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應付禽流感危機!

一個幽靈,禽流感的幽靈在香港市民的心中徘徊,全城都被弄得人心惶惶。政府官員忙於張貼告示,訓誡居民雀鳥生人勿近;民眾聞鳥而色變;就連小學生,也在問應否替候鳥打防疫針、必要時大規模捕殺候鳥,並善良地建議可透過基因改造的方法保存稀有品種。

 這令人想起,10年前的一齣法國電影《愛在天地蒼茫時》中,展露出最可怕的,不是瘟疫,而是人類在恐懼下張惶失措,歇斯底里的狂亂。其實,面對重大危機時,我們更應該沉蚗野I,不應掉以輕心,也不要反應過敏。

巿民只須做好個人生

 根據政府所做的監察,自1997年至今的1萬6000個雀鳥樣本中,並無發現H5N1病毒,在目前的緊密監察下,相信香港的警報系統足以讓我們控制病毒攻擊家禽和人類。

 香港人的公共}生水平仍不太差,只要繼續提高警覺,加上注意個人}生,勤加洗手,避免接觸雀鳥糞便,進食蛋類和家禽食物時先經煮熟,應可減少染上禽流感的機會。

 我們不可忘記,雀鳥是生態系統重要一環,如果雀鳥滅絕,會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很多雀鳥以昆蟲和鼠類為食,沒有雀鳥這天敵,昆蟲和鼠類的數量必然會大幅增長,農民要用更多對環境有害的農藥杜蟲,而且效果未必如雀鳥般有效,更可能會帶來其他不可預計的災害和疾病。

 至於破壞雀鳥的棲息地如濕地就更加危險,因為有重要的生態價值,好似蓄洪、淨化污水等不可或缺的功能;填平或者放乾濕地,不但使環境惡化,更會把雀鳥趕至就近民居,對人類構成更大危機!同樣地,把樹木砍掉以免雀鳥在樹上築巢也是不理性的做法,不但不能阻止禽流感散播,只會破壞了對人類同等重要的生態環境。

 戰禽流,如果我們的前線陣地和雷達般的監察系統仍有效,我們何須太過敏感呢?

 

野外觀鳥無懼禽流感

禽流感風險無礙觀賞野鳥愛好者觀鳥興致。香港觀鳥會昨日如常舉辦觀鳥活動,學員無懼禽流感,認為風險遠低於飼養禽鳥。醫管局前高層高永文說,參與觀鳥活動,人鳥之間有相當距離,觀鳥者感染禽流感的風險極低。

觀鳥會如常舉辦活動

三十八名參加香港觀鳥會基本訓練課程的學員,昨日到上水塱原淡水濕地,實地辨識不同品種野鳥。學員各自帶備望遠鏡,在導賞員引領下,分成幾個小組,漫步農地田埂之間。眾人並按導賞員指示,提起望遠鏡,搜尋幾十至一百公尺外躲在草叢、或站在枝椏的野鳥。

中學生物科教師黃志輝帶同讀小二的兒子俊謙,一同學習辨認不同品種野鳥。他說,「觀賞野外鼣雲鴃A你走近齱A瓥階J就會飛走。所以我同個仔唔擔心觀鳥會感染禽流感。」家住深水鶞熄嬤堿擊﹛A「我屋企住鶷`水鶠A落街就見到唔少麻雀同白鴿四圍飛,反而到野外觀賞雀鳥,重安全得多。」

香港觀鳥會教育及推廣委員會主席劉偉民表示,除了暫停對外開放的米埔自然保護區,該會會如常舉辦觀鳥活動。

黑臉琵鷺從未發現染禽流

全球僅有一千四百隻黑臉琵鷺,近月正從內地東北南飛至東南亞地區過冬。亞洲多個國家正受禽流感威脅,但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昨稱,黑臉琵鷺雖途經發生禽流感地區包括遼寧及日本,但過往從未在黑臉琵鷺發現禽流感病毒,相信受感染機會不大,市民觀鳥仍然安全。

張浩輝昨出席黑臉琵鷺研究和保育國際研討會表示,雖然未能排除黑臉琵鷺受禽流感威脅的可能,但由於黑臉琵鷺主要在離岸或偏遠小島停留和繁殖,受感染機會不大,又指黑臉琵鷺度冬時會與附近海鳥一同覓食,過往亦未發現海鳥有大規模疫情爆發,市民毋須過分擔心。

