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日報 
2005-02-05

譚鳳儀 雙重身份綠色人

躋身綠色行列,五花八門,各擅勝場:有專攻蘭花、水草;有主打生態旅遊、岩石研究;有植物學家、有再生能源學者……

  今次訪問的是紅樹林專家與鯨豚保育主席集一身的譚鳳儀,這兩種香港似認識但所知不深的課題,她如何從中獲得滿足感?又如何把滿足感化為保育推廣?且由她娓娓道來。

  戶外工作不易為,香港城市大學生物及化學系教授譚鳳儀偏偏跑到出名環境惡劣的紅樹林中做科研,雨天淋、熱天曬,她說是性格使然,不安於在辦公室埋頭苦幹做實驗。

  她在中文大學讀生物,畢業論文是「馬鞍山礦山」。她翻資料,知道 50 年代那媔}了礦,礦洞都荒廢了,吸引她的是荒地上綠油油的青草。「雖然這媞′O重金屬,但某些草對這環境帶有抗性,無礙其生長。它的吸收量甚至可作為指標,得知這堛漲穫V物有幾多。」不是每一種植物都可在此生長,歸根究抵,要適者生存。

荒地再生

  肄業後她繼續修讀碩士,由馬鞍山礦山聯想到廢物(荒廢地)再用。當年是 70 年代中,環保署都尚未成形(環境保護署在 1986 年成立),講廢物再用更是鮮有人提及。她想到首間污水處理廠上水石湖墟,處理出來的大量淤泥。在普通人眼中是廢物,她讀生物出身的卻滿是營養要素,她構思把淤泥應用於礦山廢地上,藉此加快綠化環境。她跑到煤礦極多的英國做研究,結果她做到了,難怪她說:這個世界沒有廢物!

  她與紅樹林締結緣份,要追溯至 1985 年。她當年在理工教書,每年都會帶學生到紅樹林作實習研究,愈做愈有興趣:「紅樹林很美,邊研習邊欣賞風景,寓工作於樂趣,是最稱心的事。」

  紅樹林最懾住她的一次,緣於一次野外考察。冬天做紅樹林研究,要不是大早,要不是夜晚,因要趕及潮退。那天她和同事起了個大清早,摸黑清晨 5 時在學校集合,要在 6 時前到達紅樹林工作,抵鶖氻悁潃閬n魚肚白,映襯紅樹林,美得醉人。

艱苦考察過程

  紅樹林生長在熱帶與亞熱帶氣候之下的潮間帶,潮漲之時,紅樹林可被海水完全掩蓋,退潮時才暴露出來。這樣全天候露天的環境中工作:時濕、時乾、時冷、時熱。在太陽高掛的日子,熱得惱人,在隆冬下,呼呼北風真夠你受。以為夏天浸在水堮伎傿峈A嗎?錯極!因為氧氣不能在空氣中落入泥土堙A會有缺氧的情況,水一退,氧氣又回來,人便在這缺氧耗氧的循環下,身體嬴弱些也難應付。

  「熱的時候,外面 30 幾度,紅樹林可達 40 度,邊做熱氣邊蒸騰上來,還要長期站立或蹲在滿布泥濘的地上。香港的紅樹林還有一個特色,它不如東南亞和熱帶地方般的品種高聳,矮小,約莫 1 米高(外國大多 5 米高),枝葉刮在面上,絕不好受。也有一個好處,由於要因應潮汐漲退,研究時間爭分奪秒。我試過太集中精神做了,連潮漲也不知,回頭一望,水己在腳邊,要澗水上岸。幸好沒淹上來,因為我是不懂游泳的,有時候要坐大飛到考察地,連救生衣都沒有一件,我勝在夠大膽囉。」她這個 B 型血的人,又往往成為蚊子的大餐。有時候沾上泥巴,洗多少澡,那股泥土味都像洗不掉。她直言辛苦極了,但挑戰大,滿足感亦大,還可以跟別人說:「我得,你得唔得魽H」

  做紅樹林研究,體力要求大得驚人,行 3、4 小時到達目的地是等閒事,之後還要拎40、50 袋泥土回實驗室繼續研究,女孩子是否較難勝任呢?「又不是,香港好妙,女仔若肯做野外工作的,都很掂很 tough,連男士也望塵莫及。」你研究了廿年仍樂此不疲,也是其中的表表者了。

