雨後,槐林中總會滋生出蓬蓬勃勃的野蘑菇,時升地還可以看到野兔在林間蹦跳嬉戲。

野兔肉是黃河口居民的一道美味。如果有心,遊人也可以仔細尋覓一下野兔出沒的路徑,然後取一段一米來長的鐵絲,把一端圈成碗口大小能伸能縮的活扣,擋在野兔經過的路上,另一端繫在木樁上插入地下,這樣就可以‘守圈待兔’了。

驅車來到黃河尾丁字路水文站,登上高高的幣望塔舉目遠望。諾大的草場顯得分外幽深秀麗,寧靜安詳,仿佛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翡翠,又像是天公不經意潑下的一地碧色濃雲,直向遠方的海岸線奔湧而去。草原上最為壯觀的時候,是夏日雷陣雨後的初晴。草地上,濕漉漉的,而天空的烏雲還沒有散盡。半遮臉孔的太陽,把千條萬條光線,從雲翳的縫隙、邊緣直瀉下去,天地間出奇的明亮。碧綠的草葉上,成串的雨珠光燦燦的,彙成明麗的草葉上的海。

沒有在黃河故道喝過鮮魚湯的人,永遠無法想像一種普通的魚湯到底能有多鮮、多美。黃河鯉魚甲天下,河口刀魚造化奇,頂凌梭魚金不換,河口鱸魚賽甲吉。黃河口的魚類個個知名。

金秋時節,初生的小鱸魚發育到了0.5公斤上下。這些不諳世事的小家伙一味橫衝直撞,愣頭愣腦地貪喫。遊人若發童心,取個酒瓶纏上幾十米的尼龍線,線上掛魚鉤三五枚,扔到水裡,魚餌隻需沙蠶或者小蝦。無需片刻,咬鉤的鱸魚就會把你握線的手指拽疼。也可以效仿漁民,搞一個俗稱‘地袖兒’的尖底小網,漲潮的時候在海灘撐起網口。待到潮退,就會有細長的梭魚被絲線別住。運氣好的話,能抓到五六公斤的大魚,這樣的大魚隻鑽進個腦袋,被絲線別住腮葉。看到偌大的梭魚被丁點兒小網釘在沙灘上束手待斃,不知你會作何感想?

黃河故道的鮮魚湯就是用這些魚烹制的。綠浪波伏的黃河故道,蕩漾著條狀的歲月波瀾;清澈水裡自由的遊魚;水面上,撒網人網住波光裡的夕陽,好一處世外桃源。

淺灘、紅毯、葦蕩、草場、槐林,這片新淤地構成了中國暖溫帶最完整、最廣闊、最年輕的濕地生態繫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約15.3萬公頃,是《拉姆薩爾國際濕地公約》締約國要求注冊的國際重要濕地。更重要的是,直至目前,黃河入海口仍以每年兩三千米的速度向海中推進,是年造陸面積自然增長最快的濕地。獨特的生態環境,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使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生物資源異常豐富。

這片新生的河口濕地,有著不可估量的科學研究價值和生態學意義。生態學家把它視為研究新生陸地形成、演化、發展的重要基地,生物學家把這裡看作是研究生物衍化及演替規律的基因庫,鳥類專家視這裡為研究東北亞內陸和環西太平洋鳥類生存、棲息、遷徙規律的特殊地域,水土保持專家們則把這裡看作是反映黃河治理成效的晴雨表。

避開城市喧囂,回歸自然,來一次生態旅遊,已成為現代人類旅遊的首位選擇。黃河口濕地生態旅遊已經建成沼澤濕地生態區、槐林生態接待區、蘆葦濕地觀鳥區、海灘濕地觀光區和新國土觀光區等五個功能區,設立了濕地之窗、蘆花飛雪、槐林飄香、柳林疊翠、黃龍入海、長堤觀海等黃河口‘十景’。野、奇、特、新、曠、幽是黃河口的特色。

一位著名作家曾把黃河三角洲稱為金色土壤:一片新生的土地從古老的海灣中緩緩長出。黃河三角洲不斷生長著土地,也在不斷生長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