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造邊境新特區

隨著中港兩地聯繫的日益緊密,1012日,特首曾蔭權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公佈,計劃大幅收窄邊境禁區範圍,保安局將於明年初與多個部門展開研究,確定具體的縮減範圍,預計新管理線最快於一至兩年後正式使用。就解禁土地的開發和利用,港深政界和各方人士紛紛開出「藥方」,熱情高漲。

邊境開發可增14萬就業

政府計劃縮減邊境禁區範圍,由目前28平方公里邊境禁區(人口不多於1.3萬),解禁至少一半土地,料優先放開的是河套區、香園圍和缸瓦甫。主持《繁榮的邊境,繁榮的香港 全方位開發港深邊境地區的方案與論證》專題報告研究的丁四保教授預測,邊境區憑借不可替代的物流和輻射功能,今後料成深港經濟活躍帶,「28平方公里土地將成為提升本港產業結構競爭力的增長點」。

丁教授告訴記者,邊境地區具有其它地區不可替代的物質交流和輻射功能,且港深邊境存在著空間瑜置,空間和邊境功能遭到浪費。

他認為,香港產業結構的競爭力因素正在下降,關鍵的原因是其製造業嚴重萎縮,對其未來的技術能力產生永久性破壞;在港深邊境地區可以充分利用內地與香港在技術、土地、勞動力等資源的各自優勢,在互補中實現資源的節約、實現香港製造業的再發展。

邊境區開發雖然短期內不能見到成效,但專家對其充滿信心:「邊境區將成為未來20多年深港經濟的活躍地帶。」丁四保提倡,可在邊境區發展高端技術產業(IT產業或高技術裝備製造業),國際招商的目標應著重具有技術創新力量的跨國公司;如果以裝備製造業為主,國際招商的目標可以著重日本、韓國、德國,還有新加坡。

為保持邊境區發展的長遠性,丁四保提出,需妥善處理深圳河河套地區開發與其它邊境地區的關係。根據課題組全面開發港深邊境方案,將設沙頭角、打鼓嶺、河套和西部信道地區共4個功能區域。他說:「只有這樣考慮才能從空間系統效率的角度和景觀生態學的合理性出發,提高邊境土地的自然生產力和經濟生產力。」

邊境開發能夠增加多少就業?該課題專家組預測,邊境開發能夠新增就業崗位13萬至14萬個,佔當前香港全部就業人數的4.2%,佔當前失業總人口的50%以上。開發建設期間,能產生建築業崗位35004000個。開發後,能增加間接關聯崗位7萬至7.3萬個。

開發需過法律環保兩關

有關專家表示,在禁區開發問題上不要過於樂觀,在進入開發階段之前還必須進行繁複的環境評估和政策研究;即使這些難關都一一跨過了,在邊境地區未來開發成什麼形態這個問題上也難以避免一場爭論。

與此同時,在禁區開發問題上至少有「兩座大山」需要翻越。

禁區法律需重修

首先是要在法律上改變禁區的法律地位和法律現狀。內地學者分析,開發邊境地區,首先就遇到法律問題,如果內地人員進入障礙多,禁區開發就會受到制約。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邵善波建議政府方面簡化合作開發區的出入境手續。丁四保則建議,在合作建立的生態旅遊區、高科技園區和傳統工業區內應實行與本港相同的自由港制度,貨物進出自由,貨物和設備可以在開發區與香港之間自由流動,不徵收關稅,進入深圳再補徵關稅。開發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內地和香港工人及相關工作人員,分別由兩條不同的通道出入開發區。這種封閉式的管理模式可以確保香港與開發區相分隔,使其邊界具有可控性和相對封閉性,因而容易滿足邊境開發區與香港其它地區相對隔離的基本條件。可見,通過設立「特區」中的「特區」,既可以保證不削弱或破壞邊境禁區的緩衝功能,而且可以充分利用香港與內地的優勢資源,加強兩地的經濟融合。

