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專家:禽流感半年後傳至美洲

在歐洲各國正飽受禽流感威脅之際,世界衛生組織發表,致命的H5N1禽流感病毒對全球構成的挑戰可能比愛滋病還大。聯合國高官8日則預測,禽流感會在一年內越過大西洋,傳播至美洲。

據路透社報導,聯合國禽鳥與人類流感高級協調員納巴羅(David Nabarro) 8日表示,正在亞洲、歐洲、中東和非洲傳播的禽流感預計會在一年內越過大西洋,傳播至美洲。

納巴羅預測,隨著候鳥遷移,禽流感越過大西洋傳播將包括兩個階段,今後的幾個月先由飛鳥從西非攜帶至北極地區,6個月後再往南帶至北美洲和南美洲。

納巴羅在聯合國總部的記者會上表示,世界上每個國家現在都需要讓獸醫部門提高對H5N1的警覺,努力防範禽流感,才不至於它已不知不覺地感染本國家禽。

另據法新社報導,總部設在巴黎的“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也發出警告,美國、加拿大與澳洲爆發禽流感疫情的風險相當高。該組織執行長瓦拉特8日出席法國國會委員會時表示,此種株類的病毒出現在澳洲的可能性極高,出現在美國與加拿大的可能性也非常高。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李鍾郁憂心的說,一旦疫情擴散至全非洲,將造成數10億美元的損失,而非洲國家在控制疫情上又是比較困難,因此國際社會必須設立一筆基金來補償相關損失。

禽流感疫情目前已在歐洲各國迅速擴散,比利時8日傳出一名男子剛由中國返回比利疑似人感染禽流感的案例;瑞典也證實2起禽流感;阿爾巴尼亞在8日也出現了首例禽流感的病例,成爲最新爆發H5N1疫情的歐洲國家。

H5N1病毒2003年首先在亞洲被發現,迄今已擴散至中東、非洲、俄羅斯、土耳其與歐洲,美加澳三國到目前爲止還沒有捲入這場疫情風暴中。

 ~~~~~~~~~~~~~~~~~~~~~~~~~~~~~~~~~~~~~~~~~~~~

世界衛生組織今天表示,禽流感對人類的威脅比愛滋病還大,敦促各國加強防疫計劃,避免禽流感在人類之間造成大流行。

與此同時,聯合國糧農組織也批評西方國家,對禽流感疫情的回應太過緩慢。

世界衛生組織禽流感特別顧問陳馮富珍說,二00三年十二月亞洲爆發禽流感以來,已有超過一億六千萬家禽因爲染病或爲了防止疫情擴散遭到撲殺。

陳馮富珍在日內瓦對三十多名專家表示:“禽流感的疫情在歷史上是前所未見,對世界造成的威脅,比過去出現的新興傳染病都還要大。”

陳馮富珍說:“農業支出已超過一百億美元,約三億農民的生計受到影響。”

糧農組織的發言人諾弗則表示,全球約有兩億家禽因爲禽流感遭到撲殺。

陳馮富珍說,人類染上禽流感,“會是影響許多器官的重病”。

她說:“禽流感與流行性感冒對世界造成的威脅,比過去任何新興的傳染病還要大。”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鄭燕麗也表示,由於禽流感是一種藉由空氣散佈的疾病,傳染力比透過親密身體接觸感染的愛滋病還要高。

~~~~~~~~~~~~~~~~~~~~~~~~~~~~~~~~~~~~~~~~~~~~~~~~~~~~~~~~~~~

世衛官員收取中共鉅額賄賂隱瞞中國禽流感嚴重疫情

進入2005年中旬以來,中國各地發生多起嚴重的禽流感疫情,這其中既有禽類的大規模感染也有嚴重的人類感染事故,根據中國民間人士的統計,截止到20062月底,大陸感染禽流感死亡的人數可查的超過820多人,隔離人數不詳。

中國大陸的資訊封閉現狀是世界各國有目共睹的,因此,資訊的閉塞性可想而知。實際上在2005年遼寧暴發嚴重的禽流感疫情後,中國國務院辦公廳曾經發佈過官方文件,內容就是有關禽流感疫情的公佈由中央統一公佈,地方包括省一級政府不得私自發佈疫情資訊。而且官方對未經中央許可的禽流感疫情採取的措施是:

嚴禁使用禽流感及相關詞語描述疫情,感染禽流感疫情的群衆必須到指定醫院救治否則取消醫療保險補助,對拒不按規定的患者可以強制執行。

這堶n講的並不是中共對禽流感的措施而要談的是世界衛生組織駐北京官員的表現。“中國的疫情被嚴重隱瞞實際上很大的原因實際上是這些外國人和中國官員互相勾結的結果…”。這是一位與世衛密切接觸並曾經在中共與世衛之間多次聯繫的中共官員的描述。

根據該官員的描述,在2005年中國青海暴發嚴重的禽流感疫情後,由於民間人士的大量資訊報道導致國際社會對此嚴重關注,正是青海禽流感的傳播導致了今年的全球性的禽流感大蔓延。而當時的世衛駐華官員一面面對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另一面面對的是中共的嚴厲控制,在當時發生了非常戲劇性的一個事件徹底改變了世衛駐華官員,使他們成爲中共的幫兇。

大家或許還記得曾經有九個披露青海禽流感資訊的年青人,在青海禽流感疫情暴發後,其中布和林和索南旺達曾經攜帶密封的死鳥樣本通過西寧的朋友轉至北京世衛。

並且其中有九人連名的並有當地許多牧民簽名的信件請求世衛駐華官員對中共施加壓力,遏制禽流感在當地的蔓延,保障當地牧民的利益和生命安全。

中共對世衛駐華官員一直是採取嚴密監視與控制的措施,但是這個被秘密接收的死鳥樣本和當地牧民聯名的信件成爲一個重要的轉捩點。一切都改變了。

這些世衛駐華官員沒有選擇向世界公開這些資訊,而是選擇了以此爲把柄進入青海疫區的要求,中共考慮再三選擇了允許進入疫區並給予鉅額封口費的方法,而世衛官員則選擇了交出死鳥樣本和信件做交換。

於是就有了世衛官員進入青海疫區發表了一通不大不小的報告了事,而當外國媒體瞭解九個年輕人的資訊時。世衛官員輕描淡寫的說:他們也聽說過這個故事。

向世衛駐華官員支付鉅額封口費已經成爲一個慣例,而隱瞞中國的重大疫情保持與中國政府的高度一致成爲目前世衛駐華官員的最重要工作。

該文之所以被披露是由於在2006年2月27日下午,被關押在烏魯木齊的布和林和索南旺達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嚴重泄露國家機密罪被處決。而世衛駐華官員提供的死鳥樣本和信件就是罪證。

該官員目前依然在職,但是已經匿名宣佈退黨。

他的最後的一句話是:很多的國際駐華組織實際上已經成爲中共的幫兇,或許今天提供給他們的資料明天就在公安局或國安人員的桌上了。

 ~~~~~~~~~~~~~~~~~~~~~~~~~~~~~~~~~~~~~~~~~~~~~~~~~~~~~~~~~~

美專家促中國禽流感問題透明化

中國東部浙江省和安徽省發現兩起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病例。中國農業部長警告說,不能排除中國大範圍爆發禽流感的可能性。美國有關專家星期五在美國國會的一場關於中國禽流感問題的討論會上呼籲中國繼續和國際社會合作,加強透明化。

*杜青林:不排除大範圍爆發禽流感可能*

根據中國衛生部星期六發佈的通報,中國浙江省、安徽省分別確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浙江省安吉縣一名9歲的女學生2月10日發病,臨床有發熱、肺炎表現。浙江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患者標本進行檢測,發現禽流感病毒(A/H5N1)核酸均爲陽性。目前,患者病情危重,正在積極救治。另外,安徽省穎上縣一名26歲的婦女也被確診爲禽流感。這是中國發生的人感染禽流感的最新病例。

中國農業部部長杜青林2月25日在向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彙報當前中國農業和農村工作情況時表示:“從目前情況分析,中國大範圍暴發禽流感疫情的可能性還不能排除,但發病後控制在疫點上的能力在逐步增強。”

*克媞祤w:美國提供最高捐款*

中國的家禽數量占世界五分之一,中國農村人口衆多,一旦全面爆發禽流感將會給全世界帶來嚴重的後果。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的中國委員會星期五召開一場討論會,邀請一些禽流感方面的專家討論中國的禽流感問題。

美國農業部負責獸醫動物和植物健康檢查的副部長約翰.克媞祤w博士在會上透露,在上個月在北京召開的國際禽流感會議上,與會國家承諾捐獻出19億美元用於禽流感的防治,其中美國是提供援助金額最高的單一國家。

克媞祤w博士說:“在會議上,美國總統布希宣佈美國將提供大量資金來支援防治禽流感的國際努力,金額高達3億3千4百萬美元。到目前爲止,這是在防治禽流感方面國際社會中答應提供資金最高的單一國家。”

*埃爾溫德:籲中 國接受薩斯經驗教訓*

美國衛生部官員埃爾溫德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介紹說,中國在國際防治禽流感的努力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她介紹說:“中國60%的人口住在農村,去年中國有150億隻家禽,其中大部份是雞。全世界人類吃的雞肉中五分之一來自中國。中國既有大規模養雞場,也有大量雞鴨在農民的後院散養。大多數中國農村家庭養10到20只雞。”

埃爾溫德呼籲中國接受對待薩斯病的經驗和教訓,在提供有關防治禽流感的資訊方面更加透明化。

*季北慈:主要問題在地方政府*

與會部份專家認爲,中國在和國際社會分享禽流感疫情監測化驗資料,在疫情控制以及防止擴散的措施和相關資料方面不夠透明和直接。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季北慈分析了中國目前在禽流感方面所面臨的挑戰和應對措施。

季北慈說:“面對禽流感在中國大規模爆發的可能性,中國政府在資訊透明化和國際合作方面有長足的進步。但是,中國仍然有些存留的問題,特別是在地方政府一級。地方政府的做法可能會阻礙北京使禽流感得到控制的努力。”

季北慈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可能擔心,一旦彙報禽流感疫情會給當地經濟帶來損失。與此同時,地方政府也缺乏對付禽流感的技術手段和資源。季北慈指出,中國農村有可能成爲中國禽流感爆發的最薄弱的環節。

與會專家還呼籲中國政府允許和鼓勵非政府組織在防治禽流感方面發揮作用,並且在全國範圍內加強防治禽流感知識的普及。 

~~~~~~~~~~~~~~~~~~~~~~~~~~~~~~~~~~~~~~~~~~~~~~~~~~~~~~~~~~~~~~~~

管軼疑黑市雞帶病毒入境

汕頭大學醫學院與港大醫學院聯合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教授()估計,近期多宗野鳥、雞隻感染禽流感,連市區留鳥也不能倖免,估計可能與春節期間市場活雞需求甚殷,令偷運入境的「黑市雞」增加,惟黑市雞沒有檢疫,故將病毒傳過來,導致春節後本港禽鳥感染禽流感個案增加。但觀乎目前情G仍屬零星個案,最重要是市場與雞場未有大爆發,因此暫時毋須全城殺雞、自亂陣腳。

加緊監察「 撲毒應由源頭入手」

本身是動物傳染病科學委員會成員的管軼說,發現禽鳥感染禽流感死亡的地區以接近邊境居多,估計病毒源頭在內地,市區發現的個案相信由野鳥傳播。他指「撲毒應該由源頭入手」,但亦認為應該加緊每天監察全港不同地區,是否有大量雀鳥死亡,若是,政府要採取措施防範。

至於為何內地例如江西、福建等地沒有禽流感爆發,卻有人感染禽流感,管軼說,這可能因為雞隻接種疫苗後本身不發病,但雞隻卻帶病毒,通過集散、販賣四圍播毒。

他說,港府應否殺雞應從科學角度分析,不宜將問題政治化。假如本地街市爆發禽流感,或有兩個地理上相距甚遠的農場都爆發禽流感,顯示病毒已在本地傳播,那時便要馬上採取果斷行動殺雞。

應否殺雞 要從科學角度分析

他又指,若一個農場爆疫,則殺雞範圍在疫區方圓5公里便可。就算農場爆發禽流感,假如病毒量沒有高到一個濃度,只要將疫區方圓5公里雞隻殺滅,病毒亦不一定會傳人。

管軼以羅馬尼亞及西伯利亞等國家爆發禽流感、但東歐未有人感染禽流感為例子,推論病毒濃度的高低,可能才是決定病毒是否傳人的關鍵,建議政府考慮殺雞之前,宜先弄清一些科學問題。

