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旅遊活動 ~ 專題搜查 

草藥    民俗植物     野菜     有毒植物

觀鳥    蝴蝶    蜻蜓    螢火蟲    蝙蝠    中華白海豚    獼猴    兩棲類    夜行一族

石刻     文物徑     街道歷史    傳統建築     軍事遺址

 

 

植物專題

前言 ~ 本會提供草藥,民俗植物,野菜及有毒植物等考察專題,參加者可選擇有興趣的專題,由本會建議行程,這樣的專題遊可使已參加過生態遊活動的人對植物世界有進一步的認識。

 

草藥 ~ 本地植物超過三千種,超過一千種可以入藥,對於認識植物特性富有趣味的一面,例如常見的含羞草、相思子、三椏苦、油甘子、卷柏、龍珠果常見的品種,在中醫中藥的體系中,都有用處。草藥生態遊會集中講解品種的生長環境、採集加工、性味功能、主治用法等。重點的草藥生態遊可選大嶼山的大東山、大埔滘,或與其他生態遊主題和目的地配合,以增加行程和內容的趣味性。

民俗植物 ~ 『民俗植物』顧名思義,就是指長期生長在一個地區所孕育出的植物類群,而為當地充份利用於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醫藥乃至宗教祭祀、民俗禮儀之中。例子如崗松、芒萁、野莧、露兜簕、蘆葦等都可製成掃帚、燃料、野莧瘦肉湯、粽葉蘆等衣、食、住、行的用品,對更深層了解香港先民的生活文化和作息具極積的意義。

野菜 ~ 自然保育不單是新興的時髦玩意由於生態文化的覺醒程度,還必須探索和存活本地共存共榮的生活文化。近年來內地和台灣都先後掀起食用野菜的潮流,並把認識野菜構成生態旅遊元素之一。香港常見的野菜如火炭母、薺菜、土人蔘、魚腥草、假茼蒿、五節芒等都是代表,行程可包括野菜的分類、採集方法、建議製作方法,或即場示範烹調等。行程由親身嘗試過本地野菜的生態導師帶領。

有毒植物 ~ 有毒植物數以百計,是植物家庭的一大成員,由高山杜鵑、馬纓丹、山菅蘭到所謂的四大毒草等,而香港最毒的斷腸草,更是生態行程中發現的罕有珍品。認識有毒植物的最實用價值是如何避免在郊野旅程中意外中毒,而中醫中藥中,亦大量使用有毒植物達到各種治療的目的。有毒植物的專題生態遊會介紹香港常見的有毒植物、植物的有毒的部份、毒性和實際用途。

 

動物專題  

前言  ~ 參加者若對以下專題有興趣,本會推薦這些動物和生境,對個別品種探索和接觸有較多的發現,觀看螢火蟲當然是旁晚出發。

 

觀鳥

香港是一處觀鳥最佳地點之一。香港迷人之處,不單在於每年春季有大量古北界的涉禽過境的盛況,一睹英國或北美難得一見的雀鳥之外,好像其他地方一樣,香港幾乎到處都可見到雀鳥的蹤影。香港位於珠江河口,有南中國最大的潮澗帶。在香港西北后海灣一帶廣闊的潮間帶濕地,孕育著大量越冬水鳥,這包括全珠受脅的卷羽鵜鶘(內后海灣是東亞唯一固定的越冬地)、黃嘴白鷺、黑臉琵鷺、小青腳鷸、勺嘴鷸、黑嘴鷗19世紀中之前,大部份香港原生林木已被清除,雖然期間有部份林木生境恢復,不過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破壞。自此以後,香港大部份林地開始恢復和成形,特別是在新界中部(包括大埔滘、城門和大帽山)過去50年,部份林木在較少人為干擾,加上本港法例禁止打獵的情況下,這些林木成可找到部份東南亞林地鳥種種群