香港觀鳥會昨起一連三日和全球十多個地區同步普查黑臉琵鷺,點算黑臉琵鷺數目及觀察牠們棲息地點環境。張浩輝表示,每年來港過冬的黑臉琵鷺均有上升,不排除日後擴大普查範圍。今年到澳門過冬的黑臉琵鷺有五十四隻,創歷史新高,跟隨黑臉琵鷺到澳門的白琵鷺亦有兩隻。

香港觀鳥會今日起一連三日和全球十多地區同步進行黑臉琵鷺普查,點算黑臉琵鷺及觀察牠們棲息地環境,以多了解這種已列為瀕危類別的雀鳥。這群雀鳥貴客較往常遲來,觀鳥員等到去年十二月底才見牠們陸續飛抵米埔一帶,可喜的是數量達三百四十隻之多,是歷年之冠。記者:謝穎詩

米埔保護區助理保護區主任梁嘉善表示,除錄得黑臉琵鷺來港達三百四十隻的新紀錄,今年抵港的候鳥數量也逾六千隻,如過去少見的白肩鵰,今年錄得五隻,也有幸見到一頭黑鸛及一頭東方白鸛,反嘴鷸亦有六百隻在米埔基圍棲息,令人鼓舞。

她指出每年十二月初米埔就可見到黑臉琵鷺訪港,但去年要到十二月底才見到牠們陸續飛抵米埔,觀鳥員初時也擔心這批瀕危候鳥數量,但見牠們抵港數量不斷增加,直至近日點算數字已達三百四十隻。

梁嘉善稱,今日米埔將協助觀鳥會一起進行全球黑臉琵鷺普查,觀鳥員在米埔及落馬洲分別點算黑臉琵鷺數字。近年禽流感問題令公眾擔心候鳥訪港會造成威脅,所以香港大學每年在候鳥來港越冬期間,每周到米埔抽取雀鳥樣本化驗,今年至今未發現雀鳥感染H5N1或H5。

了解棲息環境

香港觀鳥會項目經理羅偉仁稱,每年的點算工作十分重要,有關普查涉及日本、東南亞地區如台灣及泰國等十多地區,大家同一時間進行普查,點算雀鳥數量,亦趁機了解牠們棲息環境有否遭破壞,及會否有新棲息地方。他指出至今黑臉琵鷺面對最大威脅仍是棲息地愈來愈少,牠們喜歡沿河居住,但這些地方卻常遭破壞,令生存空間減少。

觀鳥會:當局過分審慎

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表示,當局的決定過分審慎,不排除有政治考慮,但措施未必能夠發揮功用。因根據過往經驗,甚少禽流感個案是野生鳥類直接傳染給人類,而多數是由於處理家養死亡禽類不當而傳染給人。

 張並指出,在黃大仙發現的八哥雖然屬於留鳥,但該鳥種的活動範圍亦可跨越粵港兩地。至於八哥飛越粵港邊境的理由,張浩輝稱,研究發現,鳥類也懂得怎樣避免近親繁殖,而為了避免近親繁殖,平日生活在香港的八哥,有可能飛往廣東地區尋找伴侶繁殖後代。

 他認為香港禽鳥感染禽流感的真正源頭尚未找到,當局現時需要加強與廣東省防疫部門的溝通,了解廣東與香港接壤地區是否有雞場發生了禽流感。

觀鳥會促立法禁放生籠鳥

一隻死雀,再度掀起全城關注禽流感疫情,特區政府多個部門均聲稱會總動員巡查全港各處潛藏禽流感病毒的地點。壎芮盓Q及食物局局長周一嶽表示,現時禽流感的風險已經提高,並關注今次被驗出H5N1禽流感病毒的鵲鴝,感染源頭在哪堙C香港觀鳥會指出,全港有逾二千隻鵲鴝,政府除針對全港雞場外,亦應立例杜絕放生籠鳥的行為。

周一嶽關注鵲鴝感染源

周一嶽昨日出席行政會議後稱,就全球而言,現時禽流感的風險整體是提高了,因為除亞洲外,歐洲和其他地方都是面對同樣的風險。他特別關注今次受感染的是一隻留鳥,不是候鳥,究竟鵲鴝從哪媟P染病毒?漁護署會緊密監察大埔區有否其他的死鳥。