專家:病毒源頭或在香港境內 深井喜鵲疑染H5禽流感

禽流專家的預言逐漸成真!繼鵲鴝、走私雞、八哥後,漁農自然護理署昨公布日前在深井青龍頭圓墩村撿獲的喜鵲懷疑帶有H5禽流感病毒,現場五公里範圍內有一個商業運作的雞場,並未無發現雞隻異常死亡。多位專家均相信,禽流感源頭可能在一河之隔的深圳,甚至香港境內。深圳市檢驗檢疫局局長日前則保證,會確保供港活禽壎矷C記者:張嘉雯

漁護署職員二月二日經市民轉介,在青龍頭圓墩村撿獲該隻喜鵲,當時喜鵲已呈病態,送往漁護署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後翌日死亡,當局正作進一步確定測試。撿獲該喜鵲的五公里範圍內有一個商業運作的雞場,署方已派員巡查,並無發現雞隻異常死亡或有任何禽流感症狀。

管軼:屢有病鳥並不尋常

壎芵p壎籵嬝@中心表示,中心已聯絡三名曾處理該死鳥的漁護署人員,均無出現病徵,中心正找尋餘下一名漁護署職員及發現該鳥、向當局報告的男子,所有人均須接受醫學監察。

本報記者昨曾到該村視察,有村民投訴該村多野鳥聚集,鳥糞弄污汽車,村民鍾老伯則對疫症十分擔心,「老人家身體唔好,惟有唔好接觸到,第一時間通知村長。」在該村居住了數十年的村長曾偉明指,不擔心該村會爆發疫症,村內亦無人養雞自用,若發現有死鳥,會即時通報。

至於較早前兩宗懷疑禽流感個案,包括在沙頭角撿得的死雞和在黃大仙撿獲的八哥屍體,漁護署進行多項測試後證實有關禽鳥帶H5N1病毒。

大埔、黃大仙、沙頭角及深井紛失守,被喻為「亞洲英雄」的汕頭大學及香港大學聯合流感中心副主任管軼認為,屢有病鳥出現並不尋常,「雖然過去幾年冬天都有死鳥,但今年不一樣,發現的不是候鳥和水禽,而是岸鳥,次數亦較以往為多,附近一定有源頭,或者就是深圳管轄的範圍,如果是,我們躲不了。」

「他們(國內)都習慣不告訴我們,我們過去三年都找到(病鳥),但沒有一次他們會告訴我們,這是他們做事的慣用手法,我們惟有看好自己的家門。」

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也相信,本港附近有一個隱形病源未被發現,「因為患病麰曮Y野生鳥類,佢]都唔係長途飛行,個病源可能鰣輕銎峈怳j陸。」

中方加強供港活雞檢疫

新華社報道,本港壎芮盓Q及食物局常任秘書長尤曾家麗日前致電深圳市檢驗檢疫局局長劉勝利,通報沙頭角發現H5N1禽流感病毒一事,劉勝利表示,會進一步加強供港鮮活產品的檢驗檢疫工作,確保供港活禽的安全壎矷C

報道又指,今年新春,單是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八天時間,深圳供港活禽四十四萬多隻,較平日大增八成四,均沒有壎肭暋D。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何屭}強調巿民必須提高警覺,「唔好以為病死留鳥鵀a方先危險,其實所有有野鳥鵀a方都可能有風險,唔好心存僥倖,以為直接接觸係冇事。」他又指,政府需特別留意離島、澳門、深圳及廣東省等地,了解是否有爆發。

禽流在港生根 遏止後仍會爆發

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長周一嶽指禽流感已成風土病(Endemic disease),在流行病學上,風土病是指疾病毋須從外界輸入,也可以在人口內持續出現的傳染病,受感染的人平均會把疾病傳染給另外一個人。

汕頭大學及香港大學聯合流感中心副主任管軼說,禽流感變為風土病的意思,是指基於地理、生態學以及生物學等各種原因,令禽流感在地區內生根,遏止後一段時期又會再爆發。

管軼:按科學建議 可醫治防控

他說,市民毋須憂慮,風土病雖不能一次過徹底消滅,但假如政府和公眾依照科學家的建議和指示,做好各項預防和監控措施,即使禽流感變成風土病,也可以醫治、預防和控制。

管軼表示,政府一兩周內立法禁止家庭私下飼養雞、鵝、鴨、白鴿等家禽,是可以接受。因為在本港的預警制度和宣傳下,假如有自養雞染上禽流感死亡,相信很快便會被發現,市民亦會很快向當局報告。政府亦會盡快啟動應變機制,相信在這兩周立法真空期,不會構成即時爆發禽流感的危機。

他評估,本港現時仍安全,因本港只有數隻感染的死鳥及一隻死雞,但沒有人感染,與鄰近地區比較,他們有多處爆發,並有大量死雞及有人感染個案。

管軼籲中港合作調查殺雞

被譽為本港「禽流權威」的汕大及港大聯合流感中心副主任管軼(右圖)認為,沙頭角有禽鳥死於禽流感,病毒很可能從內地傳過來,內地與本港應合作調查發現死鳥、死雞附近5公里範圍內是否有病毒活躍,如有需要殺雞,兩方應好好配合,方能減低病毒散播的風險。

促盡快立例禁自行養雞

他同時促請政府盡快立例禁止市民自行養雞,否則等於打開了一道缺口,讓病毒散播,而政府在邊境嚴格為雞檢疫的安排,以及在分銷和零售層面所作的防控病毒傳播措施,也會前功盡廢。他指出,在後園私人養雞風險很高,以內地為例,有近六成雞農在後園養雞,但因內地幅員太廣,國家很難有一套管理後園養雞的方案。