蝴蝶 ~ 香港是一個觀蝶的小天堂,在一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積有約,240種的品種。溫達攝氏二十五至三十度時,蝴蝶最是活躍。觀蝶不局限於欣賞牠們的外表,蝴蝶吸花蜜、日光浴、飛翔姿態、保護領地式的升空、雌性產卵、群蝶吸水、追逐求偶等,都是值得欣賞的景象。蝴蝶幼虫只能選吃特定的植物,以大型的美鳳蝶為例,幼虫嗜食柑桔類植物,非常罕有的金裳鳳蝶是以印度馬兜靈為寄主植物,而這些植物又非常罕有,所以觀蝶需視乎地域植物的分佈和生境類型,才可以觀察到特定的品種。香港鱗翅目學會列出的四十個觀蝶熱點中,有大部份已涵蓋在本會的生態活動地點中。

 

蜻蜓 ~ 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此城市其實擁有繁多的蜻蜓品種。自1845年的第一個蜻蜓記錄開始,香港如今已記錄了112種蜻蜓,當中更有三種蜻蜓是香港特有的,讓人對香港蜻蜓品種的多元化及獨特性令眼相看。對於香港的蜻蜓,或許你從不認識,但這小昆蟲繽紛瑰麗,姿態優美,實在值得我們欣賞、愛護。在郊野公園蒼翠濃密的樹林中蜿蜒而下的溪流附近,又或者在新界許多廣闊青蔥的田野沼澤堙A香港其實點綴著無數細碎繽紛的「有翅寶石」,並且有待我們盡心保育。

螢火蟲 ~ 螢火蟲在昆蟲大家族中屬於鞘翅目,螢科。它們的遠房或近親約有2000種。螢火蟲是一種神奇而又美麗的昆蟲。修長略扁的身體上帶有藍綠色光澤,頭上一對帶有小齒的觸角分為11個小節。三對纖細、善於爬行的足。雄的翅鞘發達,後翅像把扇面,平時折疊在前翅下,只有飛時才伸展開﹔雌的翅短或無翅。螢火蟲的一生,經過卵、幼蟲、蛹、成蟲四個完全不同的蟲態,屬完全變態類昆蟲。螢火蟲為什麽會發光呢?原來在它腹部末端的皮膚下面有一層黃色粉末。把這一層切下來放在顯微鏡下,便可見到數以千計的發光細胞,再下面是反光層,在發光細胞周圍密布著小氣管和密密麻麻的纖細神經分支。發光細胞中的主要物質是熒光素和熒光 。當螢火蟲開始活動時,呼吸加快,體內吸進大量氧氣,氧氣通過小氣管進入發光細胞,熒光素在細胞內與起著催化劑作用的熒光互相作用時,熒光素就會活化,產生生物氧化反應,導致螢火蟲的腹下發出碧瑩瑩的光亮來。又由於螢火蟲不同的呼吸節律,便形成時明時暗的閃光信號 當你把許多的螢火蟲放在一隻玻璃瓶堙A玻璃瓶就像一隻通了電的燈泡,它會發出均勻的光來。 
  

蝙蝠 ~ 蝙蝠是唯一可真正飛行的哺乳類動物。牠們的特徵是前肢各指包有皮膜,特化成為「翼手」。蝙蝠共有有兩個亞目:大翼手亞目和小翼手亞目。大翼手亞目(即果蝠)主要取食果實和花蜜等植物物質。香港有記錄的品種共有兩種,同屬一科,特徵是大眼睛、耳朵構造簡單、短尾和第二趾有爪。小翼手亞目蝙蝠主要捕食昆蟲。香港有記錄的品種共20個,分屬5科,牠們的眼睛細小,主要靠回聲定位探測獵物和在黑暗中飛行。以上22種蝙蝠均為本港原生,分別歸類為6科,大致可根據耳朵、吻部、葉鼻及尾部等形狀來分辨。大部分蝙蝠均屬於常見種:11種,如西方摺翅蝠(Miniopterus magnater);或不常見種:5種,如扁頭竹蝠(Tylonycterus pachypus),只有6種是飛行性哺乳類(只在3個地點發現),而被列為「稀有」,例子包括水鼠耳蝠(Myotis horsfieldii)、褐山蝠(Nyctalus noctula)、灰伏翼(Pipistrellus pulveratus)、中黃蝠(Scotophilus kuhlii)及皺唇犬吻蝠(Chaerephon plicata)(Shek, 2004)。然而,褐山蝠、灰伏翼及中黃蝠一般在樹上或建築物築巢,因此需要進一步研究才可確定屬性。