專家還指,河套地區的所屬權與管理權分離,深圳擁有所屬權,香港擁有管理權,雙方各執令箭,這樣特殊的地塊在國內絕無僅有,因此在開發前還需要尋找相關的政策依據。

保護生態需審慎

第二道坎是環保關。環境保護署發言人表示,聯合研究小組轄下的「環境影響評估專家小組」,將會討論開發河套區所涉及的環境問題,但發展必須兼顧對環境的影響。河套區位於米埔「拉姆薩爾濕地」上遊,鄰近的濕地具有很高的生態價值,使發展河套區需要解決很多問題,特別是河套區的環境問題是否可以緩解。對此,有權威研究機構分析,只要解決來自陸地的污水治理,深圳灣的環境可以向著好的方向發展,香港居民可以不必擔心邊境禁區開發對自然環境,特別是對米埔自然保護區的負面影響。

只要規劃得當,開發邊境禁區不會削弱或破壞其既有的生態功能。

開發河套 呼聲最高

1985年,本港工商界就有人建議香港政府在深港邊境地區設立「邊境工業區」,希望能夠借此在最近的距離上享受到更低廉的成本。20007月,全國人大港區代表、香港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最先提出在港深邊境之間設立「特區中的特區」的提法。曾蔭權提出縮減禁區後,本港就有人建議港府在決定優先開發片區的選擇上,要與深圳方面商量好,以免出現雙方興奮點不統一,影響合作開發效果的情況。深圳專家分析,雙方有望在河套地區開發方面最先形成共識。

目前,關於河套地區開發的建言最豐富:

跨境工業區。提出這種設想的人最多,包括香港主要政黨和工商界,內容有建設出口加工區、高新技術產業區、中藥加工區、黃金首飾加工區等,但也存在不少反對聲音,認為設立工業區會破壞深圳河兩岸的生態環境。

金融發展區。這個設想提出實行錯位發展,有利於港資銀行在內地拓展業務。利用毗鄰深圳中心區的位置,使港資銀行與深圳銀行有效銜接補充。

商住旅遊區。將這一區域建成深港雙邊的大型商業、居住區或兩地觀光、購物和旅遊的新景區,人員、資金、貨物進出自由。反對者認為河套地區再搞房地產沒有前途。

會展業。香港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就認為可以建成中國產品的展示中心,將香港發展為連接內地與世界的樞紐。

大學城。有部分意見是在毗鄰深圳的香港北部開闢人才教育特區,為香港源源不斷地補充高質素人才,維持香港經濟繼續高成長。

深圳河灣一體化開發。如文伙泰先生提出深港之間的深圳河、海灣一體考慮,統一規劃,逐步開發的方案。

港冷深熱局面改變

從內地來深圳的人,都喜歡透過隔離網和口岸遠眺香港。邊境禁區分隔香港與深圳,但邊境兩邊發展截然不同。深圳已成為擁有1000多萬人口的大都市,邊境附近人口稠密、商業發達,但令人失望的是,香港邊境附近卻仍是鄉郊地,與香港的金融之都美名極不相稱。

首進港府施政報告

在邊境開發問題上,深圳市政府一直採取主動姿態。香港回歸前深圳市就有諸多關於深港邊境地區開發的計劃和設想,香港回歸後深圳在邊境開發方面也一直積極推動。去年時任市長的李鴻忠帶團訪港力促邊境開發。今年,深圳市市長許宗衡上任不到百日便訪問香港,推動深港河套地區開發等重大實質性問題的溝通。

相比之下,港府一向保持謹慎和沉默。港府至2000年底才展開「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提議開發禁區。到今年10月,港府才終於開了口。

香港與內地接壤的邊區,長期以來劃為禁區。曾蔭權指出,如今香港已經回歸祖國,「一國兩制」得到有效落實,兩地在執法方面的合作已有效遏制非法跨境活動,港府決定根據保安部門的意見,在維持有效管理線的前提下,把禁區範圍大為縮減。港府將據此設立新的管理線;釋放出的土地,可以研究適當利用。由於在這重要的地帶埵陬蛦\多私人土地和具有保育價值的濕地,加上開發成本不菲,所以必須先有審慎的全盤規劃,而規劃將與籌備新的管理線同步進行。政府明年上半年將展開規劃研究,咨詢公眾意見,然後制訂法定圖則。

合作由民間轉政府

深圳大學經濟學院的學者分析,曾特首提出大幅縮減香港接壤深圳邊境的禁區,其意義不可等瑜視之。這不僅可以釋放出大量土地帶動香港經濟發展,而且顯示通過那種以大面積邊境禁區隔離香港與內地的陳舊觀念,已經有了根本性突破。這與施政報告中採取多項措施加強與內地的聯繫,在理念上是一脈相承的。深港邊境禁區一旦開發,深港將完成真正對接。它顯示,香港與內地的溝通合作將進一步全面深入展開。