內地多處爆發禽流感,加上內地產雞數量龐大,管軼指雞在內地集散出售時,雞販從各地蒐購雞,有接種疫苗的雞與沒有接種疫苗的雞混在一起,帶病毒的雞將病毒傳播給其他的雞,後果可想而知。

~~~~~~~~~~~~~~~~~~~~~~~~~~~~~~~~~~~~~~~~~~~~~~~~~~~~~~~~~~~~~~~~~

漁農自然護理署九日內第二度在北區,發現有俗稱「豬屎喳」的死鵲鴝感染H5 禽流感病毒。漁護署表示,今次的死鵲鴝是在沙頭角上禾坑村一村屋附近被檢獲,不排除鵲鴝是從沙頭角一帶的野生水禽和候鳥感染病毒。該署已巡查發現死鵲鴝五公里範圍內的十四間家禽農場,暫沒異常情況。有微生物學家表示,現時本港雞場及街市沒發現禽流感病毒,估計鵲鴝是從內地感染禽流感病毒。

漁護署署理副署長劉善鵬表示,是次檢獲的死鵲鴝位於上禾坑村一幢三層高村屋,四十多歲的戶主李文業是教師,是該村原居民,與家人同住。其居所旁的石屋原為其祖母養豬用,荒廢後改為陶瓷工藝室,經常關門開窗。李前日(二十六日)與兒子到該處,發現室內近門口處有一雀屍,遂即報警,食物環境壎芵p職員半小時後到場,證實該鳥是「豬屎喳」並撿走調查。

壎籵嬝@中心亦已即時聯絡接觸過禽鳥的六名漁護署職員及屋主七名家庭成員檢查身體,所有人暫沒有病徵。戶主表示該村經常有雀鳥屍體,不擔心會受感染。

劉表示,今次個案與上周四大埔錦山村發現的死鵲鴝同屬北區,顯示病毒已存於環境內。沙頭角一帶的泥灘有不少野生的水禽和候鳥,不排除是交叉感染。他提醒飼養家禽人士應聯絡漁護署安排注射疫苗,並呼籲市民不要隨意放生雀鳥,以免牠們因無法適應野外生活而死亡。

劉善鵬指,政府各部門會密切監察有關情況,所有進口雞隻均需接受嚴格測試及監察,並無發現不尋常情況。當局亦派員每天在雀仔街一帶巡察和監督雀鳥情況,因應事態發展而決定是否關閉米埔。

管軼料在內地感染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表示,現時本港雞場及街市沒有發現禽流感,估計鵲鴝在本港鄰近地區感染禽流感病毒。他說:「雀鳥周圍飛唔需要護照,牠們可以在內地及本地連接邊境飛來飛去」,他相信鵲鴝可能在內地感染禽流感病毒。他說,當本港發現愈來愈多雀鳥感染禽流感病毒,染病雀鳥將病毒傳播本地雞場的機會愈來愈大,增加本港爆發禽流感的機會,政府需密切監察。

港九新界家禽批發零售商會主席黃偉泉表示,因昨日業界已向內地進口今晚及農曆新年期間所需活雞,今日進口的雞隻應不多,再次發現雀鳥感染禽流感,對活雞進口影響不大。

世衛警告: 禽流一爆難止 一季傳遍全球

世界衛生組織在最新撰寫的2006年度對付流感爆發戰略計劃報告中評估,禽流感一旦全球爆發變成流感大流行,將會不能停止,透過咳嗽、噴嚏從空氣中傳播,3 個月內將到達世界每一個角落,加上電子傳媒發達,人類的惶恐傳播速度亦會是空前的快。世衛引述世界銀行估計,爆發頭一年將會帶來經濟損失8000億美元 (約6 . 2 萬億港元) 。明報駐京記者阮紀宏

100多個國家及國際組織昨天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禽流感防控國際籌集大會」,由中國與歐盟及世銀發起向全球募捐,以對付禽流感及防範可能發生的全球流感大爆發。

本報獲得世衛組織向大會呈交的疫情報告,報告表示,「自1968年以來,(近年)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另一場全球流感爆發的可能,因自從2003年以來,各種[象已經滿足開始爆發的條件,且具有在人類間傳播的能力,土耳其的傳人個案增加了爆發可能性」。世衛認為,H5N1病毒具備傳人能力的可能性將會持續,儘管採取各種控制措施,這種病毒已經在東南亞多國的禽畜成為風土病,而且幾乎可以肯定已經由候鳥傳播到歐洲,並不斷在家禽與野生鳥中引起爆發。

世衛指土耳其近日的疫情,是第一個亞洲以外的國家發現有人受到感染,疫情更在一個星期內累積了15宗個案,增加了流感爆發的機率。

通過咳嗽噴嚏傳播 首年損失6 萬億

世衛提出警告,人類抵抗H5N1感染的能力低,爆發將會是世界性的,所有國家的風險相等,一旦全球爆發,將會不能停止,而且可以通過咳嗽、噴嚏從空氣中傳播,3個月內到達世界每一個角落。另因為電子媒介的發達,人類的惶恐傳播速度將會空前的快。

世衛報告亦引述世銀估計指出,爆發頭一年將會帶來經濟損失8000億美元,因為大量人群受到感染,執法、交通運輸工作人員持續缺勤將會使基本服務受到干擾,SARS爆發期間的經驗說明,社會和經濟活動中斷的影響,將會擴大到貿易和商業活動,進而妨礙生產。

專責處理流感爆發事宜的香港前衛生署長、現世衛組織助理總幹事兼代表總幹事陳馮富珍昨在會議上表示,全球流感爆發的風險存在,但何時爆發則不能預測。她認為目前很多國家對禽流感的監察能力落後,未能在禽畜受到感染後及時得到證實,要等待有人受到感染或發病後才開始跟蹤感染情G,如果能夠協助落後國家增加資源在監察方面,且提高化驗所能力,及早發現,影響將相對減低。

土國發病率奇高值得關注

另外,土耳其農業與鄉村部長埃克表示,目前土耳其已經發生24宗禽流感個案,其中4人死亡,目前正與世衛密切合作,控制疫情。他表示,疫情不排除是南飛候鳥傳播,而個案都發生在偏僻地區,大農場沒有發現。港大微生物學副教授管軼表示,土耳其一周之內有15宗人感染禽流感確診個案,與其他地區人感染禽流感發病率比較,明顯地高,這顯示土耳其的禽流感病毒,較其他地區的禽流感病毒更活躍、更敏感,更易傳播給人,這情G是危險及值得關注的。

加強監察

從衛生署退休後到世衛組織任職的陳馮富珍(右二),昨天在國際籌資大會上代表世衛發言,她認為目前很多國家對禽流感的監察能力落後,如果能夠協助這些國家增加資源放在監察工作,有助抵抗禽流。(阮紀宏攝)

 

土國禽流24宗

目前土耳其已經有24宗禽流感個案,其中4 人死亡。港大微生物學副教授管軼表示,其中15宗個案是在一周之內發生,值得關注。圖為土耳其當局殺雞的情G。(美聯社)

管軼:禽流感獵人慘遭封殺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致力研究禽流感,十一月初獲美國《時代》周刊喻為「禽流感獵人」,是世上最重要的流行性感冒專家,並獲選為全球十八位救人英雄之一。年中,國家農業部以管軼管理的實驗室沒有遵照新的實驗室安全規定為由,下令停止進行有關禽流感研究。

管軼深受科學界器重,因為全球正面對大規模爆發禽流感瘟疫的危機。七月份,俄羅斯境內發現禽流感病例;十月,羅馬尼亞也傳出發現禽流疫情的消息。為防止禽流感在全球爆發,各國和地區如臨大敵,紛紛召開會議,協調防疫事宜。

禽流感過去一年不斷擴散,橫掃東亞及歐洲等國,全球錄得超過一百四十宗感染個案,單在亞洲已造成最少七十一人死亡。港府及公共機構為高風險員工注射流感疫苗,舉行瘟疫爆發演習。全球爭搶防禦禽流感藥物「特敏福」,羅氏大藥廠一度宣布暫停供應特敏福予本港私家醫生和藥房,引發藥荒憂慮,在坊間藥房,一盒十粒裝的特敏福零售價由約二百元急升至五百多元。

港大又愛又恨的「禽流感獵人」

有「禽流感獵人」之稱的香港大學微生物

系副教授管軼 (見 圖),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全港十八位醫療英雄之一,由於是禽流感方面的專家,一直是傳媒採訪的焦點,曝光率甚高,表面看來,為港大醫學院取得不少分數,然而,正因為其言論直率,不時令校方陷於尷尬的境地。

言論好惹火

般咸道早有耳語,言論惹火的管軼,令港大醫學院一些同事感到十分頭痛。追溯過去一年管軼屢次發表內地有關處理禽流感的言論,引來內地官員頗大迴響。例如七月在學術期刊《自然》發表論文,披露青海湖候鳥爆發H5N1,而病毒是來自中國南部;不久之後,內地以安全條件不符合國家標準為由,停止由他管理的汕頭大學與香港大學聯合禽流感研究中心的運作。兩件事有無關連,甚難查究,好巧合就是了。又有傳聞話差不多同一時間,港大醫學院高層找管軼聊天,談甚麼?袁效仁沒躲在醫學院的^底,不敢說。不過,管軼繼續發炮,上周指內地禽流感疫情已遍布中國,中國無力控制,並歸咎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看來,該次的高層接觸,即使討論過甚麼,不見得起了甚麼作用。

雖然部分醫學院人士對管軼的作風有保留,但港大校內亦有支持管軼的一派,皆因來自江西省的管軼,在內地行醫了好一段時間,而且在北京協和醫院取得碩士資歷後,九十年代初到港大攻讀微生物學博士課程,九五年赴美留學,追隨國際知名流感專家韋伯斯教授研究流感,回港後於港大當上副教授,可以說是港大一手培訓的尖子。九七年香港爆發禽流感時,管軼已參與病毒研究;○三年沙士一役中,港大與中大為追尋病源鬥得難分難解,幾名港大教授與管軼率先發現病源來自果子貍,並上書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引致其後廣東省宣布銷毀所有果子貍,由此反映中央對管軼的看重。

獨行俠有伴

管軼貴為國際知名的醫學人員,袁效仁屈指一算,估計他在港大的年資,年薪大約有一百六十萬元,如果偏差不遠,雖比在內地好,不算富貴,其作風一如典型學者,經常躲在實驗室工作,以實驗室為家,怪不得有說管軼在校內乃獨行俠一名。他的妻子亦是港大的科研人員,兩人致力研究禽流感問題,可以說是夫唱婦隨,再孤單,也有良伴。

為什麼總是亞洲?

亞洲生產方式增加了禽流感傳播和爆發的危險,政府和人民卻對流感的可怕缺乏認識。

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五年這八年,H5N1型禽流感病毒在亞洲造成的損失一言蔽之,是一點五億只家禽被宰殺,一百多人被感染,六十多人死亡。而專家認為,在未來的禽流感全球爆發格局中,多災多難的亞洲仍會是這場世界危機的中心。

世界範圍內的科學家花費了巨量精力來研究這種病毒。它作用於禽鳥和人類時的慘酷景象,讓他們憂心不已。

從亞洲到歐洲,隨著研究的深入,H5N1病毒也在迅速擴散。亞洲、歐洲和美洲已經出現了它的影蹤。研究人員擔心,H5N1的影響所及,還很有可能從東南亞漸次南亞次大陸,最終達到非洲。

科學家都在試圖弄清H5N1全球傳播的路芋B機製和規律,以利於全球範圍內的預防和疫情控製。但是在疫情最烈的亞洲,H5N1出現、傳播、變異和引發大規模家禽死亡並感染到人類的過程,並沒有得到全面深入的揭示。

「亞洲生產方式」的風險現在已經可以肯定,H5N1病毒來自於野鳥,而傳播的關鍵一環在於野鳥將這種病毒傳播給了家禽。一旦家禽染病,人類從家禽那種感染病毒的風險立刻大大增加。

「高致病型禽流感源於低致病型的禽流感在高度稠密的鳥群中持續傳播」,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生物化學系微生物免疫學教授厄爾•布朗(EarlBrown)接受本刊採訪時說,「因此必須要防止野生鳥類感染家禽。當病毒能夠在高度密集的鳥類中進行傳播時,病毒就能大量突變造成嚴重疾病。」

一九九七年在香港爆發的上一輪禽流感,以及二零零三年爆發並持續到現在的東南亞最新一輪禽流感,H5N1禽流感病毒都有可能經過了從野鳥到家禽的關鍵一環。而這關鍵一環是怎麼實現的,為什麼又在亞洲反覆實現,目前並無統一說法。但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已經看到,這種反覆發作的「亞洲惡夢」與「亞洲生產方式」之間,存在著重要的關聯。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說,「中國的廣東省飼養著數以億計的雞、鵬和鵝。很多家禽都在花園、農場和池塘間自由自在地穿行。禽流感病毒通過野生鳥類的糞便雨點般落入這個家禽的海洋,在那裡它們能夠盡情地傳播和交換基因。」

在禽流感變得風聲鶴唳之後,這種散養的傳統顯得非常危險,因為家禽和攜帶病毒野鳥有充分接觸的機會,並且順理成章地受到感染。水禽即使感染了危險的H5N1病毒也不顯現症狀,但當病毒傳染給了雞以後,就會爆發致命的疫情。

而且,專家一致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普遍將家禽與家畜混養,是一種極易引發各種動物之間的互相感染的生產方式它給禽流感從家禽到人傳染,准備了橋梁。

在流行病學上,這種接觸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很攤預測。但可以肯定,這增加了疾病傳播節的風險。其中就包括H5N1。而且,這種風險還在於一家一戶的養殖不能有效發現疫情。一個農婦養的五只雞全部死亡,同一個村莊的其他農婦也要等到自家的雞開始死亡,才有可能明白其中的關聯。但這還是不會引起一公里以外的另一個村莊的警惕。

香港大學教授管軼說,歐洲主要是農場養殖,相比散養和混養而言,農場養殖便於發現疫情,發現後統一捕殺、控製的能力也比較強。

但在亞洲,即使是農場養殖,也因為動物福利問題長期進展緩慢而導致養雞場內的疾病控製十分困難。曾在瑞士禽流感病毒疫苗生產廠家羅氏擔任技術部專家的陳偉光認為,限於經濟能力和法律進展,亞洲的家禽企業飼養環境不注重動物福利,飼養密度偏大,飼養方式落後。

「一些雞場冬季飼養密度過大,因地面蒸發及動物體排出的水汽量增加,捨內常較潮濕,飼養密度太大,往往也會誘發雞群發生呼吸道疾病和眼病。」陳偉光說。

世界壎芠梒敢M家韋伯斯特認為,亞洲大型養雞場中雞的密度大,雞籠環境狹窄,加上傳統的活禽市場,都是禽流感迅速流行的重要原因。這些因素不僅導致雞的生長環境不壎矷A而且禽流感病毒能迅速改變基因結構,助長了病毒基因的「重組」,使得禽流感可能迅速變異,引起現在禽流感的H5N1病毒。他警告說,這種生產環境下,H5N1病毒與人類流感病毒混合以致具備人傳人的風險急劇增加。

也許是政府宣傳力度還不夠,或是因為目前禽流感造成死亡的人數並不多,亞洲許多禽流感爆發的國家的民眾仍然做著一些「高危動作」:泰國的鬥雞場上,主人會為受傷的鬥雞吸血療傷;亞洲的農產不習慣把死因不明的雞做消毒掩埋處理,而是把它們吃掉;有一些死去的禽流感患者,也只是被掩埋在房屋附近。

亞洲的隱憂一方面是亞洲的環境和生產方式、生活增加了禽流感爆發的風險,一方面,亞洲的醫療和公共壎芶擉t卻令人擔憂。禽流感全球傳播鏈形成的同時,世界各國在世界壎芠梒援M國際會議的協調下,試圖建立起禽流感全球防御體系。但限於公共財政能力、公共壎肭臕扣M亞洲現行的社會福利製度,有人擔心,亞洲將會是這個防御體系中脆弱的一環。