西方摺翅蝠是香港最大的摺翅蝠(Miniopterus)。所有摺翅蝠的共通特徵是第三指第二節指骨比第一節指骨長三倍,靜止時雙翼一般摺合。這個品種毛色通常為深褐或深灰,前臂長49-52厘米,在香港各區廣泛分布,頗為常見。每年冬天,蓮麻坑廢礦洞都可見逾千隻西方摺翅蝠聚集。

扁頭竹蝠是香港最細小的哺乳類動物,亦是全球最細小的蝙蝠之一。牠的特徵包括頭顱扁平、姆指和足部有墊肉或吸盤,毛色通常為棕紅至深棕色,腹部顏色較淺,接近橙色。這種蝙蝠可在竹樹的幹筒裡棲息,常居於車筒竹(Bambusa sinospinosa)和其他竹樹的粗大嫩竹腔。由於牠的體型細小,頭部扁平,因此可輕易鑽進不足5毫米闊的竹幹裂縫,利用趾部的吸盤抓緊物件,倒掛在竹節間的空腔。扁頭竹蝠在香港並不常見,有記錄的巢棲地點包括大欖涌、白沙澳、坪輋、烏蛟騰、榕樹澳及深屈。

水鼠耳蝠是小型鼠耳蝠(Myotis),前臂長度不足38毫米,全身長滿厚厚的軟毛,毛色為深褐至近黑,腹部為淺灰棕色,翼膜連至趾的底部,眼睛及唇部皮膚裸露,呈粉紅色。這種蝙蝠犬齒發達,比第三隻小臼齒長很多。水鼠耳蝠在香港很稀有,分布範圍極狹窄,最近曾發現在大欖涌和南涌的輸水隧道內棲息。

中華白海豚 ~ 中華白海豚在香港與南中國海域一帶生活,白海豚出生時,背部的表皮為深色,如黑或灰色,而腹部則較為淺色。當它們日漸長大,色素會從背鰭開始褪減,成年後的膚色為白色或粉紅色。它們在本港海域己定居了好幾百年。他們喜歡在香港的大小島嶼游來游去,而其中一個集結地,正位於大嶼山以北水域,以及圍繞龍鼓洲和沙洲的水域。中華白海豚是世界上七十八種鯨類品種之一,為統一起見,各地學者都稱牠們為「印度太平洋駝背豚」(學名為Sousa chinensis),而「中華白海豚」只是香港及中國居民給牠們的本地稱號。中華白海豚屬於鯨類的海豚科,是寬吻海豚及殺人鯨的近親。很多市民及漁民均以為中華白海豚是一種魚類,其實牠們以及其他鯨魚及海豚都是哺乳類動物,像狗、猴子和人類一樣能夠恆溫、用肺部呼吸、懷胎產子及用乳汁哺育幼兒。中華白海豚身體光滑,沒有毛髮,能減低在水中游泳時所產生的阻力,流線形身體,令牠們在水中的活動流暢自如。牠們最引人注目的特徵是牠們的膚色,牠們的皮膚一般是淡白色的,但又因為牠們的皮膚呈半透明,當牠們活動時,血液流量增加,令皮膚下的血管擴張,於是血液的顏色在半透明的皮膚下呈現出來。所以,中華白海豚的皮膚會呈粉紅色。

   

獮猴 ~ 香港的獼猴主要群棲於金山、獅子山及城門郊野公園,大部分為恆河猴(Macaca mulatta),只有少數屬於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截至2004年為止,香港的獼猴種群約有1,500隻,每年約以百分之十五的比率繁殖。獼猴是有社會性行為的動物,一般群居生活,數目由數隻至200隻不等。每群都由一隻最強的雄猴當首領,這隻猴王一般很強壯和具攻擊性。所有雌猴都會照顧幼猴,但有些低位序的幼雄猴或會在48歲左右離開幼猴群,到外面找尋更好的交配對象和避免競爭食物,然而,由於其他猴群也有攻擊性強的成年雄猴,因此幼雄猴不易融入,最後可能會離群獨居,遷離原來的領域,擴散到其他郊野地區,有時甚至會進入市區,對人類造成滋擾。獼猴如沒有人餵飼,一般會吃樹林的植物果葉,偶爾也會捕獵昆蟲和小型無脊椎動物。

 