他又說,為防禽流感傳人,最重要的措施是隔離家禽和候鳥,所以政府正積極考慮將現時飼養二十隻雞以下毋須領牌的規例收緊,目標是於今年內完成立法。

香港觀鳥會會長張浩輝促請政府立法禁止放生籠鳥。該會的普查顯示,全港有逾二千隻野生鵲鴝,而鵲鴝同時也是普遍的寵物鳥。很多人把籠鳥放生,但籠鳥可能是散播病毒的源頭。為防禽流感,當局應該立例管制這類活動。

各部門嚴防雀鳥播病毒

禽流感恐慌蔓延,政府各部門都聲稱嚴陣以待,擎盓蔣`任秘書長兼跨部門統籌委員會主席尤曾家麗昨日在深圳出席深港防疫會議時稱,各有關政府部門已採取適當措施,對抗禽流感,以防雀鳥散播病毒。其中房屋署將採取一系列的清潔及宣傳措施,以防止禽流感在屋h爆發。房署副署長劉啟雄說,全港現時有十七個屋h,包括愛民h、葵涌h及沙角h等共三十地點發現野鳥及白鴿蹤影。該署會繼續在各屋h洗太平地,教育居民不要餵飼野鳥。

觀鳥會質疑 病鳥偷運入境

漁護署昨指受感染的豬屎喳疑受候鳥感染,但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認為,感染途徑難確定,最少有三個可能,包括染病的豬屎喳經偷運或因檢疫漏洞入境,他直指,若漁護署堅持完全排除雀鳥貿易與事件有關,可能成為盲點,令調查存在隱憂。

雀販:內地鳥未必全受檢

  豬屎喳除了本地野生,亦是本港常見的寵物鳥。雀仔街一名雀販昨日表示,雀仔街出售的「豬屎喳」有來自內地、亦有來自日本、東南亞、馬來西亞及印尼等地。

  該名雀販承認,在雀仔街只售一百數十元的內地「豬屎喳」,只要有人喜歡便會帶來香港,故他也不敢說內地的豬屎喳全受過檢疫。但最近雀仔街未發現雀鳥有異常反應。

  張浩輝說,染病的豬屎喳,除了可能如漁護署所講受候鳥感染,亦可能早已染病,透過入口或走私進港,甚至受附近雞場的家禽感染。

  張浩輝解釋,本地留鳥豬屎喳與候鳥接觸的機會較微,因其個性獨行,生活的地方亦多為公園及路邊,較少候鳥會落腳。

  中大微生物學系副教授陳基湘亦擔心本地存在隱藏的病毒源頭,當局必須徹實尋找,否則「不知幾時病毒會放出來」。

再有病鳥 米埔隨時關閉

  香港進入候鳥訪港的觀鳥旺季,卻發現染H5N1病毒的豬屎喳,米埔經理楊路年昨表示會加強監察,若再發現有雀鳥感染禽流病毒,或發現有水鳥感染,不排除關閉米埔。

  米埔將與香港大學合作,增加巡查保護區,撿拾死鳥或病鳥。楊路年呼籲市民毋須太擔心,因為米埔與港大合作,自03年至今在米埔共抽取1.6萬個樣本,均未有發現H5N1病毒。米埔方面已加強遊客的預防措施,包括促他們用清潔劑洗手及使用消毒地氈,惟暫不考慮限制人流。

  康文署回應,已在飼養雀鳥及其聚集的地方,加強預防禽流感措施,並提醒市民不應在公園餵飼雀鳥,否則將被視作亂拋垃圾,罰款1,500元。

  該署又指,如本地禽流感情況變得嚴重,便會考慮關閉觀鳥設施,而署方亦已備有帳篷,預備隔離九龍公園中的水禽,免受外來野鳥感染。養雞業亦已在入冬後全面加強巡查雞場的防雀網。

禽流感該名 「雞流感」

除天文地理外,林超英最喜歡觀鳥,第一次觀鳥是跟導師到跑馬地的香港墳場,想不到在香港的石屎森林堙A竟然有很多不同品種雀鳥棲息,自此常周遊列國欣賞雀鳥。問觀鳥30多年的他,可有因禽流感而掃雅興?