東南亞地區遍布山高林密的雨林地帶,中部亞洲則高原山脈連綿不斷,這些地帶位於全球鳥類遷徙的路角W,但是居住期間的居民並沒有很好的公共壎芼s度保障。

二零零三年SARS後,中國的農村地區幸而逃過一劫,此後,國家一再追加資金,以加強農村合作醫療製度的建設。事實證明,預防是防止大規模流行疾病發生最經濟、最有效的途徑,但是農村---尤其是貧困農村地區---的基層公共壎耵洩p仍然讓人擔憂,它們對可能到來的禽流感疫情的防御能力如何?

根據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前不久關於醫療改革的報告,很多貧困地區的居民他們自覺沒錢接受治療時,使生了病,也不會前去就診。由於「扛病」的慣性,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和動力,去嚮政府報告家人的可疑病情。這種醫療製度的現狀面對流行疾病爆發,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國家無力監測最初疫情,難以形成全面准確的判斷,最終無法快速有效形成決策。在「時間就是生命」的公共壎籵ぁ韝丑A一直有公共壎舠M家擔心,即使中國的社會比歐美國家更易於快速整合和動員,但是當一種新的疫情爆發的時候,它可能會錯失最寶貴的控製時機。

而如何加強對民眾的教育也是重要的問題。至少在現在,因為感到無力改變延續數千年的生產方式,很少有亞洲國家將傳統養殖方式的改革提上議事日程。因此雖然禽流感、SARS和豬鏈球菌乃至血吸蟲等疾病這些年來顯現出明顯的流行趨嚮,但並沒有改變亞洲分散的農戶養殖的狀況。即使民眾認識到這些在動物和入之間傳播的疾病的嚴重性,誰來補償他們的經濟損失呢?雖然「農業規模化」的提法由來已久,但幾乎沒有經濟學家研究替代農產養殖模式的可能。佔中國人口三分之二的農民面對經濟全球化和疾病全球化的夾擊,存在哪些風險,需要解決哪些問題,有什麼短期對策和長期規劃---這些問題幾乎擺在所有亞洲國家的中央政府面前。至少從目前看來,這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很有可能決定未來的大規模流行疾病的防治前途,然而對它們的回答並不能讓人滿意。

國產疫苗產品將優先供港

可防H5N1型流感病毒及變異病毒的「人用禽流感疫苗」已在北京研製成功並開始首期臨床試驗,該疫苗研製過程中,曾得到香港大學管軼教授的大力支持和無私幫助。該課題負責人尹衛東表示,如果真的出現人禽流感爆發疫情,將無償捐贈部分疫苗給港澳同胞,並將優先保證疫苗供港。

 中國宣佈「人用禽流感疫苗」研製成功,並於本月22日在中國藥監局啟動的綠色快速通道下獲批進行第一期臨床試驗。據該課題負責人尹衛東(見圖)介紹,該疫苗可防H5N1型流感病毒及變異的病毒,疫苗經3期臨床試驗後可申請上市,國家批准後即可批量生產。

 據尹衛東介紹,目前港澳等地所採用的季節性流感疫苗均來自國外,技術指標和檢驗指標都參照國際要求,對於國內藥品或疫苗供港,到時候還需要港府特批。他表示,目前中國「人用禽流感疫苗」科研水平和生產水平均與世界同步,在技術處理上,比國外甚至美國還有某些優勢之處。「安全性和免疫能力絕對保證。」尹衛東強調。

疫苗供港需要港府特批

 中國宣佈「人用禽流感疫苗」研製成功後,不少國家提出把中國的人用禽流感疫苗生產基地設在當地,但均被尹衛東拒絕了。「中國人研製出來的東西,最好是在中國自己的土地上生產。」

 據了解,目前除了北京科興公司自己的疫苗生產基地外,另一個生產基地準備設在泰國,具體合作還在進一步考察中。尹衛東解釋說,「在泰國建立生產基地,主要是考慮人禽流感在亞洲爆發的機率較大。一旦真的爆發,泰國的生產基地可覆蓋和免疫亞洲近幾億民眾。」

冀在港建疫苗生產基地

 「除此之外,我們最想在香港建立另一個生產基地。」尹衛東表示。「香港目前使用的都是國外疫苗,如果世界真的爆發人禽流感,其它國家未必能保證本國之外的疫苗供應。只有在本地建立生產基地,才能保證在緊急情況下疫苗的充裕供應。」

「禽流感七分是人禍」

面對人跟傳染病的鬥爭,管軼坦言人會進步,可以對付傳染病,但如果各國不同心抵抗傳染病,傳染病不會消失,並說現在的禽流感「三分是天災,七分是人禍」。他說:「有些病能控制,有些不能,不過整體都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管軼批評現時國際社會對禽流感處理的決心不夠,比理想「還差得遠」。他說:「各國政府要把別人的國家看成自己的國家,將病人當成自己家人,受感染的人都當成親人。省、巿死了的人當作親人,這才有辦法知道疫情走到哪G。」

 他又批評有些貪官發國難財,隨便賣疫苗,連孰真孰假都不知道。他說:「不要把控制疫情當成政治本錢,去做政治秀!這就一定會搞得好!這不只是中國,各個國家都要辦得好,光說不做沒有用。當你將事件變得政治化,處理方式就很不一樣啦!」

 他說前年沙士他經過多番查證找到真兇,是一個明顯的進步,不過禽流感就不能「一下子說清楚」,他說:「我做了十幾年禽流感,它範圍太廣,政治、經濟、人為因素很多,要控制他,各個國家要有一個負責任的態度,要有決心!」

收集樣本三大困難

管軼說尋找病毒的工作有三大困難。第一,是錢。他說:「你怎樣可以找到好的資源,實驗室一開張,每樣都要錢……」第二,是樣本不易找。

 他說:「你會影響人家的生意,政府不太鼓勵你抽樣本,加上懂抽樣的人不多,是很難的。如果你賣雞,去你的舖頭取樣,對你來說,每一個人都是你的收入,人家都以為你家的雞有流感,都不買啦!這個人性都是這樣。你講別人的時候很easy(容易),講到自己就覺得很難。人終究是人,不是神,everybody is the same, everybody's selfish(每個人都一樣,都是自私的),這是人性。」

嚴格控制抽取方法

 為解決這問題,他會向雞販強調抽樣對社會的重要性,以及不會對雞造成傷害。此外,他不會挑繁忙時間抽樣,為目的是顧慮人家的難處。他說:「第一天是幫忙,第二天就是麻煩,(所以)給他一點錢,讓他當生意的想,至於多少錢我不告訴你,總之是acceptable(可接受)。」

 最後,他強調要找到病毒,除了要研究之外,之前的行政工作十分重要,所以要研究一套系統和方法,教好員工及學生取樣本。他說:「他們也會怕,要告訴他們不要怕,第二要做好,要找雞的,就不能在混合的地方取樣,你不清楚就不要抽取樣本,要肯定、要認真,不認真就會影響結果,該找到的病毒你會找不到。」

 管軼坦言,這樣做目的都是為了讓人有信心,相信你的研究是真實,而且有理有據的。他說:「溝通是很重要的,你看我現在跟你說話,你會相信我是誠懇的。你自己不要說謊,要對別人有信心,這樣別人才會相信你。」

 

「一伙蛀蟲,綁架了這個國家」─訪問禽流感專家管軼

國際禽流感專家、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主任管軼博士的大學辦公室G,供奉?韝@座如來佛像。這位因揭露青海湖候鳥有了禽流感、因而遭到「國家」封殺的微生物學家,信奉的除了科學,想不到還有神明。

「拜了佛,佛祖會保佑我這樣的好人,揭露了真相,一直平平安安。」

「真的那樣嚇人?」我問眼前這位正值壯年的中國新一代良心知識分子。管軼只有四十三歲,江西寧都人。寧都在井崗山下,是共產黨當年「起義」的其中一個「革命根據地」。在三十年代,一場改變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革命微生物,從管教授的家鄉開始蔓延;今天,管教授卻在香港辦公室的電腦和顯微鏡G,研究另一種全球化的瘟疫病毒。

「禽流感在中國,沒有能力控制呀。現在每一個地方都有病毒,總有一天會人傳人的。共產黨沒有能力控制這個,禽流感已經在中國各地落了地,生了根!」管教授一開口就有三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本色。

「共產黨控制思想很嚴格,動員人民也很有組織力。發動地道游擊戰和在白區顛覆國民黨,幾十年來一點問題也沒有,共產黨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幾百萬地主反革命也鎮壓過來了,小小的禽流感病毒,您的意思是法輪功,居然對付不了?管教授您是在開玩笑吧?」我坐直身子,虛心地與這位學者交流交流中國國情。

禽流感大躍進

「我跟你說,你們香港人不理解,」管教授學者風範,像出席博士論文的口試一樣胸有成竹:「禽流感不是沙士。沙士突如其來,誰也不知道是甚麼名堂,可是禽流感呢?一九九六年,已經在中國首先發現了,到今天九年了嘛。禽流感明明在飼養的雞禽中間傳了快十年,候鳥只是一部分。現在中國的官員說禽流感是候鳥傳來的,指一指天空,意思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跟我們嚴打不力無關。這樣一股腦兒把責任推到了天上。實際上的情形,我最清楚,全國飼養的雞、鴨、鵝,共有多少?一百五十億到二百億。共產黨最後的法子,是學香港當時的陳方安生,一心以為把全國養的雞鴨通通殺光,以為一殺光就沒事了。」

「全國的雞有一百五十億那麼多?」此一國家機密,倒是頭一次披露,全國十三億人,平均每人擁有雞鴨私有財產共十一點五隻,比起大躍進時餓死人,這「小康」的局面,倒是提前達了標。對於中國,有時應該看看光明面嘛。

「一百五十億隻雞,出動解放軍的殺雞隊,算一天殺一千隻,手軟了吧?殺足六個月,共須解放軍十萬人。」管教授說。

「解放軍常規軍有三百萬,撥出十萬人來殺雞,一點也不是問題呀。」我說。

「但是,你這邊剛開始殺了一批,那邊的活雞可又開始孵小雞,殺完一批,還冒出一批,這雞可是永遠殺不完哪,這是北京最新流傳的民間笑話。」

「為甚麼非殺雞不可?可以用疫苗啊。」我說。

「說到疫苗,可就好笑了。跟大躍進一樣,禽流感問題,由國務院農業部一個部門負責,其他的山頭不管,從研製疫苗到批發上市,農業部一手壟斷,可以問『國家』要錢。過去三個星期,中國社會科學院名下的上海藥物研究所和廣州生物醫藥研究所,同時宣佈複製出禽流感的疫苗。農業部批准了多少?一百六十億個疫苗。全國的雞鴨才一百十五億,怎麼剛好就生產了一百六十億呢?這不是『大躍進』又是甚麼?」

自作孽,不可活

「也不一定的,」我說:「人定勝天嘛,有多大的意志,就能搞出多少疫苗,多出來的十億,中國不要,可以考慮支援兄弟國家,像越南、北韓甚麼的,老大哥嘛,這是應該的。」

「疫情不通報,又沒有監督,全國防治禽流感的指揮部,又設在農業部,農業部隻手遮天哪。」

「但這也不能全怪『國家』嘛」我說:「溫家寶總理說過:中國人民的素質低了些,許多農民一點安全意識也沒有,雞明明死了,還燒來吃,賣給別人,這又怪得了誰呢?」

「能怪農民嗎?」管教授一聽見我給農民臉上抹了點黑,有點義憤填膺起來:「政府要殺雞,只能向農民收購。一隻雞收購價十元,但『國家』的錢,攤派到下面,層層貪污、剝削,到農民手上三五元也沒有,只剩一張白條子(欠單),農民會把雞交出來嗎?」

「不交,那就派兵進屋去搶嘛,」我想起了六十年代中國抗戰電影G「鬼子進村」的烽煙畫面。

「那怎麼行?現在穩定壓倒一切,國家不能亂。政治第一,人命安全第二,地方的官,一心只望升級,升不了,坐穩位子,就一味要錢。所以禽流感這個東西,沒辦法解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天災沒有問題,天作孽,猶可活;人禍可就難辦,自作孽,不可活嘛。所以禽流感在中國落地生了根,變成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荷蘭、德國、日本,都發現過禽流感,但人家的政府把人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兩個月就撲滅了,中國呢?快十年了,卻愈搞愈猛烈。對於禽流感,我本來很有信心,現在這是人禍,一個科學家,對於政治時代的人禍,一點辦法也沒有。」

慈善包容學術自由

管軼是中國培養的醫療專家,但『國家』容不下講真話的人才。他曾在北京協和醫院實習,來過香港大學深造,後來又到了美國,在國際衛生組織的動物流感中心研究,一九九七年畢業,剛遇上禽流感,管博士就留在香港工作了。在此期間,香港富商李嘉誠先生捐款成立的汕頭大學,邀請管博士到汕頭研究。提起李嘉誠,管博士憂戚的面容,出現了一線陽光:「李先生是一位善人,我感謝他。李先生展現了人性善良的一面,他有國際聲望,全仗?顜鼮顫菪生,我才可以在此享受充份的學術自由。」

東方紅,太陽昇,香港出了個李嘉誠。管軼對李先生推崇備至,李先生在香港率先捐了十億巨款給香港大學,開二十一世紀一代慈善新風,其他的富豪,也跟?饈伔仵蘆k,捐的卻沒有李先生多,李先生的捐款,感動了港大校長徐立之,自願把港大醫學院命名為李嘉誠醫學院,沒想到,卻遭到香港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圍攻。

看見管軼博士的赤子之情,想起善人李嘉誠的義舉,頓時令人覺得人間正道,良心猶存,愛心耀千秋,慈善垂萬世,一切政治的干擾,邪不能勝正,最終都必像禽流感一樣,消散在萬里晴空之中!

科學是實事求是

「管教授,您選擇在香港定居,可沒有選錯,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政府即使能力有限,有時沒有應急的經驗,但至少不會使壞心眼。」

「香港好,香港的政府醫院都有互聯網,哪G發現了一宗疑症,一上網,全香港都查得到。還有,香港好就好在有一點點社會主義,窮人看病,隨時找到門路和醫生;大陸不一樣,農民得了病也不敢看,因為沒有錢,就沒得救治。香港的特首董建華,也不錯的,我跟他通過電話,董先生問我:管博士,對付這這個禽流感,你告訴我,香港的醫院需要多少疫苗?我在電話說:五十萬吧。董建華說,好,我馬上給你搞定。第二天,五十萬疫苗就到了位。」

「你有沒有記錯,跟您通話的是董先生,不是曾蔭權?」我追?颾砦瞗C

「是董建華嘛,二零零四年一月。董建華是個老實人,他只是不大會搞政治,我們搞科學的,實事求是,好的就要讚好,不可以歪曲事實。」我暗暗點頭。

「中國的最大危機,不是禽流感,是腐惡的人心,良知都埋沒了。從前我相信三個字,叫做『性本善』,現在,中國沒有這樣的價值觀了。一伙蛀蟲,貪婪、自私,綁架了這個國家,他們只想?韟菑v的權力和利益,苦的是中國的老百姓。對於中國,我很悲觀。」

