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生態遊多半自封?

專家指出,有山有水并非生態旅遊,一些景區經營者其實破壞生態

本報訊 記者許靜、通訊員黃海珊報道:什麼是生態旅遊近年來隨健康、休閑風潮的興起而日漸走紅的生態旅遊生態景點生態公園不得不面臨標準缺位的尷尬。昨天在廣東韶關舉辦的一培訓班上,有專家呼籲:生態牌不能亂打,同時要警惕一些旅遊景區藉生態之名行破壞之實。

 

綠色標準國內缺少認証

昨天,綠色環球21”國際組織在韶關南嶺國家森林公園舉辦的第五期培訓班正式開講,他們所提出的旅遊可持續發展標準體系對大多數國內旅遊企業來說,還是一個新鮮的名詞。

 

然而這個標準體系卻是國際唯一公認的旅行旅遊行業可持續發展的綠色標準。包括旅遊企業標準社區(景區)標準國際生態旅遊標準設計與建設標準四大類。其中包含了以自然為核心、可持續、與環境友好、對社區作出貢獻等八大原則國際生態旅遊標準,是國際上認定生態旅遊景區的標尺。國內打生態旅遊牌的景區景點數不勝數,然而真正通過了生態旅遊標準認証的,只有王朗大熊貓自然保護區的旅遊項目。該組織中國首席代表諸葛仁博士指出:據我們調查了解,目前國內的大多數所謂生態景區只是炒作生態概念,不是真正的生態旅遊

過度開發難出生態精品

美國有舉世聞名的黃石國家公園、澳大利亞的大堡礁以保存完好的海底生態每年吸引大量遊客,然而自然形態多樣的中國雖然生態景區不少,卻是三五年一個潮流,難有生命力強的精品旅遊景點,這究竟是何原因?

 

諸葛仁認為,標準的缺失加上政府與投資商的急功近利心態,導致生態景區短時期內過度被開發,造成生態環境和旅遊環境的巨大破環,往往是生態景點不能長久的重要原因。而黃金周休假制度又是造成景區被集中淘空透支的最大負面因素。由於國內旅遊企業全靠黃金周吃飯,七天之內拼命引客造成景區爆滿,過度消耗了旅遊資源,對景區破壞相當大。

 

藉生態名卻破壞環境

不是有山有水就可以叫做生態旅遊諸葛仁指出,在國內許多生態景區,經營者并不注重環境保護,而是藉生態之名行破壞環境之實,這一現象應該引起政府管理部門的重視。

 

在國內很多自然風景區,環境污染的現象還很嚴重,比如污水直接排放到自然水域、垃圾沒有分類、車輛廢氣污染嚴重,耗水耗電不加節制,洗滌劑排放不合標準,很多原本山青水秀的自然風景區,搞上幾年的旅遊就變得污瘴氣,魅力盡失。這非常不利於景區的可持續發展

 

記者了解到,正在建設中的廣東韶關南嶺國家森林公園已經在全國率先申請綠色環球21“設計與建設標準認証,將成為國內第一個按照國際標準規劃建設的真正生態旅遊景區。

 

休閑新主張:生態旅遊

在繁忙的都市中,你是否會疲憊?在林立的高樓大廈間,你是否會壓抑?在車來車往的人流中,你是否經常湮沒於噪聲與塵土中?在城市之中,哪裡還有彩蝶翩翩、泉水潺潺、清風幽幽,沒有病毒的侵襲?

從自然中來,到自然中去。這是對於人最基本的概括。我們終究是大自然的兒女,再熟悉的都市都只是一個棲身之所,如果要尋找真正的寧靜和休閑,我們還是要回到山青水秀的大自然中。遠離城市喧囂,鬆馳緊張身心,清新的空氣令您才思敏捷!享受綠色食品,飽覽愜意風光,田園景色會讓你心曠神怡!於是,生態旅遊便成為都市人熱衷的新休閑方式。