兩棲類 ~ 香港的兩棲類品種十分豐富,在302種中國本地兩棲類動物中,有百分之八可以在香港找到。 這主要歸因於香港擁有多種不同的生境,由高山溪流至低窪濕地(如農地),為高山(如棘胸蛙、大綠蛙Rana livida)或低地品種(如花姬蛙Microhyla pulchra、條紋狹口蛙Kalophrynus interlineatus)提供了合適的生境。 一些分布廣泛且數目眾多的兩棲類如沼蛙(Rana guentheri)和澤蛙(Rana limnocharis),在不同高度的生境均可找到。 在有記錄的24種兩棲類當中,只有短腳角蟾和盧氏小樹蛙是香港特有種。 至於曾經被認為是特有種的香港瘰螈,其後亦給發現分布於廣東。 香港的兩棲類動物在許多不同的生境出沒:從自然溪流和沼澤以至人工引水道或水溝都有牠們的蹤跡。某些品種廣泛分布於本港各區的不同生境中,而且數目繁多,例如沼蛙和澤蛙。 但一些品種則僅在數個地點棲息,如棘胸蛙(Rana spinosa)便只在一些高山溪澗出現。蛙類和蟾蜍都喜歡隱藏和晝伏夜出,因此日間很難一睹牠們的真貌。 牠們最愛躲藏在石底、巖隙、落葉下或灌叢中。 蛙類和蟾蜍一般在水源附近居住,生境如沼澤、池塘、山溪和農田皆是尋找牠們的好地方。 初春至夏季是兩棲類的交配季節,此時牠們會比較活躍,觀賞正合時宜。 每逢交配季節,清晨或黃昏都可在山溪、沼澤、池塘和農田聽到林林總總的兩棲類求偶鳴聲。 此外,依附在樹枝上或在井和水缸的水平面之上的棕樹蛙(Polypedates megacephalus)的卵團亦易於辨認。不同品種的蛙類會發出不同的鳴聲,所以在交配季節時可靠辨別鳴聲去進行兩棲類的調查。 例如花狹口蛙的鳴聲很像牛,極容易易辨別出來。 在較寒冷的季節堙A雖然並不容易在空曠的野外見到蛙和蟾蜍,但在一些引水道的洞堳o可發現牠們的蹤影。跟蛙類和蟾蜍不同,香港瘰螈在較寒冷的九月至翌年三月繁殖。 大部分蛙類和蟾蜍都有冬眠習性,氣溫降至攝氏13度以下,便會進入冬眠狀態。 然而,香港螺螈則似乎不會冬眠,在清澈的溪流堳飫e易發現成體和新孵化的幼體。 蛙類和蟾蜍的蝌蚪跟成體在外貌上截然不同,但香港瘰螈的幼體卻看似縮小了的成體,不過身體上可見到羽毛狀的外鰓。

 

夜行一族 ~ 香港雖然是全球其中一個人口密度最高的大城市,但市區以外仍有廣大的郊野地區,而本港的陸棲哺乳類動物更多達52種,教人難以置信。由於絕大多數的哺乳類動物皆屬夜行性,且對人類的警覺性極高,因此一般很難觀察到牠們的活動。 在20世紀的60至70年代,豪豬、豹貓及野豬等中至大型哺乳類動物亦曾一度在本地瀕臨絕種(Lofts, 1976),可幸政府在受影響的保護區內大量植林,這些哺乳類動物群落才得以在香港再次繁衍。由於大部分的哺乳類動物皆為晝伏夜出的物種,而且會避免走近人類,因此市民不易在郊外見到牠們的蹤影,只可憑足跡和路線、覓食及整理皮毛遺下的痕跡、日常活動和巢穴等線索追尋。到郊野遊覽時,假如小心觀察,不難發現地面有許多哺乳類動物踏出來的路線,彎彎曲曲地越過空地進入叢林。這些蹤跡是第一個線索,顯示附近有大量哺乳類動物棲息若運氣好則可能會在足跡路線上發現足印或爪印。豪豬的刺在香港郊野很常見,只要小心視察,很可能會在附近發現牠們的足跡。不同哺乳類動物的足印和爪印不盡相同,只要細意看看地上的痕跡,便可知道該區有甚麼哺乳類動物棲息。