我沒有答話,注視?騢瑄訇穡重嶊漕煽L佛像。我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像管軼教授這樣有良心的知識分子,還有用慈善的力量包容支持管教授這樣的人繼續做研究,說真話,向一切惡勢力挑戰,包括禽流感這種禍延全世界的病毒。我相信佛祖會保護一切善良的人。夕陽的餘暉,透過窗戶,灑在佛像之上,散發?韝@層金色的光芒。

管軼指內地瞞禽流疫情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早前接受加拿大報章《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訪問時稱,內地兩個出現人類感染禽流感個案的省分──安徽和廣西,從來沒有公布過禽鳥爆發禽流感的疫情,令人懷疑內地隱瞞事實,他昨日接受本港有線電視訪問時補充說,「人感染了,禽鳥還沒有outbreak(爆發)?這很嚇人呀!」

稱雲南早已變疫區

他接受《環球郵報》訪問指出,有證據顯示,與越南接壤的雲南,在上月中公布出現疫情之前數個月,禽流感已經在該區傳播,只是當局一直否認有疫情。

「老實說,有些省分有這種病毒,但他們(省政府)還未公布任何爆發。就算中國正極力阻止我的研究,我仍能夠提供直接證據。」他沒有透露證據內容。

管軼批評農業部迴避問題,令疫情失控,又指內地沒有做任何監測研究,卻公開指稱沒有出現爆發,他質疑當局沒有勇氣承認事實。

他又指對於當地官員來說,所有有關禽流感的真實資料,都有可能威脅他們的工作,因為不想失去工作及權力,所以設法隱瞞。

世衛未能證實言論

他批評內地只有一所政府運作的實驗室進行禽流感測試,「這樣他們便只有一個版本,能夠操縱那些數字。」內地現時有三十個地區有禽鳥爆發禽流感,五人染病,二人死亡。

曾在上月舉行的流感大會,呼籲亞洲各國提高透明度的世徽梒插A發言人回應指出,沒有資料證明管軼的言論,沒有證據顯示中國仍隱瞞疫情,但管軼是受人尊敬的科學家。

此外,來港出席防治禽流感研討會的汕頭大學醫學院教授李康生表示,曾分析過二百多個來自華南地區及本港的H5禽流感病毒樣本,發現在華南地區水禽身上找到的病毒,出現多個不同的基因版本,正不斷演變及進化,目前H5病毒未有出現人傳人情況,但H9病毒就潛在人傳人的能力,但危險性不高。

 

農業部指港學者管軼研究室違規

內地有關當局昨天證實,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在廣東省汕頭市的研究室因不符合規定被查處。

  在昨天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會上,國家首席獸醫官、農業部獸醫局長賈幼陵說,上半年當局查處了三間不符合國家規定的高致病病毒研究實驗室,其中一間就是管軼位於汕頭大學的研究室。

指有關研究須政府監管

  賈幼陵指出,任何國家都不會容許類似的實驗室在不受監控情況下運作,以保障公眾壎秅峔黎豲Q恐怖分子利用。

  賈幼陵昨天在回答記者關於農業部和廣東省農業廳關閉香港大學教授管軼在汕頭大學的實驗室是否出於政治因素的提問時,並未做出正面答覆,他強調說:「中國政府歷來鼓勵和支持獸醫科學家開展科學研究,但是,必須遵守法律法規,對任何違法的行為都將依法予以懲處。」

  賈幼陵說,對於三類、四類病原微生物的研究,任何政府都不允許科研人員脫離政府的監管。換句話說,對P三和四實驗室,允許研究的科研微生物不存在蚇W立的不受政府監管的科學家,全世界都是這樣。

管軼質疑基於政治理由

  賈幼陵稱,管軼的汕頭實驗室,遠遠沒有達到規定的要求,也沒有達到國際動物壎耵k典上規定的要求。按照法律規定,實驗室的認可需要由中國實驗室國家認可委員會組織出具認可證書之後,再由壎苀〝M農業部分別審查,是否允許可以作為人源或者動物源的高致病性微生物研究。

  據媒體報道,管軼一直致力研究動物流感,一九九七年香港爆發禽流感之後,他才重點研究禽流感。

  二○○三年大陸及香港爆發沙士期間,管軼與廣州就防治沙士方面,合作相當愉快。

  但今年中傳出國家農業部關閉了管軼管理的汕頭大學流感研究中心實驗室後,雙方關係惡劣,管軼並不時批評內地隱瞞禽流感疫情。

  據報道,國家農業部是以管軼的實驗室沒有遵照規定為由,下令停止進行有關禽流感研究。但管軼質疑農業部是基於政治理由關閉其實驗室,並說內地當局不喜歡獨立科學家在這領域的工作

 

流感獵人:科學家要敢說真

我們專家有數據支持,才提建議(殺雞),這符合 科學精神,是否爭議,我管不荂C' ———管軼

說真話,需要勇氣,當科學家,這點Guts更不可少。被《時代雜誌》封做禽流感獵人的管軼,自九七年香港有禽流感開始,一直在最前芋A是他率先發現二百五十種禽流感列序,比世界任何一個實驗室做的都要多。他的直率,往往令政府為難;他預言禽流感會在人類社會糾纏不休,但政府對人雞分隔遲疑未決;他揭露內地有官僚主義,惹來天大麻煩。他激動的說:「禽流感三分是天災,七分是人禍,天災非人能控制,但做科研也不說真話,這科學家不當也罷!」記者關慧玲攝影伍明輝

「封我作甚麼獵人,個人來說不重要,但目前所有禽流感變種都是港大和汕頭實驗室鑑定的,在全世界對禽流感一無所知時,我們提供了資訊,不是很重要嗎?」港大醫學院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一邊吃飯盒,一邊跟記者說話。忙了大半天,吃飯時已是下午三時多,變涼了的雞塊,跟肉汁凝結在一起,不過管軼仍大口大口地吃,顯然能飽肚的東西,他並不介意是甚麼味道。

唸書脫貧立志學醫

出身自山西貧困戶的管軼,憑唸書脫貧,他知道老百姓沒飯吃痛苦,沒知識更痛苦,深信一旦當官,便是要照顧這群人。長大後當醫生,亦是出於助人的良好願望。在北京、汕頭做過兒科和呼吸管道大夫,管軼慢慢了解,當大夫也是治標;困擾人類的病,都跟病毒有關,病毒多是從動物過渡到人身上,不杜絕它的傳播,人類只有死路一條。

當了十年醫生,管軼九三年考進港大醫學院,主攻動物流感,完成博士後赴美深造,剛好趕上雞流感爆發。

「九四年廣東和香港分別有雞感染H9病毒,但全球都沒有它的資料,能找到的,只有六六年美國的一個數據。」九七年,香港出現首個H5N1感染個案,「那時的認知,是N 沒可能影響到人,一定是有事發生了。」隨茩荇袚U來愈多,他趕緊從美國回港,跟世彌M家埋首工作,很快在雞樣本堣擢鬙X二成H5N1,還有H9N2的蹤影,最後政府決定殺雞。

倡港殺雞情非得已

管軼,這樣具爭議的做法,是誰的建議,管軼說:「我們專家有數據支持,才提建議,這符合科學精神,是否爭議,我管不荂C」後來,他和港大的專家再建議雞鴨鵝分開發售,還有中央屠宰政策,惹來雞販很大反彈,但管軼說,情非得已,不監管家禽售賣,到H5N1人傳人已太遲。對政府遲疑不決,管軼十分茷獢A但科學家不是商人,人家要來跟他計經濟損失,老實說,他確實答不上嘴。

雞殺清,再進口的家禽,再沒發現H5N1,但管軼知道病毒的洗牌特性,禽流感遲早再來,而且會更兇悍,他決定長時間監察病毒,「香港家禽都是從內地來,可我們對內地一點也不了解。」○○年,他向世壎蚑虼鴗T萬多美元撥款,在汕頭大學設立實驗室,一天取近百個樣本化驗,遠程監察病毒,萬一內地樣本出了事,香港第一時間能警覺,這小小實驗室,五年來儲存了全球渴求的資訊,完成二百五十多種禽流感列序。

禽流蔓延上書不果

不出所料,○一年下半年,H5N1再次出現,「九七年它只有一個樣,○一年已變成五個,複雜多了。」○二年,香港再有爆發,「到○四年,我覺得事態嚴重,似乎有蔓延趨勢,你記得沙士時我曾上書中央說要宰殺果子貍嗎?我同樣透過渠道上書了。」不過,書信有如石沉大海,兩月後,管軼忍不住,把資料透過期刊告諸天下,一出版,麻煩就來了,「有人說我涉露國家機密,我不是已告訴國家了嗎?我那篇上書,是○四年二月六日,晚上六時四十分完稿的……我是醫生,寫下時間是我的習慣,手稿還在我手堙A這不是冤枉我嗎?」個性耿直的他,手指頭「咚咚咚」地敲打^面,顯示他的激動。

「這輩子要管好病毒」

目前實驗室仍有做禽流感 Subtype研究,管軼雖不服氣,亦沒辦法。他慨歎,有時候人為的影響會擴大天災的嚴重性,「我相信時間能證明一切,現在多少個省已爆發了?那些偏遠地區的農民,政府不是要好好照顧嗎?全世界又有多少個地區受影響了?H5N1已是全球性問題,不是隱瞞便事不關己。」

從建議殺雞、中央屠宰、殺果子貍,到對官僚主義的批評,管軼從來惹火,「科學講的是事實,我作為科學家,這輩子總要好好管住這些病毒,但有話也要實說,否則,這科學家不當也罷,回去做醫生好了。」

沙士英雄

○三年,管軼快人一步,找出果子貍是沙士宿主,看似撞彩,但堶惚o是一個病毒學家的專業分析,當中大有學問。

管軼說,當時未知是何種病毒,但以他認知,禽類流感存在已有一段時間,但仍未發展至人傳人,顯示它仍有不能過渡到人身上的死穴,於是排除禽流感的可能性。

沙士宿主非稀有動物

不過,這病毒約兩個月迅速傳開,病毒宿主應該不是人常接觸的家禽,有可能是跟人有一定接觸的野生動物。第三,從它能一下子變成人傳人,顯示這宿主不會是稀有動物,族群數量不少。

「於是我收窄範圍,專找野生、人有機會接觸,數量又多的動物,才試了二十多種樣本,就找到了。」管軼笑說,獵人嘛,除了work hard,還要 think smart。

美學者:華如流感「培養器」

曾任重慶第三軍醫大學講師的美國德州休士頓貝勒醫學院副教授封莉莉,前日在台灣一個研討會上指出,中國擁有「世界上最病態的環境」,是一個大型流感病毒「培養器」,亦利於變種,加上中國政府長期慣於隱瞞疫情,令流感在全球大流行的風險增加。

  據台灣《東森新聞網》報道,封莉莉教授在日前舉行的「中國流行病爆發原因及對全球之衝擊與因應之道」研討會上指出,內地農村有8億農民飼養雞、鴨、鵝與豬,沒有受過多少教育,並且因長期被欺騙而不信任政府。那些地方傳染病的預防很有限,醫院將是唯一的早期警報系統,但是中國醫療改革失敗,三分之一的醫療單位瀕臨崩潰的邊緣,三分之一已完全癱瘓。

近半不上醫院 30%拒留醫

  調查顯示,近50%病人不上醫院,30%人應該留醫但沒有申請住院,她解釋,原因是他們付不起醫療費。而環境污染及社會衝突對人民身心的影響,也使問題惡化,「就像毒液流過國家的水路,使沿岸的居民以高於平均的比率死於癌症。」

充分認識現有之危機
訊息透明化平衡免疫系統以遏止禽流感

美國貝勒醫學院分子免疫學教授封莉莉,在南加論壇中國事務雜誌主辦的熱門關心話題座談會中表示,中共爲發展經濟對生態環境的破壞與污染造成免疫系統功能失衡;對禽流感病情的隱瞞,導致了世界性的流行;目前不僅輸出中國製造的廉價勞工産品,同時也輸出了污染及窮兇極惡的經濟發展下的惡果。

封莉莉說明,禽流感對人類而言爲外來的敵人,因此要平衡免疫系統以加強自身防線,但最危險的是中國隱瞞病情,不讓外界瞭解,如果能在21天內將傳染原定位元則可有效控制,也不至於造成世界性的恐慌與疫病流行。

中共爲發展經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封莉莉表示,結果造成污染生態環境的破壞,原始森林已砍伐殆盡,水源破壞了70 %,中國七大水系全部污染,礦山幾乎挖空,隨時會倒塌,生物的逐漸滅絕,影響及全世界。

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空氣標準,世界上有20個城市遠遠超出標準,中國占了16個,每年中國死於上呼吸道感染者約40萬人,即使其經濟再好,也無法否定此事實。其污染皆來源於窮兇極惡的發展經濟,造成各方面之岌岌可危。

中國要發展經濟就需靠燒煤,煤爲不完全燃燒,産生各種各樣化學物質,彌漫空氣,並且其重量較重不可能釋放到地球大氣圈外,嚴重空氣污染已飄到洛杉磯,致使1/3的污染源來自中國;飄過來及由海洋系統帶過來的汞,使美國金槍魚含汞量已超出FDA對孕婦的標準,美國一位元生物學家曾表示,中國目前正在打一場戰爭,一個看不到的敵人即土地極度的砂化,沒有了森林的保護,土地就大片大片的刨光,中國生態難民40萬。

目前大陸有8千萬農民飼養豬,但其飼養方法爲與雞鴨共處,甚而飼養者亦同處一室,全世界70%的豬只在中國,豬對禽流感而言,是最可怕的,因可造成禽流感與人的最後混合的一個媒介,豬易感染禽流感也能感染人之病毒,病毒在它身上會有洗牌作用而發生突變情況。封莉莉表示,中共不考慮其他國家及其人民之生命,這才是真正的危險。

當生物體中毒時免疫系統是如何工作?封莉莉表示,禽流感的病人不是被病毒殺死,而是死在自己的免疫系統,從H5N1肺部的變化,可以看出免疫高度啟動以致死亡的現象。人或生物的免疫系統爲應付外來事件而保護自己,但當不能保護自己時就會不停的升級,形成一個雙刃劍,同時對身體帶來危險,並且由於生活在惡劣污染環境下,免疫系統將逐漸敗壞。

封莉莉表示,在禽流感爆發的危機面前,人們不要沮喪,每一次危機,危險和機會同時存在,首先應瞭解疾病,重新認識身體的自我防護功能,讓道德提升使心靈與身體重新溝通起來,經科學實驗,打坐入定心境的平和是最能提高副交感神經運作、平衡免疫系統的方法,可以令自身的免疫系統進入最佳的平衡狀態,炎症反應會被抑制住,免疫力過急的反應會下降。

僑教中心主任丘昌生總結表示,藉由各種講座及活動,可深入探討在大陸大家看不到的真實情況,希望中國在開發經濟爭取利益之餘,亦能重視人民的疾苦;期望每位僑胞在新的一年人皆有積極樂觀進取之生活觀,健康的身體。

過度的免疫反應導致死亡

近來科學界發現H5N1病毒在染病的禽類和人類上有強烈的肺臟發炎,封莉莉指出,可能是免疫力反應增強,不但不能殺死H5N1病毒,還傷害了肺臟成爲致死的因素,人體的第一道防線在H5N1病毒前,成了“雙面刃”。

主要原因是,H5N1病毒對“抗病毒分子”的抵抗性很高,當病毒逃避抗病毒分子時,免疫反應將被迫增加免疫強度,而導致在肺臟和其他器官産生失控的發炎反應。

打坐:平衡免疫系統的良方

她指出,從H5N1肺部的變化,可以看出免疫高度啟動以致死亡的現象。但是,神經系統和免疫不可分割,透過副交感的神經的啟動,炎症反應會被抑制住,H5N1病人免疫力過急的反應會下降。

經科學實驗,封莉莉十分推薦“打坐入定”是最能提高副交感神經運作、平衡免疫系統的方法。她認爲,人類在禽流感的危機面前,重新認識身體自我保護的本能,讓心靈與身體重新溝通起來。

與會的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提醒,“克流感”不是救命仙丹,“救不了你的命,但是救得了別人的命。”吃克流感48小時內可以讓體內的病毒數量很低,降低傳染性,是爲了公共衛生上的用途,不去傳染給別人,所以不需囤積。

