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發牌制度勢趕入絕路 400漁船慢駛反設保護區

近四百艘大小漁船昨日在大埔對開吐露港海面慢駛遊行,反對政府擬透過發牌制度規限漁業;更批評當局設立漁業保護區,令本身已經營十分艱難的近岸作業漁民,進一步失去捕魚作業的水域。有在東北近岸作業多年的漁民直言,現時的漁獲,已較七十年代大減逾九成,修訂條例是把他們趕入絕路。

記者:陳Z

由香港漁業聯盟、新界培門養魚區協會、新界北區漁民協會等約二十個團體組成的全港漁民大聯盟,昨在吐露港發起漁船慢駛遊行,有近四百艘大小漁船及一千名漁民參與,部分漁民在船上,掛上「發牌保護係藉口、迫到漁民冇氣抖」及「保護區內亂糟糟、害到漁民冇得撈」的標語。

稍後或將行動升級

整個遊行歷時逾一小時,漁船先在大埔三門仔避風塘集合,再分批出發,先駛出吐露港,再駛至科學園對開海面,後繞過大埔工業h,再折返三門仔避風塘。

大聯盟臨時委員會召集人陳美德表示,漁民反對政府修訂《漁業保護條例》,「發個牌就有無限商機?我睇唔到,如果政府唔聽我們的建議,我們會將行動升級,之前的諮詢期太短,以漁民的文化水平,點可以消化(修例)?」

他又批評,在香港出沒的魚類多屬季節性,真正在本港棲息的魚類不多,當局設立漁業保護區的做法對漁業資源幫助不大,但卻令漁民失去大片作業及賴以維生的水域,「近岸作業會是最大的受害者,約有三千多艘『小艇』,其實本來的經營已十分艱難。」

發牌控制過分捕撈

張天福在七十年代開始,已在本港東北的近岸,以採帶子及捕魚為生,他說:「現時有區域已劃作保護區,結果有帶子冇人採,最後老死,令海底又臭,珊瑚死晒。」他又指,在七十年代,每次出海都可有百多二百斤的帶子,但現時已大減至三數斤,漁業資源銳減,相信是與近年大規模填海工程有關。

漁護署回應,透過發牌制度,可有助控制過分捕撈,符合長遠利益及確保漁業的可持續發展,長遠對漁民有利。至於在吐露港及牛尾海設立漁業保護區,可保護魚苗免受過度捕撈的影響。

 

拖網捕魚破壞海洋生態

本月初,世界自然(香港)基金會向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遞交有關漁業保護條例修訂案的建議文件,促請政府立例禁止漁船於香港水域進行拖網捕魚活動。目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正就漁業保護條例修訂案進行公眾諮詢,基金會主席邵在德表示,沿岸的拖網捕魚活動對環境極具破壞性,而多個東南亞國家及中國已實施禁制。

根據政府於1998年就香港捕魚業所進行的顧問報告(漁業報告)顯示,世界各地的魚類蘊藏量已到了非常嚴峻的情G,而南中國海及香港亦不例外。報告的論點是必須立即執行相對的改善措施,以防止香港的魚類遭過度開採。可是報告發表至今已7年,政府所實施的措施卻微乎其微。

舉例說,以拖網方式採捕的每尾魚平均只重10公克,17種具重要商業價值的漁獲中,其中12種已遭過度開採。以每平方米珊瑚礁範圍的漁獲重量計算,香港是全球最低。邵在德稱:「過度的拖網捕魚對香港海H造成嚴重破壞,影響海洋的生態環境。若情G惡化,只會使香港捕魚業得不到長遠發展。」

設立「 禁捕區」

組織建議政府將香港東面水域設立為「禁捕區」(只可於指定及受管制的地點進行休閒垂釣活動),範圍包括蒲台島及鯉魚門以東水域(並包括吐露港與牛尾海),這樣既能為具商業價值的魚類提供理想的繁殖環境,並能保護水域內的珊瑚群落及海草H,令脆弱的海洋生態系統得以維持。另外漁農自然護理署應按實際漁業資源蘊藏量而發出限額分配制度,成立發牌或許可證系統。

香港的海洋環境及生態資源均屬香港市民的公共財產,如果大家希望香港的海洋生態環境得以改善,捕魚業得以長期發展,我們必須立即行動,執行全面的改善措施。如果海內沒有魚,捕魚業亦將會消失。「放長線,釣大魚」應該是政府考慮的措施,香港雖有「亞洲國際都會」的美譽,在漁業管理政策上,卻落後於中國大陸及其他發展國家,這問題是否需要正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