他坦言沒有受到影響,依然「小心翼翼」跑去觀鳥,還大發嘮叨:「正式來講是雞流感,你發現現在出事的都是雞,只不過帶菌到候鳥身上,所以該叫雞流感,不應叫禽流感,因為候鳥都是被感染的,是受害者,一定要搞清楚,究竟誰是壞人。」

誤解觀鳥

禽流感在全球已響起警號,對於熱愛戶外活動和觀賞動植物的朋友,其實沒有特別的影響。尤其對熱愛觀鳥和已認識到禽流感是怎麼一回事的鳥友來講,根本沒甚麼可怕。因為「觀鳥」活動從字面上已說明,其意思就是尊重雀鳥而從遠觀賞,只要大家跟隨專業人士前往觀鳥,導師就會教導參加者如何進行活動而不用憂慮!另一方面,在活動過程中絕不要嘗試觸摸雀鳥或其糞便,就可安全享受觀鳥活動。

香港這彈丸之地在觀鳥界,也有著非凡的地位。每年十月至四月間更有大量的季候鳥以香港作為過冬之地,同時本港更擁有多處適合觀鳥的熱點。南生圍就是其一,此處位於元朗錦田河及山貝河之間,是一片魚塘處處、擁有大量自然美景的地方。在雀鳥的品種數目方面,塱原絕不比米埔遜色,擁有超過210種,佔全港雀鳥品種數目約一半。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觀鳥時的注意事項:一、保持安靜,以免喧嘩或大動作會嚇跑雀鳥;二、不要干擾、引誘、驅趕、驚嚇或窮追不捨雀鳥;三、宜穿著與大自然顏色相近的衣服;四、切勿前往鳥類敏感地帶,如雀鳥繁殖地,免得鳥兒受到干擾棄巢而去。如果閣下想進一步了解,可瀏覽香港觀鳥會網頁或聯絡他們。希望大家欣賞雀鳥在天際自由翱翔和各種美妙姿態的同時,了解到保護大自然的重要性。

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港爆禽流感機會微

香港米埔是候鳥的天堂。冬季漸近,成千上萬的候鳥將會來港過冬,這樣會令香港有爆發禽流感之虞。有多年觀鳥經驗、並且替雀鳥套上標記腳環的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認為近日世界各地出現的禽流感個案與候鳥有直接的關係,然而他對香港的預防禽流感措施充滿信心,市民對禽流感的警覺性及認識亦很足夠,因此他覺得香港爆發禽流感的機會極微。

預防措施充足

張浩輝表示,每年冬季大約有五萬隻水雀由北方飛來香港過冬。由十一月起,鷺、鸕央B鴨、海鷗等水雀將陸續來港過冬,到翌年三月才會全部飛返原居地。有人曾擔心在香港經常見到的鸕央A可能會是傳播禽流感的主要媒介,但是張浩輝表示目前來港過冬或經港遷徙的鸕奶w經「來得七七八八」,如果該批鸕弗a有病毒,則香港應一早就爆發禽流感了。

本年五月,青海湖爆發禽流感,有大量鸕它漱`,然而張浩輝表示,居於青海湖的鸕奶ㄦ|飛來香港過冬,而是以印度為目的地。若說有潛在危險性的水雀,張浩輝認為可能是海鷗及鷺。他說,在一直以來的研究中,海鷗帶有禽流感的機率較高,而鷺則有機會接觸到農場飼養的鴨或鵝,因此有傳播病毒的可能。然而他強調,他的說法純屬假設,不贊成射殺相關品種的雀鳥。

市民警覺性高

雖然香港是候鳥天堂,但是他認為香港仍十分安全。他指出,漁農署經常抽驗雀鳥,監控嚴謹;規定農場一定要設置「防雀網」,防止野鳥與家禽接觸;所有雞隻均有注射禽流感疫苗;市民對預防禽流感的意識很高等,以上措施足以阻止禽流感爆發。他說:「遼寧、湖南的人連禽流感是什麼也不知道,相反香港就未出現個案卻高度關注,所以香港要爆發禽流感的機會真的很微。」

他認為禽流感的傳染性並非想像中高:「除非直接接觸雀鳥的糞便或血液,否則不易感染。若計算香港人每日在十米範圍內與野鳥共存的時間,簡直是多得驚人。」他說,觀鳥者與一般市民接觸野鳥的機會均等,觀鳥者與雀鳥直接接觸的機會亦很少。然而,他仍建議觀鳥者不要踏足滿布鳥糞的地方,若果真的接觸到鳥糞則應盡快洗手。