與會的包括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金傳春教授也認爲,面對禽流感確實要靠提升免疫力,保持早睡早起、心情愉快、運動、吃早飯都很重要。她提醒,萬一家埵鹵}尿病人等免疫力不好的,可以提早施打疫苗。

世衛:一旦爆發3個月全球遭殃

出席部長會議的歐盟執行委員會執委季普瑞諾表示,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處在對抗防線的前線,加強監督以及區域間和歐盟間透明化的技術合作都很重要。有效對抗禽流感病毒散佈及可能爆發的人類流感,須倚賴全球合力協調。

世界衛生組織警告,禽流感一旦在全球爆發,演變成流感大流行,通過咳嗽、噴嚏從空氣中傳播,將在三個月內到達世界每個角落。世界銀行估計,估計爆發頭一年,將會帶來八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專家:盼公開病毒樣本

據新華社報導,中國政府在大會上表示捐款1,000萬美元,總理溫家寶也18日也公開表示將本著“及時、公開、透明”的原則通報疫情,積極參與禽流感防控國際合作。

封莉莉說,中共當局對疫情的公開透明,確實是這次全球共90個國家的官員和20個國際組織的代表在北京參與大會的殷殷期盼。

但令人遺憾的是,去年青海湖爆發6,000千的侯鳥集體感染病毒的狀況,和人感染和雞感染的樣本至今未公開與世界衛生組織及全世界科學家交換意見,病毒樣本血液都沒有分享,中共官方的誠意還有待檢驗。

她表示,三年前中共當局因刻意隱瞞SARS疫情,造成全球的巨大損失,面對禽流感來勢洶洶,國際社會都殷殷期盼中共當局這次不再說謊,“說真話比捐款籌募基金還重要。”

生態破壞降低免疫力

然而值得重視的是,人類對環境的破壞已經對人類免疫力極爲不利,封莉莉說,即使次僥倖的躲過這次禽流感的世紀瘟疫,難保下一次大流感的來到,尤其以中國不惜一切代價的經濟發展,對水源的污染、空氣污染、和生態的破壞非常巨大。

她指出,過去像肺炎、咽喉炎這不是傳染病,但是牽涉到免疫力系統受傷的話,就會表現爲大規模的傳染病,類似於SARS和禽流感。環境破壞對所有人類的免疫系統和所有的生物系統都極爲不利。

她呼籲,不僅是禽流感的問題,中共當局不惜一切代價發展經濟,在中國造成的災害,更需要全世界正視,在大規模的污染下,人和動物在污染地方生活,免疫系統會受到的毒害,即便禽流感沒有了,也會有別的傳染病,對中國人和導致全球性的傷害。

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邀請了多位元香港專家和前線醫生出席,商討關於禽流感事宜。獲邀的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沒有到場,只提交書面回應。他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中國在禽流感監察工作方面有需要改善的空間,但卻宣稱在之前的訪問中並未指稱有關國家部門在處理禽流感時,有刻意隱瞞或掩飾疫情,個中原因,耐人尋味。身爲管軼的江西醫學院校友的美國休斯頓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免疫學專家封莉莉教授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對管軼在立法會的書面回應內容的第一反應是感到惋惜。她估計管軼受到中共壓力的機會很大,可能他想繼續在國內作實驗,所以選擇了某種程度的讓步。

自截稿之時,本報未能聯絡到管軼本人,他的秘書就表示,管軼工作忙,很難安排接受訪問。而管軼目前也沒有對“澄清”之說作出任何解釋。

封莉莉說:“我知道國內這種壓力非常大,他們要盡一切力量造成一種假像,覺得中國很安全,沒有問題,所以出於經濟利益,各種利益……它(中共)究竟對管教授有沒有威脅,你只能從旁猜測。”

蔣待遇反映管壓力

她續說:“一些事情你可以去想象,事情有多嚴重。披露SARS的蔣彥永醫生,現在想簽證到美國來,都是被軟禁的。出於某種原因,我不知道管軼是否會改變他的立場或他對事情的看法。但從蔣彥永的情況來推測的話,我估計他(受到壓力)的機會是很大。”

對於管軼封口會否令大陸禽流感疫情披露更加困難,封莉莉認爲,專家的話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管軼的直覺,每個人都應該很警覺的去瞭解事情。

經過SARS後,中共隱瞞疫情是否有改善?封莉莉說:“表面上它在報一些消息,但究竟代表了多少真實的消息,說實話真的是沒有人知道。但就想說一件事情,由於這麽多年來,都是採取一種黑箱操作。他們自己都承認了,今年(2005年)中共表示,從今以後自然災害不再是國家機密,那意思是以前一直都是國家機密。這話講了以後,是不是真的象當局講的一樣,不再是國家機密了?我暫且不討論。你要知道國策造成的後果是什麽,人人都不講真話,人人都在害人,人人都在騙人!”

談到自然災害,封莉莉認爲,松花江的污染其實是人爲的;去年11月13日吉林市江北區的中石油吉化公司雙苯廠,一開始爆炸的時候,可能高壓水龍頭,沖了一些污染物到水堨h,但沒有這麽厲害。這麽厚100噸的苯,造成這麽大的污染層,不可能是由於滅火的時候,把苯沖到松花江堨h,只可能是一個問題,這個廠爲了儘快恢復生産,才故意把他沖進去。”

中共從未停止說謊

她說:“中共說謊已經不止一次,蔣彥永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當時他公開疫情,(令原衛生部部長)張文康下去了,就是這樣一件全世界都承認的事情,居然到了2005年(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還出來翻案,說沒有這樣的事,所以說,一次一次再一次(説謊)……”

懷疑論是一種錯覺

封莉莉認爲,現時“指懷疑論是喊狼來了”的言論是一個錯覺:“我要勸大家,就是很清醒地認識這件事(禽流感)的本身,因爲很清醒的認識這件事情的本身,你就在接受一個精神力量。實際上,你當這個事情來的時候,你不會那麽太緊張……一件事情,嚴重與否,並不是知道了這件事情嚴重與否,會給人帶來傷害。正相反,人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很可能,這件事情就會不一樣。”

她舉例說,1918年,當時發生了“西班牙流感”,當時美國的官方也想禁口,也想撒謊。費城的報紙還出來說,西班牙流感沒有問題呀。不過,一旦西班牙流感第一個月(10月份)就死去了10幾萬人。對待傳染病撒謊是沒有用的。害死那麽多人,當每個人都知道事實的真相的時候,謊言也就沒有意義了。”

毋須說中共做得好

封莉莉再一次強調,沒有必要一步一步地去強調中共做得怎麽好,因爲再好,對禽流感面臨這麽嚴峻的疫情,也做得不夠:“大家都知道歷史上的三次,1918,1957-1968(發生的疫情)殺死了很多的人,這麽一件嚴肅的事情(指禽流感),再做得好,都是不夠的。我並不覺得中共現在引起了全民的重視,站在第一線的、防禦站、醫院的重視。前不久,我一個朋友打電話回去,聽説他的雞被咬死了,他還要買一隻鳥。補充一下全民意識的薄弱,衆多的農民正在面對假疫苗的狀況,我覺得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事情。”

她指出:“中國醫療改革基本是失敗的,20年的醫療改革,因爲按照市場經濟,醫療設施都很令人擔心,是否真的承擔得起,站在禽流感第一線是很值得懷疑的。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敦促中共把所有的消息透明化,和全世界分享,是很有利,是非常必要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若仍然強調中共做得足夠的好,對中國、對世界都是不利。本著一個對所有人的生命都負責的態度,應該要求真實的消息。”(

世紀禽流感疫情掃瞄

2003年薩斯(SARS) 帶給人類風聲鶴唳的震撼,不旋踵間,禽流感疫情悄悄的也降臨了。邁入2006年跨年以來,令人談虎色變的禽流感疫情終於不斷的在各地竄起發生。人感染禽流感,發燒是症狀之一,不發燒前還真的沒有工具可檢查呢。有鑒於此,世界各國無不嚴陣以待,摩拳擦掌地關注禽流感疫情的動態發展,思索未雨綢繆的萬全之計。

薩斯(SARS)疫情的回顧

2002年11月就發現的薩斯(SARS)的病情。2003年2月11日廣東首發,2月26日-3月12日在香港開始蔓延,3月12日開始在全球蔓延。由於中國竭盡隱瞞疫情,以致在不到八個月的時間裡,薩斯病迅速傳播到十多個國家,全世界大約有八千人感染,其中774人死亡,被感染的人絕大多數集中在香港和中國大陸。

專家估計,2003年波及全球的薩斯疫情已給中國大陸造成4千億元的經濟損失,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GDP)10%,其對經濟的影響遠勝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1998年的大水災。《遠東經濟評論》發表研究報告,SARS在亞洲地區造成106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依次是:中國22億美元、南韓20億美元、香港17億、日本11億、新加坡9.5億、台灣8.2億、馬來西亞6.6億、泰國4.9億、印尼4億、菲律賓2.7億、越南1千500萬美元。世界旅遊業管理委員會在一項報告中指出,估計薩斯在整個亞洲造成的旅遊相關行業的損失約為100億美元。

禽流感疫情的現況

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聯合國禽流感事務協調員大衛納巴羅(David Nabarro)博士說:“如果這場流感大爆發,500萬到1.5億人將會喪生。”。另外也有科學家預測,估計爆發頭一年,將會帶來八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也有預測死亡人數在200萬人到3億6千萬人之間的 ; 全球將有一半人口受到感染。

美國國家科學學報專家發表大型禽流感基因研究報告說,按照病毒基因的演變,廣東、廣西及雲南發現的禽流感病毒,全部源自96年廣東的病毒,家禽市場是禍根。從去年1月到3月,病毒由往北移毗鄰廣東的江西省鄱陽湖,野鳥把病毒帶到1千7百公里以外的青海湖,以致去年5月在當地引發禽流感,造成超過5千隻候鳥死亡,青海去年出現的禽流疫情成為病毒擴散的轉折點,再傳至中亞及土耳其等地。

2003年以來,截至2月 9日為止,全球死於禽流感的人增至84個,已經確診的人禽流感感染病例數已經達到154例。其中越南最多93例,死亡42例;其次印尼死亡人數16人;泰國22例,死亡14例。中國11例,7例死亡,死亡率高於世界衛生組織其他地區死亡率,病毒都來自動物。中國官方表示,人感染禽流感從去年十月份至今,確診病例官方認為主要原因是很多發生在沒有發現動物感染禽流感的地區,發現晚、起病快。

中國大陸在2003年曾經因為刻意隱瞞 (SARS)疫情而廣受世界各方面的譴責與批評,這次總算稍有公開禽流感疫情,但是公佈的疫情與學者管軼實際得知的疫情差異還是非常的大。官方目前公佈只有12個省區發生31宗疫情,其中五個病例是人類感染較致命H5N1的禽流感病毒株,而且兩人已死亡。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副教授管軼和他的研究隊伍過去五年來,曾經在中國蒐集了了近10萬個禽鳥樣本,並排列出超過250種病毒基因。清楚勾勒出禽流病毒如何在地區擴散和病毒變種的圖像。

大陸早前在廣西、安徽和福建發現的4宗人類感染禽流感個案,但是當地家禽沒有爆發疫情。山西省陽泉市義井鎮一雞場飼養的雞於2月2日突然死亡,7日已確定為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到7日為止,已撲殺銷毀了十八萬七千七百四十五隻雞。河北邯鄲市肥鄉縣元固鄉東河頭堡村全村以前100萬只雞,現在全死了,農民損失慘重,卻沒有人管,禽流感這麼嚴重,國家發放的疫苗卻到不了農民的手上,村民抱怨連連。山東煙台也有網友爆料當地也發生嚴重的禽類死亡,遍地都是。

禽流雞在香港絕跡已近3年,2月初香港卻在多區發現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的雞隻及雀鳥,顯示兩者交叉感染禽流感的機會愈來愈高,香港顯然已經進入禽流感爆發的危險期了。

近百年來計有四次大流行,分別發生在1889年、1918年、1957年和1968年。其中,最令人心悸猶存的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H1N1)」,它造成全球5千萬至1億人喪生,死亡人數比第一次世界大戰更嚴重悽慘;當時以美國為例,就有三分之一人感染,67萬人死亡;台灣處在日據時代,那時候也有80 萬人感染,2萬5千人死亡。

醫學界擔心,H5N1病毒還可能不斷轉變,尤其是進入豬體內,可能成了自然的培育箱,在那兒混種成為能由人傳給人的病毒,那麼1918年的大災難可能就會重演了。H5N1禽流感病毒,將無可避免出現人傳人,速度可能比估計更快,那麼一旦人傳人的時候,傳播速度可能遠比想像中更要快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預估,一旦禽流感在全球爆發,並將演變成流感大流行,而在三個月內傳達到世界的每個角落去了。

除了以上越南、印尼、泰國和中國以外,世界其他地區的疫情也叠有發生,不容忽視。柬埔寨、土耳其分別有因感染禽流感病毒而死亡案例4起和3起。日本茨城縣去年8月「愛雞園小川農場」養雞場檢出H5型病毒抗體陽性反應,顯示該農場(約30萬隻雞)曾感染過H5型病毒。伊拉克北部1月份有兩人死於禽流感,南部阿馬拉地區有一名13歲男童,2月1日發病,4日後嚴重肺炎入院,同日死亡,這也證實禽流感已由伊拉克北部蔓延至南部。非洲的尼日利亞北部一養雞場發現H5N1禽流感 ; 西非國家奈及利亞一處農場禽類所感染的禽流感病毒,經檢驗確為高病原性H5N1病毒株。