有危有機有失有得

  紅樹林的頑強與多容性,為她帶來研究的啟發。「紅樹林能在惡劣環境中生長,抗性奇高,能對好些污染物都能產生作用,你認為是污染物的,它當作是食物。我一直利用紅樹林的生態系統,為一些惡劣的環境做修復工程,從中篩選有用的植物和微生物。投入下去,愈發覺學無止境。」

  譚鳳儀一直做紅樹林考察,後來跑去做保育,原來又有一段古。當年興建赤P角新機場及北大嶼山公路,把那堿馫鬖@ 7 公頃的紅樹林移平,適逢當時政府在做環境評估(EIA),認定紅樹林有重大的生態價值,要做補償的工作,得出的方案是:把香港剩餘的紅樹林面積統計下來,加以保育。另一方面,在大澳鹽田種回 10 公頃的紅樹林。她被政府邀請,擔當統計與保育的重任,並出版《香港紅樹林》一書。失去了7公頃,換來市民關注紅樹木保育,世事是這樣,有危又有機。

  香港人近年對紅樹林大有認識,「現在的生態導遊,都特別強調紅樹林。有時候考察,背後的遊人認得出紅樹,知道它矮矮的,在海邊生長,連水筆仔(秋茄)是胎生都知道。」這些都叫她欣慰。

--------------------

肩負鯨豚保育

  香港的紅樹林專家中,譚鳳儀赫赫有名,但在上個月舉行的海洋公園鯨豚保護日,記者見她在主持大局,忙發言忙呼籲,原來她是海洋公園鯨豚保護基金主席。為何會與鯨豚拉上關係?「紅樹林介乎在陸地與海洋之間。海洋於我雖然不是最心水的選擇,不過研究了紅樹林這麼多年,對淺水沿岸生態始終有一定認識。」90 年代伊始,她一直做地球之友的董事,至去年才退下陣芋A不少環境問題都有參與過。當時剛巧海洋公園的董事局一名海洋生物學家退休,城大校長張信剛推薦她參與,後來當上此基金主席。

  「坦白說,我從沒做過有關鯨豚的研究,完全不認識嗎?又不是,有學生做過鯨豚保護研究,他們的 seminar 我曾出席,始終做了海洋和生態環境的工作這麼多年,要 take up 不難。況且海洋公園有很多鯨豚專家,時常給予我們很好的意見。」

  去年履新時,譚鳳儀把鯨豚基金內進行中及曾做過的研究項目,統統翻過一次,滿有信心。「做開研究的,始終有相似的地方,要轉其他題目不是太難。到今日我都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可作為組織統籌,會找到一些專家去解決問題。」

  香港四面環海,她身處鯨豚世界,才驚覺本地嚴重缺乏海洋哺乳類動物的生物學家。遇有鯨豚擱淺,會拿組織到日本給的專家分析,是否與環境污染有關。無專家助陣,這學問難以植根,年輕人有興趣鑽研,也苦無門路。該基金會現在開展海洋哺乳類動物研究工作,讓 6 位港大學生參與研究,為香港鯨豚研究展開第一步。

  紅樹林與鯨豚,她還是較喜歡前者:「這個領域我都未做完,還可以繼續去。如果仍有錢做研究,會由紅樹林擴展至濕地研究去。」

﹏﹏﹏﹏﹏﹏﹏﹏﹏﹏﹏﹏﹏﹏﹏﹏﹏﹏

紅樹林分布全港

  生長地:紅樹林早於 250 萬年前,白堊紀及第三紀時期出現,多生長於全球熱帶、亞熱帶 112 個國家或地區,屬於潮間帶淺水區的灌木和喬木,全球共有 1,700 萬公頃。

  種類:全球有60-80種紅樹林植物,香港身處北回歸赤22度,離赤道有一段距離。紅樹林愛在赤道、高溫及多雨下環境生長,因此在香港,於潮間帶生長的木本植物僅 8種,如香蕉仔、白骨壤等,當中以秋茄(又名水筆仔)最為常見。

  香港分布地:在44個不同地點,包括西貢、新界東北、吐露港、后海灣、大嶼山,共 290 公頃,當中以米埔最大,逾 100 公頃。

保育:

  ˙不要亂拋垃圾、採摘,如無必要勿踏進泥地,會騷擾生態系統。

  ˙部分沿岸村屋發展,會把建築泥頭倒進紅樹林範圍內,阻礙紅樹林生長。

  ˙勿污染海洋,例如船隻漏油,油污飄至河岸會沾在紅樹林上,令葉子和樹幹不能呼吸,引致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