深圳大學經濟學院產業經濟研究所所長魏達志分析,在邊境地區開發方面,深港正從民間層面向政府層面升級。

相關鏈接

政黨社團表態積極

民建聯

民建聯是邊境(特別是禁區)開發的積極倡導者,在2001年,民建聯就明確提出廢除邊境禁區這一帶殖民地色彩的區域,指出其所構想的邊境經濟區,不僅局限於河套區,而是整個漫長的邊境區,是深港兩地經濟的最重要結合部,可以成為未來香港新的經濟增長點。

自由黨

自由黨邊境工業區的設立可使香港富有優勢的製造業更具優勢,一些製造商可能把工廠從內地搬回香港,從而能增加就業機會,所以贊成積極發展邊境地區,將河套地區發展成為邊境工業區,認為政府應該對禁區的問題,建立新思維。隨著深圳高速發展,港深兩地經濟發展及水平迫近,應該取消不必要的邊界緩衝帶,使大量土地荒廢。

民主黨

民主黨在《全民就業發展策劃建議書》中,便提出了有關邊境工業區的建議。同時認為發展邊境禁區必須慎重,因為邊境禁區是香港重要的自然生態保護地區,民主黨建議政府在邊境禁區內和周圍範圍先進行生態研究、收集資料及確定訂立具生態保護價值的地點, 然後才進行土地發展研究。

社團

香港多個商業團體如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香港表廠商會等支持邊境地區進行開發,認為目前在內地投資,成本低廉的優勢正在減弱,且存在政策、管理等不盡人意的地方,而邊境工業區如果採用香港完善的法律體制進行管理,利用毗鄰深圳的區位優勢,吸引內地人才,既降低生產成本也可降低運輸成本。

 

環保團體促政府制訂保育措施

邊境禁區由於人人跡罕至,不少地方有很高生態價值。有環保團體認為,政府在開放禁區前,必須慎重地對禁區進行全面的生態評估,並制訂充足的保育措施,確保開放禁區不會破壞生態。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自然保育主任黃倫昌指出,邊境禁區內,以近沙頭角的蓮麻坑及紅花嶺最具生態價值,根據該會早前進行的研究發現,蓮麻坑除有著名的蝙蝠洞外,村後的森林是很完整的次森林,由於人跡罕至,不少動物如黃p、水蛇等都可以在林中發現。至於紅花嶺屬次成熟森林,同樣具一定的生態價值。他並表示,屬於禁區範圍的上水馬草壟現存有不少魚塘,為鳥類提供不少食物,故亦不宜大興土木。

至於打鼓嶺一帶禁區內的缸瓦甫、香園圍等河套區,黃倫昌表示,經初步評估,該些土地主要為荒廢農土,而且經常受山火破壞,生態價值只屬一般。不過,他表示,從保育角度,雖然不反對政府將邊境禁區縮小,讓更多市民能進入禁區範圍,但政府在進行任何大規模發展前,應進行大規模的環境影響評估,並作出相應的紓緩措施,以免對當地生態造成不可挽救的破壞。

他補充道:「現在新界、甚至市區仍有很多荒廢土地尚未正式發展,政府確實不適合在邊境禁區範圍內大興土木,破壞原有環境,即使日後禁區開放,應用作發展生態旅遊或鄉郊式住宅。」

另外,環保團體長春社表示,十分憂慮政府開放禁區的決定,因為目前禁區內很多地方均是生態價值豐富的地方,當中包括魚塘、香港最大的蝙蝠棲息地、連接中國大陸的生態走廊等,只要稍一不慎,將會對香港的生態帶來災難。

長春社並認為,即使開放禁區,日後的發展都應以低密度和保存鄉郊原有風貌的特色為主。

 

開放邊境創造更好明天

曾蔭權在施政報告指出,將與深圳接壤的邊境禁區範圍大幅縮減,騰出的土地作適當用途。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加快工作步伐,充分諮詢新界鄉議局和所在區域的地區人士意見。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他的首份施政報告指出,香港回歸後與內地已有效遏制非法跨境活動,故決定根據保安部門的意見,將與深圳接壤的邊境禁區範圍大幅縮減,設立新管理線,騰出的土地作適當用途。這段約五公里闊,佔地約一千八百公頃的地帶,見證了中港百年關係轉變的土地,政府會在明年上半年公布開放範圍,並進行規劃,發展大綱會諮商公眾意見。 地區人士當參與其中