~~~~~~~~~~~~~~~~~~~~~~~~~~~~~~~~~~~~~~~~~~~~~~~~~~~~~

病毒由中國擴散全亞

事實上,財經機構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臺灣衛生研究院指出,目前已找出禽鳥傳播禽流感病毒的5條路線。初步判斷都是從廣東出發,第1條路線經青海、西伯利亞,到土耳其及歐洲;第2條則經福建到南韓、日本;第3條爲經過越南河內到越南北部;第4條通過越南南部到柬埔寨、泰國;第5條路線飛印尼。也就是說,全亞洲幾乎都已淪陷,只有具有海峽屏障的臺灣和菲律賓仍未出現案例。

禽流感目前除在亞洲肆虐外,在歐洲、非洲仍繼續擴散。臺灣國家衛生院因而提出警告,因禽流感病毒已變種,所以在人際間傳染的機率已升高。

禽流感目前不只威脅亞洲,歐洲、非洲都傳出災情,連高度戒備的瑞士都無法躲避禽流感入侵。瑞士聯邦政府當地時間26日表示,在日內瓦發現的病例,可能與H5N1禽流感病毒有關。

瑞士淪陷 鴨屍染H5

據中央社報導,瑞士當局是在日內瓦湖港內的秋沙鴨屍體上發現禽流感病毒,當時旁邊還有3只死鳥。聯邦獸醫局長懷斯表示,目前化驗只能確定是H5型病毒,是否爲H5N1病毒,還須經過英國的參考實驗室確定,結果要到周末才得出。獸醫測試湖中其餘的禽鳥,都沒有染病。
懷斯強調,有必要朝最壞情況思考,因此,日內瓦、夏富侯森及土高3個郡已下令提高警戒層級,新措施是劃定3公里內爲“保護區”、10公里內爲“關測區”。

除日內瓦湖外,瑞士北部與德國爲鄰的康士坦斯湖也處於高度警戒狀態。目前正在化驗2只死亡的野鳥是否感染H5N1病毒。

波國格國尼國爆H5N1

另外,歐洲的波斯尼亞當局表示,月中在中部發現的2只雀屍樣本證實染上H5N1禽流感,是該國首次爆發疫情。波國衛生部已下令宰殺近4,500只家禽,同時下令把所有家禽放入屋內飼養,以免接觸感染病毒的候鳥而被傳染。

在格魯吉亞的第比利斯也首次證實出現H5N1,病毒是在野生天鵝體內發現的。當地的農業部門表示,當地的實驗室已證實了病毒的存在。

非洲方面,繼尼日利亞和埃及之後,尼日爾也證實有禽鳥感染高致命性的H5N1禽流感病毒。與尼日利亞爲鄰的尼日爾發現飼養的鴨感染H5N1,專家擔心,今次發現,也許顯示禽流感疫情可能經已在非洲擴散。

尼國再兩州現禽流感

另外,尼日利亞禽流感疫情仍未停止,該國危機管理中心發表聲明指出,再多2個州,即北部約貝州和中部納薩拉瓦州出現禽流感。暫時未知這2個州出現的疫情是否爲H5N1。聲明還說,北部贊法拉州也處於危險之中,因爲它與數個禽流感疫區鄰近。

尼國首都阿布賈及卡杜納、卡諾和高原等6個州已證實出現禽流感疫情。但尼國當局指目前還沒有確診人類感染禽流感的病例。◇

中共農業部長杜青林警告說,中國可能會“爆發大規模禽流感疫情”,同時中共宣佈新增兩名感染H5N1病毒株病例,使得去年十月以來感染人數增加至十四人。

新華社報導,杜青林二十五日表示:“鑒於目前的情勢,不能排除爆發大規模禽流感疫情的情況。”

他呼籲各農業當局處於“高度警戒”,加緊疾病監控與預防接種。

去年,中國各地三十二個鄉鎮爆發禽鳥疫情,有十六萬三千一百隻雞、鴨和其他禽鳥死亡,當局還撲殺二千二百六十萬隻禽鳥,以防止疫情擴散。

根據衛生部的報導,最新的人體病例是一名九歲小女孩及二十六歲婦女,兩人都因發燒及肺炎住院,病情危急。

根據新華社報導,這兩人都住在浙江省,那名婦女來自安徽省的農村。

 ~~~~~~~~~~~~~~~~~~~~~~~~~~~~~~~~~~~~~~~~~~~~~~~~~~~~~~~~

Alertness the key to battling bird flu

The deadly strain of bird flu known as H5N1 continues to baffle experts. A turkey farm in eastern France was hit last week, despite strict precautions, and now even straw used for nesting is being considered a suspect carrier.

So worrying is the unexpected outbreak that French exports have immediately been hit; Hong Kong and Japan are among places that have, for the time being, declared a ban on shipments of poultry and goose-liver p? among other traditional fare from France.

This is a blow for local lovers of French cuisine but a necessary move given the uncertainties. Bird flu is constantly evolving and the possibility of the virus adapting to spread easily among people raises the spectre of a pandemic for which there is at present no cure. If this means taking French poultry products off the menu until the safety signal is given, so be it. A community's health must come before its stomach.

The French outbreak is worrying because the turkeys that were affected had been moved indoors to avoid their coming into contact with migratory wild birds, considered the primary carriers of the virus across continents.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source of infection has created a new level of alertness.

This is the latest development that authorities in Asia must take notice of. Although bird flu first appeared in Hong Kong in 1997, there is much still not known about it and being aware of every possibility is essential.

Mainland officials showed yesterday they are well aware of the dangers, warning that with the spring migratory season for wild birds approaching, outbreaks were highly probable. Amid news of two new human infections, Agriculture Minister Du Qinglin said China must remain on a high level of alert in all areas and continue to earnestly step up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such programmes is the reason that there have been no human deaths for weeks in Thailand and Vietnam, supporting claims by officials last week that they had the virus under control. Indonesia, which has announced two deaths from bird flu in recent days, taking the country's toll to 20, is not in such a fortunate position.

A lack of funding and expertise, coupled with Indonesia's sprawling 17,000-island archipelago of 220 million people, most of whom are poor, makes for a frightening mix. In such circumstances, the outlook would be bleak were the virus to evolve to easy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Those with the resources, know-how and preparedness are far less vulnerable. They are not 100 per cent safe, as the French outbreak shows, but they can quickly put in place the necessary new controls. Hong Kong is among the latter and our alertness is needed to ensure we stay one step ahead of H5N1.

Scared bird owners abandon their pets

An animal welfare group said yesterday many bird owners had abandoned their pets amid public panic created by the government.

Joey Ng Yiu-cho,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Parrot Club, said he and his fellow members had seen pet birds flying around the city in recent weeks after the administration introduced a ban on backyard poultry this month.

It is unusual to see pet birds such as parrots flying around. I have also seen a parrot with a ring on its foot. It shows they have been abandoned by their owners amid the bird flu scare, Mr Ng said.

He said the government's policy to control backyard poultry had sent a message to the public that it was dangerous to keep any birds at home, including pets.

He warned a greater health risk would arise if these abandoned pets came into contact with wild birds which could spread bird flu.

Mr Ng warned that more pet owners would abandon their birds if the government failed to change the focus of its publicity to tell people of ways to protect birds from the risk of bird flu. He was among about 100 pet owners who rallied in Central yesterday against the ban on backyard poultry.

One backyard farmer yesterday said he was angered by the government's policy U-turn, announced on Friday, which allows bird owners to keep their pets.

Anthony Tse Tin-yau said he had been forced to kill all his bantam chickens, English geese and fancy pigeons a few days before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the ban from February 13. He had less than 20 birds in total.

But he said he was furious the administration had decided to issue licences to allow the keeping of pet birds.

When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all backyard poultry was to be banned, I dutifully slaughtered my flock even though it was heartbreaking ... There was never any mention of the possibility that you could apply for a licence.

The government keeps changing its policies overnight - that is a real threat to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 It [the emotional trauma] is not something which money can compensate for, the Shouson Hill farmer said.

Official edicts on killing crows create state of confusion

The public was left confused last night about whether to steer clear of house crows and pigeons or try to kill them following yet another government U-turn in the fight against bird flu.

The Agricultural, Fisheries and Conservation Department yesterday announced it would assign more staff to kill the crows, after earlier saying department measures were sufficient and welcoming the public to join the hunt. At the same time, a department spokesman urged people to avoid contact with wild birds.

Three more birds were confirmed on Friday to have died from the H5N1 virus, taking the total to 13. They were a white-backed munia found in Queen's Road East, a large-billed crow picked up in Magnolia Road, Kowloon Tong, and a munia found in Repulse Bay Road.

A house crow found in Tai Hang Tung Road, Shekkipmei, is also suspected of carrying the H5N1 virus.

Last night, the department said preliminary testing on a common magpie found in Island Road, Southern District, on Friday was a suspected H5 case.

We will deploy more manpower and work with the Housing Department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 an agriculture department spokesman said.

The public should be avoiding all wild birds and their droppings. People need to wash their hands thoroughly if they come into contact with them.

Despite that advice, the department welcomes public help to kill these very clever birds.

Well, we are definitely not opposed to people killing crows. We are poisoning them ourselves, the spokesman said.

The apparently conflicting advice comes just a day after the department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not step up measures to hunt down and kill house crows.

The girl, who fell ill on February 10, visited a relative's home in Guangde, Anhui, where ducks had died. The woman fell ill on February 11 and had contact with dead poultry that carried the H5N1 virus.