 

 

中國湧動觀鳥

鳥友”秘密每周三晚上,一群人總會准時出現在北師大教學樓2樓312室。他們不是為了聚會,而是來聆聽講座。盡管每次講座的內容略有不同,但都與鳥有關。

即使在禽流感危機四起的2005年9月、10月、12月,他們還依然前往聆聽講座,而白天則是到山林、原野、湖沼、海濱、河畔、草地、公園等鳥類活動和棲息地,透過鏡頭,欣賞它們優美的體態,繽紛的色彩,自由的飛翔,以及覓食、鳴叫、求偶等生活習性。

雖說國內觀鳥的興起是近十年的事情,人員數量還無法與國外相比,但熱情絲毫不遜於國外。雷鳥,紅隼,高山兀鷲,他們都是因愛鳥而取了與鳥有關的名字。

雷鳥,是北師大教育系研三的學生。來自長沙的他因對鳥的熱愛而成為一個忠實的觀鳥人。一次講座讓他在全國留下了追逐鳥的蹤跡,從東北的大興安嶺到海南三亞,他看到了很多種類的鳥也結交了不少朋友。如今的他,已經可以識別500多種鳥,他說即使是一個生物學專業的大學生也不過能識別100多種。

觀鳥人的苦和樂舒曉南是北京一家媒體的攝影記者,工作的原因讓他無法去全國各地觀鳥,他只好在北京周邊從事這項活動。近15年的觀鳥習慣,使他坐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想往外看鳥。

“發現很容易,但把發現的美麗留下來就不那麼容易了。”每一次拍攝鳥,對舒曉南來說都是一次艱苦的戰鬥。為了拍攝鳥,他只能長時間蹲荂A因為坐茪ㄚK於移動,站虓|驚動鳥。只能蹲蚨C慢前移,蹲久了,人有時會雙腿麻木。但拍下一張好的照片的成就感,則會抵消這一切的不適。

除此之外,讓業余觀鳥人感到高興的是,他們還能夠為科學研究提供一些數據,有時也會發現一些科學家沒發現的新東西。

據說火烈鳥是中國沒有的鳥類,但在岳陽洞庭湖上就被業余觀鳥人發現了。這就為中國鳥類學者提供了新的研究辛薄C所以,現在很多專業組織都提供資金給業余的觀鳥協會,為自己的科研幫忙。

■中西觀鳥比較不過,比起西方的觀鳥來說,中國內地的觀鳥時間還很短,據說僅有10年。而英國人業余觀鳥則有100年以上的歷史。許多人從小看鳥,有錢的人還去非洲、美洲、澳洲、東南亞。一個從小看鳥的人,到五六十歲,野外目擊鳥種往往能達到四五千種。而在國內,一個有經驗的觀鳥人,能夠達到五六百種就很不錯了。

國內真正群眾性的觀鳥活動出現在1996年10月,當時中國第一個民間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在中國大陸舉辦了群眾性觀鳥活動,其後1997年春,北京開始組織群眾性觀鳥活動並茪O培訓觀鳥骨幹,中國業余觀鳥群體才逐步興起。這比起美國和加拿大等地的觀鳥發展,則要慢很多。

不僅有時間上的差別,人員組成和設備也和西方的觀鳥人有顯著的不同。西方觀鳥的人員構成是有閑有錢人,或者說是高收入人群。他們穿梭在世界各地,用世界上最好的設備,開茼W貴的越野車在野外尋找各種珍稀鳥種。

但在中國大陸,業余觀鳥人員的構成有大學生,也有低收入者。因此無法造就西方觀鳥那樣穩定的群體。

西方自然保護意識已深入人心,而在中國,很多人則會疑惑:觀鳥,鳥有什麼看的?因此,中國“觀鳥”要形成一個龐大的產業,還需要時間。摘編自《財經時報》 觀鳥,這種19世紀末於歐洲興起的貴族運動,10年前悄然在中國出現。如今,丹麥、瑞典、法國、美國等每年約有百萬人從事這項活動。觀鳥在北美已成為一種戶外產業,每年直接產生的經濟效益約為250億美元。中國目前的“觀鳥”群體正在壯大,已帶動與之相關的各種消費,它正成為新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