對於政府這個決定,我們深表贊同,並希望政府可以加快工作步伐,但政府在作出決定及進行實體規劃前,必須充分諮詢新界鄉議局和所在區域的地區人士意見,並須取得共識。同時,有關規劃和發展計劃中,必須要讓鄉議局和地區人士實質參與其中;政府也應盡快公布開放詳情及規劃建議,並盡快把有關開放土地轉為許可發展地區,盡快納入分區規劃大綱,與香港其他地區看齊。

這是一個遲來的春天,站在邊境地區,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一邊是荒蕪一片,但深圳一邊卻早已人煙密集,看茬o些土地資源就這樣白白地浪費荂A心堛熊h惜是難以形容的。

港深共融開發邊境

開放邊境屬於香港的事務,港府並不用知會深圳當局;但是,如果大家不善忘,應該會記得在上月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視察深圳時,內地媒體曾透露深圳未來可能會跟香港「合併」;加強港深合作以及粵港合作,也是國家領導人最近常常掛在口邊的意見。

我認為,政府應該就開放邊境的事務,在港深合作會議上跟深圳方面進行溝通,並在有可能的情況下,就這些開放的土地規劃進行互相配合的協調工作;除非我們滿足於只是把這些開放出來,珍貴的土地全部當作興建小型平房,作為純房地產的炒作。要把這些土地的價值倍增,就必須有好的發展規劃,邊境未來的前景,缺不了港深共融,共建雙子城這台戲。

背靠祖國是香港發展的一個主要根基,香港經濟要轉型,就必然需要理順粵港合作,讓中港物流、人流、資金流可以互通,深圳是香港進入內地第一站,開放邊境禁區,並規劃成為一個具經濟以及行政功能的融合區,港深雙方既可得益,又可以為以後粵港甚至「9+2」的合作模式,作為典範。

近年社會各界對發展邊境禁區提出很多意見,特首在施政報告中也認同這些土地是一種資源,可以更好地利用,所以因應邊境管理線的重新劃界,日後可能進一步重劃管理線的準備以及粵港深化合作的發展需要。政府應有通盤規劃新界地區的長遠發展規劃,特別是目前毗鄰邊境禁區的新界北區地區,不能只將目光局限在新騰出來的土地範圍。

加大力度規劃發展

目前港深兩地的邊境禁區發展可謂截然不同,深圳邊境附近人口稠密、商業發達,大馬路已經修到邊境旁;但香港邊境旁則絕大多數是鄉郊土地,人煙稀少。一熱一冷的強烈對比,更讓我們有加快開放邊境禁區土地資源的要求。

邊境禁區土地可以按區域規劃成為住宅區、工業區、商貿區以及生態旅遊區和人文旅遊區,新市填作為以房地產為主發展,這方面香港已經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發展策略。設立經濟開發區開發河套更是可行的特殊試驗區。使用釋放出來的土地,利用香港的管理、法制、人才、融資和基礎建設優勢,同時在特區引入內地人才和勞工,兩地各作優勢投入。

政府應加大力度去規劃和發展,可以考慮在開放邊境禁區的土地上規劃興建商貿博覽中心、中港物流中心、中介服務中心、甚至老人安老服務業。

在邊境地帶設立中介服務區,充分利用港深合作優勢,開辦金融、法律、信息、物流、工商管理、旅遊等諮詢服務,事實上,如果善用深圳內地的資源和市場,這些土地還可用作發展配合政府五大支柱產業,包括汽車零部件、物流、製衣、納米及資訊科技業。

利用香港的優勢,結合深圳人力、科技力量以及廣大的市場,我對這些土地發展的前景是樂觀的。開放邊境土地這決定是正確的。

 

港深邊境開發勿再蹉跎歲月

行政長官曾蔭權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政府將大幅縮減與深圳連接的邊境禁區,釋出28平方公里中相當部分的土地用作工商發展,引人注目。相對政府過往的政策,這無疑是一大突破,不過,從政府公開宣佈及其後透露的消息看,有關計劃若按政府的因循守舊做法及時間表,開發仍會是漫漫長路,效益成疑,筆者希望政府在邊境開發上應有新思維、新作風,勿再蹉跎歲月。

