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來談談香港濕地公園

自香港濕地公園於去年520日開幕以來,只用了半年的時間就全成了預定全年50萬人的訪客目標。筆者以第一身觀察,評估濕地公園的運作及推動環境教育的角色。

 濕地公園的理念  中國的濕地公園,是依據《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濕地保護管理的通知》中有關「採取多種形式,加快推進自然濕地的搶救性保護……對不具備條件劃建自然保護區的,也要因地制宜,採取建立濕地保護小區、各種類型濕地公園、濕地多用途管理區或劃定野生動植物棲息地等多種形式加強保護管理」 及其他濕地保護管理文件的精神指引下劃建的公園類型,是中國國家濕地保護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台灣開發及保育台北市濕地的「關渡自然公園」對濕地公園有如下的定義:「以具有顯著或特殊生態文化美學生物多樣性價值的濕地景觀為主體,具有一定規模和範圍,以保護濕地生態系統完整性、維護濕地生態過程和生態服務功能並在此基礎上以充分發揮濕地的多種功能效益、開展濕地合理利用為宗旨,可供公眾瀏覽、休閒或進行科學、文化和教育活動的特定濕地區域。」….所不同者,「關渡自然公園」即由台北市政府委由《社團法人台北市野鳥學會》來經營管理,延續當初催生保育關渡濕地的熱情,學會首創台灣生態保育區委託民間經營管理的先例,以一個非營利的民間社團將盈餘百分之百回饋的方式,將數十年來對這塊濕地的關懷之情化為積極的行動。

 香港濕地公園的原址只是一片普通的濕地。香港政府在發展天水圍的同時,打算用這片土地來補償於發展時所失去的具生態價值土地。1998年,當時的漁農署及香港旅遊協會進行研究,最後決定把這片土地建成國際級的生態旅遊項目,即是香港濕地公園。同時,香港濕地公園作為米埔濕地保護區的緩衝區,故此香港政府亦希望藉著興建濕地公園,用以保育濕地,教育市民及吸引遊客之用。…..《香港濕地公園(特別地區)令》使香港濕地公園成為香港最新的特別地區。此命令授權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總監(即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管理濕地公園,使之得到更好的保護和管理。

 濕地公園不是什麼新鮮事物,現時中國有5個國家濕地公園及22個城市濕地公園,不計算那些小型需收費而自稱為濕地公園的景點。中國的濕地公園是政府從上而下履行濕地保育責任的設施;而台北的濕地公園是從下而上的生態保育運動爭取的成果,筆者曾經訪問過台北市野鳥學會的創會會長,是台灣大學動物學系的一位教授,為了爭取保留關渡這片濕地,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完成了一份數百貢的生態評估報告向台北市政府爭取,並清楚民間組織是推動自然保育的原動力;而香港濕地公園肇建於香港經歷金融風暴後,是謀求復甦香港旅遊業的一項舉措。

運作問題   濕地公園由少量漁護署官員為骨幹,大部份由合約僱員來協助,一些運作需符合其他政府部門的規定。原來濕地公園的營運一開始想外判,但是收回來的標書的條件不盡理想,暫以現時的模式管理。政府亦已透露,濕地公園會於2008年作全球招標,到時營運的方式必有改變。

濕地公園舖開幕,進入的人流量太大,售票時只可收現金,售票只有三個窗,造成不少的混亂。由於庫務署的要求,以信用咭或八達通付入場費未被考慮。

由於只接受網上預訂門券,但不需付款,只是作為一種訂票意向,有多少真的會來心裡沒有底。一些旅行社不是已有客才訂票,而是在一些熱門日子零時倒數三個月爭上網訂票,旅行社亦未必屆時有足夠客量,所以造成一些行政浪費在所難免。公園在這方面的安排有些與商業運作脫節。

致於一些未能網上預訂的公司或組織,只有現場購票,為了現場不會出現不愉快事件,據聞最多入場人數的一天就超過13,000人次。網上的預訂的配額意義不大。直到本年二月開始,公園才不接受臨時發售團體票,才可局部控制入場的流量。