 

古蹟文化

前言  廣義的生態旅遊包涵人文景觀的認識以及對先民生活面貌的探索和懷緬 本會可就生態遊的行程加入講解一些本土歷史古蹟傳統建築及民間信仰話題, 以增加趣味和知識性 有些地點 例如大澳 參加者對考察目的地民俗文化興趣更濃本會可安排當地人講降 以加強生活體驗的成份 

 

古蹟遺址與香港古代史

石刻  ~ 考古研究指出香港的人類活動可以追溯至五千年前。新石器時代的發掘表明本地文化與中國北方包括龍山文化的石器時代文化是有分別的。在大嶼山和南丫島已發掘出青銅製的捕魚工具和兵器。現時八處石刻已在東龍島、滘西洲、蒲臺島、黃竹坑、長洲、大嶼山的石壁、香港島的大浪灣和西貢的龍蝦灣被發現。這些面向大海的石刻被認為與生活在相當于商朝的香港先民祭祀天氣和祈求風平浪靜有關。1930年代的考古發現被認為與前6世紀至前3世紀戰國時代時香港鄰近廣東地區的文化有關聯。

文物徑 

屏山 ~ 屏山文物徑 - 屏山文物徑於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二日開幕,為本港首條文物徑。屏山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地區之一,新界五大族之一的鄧氏其中一支早於十二世紀時已定居於此。多類瑰麗建築先後興建,不少至今依然屹立,見証過往的歷史和社會發展。屏山文物徑蜿蜒於坑頭村、坑尾村和上璋圍間,長約一公里,將多座典型中國傳統建築接連起來,信步可達,使市民只須花半天遊覽時間,便可領略到過往新界的傳統生活面貌。文物徑沿線的獨特古蹟包括聚星樓 (香港唯一的古塔)、鄧氏宗祠 (本港最大的祠堂之一)、上璋圍 (一古圍村)、覲廷書室 (專為村中子弟準備科舉考試而建)、洪聖宮、楊侯古廟與及其他多所傳統建築。

龍躍頭 ~ 龍躍頭文物徑是政府於新界設立的第二條文物徑,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正式開放,供市民遊覽。龍躍頭,俗稱龍骨頭,亦稱龍嶺,位於香港新界粉嶺聯和墟東北面。該處有山名龍躍嶺,自古相傳,有龍跳躍其間,因而得名。龍躍頭為新界五大族之一的鄧氏聚居之地,其族原籍江西吉水。龍躍頭鄧族與宋朝皇室淵源最深,南宋 (一一二七至一二七九年) 末年,宋室皇姬南逃,嫁與錦田鄧氏族人鄧惟汲,其長子於元朝末年遷居龍躍頭,成為今日的五圍六村。五圍即老圍、麻笏圍、永寧圍、東閣圍 (又稱嶺角圍) 及新圍 (又稱覲龍圍);六村即麻笏村、永寧村 (又稱大廳)、祠堂村、新屋村、小坑村及覲龍村。龍躍頭還保存不少典型中國傳統建築,例如松嶺鄧公祠及天后宮等,而區內一些圍村,如老圍及新圍等,其圍門及圍牆甚至村內部分民居,至今仍保存原來風貌,見証過往的歷史和社會發展。

 

街道歷史及地名

香港街道極富中西文化特色,尤其是從街名中看到殖民地的歷史和痕跡, 除極少數外,香港總督都有以他們名字名命的街道,他們街道的位置亦一定反映了香港發展的一個歷程, 除此之外,香港還有一些街道名稱甚為有趣,例如有學者考據香港的李活道比美國的好萊嗚更長歷史及由來, 在旅程中可因應街道名稱,講解一下香港的歷央趣聞 香港亦有一些地名是與殖民地歷史有關,例如青洲與摩星嶺之間的硫磺海峽原來是皇家海軍一艘戰艦,哥連臣角是英國的一個軍官,鶴咀的英文地名是殖民地的第一位三軍司令等,另外,有些中文地名經歷有趣的演變,經學者的考據後,例如現在的錦田是由以往岑田改變過來,屯門何時由青山改變過來,上水甚樣因一些氏族定居而得名等,都可在旅程中增加一些史地知識  

 