 港深邊境區的一大塊土地在香港回歸前,由於政治原因,被港英當局劃為禁區,沒有發展;回歸後,由於種種原因,禁區政策仍未改變,雖不斷有人提出開發,但特區政府沒有好好回應,或說會研究、研究,一拖就是八年。近年要求開發邊境區呼聲日高,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作出積極回應,無論如何都是好事情,值得肯定。不過,若按政府現時的辦事官僚程序及拖沓作風看,人們對開發能及早進行並推動經濟發展及市民就業,實難以樂觀。

規劃諮詢時間長久

 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論及邊境開發時,首先提出「決定根據保安部門的意見,在維持有效管理線的前提下,把禁區範圍大為縮減」。然後強調由於該地有許多私人土地及具有保育價值的濕地,加上開發成本不菲,所以要先有審慎的全盤規劃,最後提出初步時間表,「政府明年上半年將展開規劃研究,諮詢公眾意見,然後制訂法定圖則。」

 但政府沒有明確指出,計劃明年上半年展開規劃研究,諮詢公眾,然後制定法定圖則,整個過程需時多少?於是有報道補充,「港府消息稱」:明年中會完成繪製新邊境禁區管理線,規劃署會隨即展開18個月的土地用途規劃研究,再交由城規會審批,最快2007年底有邊境土地的新規劃藍圖初稿。請注意,最快在兩年後才可以拿出的,仍只是規劃初稿,如果慢些,會拖到何時?即使兩年後初稿拿出來了,還要多少時間完成再諮詢,通過新規劃藍圖?按近期的「香港速度」,諮詢一、兩年已算不慢了;真正慢的,如舊啟德機場,長期諮詢,意見多多,一拖就是七、八年,現在仍是空地一塊。

基建配套短期難以解決

 不少市民擔心這種情況會出現,但這不是多餘的。因為據報道有「政府消息」指出:由於「落馬洲河套區區佔地96公頃,沒有基礎設施,一直用作堆放深圳河的污染淤泥。雖然擁有毗鄰深圳福田商業區、皇崗口岸的優勢,但發展前須處理100萬立方米已污染淤泥,基建工程更會影響后海灣水質和鄰近的濕地保育區,料至少花上8年才可完成設立水務和污水處理設施,在改善車輛通道後,才可以進行具體的發展。」「香圍園位於沙頭角與文錦渡之間,是深圳擬議中的新跨境通道的落腳點,但香圍園經常水浸,要發展便須改善排水系統,並擴展污水收集系統,以防污水排放影響后海灣濕地,料工程需時至少8年。」另一計劃開發點缸瓦甫也要解決水浸及土地平整問題,因地處崎嶇山丘和缺乏基建配套,即使有望解禁也難在短期內加以發展。

 如果開發進度確如政府透露的話,那邊境開發前途就很難樂觀了。8年才能搞好土地及基礎設施建設,之後才會有樓宇及廠房等生活、生產設施建設,才能有實體投資項目,多少年才能出經濟效益?現時國際競爭激烈,經濟瞬息萬變,沒有快速的應變及發展速度,許多投資及建設會得不償失,甚至白搞。若按政府這樣拖沓、十多年才見成效的發展計劃,包括整體規劃,項目設計,投資計劃,管理模式等,能跟得上形勢,有競爭力才怪?指望其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經濟轉型,舒緩未來幾年的就業壓力,就難乎其難了。同樣,深圳方面期望通過在邊境開發上與香港合作,推動兩地經濟融合,那就更難以想像了。

提高效率加快邊境區開發

 有評論指出:內地數千公里的京九鐵路幾年就建起來了,香港政府搞些小工程光諮詢就要數年,完工動輒要十年八年,不落後才怪?香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起飛時,規劃、設計及發展的效率是相當高的,基建及樓宇建設速度更令內地驚訝,十數年間一個個新市鎮拔地而起,一個個新的經濟增長點確立,發展日新月異,但我們看到,現時香港政府一切都按部就班,按老規矩辦事,不管這些規矩是否合理,也不管要辦的事情有多急;決策慢了,過往的闖勁、速度也很難再見到了,而這很可能就是近年經濟增長落後的一個重要原因。筆者不希望政府把這樣的守舊思維及作風帶到邊境區開發,再蹉跎歲月,反而應值此契機,大刀闊斧改革經濟管理,克服因循守舊,提高決策效率,加快研究及諮詢速度,在邊境開發中再顯香港活力。