入場流量的多少關係到訪者是否可以接收到保育濕地的訊息,依濕地公園初時想維持同一時間內不超過四千人的限額,於假期或星期日很少能維持這上限,生態的講解便很難進行,筆者曾聽聞一些訪客因爭看展品而產生肢體衝突。

展品  室內的幾個展館有不同的主題,例如苔原的永久凍土層,只有簡單說明,沒有解說,只會走馬看花。熱帶沼澤展館最吸引是4條食魚鱷(即長吻鱷),但牠們時常躲藏,未必看到。但介紹這種爬蟲類的資料卻找不到,當筆者講解灣鱷可以生長到十米長,使很多訪客感到驚奇,很多鱷魚的生理特性也是很奇特,宜多些介紹。經過這展館後,有存活幾種本土的兩樓爬蟲類,鱟、金錢龜,及食蟲植物茅膏菜的模型。再接著是人類文化館,訪客最多流漣是在投影器介紹世界各國濕地的視頻下歇息一下,對文化館內其他展品,除了清明上河圖外,興趣不大。最後一個室內展館是濕地挑戰,這個是環保訊息最濃的展館,多介紹人類活如何破壞濕地環境,有些設施是互動的遊戲,可從遊戲中學習。

室內展館環有些是刻意的環境美學設計,例如把建築物隱藏在綠色的植被之下,面對后海灣的透明大玻璃牆前中央有幾片露出水面的陸地,利用水設備調節水量,使建築物中央向外觀察濕地時好像融成一體,這些設計都可使訪客有種圓融開闊的感覺。

走出室外後,走經的地方遍植植物,特別是於步道前集中種植了幾種水生生物,香港並不容易一次過看到,步道旁的濕地及浮橋後的濕地,是大量蜻蜓的生境,更曾於開幕前錄得新品種。公園內可能蝴蝶的食用植物不多,品種不多,最常見的是金斑蝶,因為公園內種了不少連生桂子。浮橋是眾多訪客的最愛,但由於流量大或有大天文潮,浮橋有時受損或限制開放。浮橋旁邊的紅樹林生長得不錯,看來有數十年的樹齡,退潮時很容易見到招潮蟹,使訪客覺得值回票價。最遠邊緣有三間觀鳥屋,分別對著漁塘、沼澤及河邊,分一、二、三層高,並無望遠鏡設施,大眾旅遊式的訪客只是到此一遊便離開,並未吸收多少觀鳥的知識。

導覽  濕地公園所提供的導覽非常有限,首先是安排予學校和非牟利團體,如果把參觀濕地公園視為生態旅遊的一種,訪客多數並不能體驗其中內涵。例如不只一次看到訪客看到大群飛翔的斑麗翅蜻,更有些人誤認牠是蝴蝶,筆者按耐不住也說幾句介紹一下。

講座  遊客中心有放影院,多數是播放十多分鐘介紹濕地的影片,分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幾個版本。有了濕地公園,有些生態講座也移師這裡,不論是否直接與濕地有關。原來進入第一個展館的側門,進門後有一資源中心,有些自然生態的書籍、刊物及視聽資料,內面更有一個講室,有人員可作專題講座,但不知如何安排使用。

小結  筆者曾經於公園內聽到訪客有關對公園的評論,一是認為公園頗為人工化,或是未能得到適當的導覽而未能協助訪客欣賞生態,一更是因為訪客流量過大而未能提供適切的環境細心考察。筆者認為,濕地公園當局,除了把它作為一項旅遊產品,其實應更明確地闡釋濕地公園有何環保使命,以建設城市濕地公園的理念再作評價。按現時濕地公園最缺者是有質素的導覽,但濕地公園票價所提供的導覽可能只是額外的服務,濕地公園在政府管理現時的條條框框,一種以顧客或市場驅動的服務只有待外判後才可預期,最可能是以增值服務的方式提供,而真的想認識香港的濕地生態的人士,亦需走訪多些地方,才可了解更多濕地生態情況。

 

者: 甄永樂                                                                                                                                 本文反饋:eco_tutor@ecotouris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