傳統建築 (以祠堂、書室、廟宇、圍村為例)

根據許樞(James Hayes)著<香港鄉村古建築>一書,新界較可觀的古建築集中在五大家族。吉慶圍建於明成化年間(14651487)由鄧伯經等人所建,圍牆是於康熙年間(16621722)由鄧珠彥和鄧直見所建。圍牆有閘門、更樓、里巷,方格式擺設,東西向,有護河。  吉慶圍附近有永隆圍,亦於明成化年間由鄧氏所興建,現多以荒廢。粉嶺還有龍躍頭的新圍,原名覲龍圍,約建於四百多年前,該區十一條杓有五條是圍村。松柏塱有黃姓客家圍,為數族集居,歷史約六百年左右。

居石侯公祠於十八世紀興建,為三進式,神位供奉於中廳。粉嶺彭氏宗祠原祠於宋代興建,已崩塌,現在的祠堂是清光緒甲申年重建。上水萬石堂是三進式廖族的大宗祠,大門西向,門前有庭園,建於清乾隆十六年(1751)松嶺鄧氏宗祠建於三百多年前,為三進式,內有兩個庭院,神位供奉於後廳廈村 鄧氏 宗祠 約建於乾隆十六年(1751),為三進式,內有兩個庭院,神位供奉於後廳。坑尾鄧氏宗祠建於1550年,是屏山鄧族的大宗祠。錦田水頭村  清樂  鄧公祠  約建於1490年左右,現存的建築  約有二百多年歷史。麟峯 文公祠 位於 新田蕃田村,約建於三百年前,為三進式,內有兩個庭院神位供奉於中廳。 

善述書室  位於 粉嶺  新屋村,為 兩進式  建築,建於道光庚子年(1840)友善書室位於廈村新圍,牌匾為清同治年間之物。覲廷  書室  位於屏山坑尾村,約建於十八世紀中葉。述卿  書室  位於屏山塘坊村,己於1977年拆卸,現僅存門樓及名稱匾額。泝流園位於錦田水頭村,為鄧權軒所建,大門頂上有西方影響的痕跡。二帝書院位於錦田水頭村,建於1850年。大門開在兩廳之間

錦田  洪聖宮  最少有五百年歷史。祠堂村天后宮建於十八世紀末。廈村侯王廟約建於二百多年前。聚星樓位於屏山上章圍,原有七層,現時三層約建於二百多年前。大夫第為四合院設計,約建於1866年。

 

宗教與民間信仰

天后 ~ 天后是香港及南中國沿岸省份常見供奉的神祇。關於天后的來歷,歷來眾說紛紜。據說她來自官宧世家,父親林愿是宋代都出巡官。相傳天后於宋代開國元年(公元906年)3月23日出生於福建莆田縣,出生時已有特殊徵兆:紅光滿室,香氣四溢;出生至滿月均沒有啼哭過,故取名林默娘。全港共有五十間天后廟,是香港最多的廟宇。香港位於南中國珠江口東側島嶼,歷來漁業發達,至今最少有40座天后廟,其中最古老的是建於公元1266年的佛堂門天后廟。

本會活動目的地不時會遇見天后廟, 會比較深入淺出介紹天后信仰及為何在福建廣東沿岸興盛的情況。

佛教 ~ 香港最大的佛教社區莫過於大嶼山羌山, 而其中又以保蓮禪寺為最大的朝聖旅遊的目的. 寶蓮禪寺初期名為大茅蓬,於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當時,來自江蘇鎮江金山寺的大悅、頓修、悅明三位禪師,來到大嶼山昂平,喜見高山平地,堪為十方道場,於是篳路藍縷,披荊斬棘,先築小石室,次蓋搭大茅蓬,建立十方道場。其後十方雲水僧聞風而至。由是種山蔬、置法器,實行一粒同餐,香港的禪門規範從此創立。1924年,紀修和尚由鎮江金山寺來港,適遇上三位禪師,並請他出任為第一代住持,正命名為「寶蓮禪寺」。