 

開放禁區新田河套打造小香港 三大發展商邊境搶地

特首曾蔭權一聲「解放」禁區,各路人馬紛紛獻計,最為落力的,莫如在禁區內外早已插旗的龍頭地產商,李兆基的W基地產、鄭裕彤的新世界以及郭炳湘兄弟的新鴻基地產等,早在十年前已默默在新田、落馬洲等地收地,如今控制二千萬方呎優質地皮,共同發展住宅,估值最少達四百億元。曾特首的大計,不限在新界北面的荒野魚塘,背後是要啟動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河套區,在新田、河套及落馬洲口岸區,打造一個工商住的「小香港」,建造工程將非常龐大,香港的經濟亦將乘勢而起!

今年十月十二日,特首曾蔭權公布首份施政報告,要把沿用半個世紀的深港邊境禁區範圍縮減六成,初步建議在邊境土地建商貿博覽中心,邊境禁區可望於兩年內大部分開放。消息人士指出,施政報告所沒有明言的是,早在二○○○年公布的「二○三○年規劃遠景策略報告」中,提到具有發展潛力的三個地區之一:落馬洲河套區。而當年被政府評為要在二○二○年後才會發展的大平原新田,則隨荈}發河套及落馬洲口岸區,大步提前上馬。

新禁區線提前年底公布

政府消息人士指出,政府本擬在明年才公布新禁區線的位置,但近日保安局與規劃署已就此頻頻開會,預期可提早趕在今年底拍板。

施政報告宣讀後,一群邊境禁區的居民雀躍萬分,昔日的魚塘將可變成黃金,更甚是早已在邊境禁區及毗鄰插旗的地產商。雖然政府要待明年中才諮詢,消息人士透露,W基、新地及新世界已有共識合作,並反建議港府把落馬洲禁區線進一步北移至貼近深圳河位置,騰出的土地可興建商貿博覽中心及發展工業。發展商並提出可出資為政府開拓河套區,以及在新田興建配套的交通基建,期望把河套區及落馬洲禁區的計畫與新田併合,藉以提高手上地皮的地積比率,令這塊繼天水圍後香港最大土地的價值大升。

可建商住樓面市值400億

發展商手上的二千萬方呎地皮,相當於整個中環至銅鑼灣,橫跨四個地鐵站。據市場人士估計,即使地積比率只有零點四倍,保守估計可建住宅及商業樓面的市值最少四百億元。

多間發展商早已看中落馬洲禁區地方及新田區的發展,但較有成果為W基、新地及新世界。接近文氏家族消息人士稱,W基與新地十年前已分別向區內大業主文氏家族洽商,新地成功與文氏鄉紳取得共識,可發展面積最大的土地,可惜未能突破文氏有關土地不得轉讓予外姓人士的原則,一直未能取得一幅完整土地的業權。

「四叔放}好多心血同錢」

這邊廂W基經過多年的游說,成功於九七年底以四億六千萬元,向文石涌會取得一塊面積達三百三十萬方呎的地皮。期間雖曾在○三年出現文氏家族為爭利益鬧上法庭的官司,總的來說,W基在落釘的過程算是最成功,「四叔(李兆基)放}好多心血同錢,先v到成塊地。」文氏中人說。

消息人士指出,經過官司一役,新地及W基「落釘」的形式已由收地雙雙轉為與文氏合作,當港府落實開發新田及落馬洲,會按文氏各家族的權益比例分配發展項目的利益。新地及W基均拒絕就新田區發展評論。

地產商在區內各自各精采,除W基與新鴻基外,新世界發展在過去十年亦積極收地。據本報調查所得,新世界是透過首都地產公司取得編號七六九地段。

新世界發言人表示,集團有興趣在禁區發展,但細節則不予置評。

即使二線地產商如太平協和也沾手,據土地註冊署資料顯示,太平協和多年前從劉皇發手上買入的,盡是在落馬洲通道兩旁的靚地;甚而連中資珠江船務也加入插旗行列,在群雄中間佔去一隅。