在高山大河中尋找自己

大自然給人提供的信息是可以解碼的。倘若在某個寂靜的時間深處,冥思,聆聽,懷想,那些信息就能如人所願地顯示在我們內心的屏幕上,點擊,登陸,進入……這樣,自然便與人的生命律動一起,若有若無地陪伴著人們邁過每一道生活的坎,濯洗每一次蒙塵的記憶,消除每一種莫名的悵然。今年春天,偶然的一次機會,我隨著旅行團到了位於江西與廣東交界的定南縣,在明駿九曲生態旅遊保健度假村,我就獲得了這種聆聽和冥想的機會,接收到了自然在近乎靜止的時間和空間中傳遞給人的信息。

九曲生態度假村依偎著九曲河,棲息在青山綠水之間,因此它有了一個極為動聽和富有意韻的名字,也擁有了一個極為秀麗和天然的環境。九曲河是東江之源,是廣東人、香港人的母親河。而九曲生態村就悄然隱沒於江西革命老區---贛州定南的化佛山和天壽山的重巒疊嶂中。

入住度假村的第一個晚上,便睡在度假村的竹樓里,清潔的舖蓋,使人懷想起童年時代母親給自己整理被子的痕跡。躺在上邊,明知道身下就是“母親河”的懷抱,所以,入睡特別安穩和溫暖,而夢便不由自主地將人帶到了依稀的故鄉里,久違了的那種情懷絕對是不可多得的。

對我誘惑比較大的一環,還在於這裡提供的吃。農家菜、山野菜、藥膳以及明駿種植園種植的天然無公害綠色食品與水果,完全區別於酒樓食肆的那一席席盛宴,幾盤農家小菜,抿兩口小酒,微熏,抬頭,還可以數得出夜空上舖滿的繁星,眨巴著,都是你所想念的好朋友、愛人、親人的眼睛。無論你在戶外徜徉流連到多晚,都能找到度假村員工親切微笑的臉,從他們那裡,你還可以聽到一個白手起家的傳奇故事。原來,這個生態景區的老闆賴達雄還是我們廣東老鄉呢,他出生在廣東龍川一個偏僻的窮鄉,起步於香港的國際貿易,45歲開始到咱們革命老區開創生態保健游,他因為創立了著名的“明駿模式”,度假村鏈接的健康產業也得到了認可和普及,更重要的是,他使江西老區人們的經濟收入都翻了幾番,今年元月14日,他接受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的“2004‘中華之魂年度十大傑出人物”的勳章……

兩天的行程結束,坐在將我們渡出明駿九曲生態村的小船上,兩岸悠然倒退,宛如在時光之河流上回溯。不知不覺中,我的心裡已經多了一艘慢船,它將我一點一點地渡到了俗世的彼岸。

享受自然更要保護自然

常常聽到朋友們說:“某某森林公園開放了,要去趕緊去,人去多了就被破壞得不像話了。”的確,在不少的風景區,我們看到的是樹上刻滿了字、地上舖滿了垃圾,更有甚者,當年淳樸的村民都學會了怎樣以買來的雞冒充自己放養的“走地雞”。

從遊客的角度看,生態旅遊的定義仿佛很簡單,不就是到未經開發的地區感受自然、感受當地的民俗嗎?但在世界大自然保護聯盟的定義中,生態旅遊還有更重要的一個內涵,就是旅行不應該對當地造成污染和破壞,這可是旅行者和商家雙方面共同的責任。當然,遊客去旅行不僅僅是追求自身的享受,更希望通過旅行去關心那些生活在邊遠地區的民族的生活環境和生活質量,以及他們世代相傳的特殊文化;或者是置身原始自然的美麗風光,為保護環境盡自己所能。

生態旅遊是一種層次很高、很敏感的活動,國外遊客大多都具有一定的環保意識和知識,而我國由於引入生態旅遊概念較晚,推廣和相應服務設施建設不足,國內大多數人尚不了解生態旅遊的真正意義,可以說大眾化的生態旅遊活動在中國還遠遠沒有實現。

但無論如何,作為一名希望享受生態旅遊的旅行者,我們也應該在到郊外旅行的時候注意做好環保措施。除了不要亂拋垃圾、肆意毀壞樹林外,還有很多小節值得注意:例如不要穿鮮艷顏色的衣服靠近動物、不要用閃光燈給動物拍照、更不要隨便餵養它們。到了農家做客,應該充分尊重當地的文化和習俗。

生態旅遊不應該是一個時尚的名詞,更應該是一種逐漸滲透的教育,讓我們在大自然中好好地學習如何愛護環境、愛護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