~~~~~~~~~~~~~~~~~~~~~~~~~~~~~~~~~~~~~~~~~~~~~~

H5N1 unlikely to be the next big killer, says expert

The H5N1 strain might not be the next big human slayer after all, according to a leading British infectious disease expert. The ominous prediction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bout bird flu wiping out millions of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as simply to aid planning, it was not an accurate forecast of the virus' threat,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Department of Infectious Diseases epidemiology professor Geoffrey Garnett said.

Not that humans are safe.

``I think it's not necessarily going to be the H5N1 strain that will cause the next influenza pandemic,'' Garnett said.

``There are other influenza strains out there causing infection in birds that could start to spread from human to human.''

Garnett's remarks attempt to calm the looming fear of the bird flu pandemic.

Evidence of the virus has cropped up recently in countries in Europe, the Middle East, Asia and Africa.

In the latest development, India's health minister said it may have to cull as many as one million birds after the first avian flu case emerged there last week.

``When it starts to spread from birds to humans, the level of pathogen will change, so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lieve] the current bird flu pandemic will mutate into a human flu pandemic,'' Garnett said.

Garnett admitted he could not be sure which strain will be the next big killer.

The ``important question,'' he said is ``what it would be like when it is spreading from human to human and how to cope when that happens.

``I think any health system would have difficulty coping with a severe pandemic,'' he said. ``The health system is set up to deal with regular occurrenc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not to cope with a new pandemic.''

Garnett said the situation could be especially try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There could be very widespread influenza before it is really noticed by the health-care system.''

Health officials often point to the Spanish flu outbreak of 1917-18 that wiped out up to 40 million people globally, affecting between 25 and 30 per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Even so, the actual mortality of the next flu is still an unknown, despit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laim it could kill millions of people.

``There is a great uncertainty,'' Garnett said.

``They want some scenario to work with and that is a reasonable scenario. But I don't think we can know until it starts to spread. It could be very large as it was in 1917 or could be much much smaller.''

Professor Angela McLean, a mathematical biologist in the Department of Zoology at Oxford University, said: ``The problem of tracking the effects of the bird flu outbreak is that it is not just figuring out how it might spread but also how it will effect the people who do get it.''

``It is impossible to predict the fatality rate prior to circulation of the pandemic strain,'' McLean said.

As an example of the challenges facing scientists trying to work on accurate predictive models, she citedthe 1918 flu when the fatality rate was 2 percent, while during the 1957 outbreak, it was less than 1 percent.

Currently, in a limited outbreak, H5N1 seems to have a fatality rate of 50 percent in humans.

~~~~~~~~~~~~~~~~~~~~~~~~~~~~~~~~~~~~~~~~~~~~~~~~~~~~

Big bird flu outbreak possible, China warns

China's agriculture minister warned over the weekend of a possible widespread outbreak of bird flu after reporting two new human cases involving the deadly H5N1 strain of the virus.

Fourteen people across China have been infected with bird flu since October, and eight of the victims have died.

"In view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the possibility of a massive bird flu outbreak cannot be ruled out," Agriculture Minister Du Qinglin said on Saturday.

He called for agricultural authorities to remain on "high alert" and step up disease monitoring and vaccination.

Bird flu outbreaks in poultry occurred in 32 areas of China last year, killing 163,100 chickens, ducks and other fowl. Authorities destroyed 22.6 million birds to keep the virus from spreading, Du said in a briefing for Chinese legislators.

The latest human cases are a 9-year-old Zhejiang Province girl and a 26-year-old woman farmer in Anhui Province. Both were hospitalized yesterday in critical condition with fever and pneumonia, the Health Ministry reported.

The Zhejiang girl, surnamed You, lives in Anji County. She began running a fever and showed symptoms of pneumonia on February 10 and has been hospitalized ever since.

According to investigation, You visited relatives twice in Anhui Province's Guangde County before falling ill. During her visits, chickens raised at her relatives' homes became sick, and some died.

The source of You's infection remains under investigation, the ministry said.

You's samples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H5N1 strain of bird flu at both the Zhejiang Provinc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d China's national CDC.

The farm woman, identified only by the surname Wang, lives in Anhui's Yingshang County. She developed fever and pneumonia symptoms on February 11.

Wang had been in contact with sick and dead poultry, according to investigators. The local agricultural department isolated the H5N1 virus strain from samples of dead chickens in Yingshang County, the ministry said.

Wang's samples tested positive for H5N1 at the Anhui Province and national CDC.

People who had been in close contact with You and Wang have been put under observation by local health authorities. So far, no abnormal symptoms have been reported.

In Anhui's Yingshang County, inspection teams from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provincial agricultural authorities found 13 dead chickens in Jitai Village on February 22. the H5N1 virus was isolated from samples of four of the dead birds.

The local government slaughtered more than 200 birds in the area and intensified disease prevention measures.

The epidemic there is under control, and no further spread has been reported, the ministry said.

~~~~~~~~~~~~~~~~~~~~~~~~~~~~~~~~~~~~~~~~~~~~~~~~~~~

No flu cases in migratory birds

No outbreak of bird flu has been reported among migratory birds since last autumn, said a Chinese forestry official yesterday in Beijing.

"We have received sporadic reports of dead wild birds, but no report of bird flu outbreak among migratory birds across the country since last fall," said Zhuo Rongsheng, a wildlife and plants protection official with the State Forestry Administration.

China has stepped up measures to combat bird flu after confirming 14 human cases of bird flu, including two newly reported human infections. Eight patients have died in China.

Zhou told a press conference that from March 2005, China has set up 150 state-level and 402 provincial stations for monitoring wild animal epidemic diseases.

These cover most of the areas where migrating birds may stay, he said.

The breeding places of migratory birds in China are mainly in northeast China's Heilongjiang and Jilin provinces, the wetlands along the Yellow River, and the Three-River Headwaters area in Qinghai Province.

Zhuo said that isolation work would be done immediately in case of any unusual death of wild birds. Such deaths also must be reported to local agriculture and veterinary authorities in order to prevent an epidemic.

All local forestry authorities have banned people, livestock and poultry from entering the areas where migratory birds gather, in a an effort to avoid mutual contagion of possible bird flu among migratory birds, livestock and poultry, he said.

China's Agricultural Minister Du Qinglin warned on February 20 that much of northern China faces a serious threat of the disease due to the return of migratory birds from the south in spring. He urged harder work to prevent possible large-scale outbreak.

~~~~~~~~~~~~~~~~~~~~~~~~~~~~~~~~~~~~~~~~~~~~~~~~~~~~~

雞是「私產」?還是「危險品」?

政府為要預防禽流感傳人,禁止港人散養家禽,違者罰款五至十萬元。這項言出「即」行的措施引起村民及部分以家禽作寵物人士的極大迴響,除了是政府拒絕補償之外,更重要是措施徹底改變了他們世世代代的生活習慣。

一年回報達 700%

在中國大陸飼養的百億雞隻中,超過五成由農民家庭散養。在越南的農村和城市,超過五成家庭在家中養雞,在農村小量養雞的家庭,更達七成。至於香港,仍居於農村的多是長者,不少仍保持數十年的養雞習慣。

為何養雞對農戶這樣吸引,試看以下世界農糧組織提供的數據:

-一隻母雞,只要有公雞幫個小忙,一年能平均生蛋七十隻。

-養雞的人把一半的蛋(三十五隻)吃掉或賣掉,折現價值相等於一隻已長成的雞。

-餘下三十五隻蛋大部分孵化成為小雞。在這些小雞中,每年平均有六隻被成功飼養為可販賣的成年雞。

-投資在一隻母雞的一年回報達700%

由於農村飼養的雞多靠自己「搵」食為生,連額外飼料費用也可省掉,因此養雞成為一項本少利大的投資。

若以香港政府過去收雞的補償價計算,每隻成熟雞值三十八元。每養四隻母雞,一年後便可為飼養者帶來約一千元的回報。養四百隻母雞,每年收入可達十萬元。對一個沒有任何技能的人來說,養雞便成可賴以為生的工作。所以,最近一個被取締養有三百隻雞的非法雞場主人說,他們一家全靠三百隻雞維生,所言非虛。

由此可見,養雞是農村經濟重要一環,地位在農民心目中牢不可破。難以接受政府以預防禽流感為由,話改就改。

後園家禽傳人高危

但話說回來,政府禁止散養家禽的措施,理據充分。環顧全球,禽流感傳人的主要處境只有一個,正正就是家庭式散養家禽,或稱「後園家禽」。這些家禽大部分沒有接受禽流感預防疫苗;大部分可自由活動,可與帶有病毒的野鳥接觸而受感染,並把病毒帶進飼養者家中。農民節儉,不會隨便吃掉生財工具,健康的雞留作生蛋用,或在市場販賣,自己吃的只有病雞、死雞。把有病毒的雞煮熟才吃,不會感染H5N1病毒,但在吃雞之前的檢拾死雞、屠宰、拔毛、取內臟等動作,卻風險極高,是H5N1病毒傳人的主要途徑。

冬季寒冷,農民與雞分享同一個溫暖的家,這是土耳其一下子出現多例人禽流感的其中一個原因。這種情景跟香港人在公共屋h數百呎單位養雞養鴨十分接近。

土國人禽流感前車可鑑

因此,表面看似麻木不仁、專橫霸道的規例,「立法原意」其實是保護散養家禽的人,減少他們受感染的機會,其次才是保護其他人,因為家禽若感染H5N1病毒,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正是飼養者及其同住家人。

政府要求市民清除存在家中可危害他們健康的「危險物品」,以保障他們的自身安全,是任何一個負責任政府應做的事。

而且,全球至今經驗顯示,能迅速有效作出回應的國家及地區,雖受禽流感入侵,但至今未出現人類感染個案。反之,政府未能有效控制農村「後園雞」的國家,往往是人禽流感的重災區。

儘管禁雞理據充分,但仍然引起軒然大波,問題核心在於政府認為是「危險物品」的,卻是農村居民的心肝寶貝、生財工具及私產。究竟雞的「定性」為何,可能要我們的法官大人,以所羅門的智慧來定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