新地除向文氏埋手外,亦看中坐擁黃金地段的太平協和,為擴大規模,曾在○一年嘗試拉攏W基及新世界合作,並已獲批發展三十七幢中低層住宅項目。消息人士指出,當年副主席郭炳江親自出席城規會的會議,可見他對此計畫何等重視。後來因為樓市欠佳、開發成本高、環保及河套發展未明朗等問題,令項目一直膠荂C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時至今日開放禁區、發展河套的大規劃,令財團手上的地皮,由偏遠的新界地,變為接連深港的工商貿重鎮的}星城市,毗鄰有九廣鐵路直達的落馬洲口岸,發展價值已不可同日而語。

 

河套開發 深港互惠

香港特首曾蔭權上月12日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透露,特區政府將大幅縮減與深圳連接的邊境禁區,釋出該區28平方公里中的大部分土地,深圳認為這對河套區開發有正面意義。深圳有關人士日前透露,政府為盡快打破深港開發河套不進不退僵局,有意在下次舉行的聯合小組會議上提出河套開發折衷方案,若得到港府實質回應,雙方在今年底有望達成協議。深圳市地產業人士表示,口岸樓市近期悄然興起「河套開發熱」,其效應將導致深港樓價差距大幅縮小。

有關河套區開發,深港向來一熱一冷。深圳方面出於提升城市經濟的需要,一直大力鼓勵河套開發,目標定為高科技區;但香港方面對於地處城市邊緣的河套區開發向來不甚熱心,擔心影響環境保護及邊境地區管理。據《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諮詢文件透露,落馬洲河套區等3個具發展潛力的邊境地區,未有發展時間表。

港望開拓產品展示中心

深圳市規劃院有關人士分析說,有關邊境河套的運用,深圳方面比較傾向建設高新技術研發中心,香港方面則希望發展成為內地產品展示中心。為平衡雙方利益,深規院年初研究結果是:河套開發劃分為二,一為滿足香港要求而規劃成博覽中心,一則結合深圳實際情G而發展為高新技術研發中心。深圳市政府年前曾透過香港一些富商,提出由深圳牽頭,開發兩地河套區,高科技園和博覽中心同步發展。深圳政府相關人士認為,兩地關係發展風向標要看如何處理河套區發展規劃。

曾經主持港深邊境地區開發論證的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丁四保教授估計河套地區2010年前可進入實質開發階段,未來有望帶旺香港元朗一代的房地產、服務業、物流業。香港東鐵落馬洲線和深圳地鐵在附近經過,該區人流勢必大增。開發河套可把香港市中心過於密集的人口引向郊區,甚至轉移到深圳,減輕香港人口壓力。

深港一體化達雙贏

早前提出建立「兩個特區之間的小特區」(即設立自由貿易區)的深圳市社會科學院院長樂正,近日接受記者訪問時指出,香港由於缺少發展空間,成本高企,局限了其發展成為世界大都市;深圳給自己的定位是國際化城市,但因鄰近香港,深圳也很難獨立地成為一個國際化城市。唯一解決方案是:深港一體化,共同建設成世界大都市。樂正認為,香港加快開發新界北區,首先應啟動深港邊界的河套地區開發,為港深共同體發展提供充足地理空間。他透露,目前深圳開發小組由城市規劃部門主導,尚停留在理論構思階段,因此需要加快實施進程。

「河套開發熱」對深圳地產業的刺激作用近期已經浮現。記者從深圳地產代理公司了解到,羅湖至皇崗口岸一帶樓盤正在炒作「河套效應」,一些位置好的樓宇已升值一成,許多香港及內地炒家原本在龍華、寶安等地熱炒長線樓盤,如今又將目光重新回到口岸地區。

口岸樓市再掀熱潮

深圳世紀港龍地產公司總經理關林對記者透露,今年上半年深圳樓價急遽上升,主要集中在龍華、寶安及濱海大道等區域,但近來口岸樓宇升值幅度更大,有些樓盤叫價即時上升一成,二手樓也相當暢旺。他認為口岸樓市熱潮與河套開發效應有關。

另據深圳中原地產總經理李耀智透露,早前香港一間著名發展商曾向他查詢過河套地區情G,包括如何定位和賣地情G、大概地價多少、跟政府有沒有合作可能等等,不排除他們會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