本會提供的大嶼山生態旅遊路線中,可從多方向遊覽寶蓮寺及眾多的佛門勝地

其他民間自然信仰 ~ 俗語雲:“人非土不立,非穀不食。”土地,廣大無邊,負載萬物,生財爲人所取用,是人們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這就促使人們感謝它;但有時它又像是在發怒,不願負載,把地上的東西震倒、震毀,使人害怕它。所以漢族民間自古以來便崇拜土地,尊稱土地爲“後土”或稱爲”土地公”,建立廟宇,按時祭拜,以表其內心崇敬報功的心意。

旅程經過一些村落不時會看到一些神衹很多與土地或自然信仰有關本會配合生態的主題講解一下民間土地與自然信仰的特色以及與現代環保思想的關係

 

戰爭史與軍事遺址

前言 近年也有些在以往軍事設施考察的旅遊活動, 而戰爭也是香港歷史的重要組成部份 而行程中也會遇見這些防衛工事本會可就以往戰爭歷史稍加說明 

18天戰事 ~ 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的淪陷歲月開始

1941年12月8日早上8時30分,12架日本轟炸機空襲啟德機場,並令到英軍損失了香港唯一的6架古老戰機,使到守軍失去制空權。同時,日本第23軍第38師的三個聯隊,228、229、230聯隊渡過深圳河進入新界, 開始了對香港的攻擊。

戰事一開始,日軍便立刻橫渡深圳河,3個步兵聯隊便向左、中、右三方進攻。由於新界沒太大戰略價值,所以守軍便按他們的計劃,退守至”醉酒灣防線”,並在撤退時把道路和橋樑破壞,以增加日軍南下的困難。至當日黃昏,日軍己進佔大埔一帶。

次日日軍開進大帽山東、西一帶。守軍在新界的兵力薄弱僅有3營步兵駐防分別駐守在”醉酒灣防線”的西段、中段和東段。日軍第228聯隊偵察得知城門碉堡的兵力薄弱, 即於當夜發動突襲, 並於10日凌晨1時佔該陣地。至11日上午,日軍已佔領金山一帶,東面亦進至大老山。英軍司令莫德庇少將將保持實力決定把留駐新界及九龍的部隊撤回港島。同時他又下令破壞昂船洲砲台和九龍市區的戰略設施如油庫、船塢及發電廠以免落入敵人手中。

12日,莫德庇少將重新部署港島防務,將原來的守軍混編成東、西兩旅,並沿岸平均部署兵力。從12日起,雙方開始發生隔岸炮戰。港島北岸在日軍猛烈炮擊下,破壞極大。除軍事設施外,港島市民也蒙受不少傷亡。日軍在加緊準備登陸之餘,亦曾在13日及17日兩次派人到港島招降,但終被港督楊慕琦所拒。

18日晚上,日軍3個聯隊在炮火之掩護下在北角至筲箕灣一帶登陸。日軍擊潰駐守該區的印度軍拉吉營後,迅速向高地進發。19日黎明前,日軍已佔領柏架山、畢拿山等處。守軍東旅旅長華理士准將雖下令反攻以圖奪回筲箕灣,但都未能成功。19日早上, 西旅位於黃泥涌的指揮部被日軍襲擊,其中加拿大軍及西旅的指揮官羅遜准將亦在此戰鬥中陣亡。

20日,華理士得知229聯隊進入了淺水灣一帶,即令皇家來福槍營反擊,並想打通與西旅的聯繫,又命印度軍遮普營一連從香港仔東進,以打通南部大道,然而均未能成功。另外,北面日軍的228聯隊佔據了聶高信山的高處。但此時守軍在灣仔峽有好的防禦工事, 故日軍不能一舉攻佔港島北部。

20日,日軍炮隊渡海參戰,原留守九龍的2個步兵大隊也渡海增援,加上天氣好轉,日機亦頻頻出動助戰。日軍不斷向南推進,還切斷了守軍東、西二旅的聯繫。

東、西二旅的聯繫被切斷後,守軍曾作出多次反攻,但都不成功。到了25日早上,日軍再次向港督招降,但又給楊慕琦拒絕了。下午,莫德庇向楊慕琦報告戰情,說明守軍彈葯不足,而且水源已斷,實在無力抵抗。最後,楊慕琦接受了莫德庇意見,於聖誕日下午7時於半島酒店三樓日軍戰鬥司令室簽處無條件投降結束了18日的戰事。

本會可因生態旅遊地點,走訪一下戰爭工事及遺址。